第1章 恶人村
  • 第三学院
  • 镜中画
  • 1699字
  • 2022-02-09 16:01:57

第三学院,隐秘在繁华的S市最好高校S大里的为某个掌握着强大权利的组织而服务的见不得光的组织。铲除一切不可能,是第三学院的宗旨,这些曾经被世人唾弃的落入阴沟的倒霉蛋,用自己卑微的生命捍卫着第三学院的荣耀。

周袖白,第三学院成员,是第三学院副院长杜一尘的助手,二人才执行任务归来,第三学院背后的组织就派下了秘密任务,而目的地就在周袖白老家,清泉村,一个因为闹鬼而让上面的人不得不管的被遗弃之地。

“那是个恶人云集的地方。”

这是周袖白在前往清泉村的路上对那里唯一的一句评价,她在那里生活了十年,对它没有一丝感情。

才到清泉村,杜一尘就觉得村民看自己的目光很不正常。周袖白打着带男朋友回家的旗号,在村里的亲戚家转悠了一圈,无一例外,每个人的头上似乎都顶着一团阴郁的乌云。

“别看了,她不是村里的人。”凭着儿童时的记忆,周袖白模模糊糊认出了那个在记忆里一直都是坐在村中心的万年青树下发呆的老人,十多年过去了,她依然还是那个姿势,只是更加苍老,好像随时都有可能死去。

老人靠在树下,目光呆滞,干瘪的嘴唇在不停地哆嗦着,好像是在说话。

杜一尘蹲到老人边上,侧耳一听,只听老人一直在念叨报应之类的话。

“这老婆子又在胡言乱语!”

两三个村民见到周袖白和杜一尘跟老人接近,立即冲上来,把老人打了一顿。

周袖白拉住杜一尘,这里的规矩她没有忘的,杜一尘只要插手,全村的人都会围殴他们。

“周袖白,你也挺冷漠的呀!”杜一尘冷冷冒出一句话。

周袖白看着打了人之后扬长而去的村民,回道:“没办法,我怎么说也是在这里出生的人,骨子里就带着恶。”

杜一尘去给老人检查伤势,见老人干瘪的嘴唇动了动,杜一尘侧耳去听,只听那苍老的声音在叫他们晚上来这里。

夜幕才垂下,村里就死一般寂静,没有一户人家亮着灯火,连狗叫声都没有。

周袖白跟着杜一尘摸索到村中心的万年青树下,老人还坐在那里,旁边点着一支红色喜烛,苍老枯槁的手在撮一条长长的草绳。

杜一尘一看老人来回交叉的指法,立即客气地说:“捆尸绳,会这种法术的应该都是老前辈了。”

老人翻起眼睛,浑浊的眼神在杜一尘身上定格了一秒,又转向旁边的周袖白,说:“周家的人似乎逃出去一些了呢!”

周袖白的身子往后缩了一下,杜一尘一把抓住她的的手,把她拽到前面,笑着问老人:“前辈,村里到底怎么了,能否麻烦你跟我们说一下?”

老人撮好绳子,丢给周袖白,说:“你小时候给过我一颗糖,现在我还你人情。”

周袖白接住绳子,杜一尘点头,她才收起来。

“这是个什么样的村子你们应该了解的。”老人靠着树干,看着地面,低声说:“人性本恶,这个村子里的人算是展现的最全的,吃喝嫖赌,在这里是常态。”

周袖白看了杜一尘一眼,补充说:“以前在这里,女人被侮辱是得不到保护的,甚至是大家默许的。”

杜一尘镇定地点点头,继续听着老人说。

“这是个被遗弃的地方,只要不出人命,外面是没有人管的。”老人看着那在黑暗里摇曳的烛火,说:“这里的人贪婪,残暴,打人知道怎么打最痛苦又不会把人打死,要是一不小心打死了,恶人们就抱成团,把消息封锁在这个偏僻的地方,直到三年前的那次惨案,恶人村的人终于遭到了报应。”

老人的描述断断续续,在她说完村里近些年发生的事时,红烛灭了,头顶一阵寒意,抬起头,手电筒顺势往上一照,只见一个一身白衣的女人挂在树上,两只眼睛直勾勾盯着他们。

周袖白堵住嘴巴,把惊恐的叫声拦截住,身子不停往后退,撞到了杜一尘的怀里,杜一尘一把抱紧她,感觉到那带着淡淡的古龙香水味的温暖,周袖白提到嗓子眼的心慢慢地放了下来。

乌黑腥臭的淤血顺着女鬼的嘴角滑落下来,在地上聚了一滩。杜一尘从兜里抓出两张符纸,低声念了句咒,符纸燃烧起来,在往女鬼身上一甩,随着一声清脆的碎裂声,女鬼变成无数晶莹的粉末消失在夜空中。

才送走女鬼,忽然村子上空被一阵凄惨的哭声萦绕,连绵不绝,忽远忽近。

周袖白手心一阵阵地冒冷汗,双腿忍不住直哆嗦,感觉哭泣的那人就在自己耳边一样,可是自己又很确定,耳边什么都没有。

“先回去。”杜一尘心里也没底,拥着周袖白慢慢地回了周家老宅。

除了哭声,村里没有其他动静,只是这哭声一直到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出现才消失,村民终于陆陆续续出现在外面,两眼挂着的黑眼眶又加深了许多。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