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血花情毒

  • 万世殷商
  • 吴之羲
  • 5517字
  • 2018-11-07 21:59:24

吴羽撇下小殷独自在山上生着闷气,回到了屋子内。

所有人在六水寨休养了很长的一段时间,身体已经恢复如初。

刀疤的毒全解了,伤口也愈合了,只留下胸前五个指印的伤疤。

再看猴子,早已恢复了往日活蹦乱跳的臭毛病。

众人全都赞叹老伯的医术真是高明,如果他能离开这个事非之地,一定能够名声在望。

吴羽看着大家神采奕奕、生龙活虎的样子,心中很是高兴,只是让他想不明白的是,既然老伯受命为难他们,现在却反而帮了自己,那些罪为祸首为何不出来阻止,甚至连个人影都没有见到,难道他们也是良心发现了不成?

想不通归想不通,反正大家已经恢复了精气神,假如他们再对众人耍什么花招的话,此时也可从容应对了。

吴羽和大家商榷了一下,认为还是应该早些上路为好,于是同老伯道别。

“老伯,你简直是我们的大恩人,我们真不知道怎么感谢你?”刀疤再次致谢道。

“不要这么说,能帮到你们也是我莫大的安慰,但愿你们能安全离开。”老伯依旧谦虚道。

“对了,老伯,这段时间那些草药送走了吗?”炮神问道。

“没有,我觉得这件事太不可思议了,地里的草药都已经没地方放了,怎么还没人来收走?”老伯不解地说道。

“难道他们只顾吃喝玩乐,忘了收药不成?”猴子胡乱猜道。

“先不管他们了,我们自己寻路去吧。”刀疤说道。

“老伯,我看你还是跟我们一起走吧。”吴羽再次劝道。

“还是不要了,我说过了,我已经老了,就算是出去了也活不到几年了。再说,我治好了你朋友的盅毒,这倒给我了信心,我想留在这里进一步研究破盅的方法。”老伯说道。

“你留在这事非之地,研究出来了也没多大用处啊!倒不如跟我们走,也许还能给世人看看病。”吴羽努力地说服道。

老伯想了想,又摇了摇头说道:“看不了病了,我也没那个福气喽。不过,假如万一有人像你们一样,误闯了进来,不小心中了毒,我不是也可以帮帮他们吗?”

吴羽不由得对老伯钦佩万分,他真是一个善心之人。

大家经过一番劝解,最后确信老伯一定不会离开的,只好自行告辞。

老伯看着大家缓缓离去,心中顿时产生了强烈的不祥预感。

一行人上了路,走出药田,再次进了群山。

路还是那些老路,却没有一条真正的明路能指引大家走出黑暗。

“他娘的,真是活见鬼了,这里到处是高山,山脉看起来也都差不多。这些吃人不吐骨头的家伙,怎么会发现这个旮旯角落,找到这么多相似的地方?难道他们把自己当成了游戏玩家,非得让我们过五关斩六将,一关一关的打破关卡,才能脱困吗?”猴子忍不住骂道。

“我看他们应该也有此意。我们之前经过的地方,不止是用来敛财压榨奴隶,而且每个村落都是危机四伏,就算你有幸能跑得了第一关,恐怕也难过第二关,自然就不怕奴隶们会逃掉了。”刀疤说道。

“嘿。。。。。可令他们没想到的是,我们竟然连闯了他几道关卡,我想他们恐怕做梦也想不到吧?”猴子得意地说道。

“虽然我们侥幸地逃到了这里,这也必将让他们提高了警惕,说不定前方会有更大的杀器等着我们,再加上李善的突然出现,恐怕我们接下来会更加的艰难。”刀疤忧虑地说道。

“我真想不通李善这个家伙怎么会到了这里,而且还能指使那些怪物祸害我们。我们真他娘的是不是上辈子欠他的?”猴子不禁又骂道。

“以后有没有危险先别说,现在关键的问题是我们必须先离开这里。”炮神说道。

“既然无路可走,要不炮神你来开路算了?”猴子提议道。

“我来开路?你什么意思?”炮神不解道。

“你不是有雷管吗?炸他娘的一下试试看。”猴子说道。

炮神这时才想起原来自己还有雷管,之前只顾疲于奔命都没来得及使用。

正在他欣喜地要打开背包时,突然又停住了手。

只见他环视了一下周围,然后冲着猴子嚷道:“死猴子,你告诉我,拿雷管要干嘛?你不会是叫我把这些山全给炸平了吧?那你再告诉我,夷平一座山要多少雷管?”

