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借尸还魂

安意意是被耳边那一阵阵吵闹声给弄醒的。

她头痛欲裂,忍不住呻吟了一声,这才慢慢睁开眼睛。

正好这时,有个穿着青绿衣服梳着双髻的女子凑了上来,和安意意来了个眼对眼。

那人先是一愣,继而面色一白,身子一抖,惨叫声便冲出了喉咙:“啊!啊……快来人啊,不好了,二小姐诈尸了!”同时连滚带爬地跑了出去。

安意意现在不止头疼欲裂了,连耳朵都快被那女子的尖叫声给震聋了。

她撑着头坐起身来,却发现浑身没有力气,安意意有些疲倦地揉了揉眉心,忽然觉得哪里有点不对劲。

她努力地回想了一下,突然怔住了,秋水一般的眸子越瞪越大……

安意意还记得她安家被人诬陷,求告无门之后被判了满门抄斩;还记得被烈日灼烧得滚烫的刑场,额上的汗水落入眼睛里,被刺得生疼;还记得刽子手扛着的那把闪着凛凛寒光的大刀,手起刀落后,无尽的安静与黑暗……

难道之前经历的那些绝望和痛苦都是一场噩梦,她没死,安家也还在,那爹娘哥哥呢,他们在哪儿?!

安意意难掩心中的喜悦,在梦中经过一场生离死别之后,她迫切地想要见到爹娘他们,她不顾自己昏昏沉沉的脑袋,掀开被子就从床上站了起来,脚步虚浮地走了一两步,便一个不稳地往地上栽去!

幸好安意意手快,扶住了梳妆台,才没有摔得个五体投地。

安意意一抬头,她看见了铜镜中的那张容颜。

就如一道惊雷突然在安意意脑海里炸开,炸得她半天回不了神来。

眉目如画,檀鼻红唇,肌肤如雪般苍白……美则美矣,却不是她!

安意意颤抖着手抚上这张脸,没错,镜中的这个人,根本就不是安意意,可她却和她做着相同的动作!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安意意腿一软,跌坐在地上,这时候她才发觉,她所在的这间屋子,也不是她的闺房,这里雕梁画栋,陈设精致,处处透着奢靡尊贵,从商人的角度来看,住在这里的人,非达官贵人不可。

满门抄斩……陌生的屋子……陌生的脸……叫嚷着二小姐诈尸的女子……安意意脑袋飞速转动着,最后得出了一个惊世骇俗的结论:难道她……借尸还魂了?

目前的种种,似乎只有这样才解释得通。

安意意脑袋里尚且是一团乱麻时,她突然听见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正快速杂乱地往她这边而来。

安意意一抬头,便看见一个满头珠翠,衣着华贵的陌生女人一马当先地走进来,却又在看见安意意后生生地止住脚步,眼底露出一抹惊惶:“意姐儿,你还……活着?”

商贾之家的孩子向来就精明无比,安意意更是心思细腻,观察入微,她一眼就看出面前这个风韵犹存的女人面上的勉强,也听出了她话语里的不同寻常,忍不住皱了皱眉。

善者不来,来者不善,这女人,究竟是何人?

安意意的脑袋里突然浮现细密如针尖的疼痛,她忍不住用手抵住太阳穴揉了揉,这时,一段陌生的画面突然在安意意脑海里铺展开来!

她看见了她现在顶着的这具身体,从幼年到死亡的记忆。

原来,她真的是借尸还魂,所借的这具身体,本名也叫安意意,而且她还是这璟王府的二小姐,只是从出生起便带有不足之症,身体孱弱,弱不禁风,所以常年幽居在这个小院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