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纣王墓

  • 万世殷商
  • 吴之羲
  • 5905字
  • 2018-09-26 10:58:03

将近过了半个多小时,刀疤估摸着差不多了,方才说道:“准备家伙,可以下去了。”

刀疤领头下到坑里,点起一支火把,又把脑袋探进了墓内,往里面看了看,并不敢冒然进入。

最后确定没有什么危险,刀疤方才走了进去。

众人收拾一下东西,依次顺着绳子下到坑里。

这个墓室规模不算太大,也不算太小,坑道约有三米多高,宽四五米,四面都是由石头砌成的。

众人陆续走了进来,发现墙面甚是粗糙,并不像是经过精心打造的。

“刀哥,你看墓道做工这么粗糙,你确信是纣王的坟墓吗?”猴子说道。

“我也不知道,这个坟墓相对于平常百姓来说,确实大了不少,只是作为一个帝王的寝陵,真是太寒碜了。”刀疤说道。

“羽哥,你有什么想法?”炮神问道。

吴羽也觉得确实是小了点,而且也太简陋了,心里甚是大为不解,当下摇了摇头。

苏婷听到他们的谈话,心里有些缀缀不安。

按他们所说,难道这真的不是纣王墓?

不过死马当活马医,既然进来了,总得到里面去看看吧?

想到这里,苏婷说道:“不管怎么说,都已经进来了,先瞧瞧再说。”

刀疤点了点头,说道:“也是,管他谁的,虽然小了点,不过应该会有点东西吧。”

说完,瞧向了猴子和炮神。

二人心理神会地笑了起来。

墓道并不长,只是弯道众多,大家一时竟然分不清东南西北,似乎迷了路。

“我靠,这简直就是个迷宫。”猴子说道。

“我看也是,”炮神说道。

“刀疤,你不是聪明睿智吗,现在怎么走?”猴子笑道。

“什么事都要我来做,要你们干什么?”刀疤故意嘲讽道。

“他娘的又来了,你要行,那就让我们瞧瞧你的真本事呗。”猴子说道。

“这有什么能难得倒我刀爷的,看我的。”刀疤说道。

只见刀疤掏出了铁锹,在左边的墙上狠狠地划了两下,说道:“走吧。”

猴子见了笑道:“我以为什么高招,又不是老一套?你以为这样行吗?”

刀疤瞪了他一眼,说道:“千招万招不如老招好用,走你的吧。”

说完一脚朝猴子的屁股蹬去,把猴子踢得踉踉跄跄地往前跑。

猴子稳住身子,回过头朝刀疤冲了过去,然后一脚朝他还了回去,嘴里边骂道:“你个死刀疤,看我不踹死你。”。

刀疤一闪身避开,滑溜溜地跑了,猴子骂骂咧咧地追了过去。

众人看着二人,皆笑开了嘴,跟着走了过去。

一路上倒没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发生。

走了不长时间,又来到了一个交叉路口。

猴子抬眼瞧了瞧周围的石墙,突然大笑了起来。

“我说刀哥,我的刀神,你看看那是什么?”猴子指着墙上笑道。

大伙一瞧,原来是两道被硬物划过的交叉痕迹,正是刀疤之前做下的记号。

刀疤愣了一下,看了一眼笑得快抽过去的猴子,也不去理他,拿起铁锹往右边的墙上又划了两下。

“你个死猴子,有那么好笑吗?这不证明那条路是错的吗?笑你个死人头,走这边。”

说完往右边的通道走了进去。

炮神拉起笑得蹲在地上的猴子,跟着众人走了进去。

过了一会儿,竟然又回到了刚才的路口。

看着两道划痕,猴子情不自禁又笑了起来。

“刀哥,行不行啊,是不是又碰上鬼打墙了?”猴子忍住笑声,故作认真地问道。

刀疤脸上微微一热,也不去理他。

“刀哥,真不行,就不要逞能了,换人吧?”猴子说完,终于忍不住又笑了出来。

“你个死猴子,这有什么好笑的?迷宫不是这样走的吗?既然两边都不行,中间的路肯定是对的。”刀疤说道。

猴子故意做出一副狐疑的神态,问道:“你确定吗?”