“要。。。。。。要。。。。。。”

猴子一时语塞,不知道要怎么回答。

“你个死猴子,没脑子就不要乱出唆主意,拿雷管开路?我看先开开你的脑子好使。”炮神骂骂咧咧地收起了背包。

“我又没叫你炸山,只是让你随便哪个地方试试而已,发那么大的火干嘛?”猴子不悦地小声嘟嚷道。

不巧的是,炮神耳尖,正好听到了。

“随便试试?那你告诉我试哪里?试这里吗?还是那里?”

炮神左指指,右点点地喝问道。

猴子也不知道要开那边,只好闭上了嘴。

“好了,你们别闹了,羽,你说现在怎么办?”施施又出来解围道。

“看来我们真是走投无路了,要不先回寨子里去再说?”吴羽提议道。

“看来也只能如此了。”刀疤附议道。

正在大家刚要离开的时候,吴羽突然觉得头上有点发晕,胸中有些发闷,两眼一抹黑,差点摔倒在地上。

刀疤眼疾手快,赶紧扶住了他。

“羽哥,你这是怎么了?”猴子吃惊地叫道。

吴羽站定了身子,晃了晃脑袋,方才感觉自己已经恢复了正常,于是说道:“没事,也许是太累了。”

“都是你们两个,平时只会羽哥前,羽哥后的,一到有事,就让他一个人首当其冲,也不知道多帮衬着点。”刀疤忍不住责怪道。

二人相互看了一眼,无语地低下了头。

“刀哥,你别怪他们了,我没事的。”吴羽劝道。

“那你坐下来休息一会儿,我们再走。”刀疤说道。

吴羽点了点头,坐到了地上,心中不禁有些纳闷,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出现这种状况。

猴子和炮神不敢靠近刀疤,远远地坐到了一边。

“什么事都要怪我们,难道我们就没出过力吗?”猴子有些不满地说道。

“你也别怪刀疤多嘴,我们确实做得不如他们的多,我看你也别不服气了,最多我们以后多用点心就是了。”炮神劝解道。

猴子看着炮神,心想也只能这样子了。

当然,事情总是要观其后效才行,猴子想归想,至于要不要做只有天知道。

“走吧,我没事了。”

吴羽见自己并无大碍,催促大家起程。

几个人辗转下了山,朝寨子走了回来。

寨子里依旧静悄悄的,好像并没有人。

众人来到了老伯所住的竹屋前。

就听猴子大声喊道:“老伯,我们回来了。”

大家本以为老伯会有回应,没想到却没有听到任何的声音。

“老伯,你在家吗?”炮神又问道。

几个人又等了一会儿,还是听不到回音。

吴羽心中疑惑,赶紧上前推开门一看。

只见老伯正趴在桌子上,好像睡着了。

“嘘,小声点,老伯可能是困了,别吵醒他。”刀疤小声地说道。

几个人轻轻地走了进去,围到了桌子边。

“老伯!”

吴羽突然发现了不对劲,不由得大声叫道。

众人赶紧抬起老伯的头一瞧。发现他的嘴角留有淤血,人已经死了。

“老伯,是我们害了你!”

吴羽抱着老伯,痛哭流涕地喊道。

众人也都流下了伤心的泪水。

吴羽哭了一会儿,轻轻地放下了老伯,然后跑出门外,冲着远处大声地吼道:“你们这些鼠辈,只会搞些偷鸡摸狗的事情,如今竟然还杀了自己人,你们简直没有人性。你们不是要抓我们吗?来啊,我们现在就站在这里,有种的话你们就滚出来,出来啊。。。。。。”

