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无底洞

  • 万世殷商
  • 吴之羲
  • 4183字
  • 2018-09-27 15:15:42

刀疤吃惊地上前一看,发现墓室的墙角边陡然现出了一个大洞,洞里隐隐约约地传来猴子的叫声。

“猴子。。。。。。。”刀疤朝洞里大声喊道。

炮神也跟着趴在洞边大叫:“猴子。。。。。。。猴子。。。。。。”

却只听见猴子“啊。。。。。。啊。。。。。。”的叫声逐渐远去,持续不断,看来这个洞还真是深不可测。

“怪了,这里怎么突然有个这么一个大洞,刚才怎么没有发现?”炮神说道。

“刚才我们的心思全在棺材上了,这个洞又挖在墙角边,所以完全没有注意到。死猴子一定是大意了,才会不小心掉下去。”刀疤说道。

“那怎么办,不知道猴子现在怎么样?”炮神问道。

刀疤看了看其他人,说道:“我们不能把猴子扔在下面。这样吧,我们两个下去,其他人在上面等着,如果时间久了,我俩还没出来,你们就自己出去,不用管我们了。”

苏婷看着刀疤,心里陡然升起了一丝的敬意。

这三个人平时里打打闹闹的,关键时候却是义薄云天,难怪当时龙爷能够在西安城威风八面,只因为有这帮义气的手下。

苏婷斩钉截铁地说道:“既然我们一起进来,就一起出去。”

刀疤看着苏婷,心里一阵感激,说道:“苏小姐,没想到你竟然也如此有情有义,刀疤我谢过了。不过这洞里不知道是什么样子,可能有危险,你们还是先回去吧。”

苏婷摇了摇头说道:“反正我也是再生无望,回不回也无所谓。”

刀疤一时竟然不知道如何回她,良久才说道:“苏婷,不要这样,天无绝人之路,一定会有办法的,你说呢,羽哥?”

吴羽点头说道:“不错,一定会有办法的,无论如何我都会帮你治好的。”

苏婷知道刀疤在安慰自己,可是吴羽的话她倒是深信不疑,他说帮自己就一定会帮到底,可是结果会是如何,只有上天才知道。

虽然可能回天乏术,二人的话却让她的心里感到无比的欣慰。

“谢谢你们,我看一切听天由命,你们也不必为我操心了,现在最重要的是把猴子救上来。”苏婷说道。

刀疤将目光转向了苏婷,眼里充满了感激之情。

苏婷笑着朝他点了点头。

其他人也执意下洞,刀疤无奈,只好顺从大家的意思。

刀疤将矿灯的灯光打进洞里,仔细地瞧了瞧,根本就看不到底,

于是转头对炮神说道:“我先下去。”

炮神嘱咐道:“刀哥,小心点。”

刀疤将双手撑在洞口的边上,两脚慢慢地放进洞里,然后张开撑在洞壁上。

洞口大概有一米多宽,洞内的墙壁十分光滑,刀疤往下没移动几步,脚下一滑,人跟着掉了下去。

刀疤顺着蜿蜒曲折的坑道往下滑去,像猴子一样“啊。。。。。。啊。。。。。。”的大叫不止。

地面上的众人心里大为紧张,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状况。

“刀疤。。。。。。。”炮神大声地朝洞里叫道。

只听见洞里传来刀疤渐渐远去的尖叫声,却听不到他的任何回音。

炮神也顾不上许多,跟着大叫一声,滑下了坑洞。

苏婷示意了一下大海。

大海也不犹豫,走到洞口,探下身子。

由于身体庞大,大海刚把脚放进洞内,人还没站稳就掉了下去,一阵粗犷的吼叫声立即从洞内传来。

苏婷望着施施和吴羽,走到两人的身边,拉起施施的手说道:“施施姐,我看你就不要下去了,你能来帮我,我已经感激不尽了。羽哥,你和施施姐回去吧。”

施施心里一暖,说道:“苏婷,看你说的,往日里我们都是一起出来,一起回去。况且,如今掉下去的可是我昔日的同伴,我怎么能扔下他们不管,倒是我觉得你大可不必下去。”

二人在那里推三阻四的,搞得吴羽不知道如何才好。

过了一会儿,两人互相争执不过,也就作罢,先后下了坑洞。

吴羽听闻洞坑里传来二人的尖叫声,心里一阵酸痛。

盗墓确实不是什么好事,两个本来青春无限的女人,却来到这里钻黑洞。

这时候,他不禁又想起了雅诗,心里更是一阵巨痛。

吴羽不敢再往下想去,赶紧收住思绪下了洞口。

刀疤在洞坑里左扭右拐地滑动着,心里既是担心,又是紧张。

不知道这洞穴有多深,下面到底又有什么?也不知道猴子现在怎么样了,会不会已经摔成肉饼了?