刀疤白了他一眼,转过身对着其他人说道:“走吧,这条路应该没错了。”

众人刚要动身,炮神突然说道:“等等,我想这条路八成是对的。不过,既然刚才我们走错了道,并没有碰到任何的机关,心里肯定会放松警惕。假如这条通道是正确的话,说不定就没有那么安全了,大家还是小心点。”

施施点了点头,说道:“炮神,没想到你还挺心细的,这可能正是设置迷宫的人所希望的,就是让我们在没有防备下着了道。幸亏你提醒了大家,不像某些人就只会开玩笑,一点脑子都没有。”

施施说完,瞟了一眼猴子和刀疤。

猴子收起了笑脸,不大乐意地抓了抓头。

“不是。。。。。。我。。。。。”刀疤正要解释,施施并不想听他胡扯,拉着苏婷走了。

猴子走到他跟前,说道:“刀哥,看来炮爷更受人欢迎,你嘛。。。。。”

刀疤一掌拍在他的后脑勺,骂道:“他妈的,还不是你,在这里瞎嚷嚷什么?”

猴子刚要回口,炮神走了过来,说道:“你们他娘的在闹什么?做任何事情都不经过脑子,整天就只会吵吵闹闹,我以前怎么会认识你们两个窝蘘废。”

炮神摇了摇头走了。

刀疤和猴子不约而同地举起了右手,伸出食指指向炮神,气急败坏地叫道:“你。。。。。。你。。。。。。。。”

见到炮神无视地离开,两人吹灯拔蜡地跺着脚。

猴子说道:“这他娘的,那婆娘的一句话还真把他捧上天了。”

刀疤也懒得理他,竟自走了。

猴子自觉没趣,只好夹着尾巴跟在后面。

众人小心翼翼地往前走,并没有碰上什么机关陷井。

一路上纵横交错的路口真不少,刀疤继续用老方法做上记号,寻找正确的通道。

大伙在迷宫里绕来绕去,总觉得一直在转圈圈,心里不禁开始着急了起来。

由于刚才施施的夸奖,炮神竟然有些飘飘然的,不知不觉地走在了前头,似乎觉得他比刀疤更适合开路。

猴子看着炮神,说道:“刀哥,你看那个炮头,那副自以为是的样子,看来我们平时还真小看他了,原来他也有当老大的心啊。”

刀疤看了下猴子,叹了口气,说道:“你以为谁都像你刀哥一样,粗活累活都得做,到头来还得惹来一身骚,凌驾于人的心却没有,我刀爷是多么的纯洁呀。”

“我呸,给你太阳你还真灿烂起来了,你他。。。。。。。。”

猴子刚要骂上,突然只听“咔嚓”一声,前方不远处传来了一阵响动。

原来炮神一时大意,只知道往前走,完全没有顾及脚下,一块地砖突然沉了下去,另一头猛然翘了起来。

石砖上下翻动,炮神没收住脚,人也跟着跌了下去。

也是吴羽手急眼快,一把拽住了炮神的手臂,将他拉了回来。

炮神看着还在上下翻动的地砖,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整张脸都变白了。

刀疤跑了过去,举起火把看着刚刚停住的石砖。

石砖铺在地上,和周围的地面连成一片,不踩上去根本看不出异

样。

刀疤伸出脚在那块地砖上猛地踩了一脚,迅速又缩了回来。

地砖向下沉去,又翻了上来,持续地晃动着。

透过缝隙,刀疤隐隐约约看到底下竖着许多致命的锐器。

当时如果没有吴羽拉住炮神,一旦掉下去,炮神恐怕早被插成刺猬了。

“这是个翻动的机关陷井,这块地砖由一块巨大的石头做成,底下挖了一个大坑,坑里插满了尖锐的竹子、木头等等。

坑上正中间横着一根大横梁,将巨石固定在上面,两边悬空。

一眼看去,地面平整,根本就瞧不出有任何异样。

一旦踩上去,地砖翻动,人就会掉下去,当场毕命。

这是古人用来抓野猪的惯用方法。”刀疤说道。

“野猪?你是说我差点成野猪了?”炮神惊魂未定地说道。

刀疤本来没这个意思,一听炮神的言语,心里倒是觉得有点意思,当下看看猴子,笑了起来,

猴子也笑着说道:“哪能了,炮爷你肯定不是野猪,起码也是只狗熊。”

炮神从地上跳了起来,嚷道:“你他娘的才是狗熊了。”

看着炮神急了,刀疤不紧不慢地说道:“炮神,你错了他不是狗熊。”

“那他是什么玩意?”炮神问道。

“他是只他娘的死猴子。”刀疤说道。

炮神听完哈哈大笑。

猴子刚要发火,只听施施叫道:“你们几个有完没完?都什么时候了,快干活。”

