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夏爱笑的前男友

楔子:

21世纪,这是一个时代高速发达的世界,这是人类的领袖时代。

但是,时空不是唯一的,隐藏在表层空间下,是一个古老而神秘的异次元时空,这个时空在切割分裂的空间里生存,长存延续下来的结界封印彻底屏蔽了这个空间和人类世界。

异次元空间是一个延续千年的种族的栖息地,因为天地灵蕴的滋润,生灵的异化,蜕变,成为了一种身负异能力量的种族,华丽而高贵神秘的妖族!

是夜,一望无际的苍茫暗色隐蔽了天际,漫天的星辰点缀其间,熠熠闪光的星硕卧在云层,银河之间,划过一抹深色的弧度,皎洁的银月悬空高挂,唯美如画。

浓稠的雾色弥漫在整个森林里,盏盏幽蓝的火焰隐隐绰绰。

突然,一道划破天际的哀嚎声响起,伴随着那道嘶声力竭地痛呼,一道血红色的光柱向四周震开,迅疾的利光似点点火星,落在苍树上,很快形成一股燎原之火,受惊的鸟儿扑翅横飞。

熊熊火焰中,一具熊形的残骸被烈火吞食,火焰的中央,围绕着一个俊美绝伦的男子。

泼墨似的黑发如瀑布般摇曳在徐徐的夜风中,银白色的复古暗纹衬衫,袖子上绣着细密的火焰条纹,微微敞开的衣衫露出白皙精壮的肌肤,纯墨色的紧身长裤,衬出他修长的大腿。

“真是脆弱到极点的家伙啊,如此不堪一击的能力也敢在我的面前叫板,不愧是低贱的血统啊!”他的嘴角微勾,一抹轻蔑的笑容伴随着磁性低沉的声音响起。

在烈火跳跃的视线里,男子的模样却几乎掩盖了整片火海的冲击力。

男子的脸庞是刚毅冰冷的线条,深邃立体的五官精致绝伦,他的瞳孔是黑曜石一般的墨黑色,仿佛一块晶莹剔透的黒宝石,散发着深沉醉人的魔力,高挺的鼻梁,桃红色的薄唇微勾的弧度冷冽而妖冶,倨傲的神色慵懒却也略显孤寂。

男子修长骨感的手指挑起发丝,黑色的瞳孔渐渐被暗色吞噬,桃红色的唇瓣轻启:“这世上究竟哪里还有足够强大的力量呢,哪里还有我的对手呢?”

望着一如既往的星空,望着静谧寂寥的环境,男子转身离开这一片火焰,明晃晃的火焰跳动在他的背影上,那背影,竟然带着一丝迷茫,一丝孤寂,一丝落寞,诺大的空间,只有他一个人。

也许除了去挑战力量,去挑战厮杀妖兽,他的生活已经没有别的事情可以做了,所以,连个对手都没有,他该怎么度过明天,后天呢?

“鬼影,鬼阴参见继零殿下。”两道稚气的声音响起,继零停下脚步,他的面前,出现两个矮小的身穿黑色斗笠的小妖。

看着眼前的两个小妖,他墨色的瞳孔里闪过一抹轻蔑,冰冷地说:“怎么,以你们的实力也想来向我挑战吗?如果你们急着送死我倒是也不介意。”他的手上,慢悠悠地凝聚出一团跳跃的火焰。

“继零殿下饶命,殿下饶命。”两个小妖抱作一团,连连后退,一个小妖连忙说:“继零殿下,我们是来敬献卷轴的。”

“卷轴?”继零收敛火焰,墨色的瞳孔冰冷依旧,声音平淡无波,听不出情绪。

一个小妖声音颤抖地向他禀报:“这是从我们迷雾森林深处挖掘到的一份卷轴,是我们众小妖准备敬献给黑熊妖的宝物,但是现在继零殿下消灭了黑熊妖,这份卷轴理所当然是继零殿下的了。”

“请继零殿下一定要收下,这是小妖们的小小敬意。”说着,一个小妖将一份棕色的卷轴呈给继零。

一阵疾风刮过,那份卷轴早已被摊开在继零的面前。

两个小妖见状,互视一眼,连忙遁跑,省的继零殿下不高兴的话它们的小命就要遭殃了,此时不跑,更待何时。

黑夜中,卷轴的底端泛着一丝红光,然后,慢慢地蔓延至整张卷轴,火焰掠过,灰色的碎片慢慢滑落。

继零的眼里闪过一抹不明的意味,冰冷的唇角紧抿着,他的头微微低垂,墨色的发丝掩盖住他的眼神,让人看不清他的神色。

人类世界,人类女孩,神秘力量,呵呵,有意思!

明天的日子,可以打发了。

正文:

晴朗的天空湛蓝如洗,如同一块晶莹剔透的蓝宝石,微卷的云层飘浮在天空中,没有火热的太阳,这样天高气爽的天气也让人浑身觉得舒爽。

一家装横清新的甜品店坐落在热闹的市中心,偏天蓝色的装饰,店里隐隐传出宫崎骏的《天空之城》主题曲的纯音乐,轻快悠扬的调子,配上甜甜的糕点,确实是别有一番滋味。

“服务员,点餐。”一道清丽得感觉很熟悉的女声响起,我从神游中微微醒神,才发觉自己正在工作中,连忙带着招牌微笑走向新来的客人。

“你好,请问你……”我抬头看着他们,却在抬头的时候猛然顿住,就连出口的声音都觉得被什么噎住了,一股无言的苦涩瞬间涌上心头。

面前坐着一男一女,男生身形挺拔,一米七几的个子,男生五官清俊,漂亮的眉眼里透着阳光温柔的气息,薄唇微微勾起,显得平易近人,是个不折不扣的温柔帅哥。

女生一头微卷的长发披肩,清秀的五官画了精致的妆容,她穿着淡紫色的连衣裙,看起来时尚妩媚,楚楚动人。

而对我来说,这两个都是熟人,看着男生看向自己时眼里的闪躲和心虚。

我心里突然浮起一丝豁然和嘲讽。

“哟,这不是爱笑吗?刚刚还真没看出来,原来你在这里打工啊,看来你家里真的很穷啊!”女生出声,一幅傲慢嘲讽的口吻。

男生眉头皱了皱,碰了碰女生的手,低声说:“依依,别这样。”