吴羽发疯似的吼叫了半天,根本不见有人出现。

众人怀着悲恸地心情,抬着老伯出了屋子,来到了山脚下。

吴羽轻轻地让老伯平躺在地上,转过身空手挖起了泥土。

猴子和炮神赶紧取出铁锹,帮忙挖起坑来。

不一会儿,坑挖好了,吴羽抱着老伯,将他置于坑内,又到田里扯了许多药草盖在他的身上,然后埋上了泥土。

等到要给老伯立碑的时候,方才想起自己根本不知道老伯的名姓。

“我们真是太大意了,竟然忘了问老伯的尊姓大名。”吴羽不禁自责道。

无奈这下,只能在木碑上写着“恩公药师之墓”。

“没想到好人这么轻易的就死了。”猴子感叹道。

几个人见吴羽伤心欲绝,也不敢去打搅他。

过了许久,刀疤方才劝道:“羽哥,人死不能复生,你节哀吧。”

吴羽这才止住伤心,擦拭着眼泪站了起来。

“如今他们已经对老伯下了毒手,接下来可能就会对付我们了。”刀疤提醒道。

“来得正好,既然我们无法出去,那就与他们来个正面交锋。”吴羽恨恨地说道。

几个人看着他的眼神,顿时觉得不寒而栗。

吴羽带着大家又回到了屋子内,静静地等着敌人的到来。

过了不久,外面突然有了声响。

吴羽动如脱兔,没两下就到了门外。

大家赶紧跟了出来,原以为会碰上什么厉害的角色,没想到是个女子。

如花一见女子,心中顿时慌张不已。

“是你?你来这里干什么?”吴羽冷冷地问道。

“羽哥,你认识她吗?她是什么人?”猴子惊讶地问道。

其他人也是很惊奇,不知道这么漂亮的一个小姑娘从哪里冒出来的。

更令他们想不到的是,吴羽竟然与她相识。

“她是前寨主的孙女,叫小殷。”吴羽说道。

“我来找老伯啊,他人呢?”小殷问道。

“他已经不在了?”吴羽忍住悲恸地回道。

“不在?他去采药了吗?”小殷问道。

“他死了。”吴羽回道。

“什么?他死了?他是怎么死的?他现在在哪呢?”小殷不相信地急道。

只见她一下子冲进了屋内,发现老伯并不在里面。

“你们把他藏哪了?”小殷跑出门外,着急地问道。

“在山的那边。”吴羽指着不远处说道。

小殷也不说话,推开吴羽,朝着山脚下跑了过去。

“老伯,是谁害了你?”小殷趴在墓上痛哭道。

大家来到了她的身边,看她情真意切的样子,不由得又落下了眼泪。

“是你们杀了他吗?”小殷突然站起来问道。

“不是。”吴羽回道。

“那是谁?”小殷又问道。

“不知道。”吴羽应道。

“我看就是你们杀了他的。老伯本来还好好的,你们来了他就死了,一定是你们。”小殷肯定地怒道。

吴羽正要解释,却发现小殷突然晕倒了,赶紧上前扶住她。

“羽哥,这下怎么办?”猴子不知所措地问道。

“先把她送回去再说吧。”

吴羽说着,抱起了小殷往寨子里走去。

猴子看着吴羽手中的女子,心中不禁暗叹道:羽哥还真是艳福不浅,走到哪里都能碰上漂亮的女孩子。我猴爷什么时候也能像他那样如鱼得水就好了。

吴羽抱着小殷回到了屋内,把她放在床上。

“羽哥,你是怎么认识她的?”刀疤问道。

“我也是前不久见过她,并不是真的认识她。”吴羽解释道。

“羽哥,你不觉得奇怪吗?这里怎么会有个小姑娘在这里?”刀疤又问道。

“我也觉得事有蹊跷。本来我还问过老伯,可他只是说小殷是老寨主的孙女,其他的并没有讲明。”吴羽说道。

“她是这里人吗?”炮神问道。

“应该是。”吴羽回道。

“那她不用去采药吗?”猴子问道。

“我也不知道,老伯说她是老寨主的孙女,可能并不需要劳作。”吴羽说道。

“他们不会是见她漂亮,不舍得吧?”猴子又胡乱猜道。

大伙不禁同时转过脸来看着他。

猴子脸红地低下了头。

“那她是不是跟他们是一伙的?”刀疤问道。

吴羽不敢确定地摇了摇头。

众人正在猜测着小殷的身份,却见她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小殷醒了过来,样子仍然十分的伤心。