三个人一听姑奶奶又训斥了,只好缩着头,不出声了。

刀疤仔细地看了看地砖,足有三四米长,直接跳过去肯定是不行的。

再看看墙壁两边,也没有稳固的地面可以通过,一时还真不知道怎么办。

“刀哥,把你们的铁锹拿出来。”吴羽突然说道。

刀疤和猴子把包里的铁锹拿了出来。

吴羽接过两人的铁锹,一脚把巨石踩了下去。

巨石沉了下去,又翻了上来,吴羽急忙把铁锹伸进缝隙里去。

巨石翻动,又落了下来,只听“咔嚓”两声,铁锹紧紧地卡在了地面和巨石中间。

吴羽一用力,稳住了手中的铁锹,巨石立马停住了。

“猴子,你抓着这一根铁锹。”吴羽看着自己的左手说道。

猴子连忙按照吴羽的指示一把按住插在缝隙里中的铁锹。

“刀哥,你上去,慢慢往中间靠近,小心一些,别走过头了,顺利的话应该可以跳过去。”吴羽说道。

“对啊,我怎么没想到,羽哥,你永远是我的偶像。”刀疤说道。

“去,马后炮,马屁精,你别老和羽哥比,那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你早想到?我看你要能想到早就成仙了。”猴子叫道。

刀疤举起手,正想朝猴子头上拍去,却一眼瞧见施施正盯着自己,只好硬生生地收了回来。

刀疤慢慢地踩上了巨砖,吴羽和猴子感觉手上的铁锹直往下沉去,随后压力消失,看来铁锹卡得够紧的。

当时二人也不敢马上松手,各将一只脚踩到了上面,稳住了巨砖。

“身子往后靠,别往前。”吴羽说道。

刀疤尽量把重心往后移,慢慢向前走去,看看将要走到了中间,只听吴羽叫道:“不要再往前走了。”

刀疤赶紧收住脚,看着前低后高的石砖,心里暗自测量了一下距离,估摸着应该可以跳过去。

刀疤定了下神,两脚同时发力,向前蹦了过去。稳稳地落在了地面上。

“大海你先过去。”吴羽说道。

大海点了点头,踩上了石砖。

握锹的两人顿觉手上的铁钬再次一沉,铁锹在缝隙里卡得更紧了。

二人仍然不敢大意,丝毫不敢松手,紧紧抓住了铁锹。

大海慢慢地向前移动着步子。

因为他的身体庞大,重心控制不好,上身不停地晃动,看得苏婷心惊胆战的。

看看快要移到中点,大海的身体突然向前倾,人一下子冲了出去。

“啊!”苏婷和施施同时叫了出来。

按锹的两个人突然觉得手上一松,抓着铁锹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巨砖顿时翻动了起来,也好大海虽然身体比较笨重,反应并不慢,在地砖向下翻动的一瞬间,奋力向前跃起。

只见他一只脚踩在了地面,另一只脚却落了空。

刀疤见状,赶紧一把拽住大海,一个后仰将他拉了过去。

两人同时摔在了地上。

只听刀疤“哎哟”大叫了一声,余大海这一摔,正好压在了他的

身体上。

“没事吧?”大海赶紧起身,一把拉起刀疤。

刀疤揉了揉胸口,摇了摇头。

“刀哥,还没死吧?”猴子笑道。

“去你的。你自己屁股没摔成两半吧?”刀疤嚷道。

苏婷见大海安然无恙,总算放下心来了。

“你们两个先过去。”吴羽重新稳固住了地砖,对着施施和苏婷说道。

两人身体轻巧,倒没遇到什么麻烦就过去了。

猴子和炮神身体也灵活,自然也不在话下。

刀疤见其他人都安全过来了,冲着吴羽叫道:“羽哥,过来吧。”

“糟了!”炮神突然叫道。

“怎么啦?”猴子吓了一跳。

“我们都过来了,羽哥怎么办?”炮神叫道。

“对啊,我们怎么忘了,这下如何是好?”猴子看着对面的吴羽急道。

正在大家紧张的时候,只听吴羽叫道:“你们退后。”

说完,将铁锹拔了出来,扔了过去,随后远远退去。

众人急忙向后退开。

“羽哥要干嘛?他不会要直接跳过来吧?这地砖足有三四米吧,能跳得过来吗?”猴子叫道。

众人不敢相信地看着吴羽。

只见吴羽向后蹬了一下腿,向前跑去,看着快到坑边的时候,突然向上一跃,一个漂亮地纵身后,稳稳地落在了地面上。

“好哟,我的羽哥啊,你真的是不可思议啊!”猴子叫道。

刀疤和炮神也在旁边夸个不停,搞得吴羽倒是有些不好意思。

这时候的苏婷和施施不禁又春心荡漾,痴情地看着英姿不凡的吴羽。

几个人闹腾了一会儿,又安静了下来。

“有机关就证明这条路是对的,大家小心点,前面肯定也不安定。”刀疤说道。

大伙赞同刀疤的看法。

众人小心翼翼地往前走去,出人意料的是再也没有碰到任何的机关陷阱。

过了一会儿,通道突然变得宽阔了起来,不远处,一座高大的石门立在眼前,奇怪的是只有门框,当中连块门板都没有。

猴子不解地看了看刀疤和炮神,说道:“怪了,这怎么连扇门都没有?难道不怕外人闯进来吗?要不就是里面有陷阱,想引我们进去。”

