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罗生

  • 孤义
  • 葫芦央
  • 4108字
  • 2021-05-03 16:56:17

在一间六十多平米的房子里,老式的旧家具,零零散散的摆在屋子里,一张由木屑压合而成的圆桌放在屋子中间,边边角角满是磕碰的痕迹,让人感觉很有年代感。

风从窗户外面吹进来,吹得屋顶上的灯来回的摇摆,屋子里的光线也在不停的变换着位置。灯的下面有几只小虫子在不停的乱飞,它们渴望着光亮可是又怕光亮所带来的灼热,所以在灯的周围不断的徘徊,不断地去试探……。

在房间的一个角落,一个抽烟的人,翘起凳子,只留两只凳腿着地。很随意的说道:“我今天叫大家来是想让大家帮我一个忙。”

坐在斜对面的一个干净立整的男人,排行老六,是一个夜总会的经理,为人能说会道,八面玲珑,在道上很吃的开,不过给人感觉有点娘。他翘着二郎腿说道:“二哥有事儿尽管说,跟我们客气什么呀?”

坐在二哥旁边的一个戴着眼镜的男人,排行老四,跟他坐一起的是他的妻子,排行老五。老四精通电脑,手机等电子产品,两人开了个电脑店,连卖在修,日子还算不错。老五长的一般,不过很会化妆,稍微打扮一下就会让人觉得很漂亮,而且演技特别好,本来打算做演员的,可是后来不知怎么的嫁给了老四这个IT男。老四唯唯诺诺的说道:“二哥的忙,我肯定帮,但是我把丑话说在前头,违法的事我可不干。”

坐在二哥另一边一个留着八字胡的男人,排行老三,精通各种赌术,尤其是麻将。如今自己开了家麻将馆,生意也算可以。“我说老六,老四你们两个还有完没完了?二哥还没说是什么事儿呢,你们两个就开始嚷嚷上了?先听咱二哥把话说完。”

此时所以人的目光又都聚集到了这位二哥的身上。他叫罗生,人比较瘦,不过心思缜密,善于算计,也算混出些名堂。

他深吸了一口烟,又狠狠的吐出来,把屁股底下的凳子放平,清了清嗓子说道:“确实算得上是大买卖,如果成功了或许能弄个一百七八十万,而且还不犯法。大家放心,我罗生是一定不会骗大家的。”

半月前……

网上最近出现了一部很火的视频,视频内容是几个高中生在课堂上作弄老师。故意向老师提出一些乱七八糟的问题,并对老师回答断章取义,甚至是曲解侮辱。这段视频在网上传的很快,并且迅速火了起来。网友们纷纷指责这些高中生,不知道尊师重道。也有些网友说能教出这样的学生,那老师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是老师没有教育好。可大多数的网友还是强烈要求学校给予学生开除处分,但是他们根本不知道,开不开除可不是学校说了算的……。

几天前……

罗生来到校门口。学校的大门是紧闭着的。旁边有个小门。紧挨着门卫办公室。罗生走了过去。看门的是一个看起来五十来岁的老头。年龄略有些大,可精神头很足。看见有人来了,赶忙站了起来。

很可气的询问道:“先生,您有什么事吗?”

罗生一听这个人说话还挺客气,心想这好的学校确实不一样,连门卫保安都这么有礼貌。

“我来这找个老师,叫刘博学,在这教书。你认识这个人吧。”

“您是学生家长?”门卫客气的问道。

“不是,我是他以前教过的一个学生。”

门卫听了这话脸色就变了,直起身子上下看了看。眼前这个人穿的很一般,白色半袖配黑裤子,脚上一双黑色板鞋,看着多少有些寒酸。“你找他干嘛啊?”

这个说话态度的转变让罗生略微有些诧异。“是他让我过来的。怎么有问题吗?”

“当然有问题了,他现在在上班,是工作时间,工作时间怎么可以办私事呢?”