突然,刀疤只觉得脚下一空,身体垂直向下坠去。

刀疤心里一凉,脑子里根本不敢想象洞穴离地面到底有多高,这要是万一摔死了,那模样可真是惨不忍睹。

正在胡思乱想中,周边的洞坑霎时消失得无影无踪,只感觉到周围黑乎乎的一片。

刀疤借着头上的灯光扫视着四周,却看不到任何的东西,心里更加确信,这次真的死定了。

刀疤内心慌张不已,闭上了双眼。

只听“扑通”一声,刀疤顿觉浑身一阵冰凉,身子重重地砸在了水面上,又迅速地沉了下去。

刀疤始料不及,连吃了好几口水,人也跟着精神了许多,赶紧朝水面上游去。

不一会儿,只见他浮出了水面,心里暗自感到庆幸。

“还好是落到了水里,要是真的碰在了地上,这高度。。。。。。。”他不禁打了个哆嗦,不敢再想下去。

刀疤努力的定了定神,这才发现身边的水流湍急,自己正在迅速地往下游漂去。

刀疤连忙挥起双臂,吃力地往岸边游去。

这时候,一条绳子突然朝他飞了过来,刀疤这才发觉岸边似乎有亮光,

刀疤真是眼急手快,一把就扯住了绳子。

岸边好象有一个人影,正使劲地拉绳子,不一会儿就将他拽了上去。

刀疤气喘如牛,坐在了地上,抬起头来定睛一看,拉自己的人竟然是猴子。

刀疤喜出望外,叫道:“猴子,你没死啊?”

“去你的,你才死了,你怎么也下来了?”猴子问道。

“娘的,还是不因为你,你刀哥能扔下你不管吗?”刀疤喘着粗气说道。

“我就知道,你肯定不会扔下我不管的,兄弟我没看错你。”猴子心里一阵感激,拍拍他的肩膀说道。

“你他娘的还敢说,每次做事情都是毛里毛躁的,那么大的一个洞也看不见。”刀疤说道。

“我这是大意了,我哪知道哪个王八蛋竟然在墙边挖了那么一个大洞。”猴子说道。

“你一个大意,要刀爷我陪你去死啊?”刀疤愤愤地说道。

“对不住,刀爷,下次我会注意的。”猴子赶紧说道。

“还有下次?以后看来要离你远点。”刀疤说道。

“对了,其他人呢?”猴子赶紧转移话题,问道。

“后头了,看来就要下来了。”刀疤指着上面,说道。

话音未落,只听“扑通”一声,从上面又掉下来一个人,落到了水里。

不一会儿,来人浮出水面,顺水漂去。

猴子赶紧扔出绳子,大叫:“接住绳子。”

炮神也是眼疾手快,很轻松地抓住了绳子,没费什么尽就被拉上来了。

兄弟重逢,分外激动,炮神和猴子紧紧地抱在了一起。

跟着掉下来的是余大海,眼见岸边扔下来的绳子,他的双手却在空中乱抓一通,根本就没够着。

猴子试着再扔了几次绳子,大海总算抓住了。

猴子手上一用力,发现有点拽不动,连忙叫道:“刀哥,帮我一下。”

刀疤赶紧上手帮忙,把水里的人拉了上来。

大海余惧未尽,一阵感谢过后,坐在了地上。

二人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

紧接着又是“扑通”一声,猴子赶紧站了起来,抓紧绳子准备扔下水去。

刀疤也已经掏出绳索,做好接人准备。

只见水里冒出一个人来,瞬间就被水流冲了出去。

猴子眼尖,扔了绳子出去,叫道:“接住。”