“不要哭了,人都死人,再哭也没用了。”吴羽劝道。

“你们要走了,是吗?”小殷突然问道。

“是的。”吴羽有些不安地回道。

“能带我走吗?”小殷又问道。

众人有些不可理解,全都惊讶地看着她。

“你是寨子的人,不行。”吴羽回道。

“我讨厌这里,不想再留在这里了。”小殷有些生气地说道。

“那我们也不能带你走。”吴羽坚持道。

“你真的舍得把我留在这?”小殷语出惊人地说道。

众人再次大吃一惊,纷纷望着吴羽。

吴羽不由得脸上一热,慌忙说道:“没什么舍不得的,我们又不是认识很久了。”

小殷闻言,脸上立即露出难过的神情。

“我们走吧。”

吴羽招呼大家离开。

众人刚走出了屋子,突然听到小殷说道:“你是不是觉得有时会头晕,胸闷,还伴有短暂的失明?”

吴羽听言,顿时颜容尽失,回过头来,吃惊地问道:“你怎么知道?”

只见小殷从床上走了下来,说道:“那是因为你中了毒。”

“中毒?!”

众人几乎不敢相信,这短时间内竟然有三个人先后中毒。

“你知道我中了什么毒?”吴羽稳定了一下情绪,问道。

“血花情盅毒!”小殷说道。

“血花情盅毒?!”

大伙不由得又惊呼道。

“那是什么样的一种毒。”吴羽平静地问道。

“血花情毒是盅毒的一种,是由妇女的污秽之血炼化而成的,所以叫血花情毒。

中毒的人起初会头晕,胸闷,短时间的失明,不过症状很快就会消失。只是时间长了毒性就会加剧,只有当他见到下盅之人,才会停止发作,而且只有情盅的主人才能替他解盅。

如若不然,过不了半年时间,中盅的人就会全身疼痛难忍,盅虫也会进入脑内,吞噬脑髓,最终他会七窍流血而身亡。”小殷缓缓地讲道。

“什么?羽哥,你什么时候中了盅毒?”猴子不敢相信地叫道。

“照你的说法,那不是要中毒的人死心踏地的跟着盅毒的主人?”炮神问道。

“没错,如果他能跟在盅主的身边,自然可以给他解药,减缓痛苦。如果中盅之人没有二心,以诚相待,盅主自然也可以帮他解盅。”小殷说道。

“没想到世间竟然有如此狠毒之人,竟然想出这种恶毒的方法来索取爱情。假如我是那个中盅的人,还不如自行了断算了。”刀疤恨恨地说道。

“你知道是谁下的盅吗?”猴子问道。

“我哪知道?你们想知道的话,只能自己去找了。”小殷若无其事地说道。

“鬼才信你了,是不是你下的盅?”猴子猜测道。

“你说呢?”小殷眨着眼睛反问道。

“别相信她,我才没中毒了。我们走。”吴羽不相信地催道。

“不信?不信你们就走吧。”小殷满不在乎地说道。

“那怎么行,羽哥,事情还没弄清楚了,万一如她所说,那。。。。。。”猴子着急地说道。

“我没有中盅,只是受了点风寒。”吴羽坚信道。

“可这里并没有风啊?”猴子提醒道。

“我说没有就没有,我们走。”吴羽催促道。

“你真的这么绝情?”小殷突然又问道。

“我与你束昧平生,哪来的绝情。”吴羽回道。

“那好,我看你能支撑多久,你们也别想出去。”

小殷说完,扭头就要离开。

“看来下毒的人就是她了,别让她走了。”

猴子赶紧阻止了她。

“猴子,别管她,让她走吧。”吴羽劝道。

“可是,羽哥。。。。。。”猴子不解地问道。

小殷看着没人拦着,很快地消失在众人的眼前。

如花这时方才放下了心头上的一块石头。

“羽哥,你真的和她不熟?”刀疤问道。

吴羽摇了摇头。

“没想到她竟然会对你一见钟情,我看她就是想留住你,才会使出如此歹毒的手段。”刀疤说道。

“好了,不提她了,我们赶快走。”吴羽再次催促道。

众人赶紧离开寨子,想要尽快逃出这个事非之地。

小殷站在山腰上,望着远去的众人,自言自语道:“我看你们能走多远,吴羽,你是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