“是他叫我白天过来的。”

“谁叫也不行!我们这可是重点高中,私立学校,可不是什么样人都能随随便便往里进的。这是规定,你呀也别难为我,我也没办法。”

罗生一听他这话明显是有点看不起他的意思。罗生点了点头口中喃喃道:“私立学校,重点高中。”手中不自觉的拿出一颗烟叼在嘴里。刚要点上,门卫说道:“不好意思,学校里不让抽烟。”

“我现在可是在学校外面,还不让抽啊?”

“你要是想抽去旁边抽去,在这影响不好。要是让领导看见肯定得说我。”

罗生心里有些不痛快,没想到这一个小小的门卫都能给你找这么多麻烦,我还是给他打个电话吧。此时正好过来一辆车停在门口,是一辆奔驰。门卫赶紧从屋里出来。

奔驰车窗缓缓落下,一个四十多岁的胖男人,手里还夹着烟。大手一挥喝道:“把门给我打开。”

门卫二话没说,笑脸相迎,客客气气的把门给打开了,临了还跟人挥手告别。

罗生看了看门口“禁制外来车辆进入”的牌子,又看了看门卫。

门卫一转头正好也看见了罗生。“你怎么还没走啊?搁着干嘛?”

罗生指着刚才那车问道:“那车怎么能进啊?”

“那是学生家长的车。”

“那司机可是抽着烟的。”

“什么司机啊?那是学生家长,再说了,人家在车里抽烟,车里又看不见。”

门卫刚要走被罗生一嗓子给叫住了。“等会。那我怎么不能进?”

“你为什么不能进?你是学生家长吗?”

“你眼睛瞎是不是?我这个岁数孩子能上高中吗?我外甥在这上学,就在那个,拍视频的那个班。你应该知道那个班吧。”

门卫被他骂了一句居然没敢还嘴,又从新打量了一下罗生。不过怎么看也都觉得是一副穷酸样。“你外甥叫什么名字?”

“刘浩宇啊,他爸叫刘文硕。他今天有事儿来不了,托我给带点东西。今天要是送不了我回去我就跟他说一声,就说门卫不让进,让他过几天自己来吧。”说着罗生就要走。

这刘浩宇他倒是不认识,不过他一听是那个班的学生马上就怂了。他也不知道罗生说的是不是真的,不过这东西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万一因为这事儿真把人家给得罪了也犯不上啊。想到这,赶紧上前几步!一把拉住了罗生。

“嘿嘿嘿,走什么啊?赶紧给孩子送去吧!耽误人家正事儿多不好啊,是不呵呵哈。”门卫是一脸的堆笑。

“刚才不是说不让进吗?”罗生摆出一副疑惑的样子。

“刚才你不是说找刘博学吗,你找他我是不能让你进的,不过你要是给孩子送东西当然就能进了。呵呵哈。”

罗生硬生生被请了回去。走到门口罗生又站住了。“哎,等会,我还是得找下刘博学,我不知道我外甥是那个班的,我得找他问一下。”

“行,没问题,没问题。”门卫赶紧跑回屋里,翻开桌子上的一个本子,找到了刘博学的电话。打了过去。一边拨号,一边笑呵呵的说道:“您稍等稍等。”

罗生满意的点了点头,

过了一会,门卫打完了电话。“您在这登个记就可以进去了。”

罗生左手拿着本,右手习惯性的把手中的烟放进嘴里,然后去拿笔签字。还没等罗生写呢门卫就把火递到了跟前,一脸的媚笑。

“你们这不是不让抽烟吗?”

“现在学生们上课呢,没事,看不见。呵呵哈。”

罗生讪笑两声,把头凑过去,将烟点上了。然后随便写两个字,把东西一放理都没理他直接往里走。走了几步停了下来,回头看了看门卫,门卫明白了他的意思,用手指了指右边的那栋楼,罗生顺着门卫手指的方向看了一眼,也用手指了指,门卫笑呵呵的点了点头。罗生也会意的点了一下头。然后顺着小路走进那栋大楼。

罗生来到那栋楼门前,用手拉了一下门。并没有打开,仔细一看才知道这门上有个电子锁,需要刷卡才能开的。正在这时候,从楼梯上下来一个人,正是刘博学,他知道罗生没有门卡进不来,刻意下来接他。两个人见面简单寒暄了几句,一起上了楼。