水里的人眼神有点迷离,根本就没有看到绳子,继续被水流带着往前走。

幸好刀疤有所准备,早就在下方等着。

看到猴子失手,刀疤赶紧在绳子上打了个活结,迅速扔到水面上。

水里的人错过了猴子扔下的绳子,人却被水流呛得反应了过来。

见到刀疤的绳子再次扔下,她立马伸手一把抓了过去,正巧套在绳结上。

刀疤用力一拉,将水里的人扯了上来,一看原来是施施。

施施被呛了好几口水,咳嗦不止。

刀疤在她后背轻轻拍了几下,施施吐出了喉咙里的脏水。

不一会儿,又先后听到“扑通”两声,这次时间间隔倒是不长。

“猴子你接后面的,我接前面的。”刀疤说道。

“收到。”猴子应道。

前面掉下来的是苏婷,后面跟着的是吴羽。

苏婷重重地砸进了水里,等到浮上水面时,人已经几乎失去了知觉,身子一下子漂出去了好远。

刀疤瞅准了苏婷浮上来的位置,将绳子扔了出去,叫道:“苏婷,抓住绳子。”

再看苏婷,根本就一点反应也没有。

刀疤顺着水流边跑边收绳子,又扔了过去,嚷道:“苏婷,打起精神,抓住绳子。”

水是又冰又凉,苏婷根本就没有缓过气来,人看着越漂越远。

刀疤见状,刚要下水施救,突然发现吴羽已经到了苏婷的身边。

只见他一把抓住了苏婷的肩膀,艰难地将她拖到了岸边。

刀疤和炮神伸手将苏婷接了上去。

猴子不敢怠慢,赶紧将吴羽也拉上了岸。

苏婷倚在岸边,连连呕出了好几口水来,过了良久才缓缓地恢复了神智。

施施将她扶起,只见她惊魂未定,不停地打着哆嗦。

苏婷的身体已经被河水全浸湿了,玲珑剔透的线条一览无遗。

刀疤和猴子看得两眼发直,口水差点流了下来。

“看什么看?”施施看到二人的神态,走过去在二人的头上各拍了一巴掌,又回过身一把抱住苏婷,护在她的身前,然后双双坐下。

二人傻傻地对笑了一眼,目光却又落在施施身上。

施施的情形和苏婷差不多,前凸后翘的,同样曼妙无比。

施施发觉二人眼神不对,低头看了一下自己,气得站了起来。

刚要开口骂人,二人吓得赶紧远远地溜走。

地下河水极其冰凉,苏婷和施施被冻得瑟瑟发抖。

施施紧紧地搂住了苏婷,又看了看湿漉漉的身子,一把将苏婷拉了起来,说道:“我们去那边整理一下。”

随后又冲着刀疤和猴子嚷道:“你们两个,想办法生一堆火,让大家烤烤。”

施施说完,拥着苏婷往旁边阴暗的角落走去。

二人越走越远,猴子和刀疤的眼珠子瞪得都快掉了出来。

直到二人的身影渐渐地消失在黑暗里,刀疤才不情愿地收回眼

神。

转过头来一看,见猴子还在直勾勾地盯着黑暗的角落。

刀疤手起巴掌落,“拍”的一声打在了猴子的脑门上,骂道:“你

个小瘪三,看够了没有,你是猫眼怎么的,还看得见啊?”

猴子感到脑门一阵疼痛,转过头来骂道:“你个死刀疤,准你看就不准我看啦?这么用力,痛死了知道不?”

炮神看着二人,笑了起来,眼神却不自觉地往黑暗的角落瞟去。

刀疤也不去理猴子,举起火把看了下四周,心里却犯难了。

这地方是个山洞,阴暗潮湿,周边只有坚硬的岩石,根本就是寸草不生,哪有木柴生火?

过了一会儿,苏婷和施施走了回来,发现并没有火堆。

施施不禁骂道:“你们两个搞什么鬼,连生个火都不会啊?”

刀疤转过身来一看,二人身上的水份已经挤干了,可是衣服还是湿的。

湿衣服紧紧地贴在身上,和之前并无两样,刀疤的眼睛再次不老实了。

“刀疤,你再看,信不信我把你的眼珠子挖出来。还有你,死猴子。”施施叫道。

刀疤和猴子下意识地收回目光,假装瞧了瞧四周。

过了一会儿,估摸着施施气头已过,刀疤方才擦了一下嘴边的口水,转过头来说道:“姑奶奶,你看看这里,哪有什么东西可以生火的?”

施施环视了一下周围,确实是什么也没有,当下也不知道说他什么才好。

“我看这个山洞又阴又冷,还是赶紧离开这里的好。”吴羽说道。

其他人赞同地点了点头。

刀疤举高了刚燃起的火把,往四周瞅了瞅,搜索着在前头领路,其他人跟在了他的后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