“怎么了,纪许,你心疼了是不,也是啊,毕竟她可是你的初恋女友啊!”纪许的行为,让女生微微不喜,开始提高声调口气不善地讽刺说。

纪许眼里闪过一丝心虚,连忙哄着女生说:“不是了,依依,虽然我和爱笑分手了,不过大家还是朋友不是吗?”

纪许说着,将目光投向我,示意我赶快离开。

我的心里嘲讽无限扩大,这样一个虚伪谄媚的男生,竟然是我的初恋,想想我都觉得恶心。

“也是,爱笑,我都忘了告诉你了,纪许已经和我交往了,希望你以后不再来缠着他。”女生骄傲地开口,一幅下命令的样子。

“我缠着他,我想宋依依你想错了吧。”我冷淡地开口,听到我这么冷淡的声音,宋依依明显一愣。

然后笑开,看着我像看着跳梁小丑一样说:“夏爱笑,你什么意思,你不会想说是纪许缠着你的吧,你除了一张脸你还有什么,别忘了那些从小到大喜欢你的男生到最后告白的对象可都是我。”

说着宋依依骄傲地扬起下巴,继续开口:“现在纪许已经不喜欢你了,他是我的男朋友,如果我的男朋友心里还想着别人的话我会觉得一条宠物狗心里还有别的主人,这让我感觉很不爽,所以,夏爱笑,希望你识相点,不要想着什么旧情复原的可笑事情。”

这句话不仅是挑衅,更加是对纪许的一种人格侮辱,果然,当纪许听到宠物狗的时候眼里闪过悲愤,拳头握紧,但是很快又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神色如常。

这样的纪许,让我感到一阵陌生,什么时候,那个健康开朗的男生会变得如此毫无尊严。

“哦,是吗?宋依依你自己管不住你的男朋友,就来我这儿挑衅,我又凭什么要听你的。”我冷冷地嘲讽说,语言毫不留情。

“夏爱笑,你什么意思,难道你还想把纪许追回去,你以为……”宋依依站起来,愤怒地说,而纪许因为她这一句话眼里反而升起一道亮光。

她的话还没说完,我清冷的声音再度打断了她,“你想错了,宋大小姐,你喜欢纪许是你的事,纪许爱是谁的男朋友就是谁的男朋友,不关我的事。”

说着,我顿了一下,声音提高说:“只不过你没有什么资格到我这里来挑衅,就如你所说,纪许是你的男朋友,你自己没有本事管住他却来我这儿警告我,你不觉得很可笑吗? 很抱歉,我没有义务答应你什么,不要以为你是个富家千金就可以对任何人指手画脚,如果你没有要点的食品,那就请你离开,不要妨碍我的工作。”

我毫不客气地下达了逐客令,尽管我知道这样对我的工作会造成影响,但是与其看着这两张虚伪的面孔,我宁可被老板辞退。

“夏爱笑,你以为你是谁,你有什么资格让我们走,你信不信我投诉你,让你立马丢了工作!”宋依依像是被我戳中了痛处,立马泼妇骂街一样地对我大声吼叫。

已经有不少客人都往我们这边看来。

“够了,依依,别闹了,我们走吧,不要来打扰爱笑了。”纪许看不下去了,一把站起来拉住宋依依就想往门外走。

这点我倒是料到了,纪许一向爱面子,这么大庭广众地让自己的女伴跟个泼妇似的,是男的都不可能不难堪。

没想到宋依依根本没有想那么多,也许是把纪许的行为当成了对我的维护,更加狠劲地甩开纪许的手,一脸愤怒地对他训斥说:“纪许,怎么了,你看不下去了是不是,你心里还有这个女人是不是,现在我才是你的女朋友,你却还在想着别人,她刚刚都在赶我就你竟然还想维护她。纪许,你别忘了,是我爸爸帮你还的赌债,如果没有我,你什么都不是……”

宋依依几乎是叫嚣着喊了出来,但是她的话却也如一颗炸弹在我心里炸开,纪许,竟然欠了赌债,他竟然,迷上了赌博?

所以,他和宋依依在一起,所以,他选择和我分手……

我迟疑,不解的目光投到纪许身上,他不敢直视我的眼睛,听着宋依依一句一句自以为是的爆料,纪许终于忍不住吼道:“宋依依,你够了!”

我能清楚地看见他的手上和额头上崩起的道道青筋,可见他的忍耐程度真的到了极限。

宋依依被纪许这样的口气一吼,立马害怕地后退几步,纪许这种要打人的架势让她几乎快要吓哭了,当下眼泪一滴一滴地掉下来,但是嘴上还是委屈地说:“你竟然吼我,从小到大都没有人这么对待我,纪许,好,好,你的赌债你自己看着办吧!”

宋依依气愤地一吼,又怨恨地看了我一眼,似乎才察觉到周围投来的异常目光,当下脸上满是羞愤,难堪,捂着脸提着包包跑了出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