进了刘博学的办公室,地方还算可以,有二十几平米,供两个老师办公。另一个老师在上课,所以这里只有他一个人。

罗生也不知怎么一进入老师办公室脚步就慢了下来,刘博学回头看了看他,笑道:“你这算是习惯吗?怎么一进老师的办公室就在门口站着。来,拿个凳子坐。”

罗生这才发现。自己也觉得有些尴尬,紧忙拿个凳子坐在刘博学旁边。刘博学倒了杯水给他,叫他不用紧张。

罗生接过水杯,眼睛向四周看了看笑道:“看来我这辈子真不适合在学校待着。”

刘博学笑了笑,拍了拍他的肩膀。“哎,习惯就好了。这次你能来帮我,我真是非常的感谢。”

这刘博学就是视频中的那个被学生戏弄的老师,而罗生呢是他以前的一个学生,因为一些原因被迫辍学,因为年纪小体格也比较瘦弱,所以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后来为了生活凭借自己聪明的头脑入了伙当了骗子,当时在道上也算小有名气,可是后来发生了一些事情就金盆洗手不干了,如今只是一个出租车司机。

“我可没答应要帮你,你可不要误会。”

“那你今天来干什么?”

“我只是想过来看看。”

话刚说到这,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密集而紧凑。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近。然后猛的一阵风从窗户刮进来。把放在桌子上的卷纸刮掉在地上。进来的人也觉得不好意思,又紧忙把门关上。

罗生则是赶忙蹲在地上帮着刘博学捡地上的卷纸。进来那个人一看屋子里有客人,就把刚才的火气压了压。把手里的书摔在桌子上,叹了口气。

刘博学问道:“怎么了老李,生这么大的气?”

这个李老师比刘博学小几岁,在加上染了头发,保养的还算不错,显得不是那么老。

李老师气道:“这课是没法上了。没有一个在听的,都是在底下忙自己的。说他们,他们也不听。我跟他们是生不了那个气,干脆,我还是会办公室歇一会吧。让小王替我一会。”

刘博学听了不屑地笑道:“你还想怎样?他们没搞你就不错了,还想让他们听课?省省吧你。”

李老师不削的说道:“要你这么说我还得谢谢他们喽?”。接着苦笑了两声。继续说道:“你说他们这样下去能怎样?他们一个个家里条件都那么好,长大以后肯定能得到大量的社会资源,可现在他们这个样子让他们拥有就是一种浪费,万一他们利用这些资源干坏事,那这个社会啊,哼,我看可要够呛,够呛。”

“那都是以后的事儿,我们管不了。我们只能管他们的现在。”

“管他们?怎么管啊?就他们现在这个态度就是什么都无所谓,我看啊,谁也管不了。唉,对了,你前几天不是说找个高人吗,这高人啥时候来啊?”

那个姓李的老师说完这句话刘博学的眼睛就看向了罗生。罗生跟刘博学的眼睛对视了一下,不自然的把头转过另一边,正好又与李老师对视上了。罗生只能尴尬的笑了笑。觉得浑身不自在。

李老师的眼睛明显的睁大了些,又看向刘博学,用手指着罗生,想要说话,但是没有说出口。刘博学把话抢了过来,说道:“这是我曾经的一个学生,他叫罗生。”

李老师这才回过神来,“哦哦哦”,热情的上前跟罗生握手。“哈哈哈,你好你好,您在那个学校教书啊?”李老师热情的问道。

“我不是教书的。”

罗生一边说,一边把手收了回来。李老师惊愕的看了看罗生,把停留在空中的手也收了回来。尴尬的笑了笑。

刘博学感觉气氛有些尴尬,紧忙说道:“罗生啊,时间也差不多了,你现在就跟我去教学楼那边看看吧。”

罗生点了点头,把手中的杯子放回了桌子上,跟着刘博学出去了。

李老师看着两个人的背影自顾自的嘀咕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