刀疤和炮神也是大惑不解,不要说王候将相的大墓,就算普通官员的墓穴,为了门面或是防盗,都会搞个石门堵住,这怎么什么也没有?

三人看了看吴羽,吴羽摇了摇头。

“管他有没有门,进去就是了,大家小心点。”猴子说道。

刀疤从包里拿出铁锹,慢慢地靠进门口,先将火把往里探了探,确信安全了,方才小心翼翼地迈了进去。

走进墓室里,借着火光一看,刀疤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

原来墓室四周空空如也,只有一张破烂不堪的棺材躺在地上,棺材盖还被掀开扔在不远处。

看看地上,竟然还有一具松散的人骨头。

“妈的,看来有人捷足先登了,什么东西也没有了。”刀疤骂道。

猴子紧跟了上来,急忙朝棺材跑了过去。

果然,里面什么东西也没有,当下也是失望之极。

“妈的,这些人真他妈的没人性,不按规矩办事,连纣王的尸骨都扔地上了,一点东西都没留下。”猴子骂道。

此时,苏婷的心情已经跌到了谷底,之前见到墓室那紧张又兴奋的感觉,顿时化为乌有。

好不容易找到了墓穴,现在看来真是一点希望也没有了。

“这里真的是纣王的陵墓吗?我看这墓室也太小了吧。还有这里如此的简陋,完全没有经过经雕细琢,棺木的材质也很一般,会不会找错了?”炮神环视着四周说道。

猴子和刀疤点了点头,觉得炮神的看法很有道理。

“羽哥,你说呢?”刀疤问道。

“我也说不准,按理说,秦代以前君王的陵墓规模,有些并不会太大,这倒也正常,但是墓穴里面一定会进行精心打造,以彰威仪。

而这里的一切真是出人意料的简单,虽说东西可能已经被盗光了,只是墙上一点雕刻花纹都不曾见到,甚至连个墓碑都没有,根本无从判断。究竟是不是纣王的墓穴我也不能确定。”吴羽说道。

“那就是说可能不是纣王的陵墓?”猴子说道。

苏婷这时心里顿时又紧张了起来,似乎再次看到了一丝希望。

“不过,按照苏婷所求证的资料来看,这里很可能就是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布置得如此简单。”吴羽说道。

苏婷心里真是五味翻腾,再次陷入绝望之中。

“可能是当时西周攻打得紧,工程急了点。不过按书里记载,纣王不是被烧死在鹿台了吗?怎么会跑到这里来了?看来这书里的东西真的不能信啊。”猴子说道。

“其实也不能全不信,毕竟历史都是根据史书来佐证的,有时候也是相关人员根据古墓里的一些信息猜测总结出来的。理论判断的东西肯定会有差错,信息并不能保证百分百正确。”吴羽说道。

刀疤点了点头,看着一脸绝望的苏婷,说道:“苏小姐,我们已经尽力了,如今帮你找到了墓穴,现在什么情况你也看到了,我们也是无能为力。”

苏婷抬起头勉强笑了一下,说道:“这是天意,该我命绝,这不怪你们,谢谢你们,你们的酬劳回去后我会照样给你们的。”

按照平常,刀疤心里会很高兴,毕竟并没有遇到什么危险就轻松地拿到了钱。

可是这会儿他却高兴不起来,自己也不知道是为什么,估计是想到苏婷将要变成僵尸,心里不勉为之怜惜。

苏婷走向了吴羽,说道:“羽,谢谢你,很抱歉又把你拉下了水,不管结果怎么样,我都很感激你。”

吴羽看着苏婷脸色有些发白,忙道:“不要灰心,也许我们找错了,等我们出去再查查资料,探讨一下,一定会有办法的。”

苏婷望着一脸真诚的吴羽,心里一阵暖和,摇了摇头说道:“这是我的命,你们就不用再为我折腾了,谢谢你的好意。”

苏婷说完就要往外走去。

突然,只听猴子大叫一声。

众人往声音传来的方向瞧去,猛然发现猴子竟然凭空消失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