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进山
  • 万世殷商
  • 吴之羲
  • 3627字
  • 2018-09-21 10:33:11

转眼到了五月底,梅雨季节已过,苏婷和余大海将所需的装备都准备妥当,与刀疤约好了在郑州会面。

ZZ市中心的一家大酒店里,众人齐聚在中餐厅的包厢里吃饭。

苏婷下身穿着牛仔裤,上身套着一件黑色的T恤,头发向上盘起,看起来依旧是那么的美丽动人。

施施穿着一件皮裤,米黄的短袖上衣,长发披在肩上,貌美如初,只是脸色有些憔悴。

刀疤、猴子和炮神、余大海却和往常一样,穿着随便,看起来有点像黑社会的混混一般。

再看吴羽,经过三人的精心打扮,衣衫整齐笔挺,油光满面,英气逼人,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哪位电影明星。

苏婷和施施有些失神地看着吴羽,脸色微微泛红。

“这是我们新的一天,为我们旗开得胜,大家干一杯。”猴子满面春光地说道。

苏婷也举起了杯子,对着吴羽说道:“羽哥,这次真的谢谢你,不管结果如何,我都不会忘记你的恩德。我先干为敬。”

苏婷一口气把酒喝了。

“苏小姐不要这么说,这次和以往不同,可以说这次是义盗,只要能治好你,也不枉此行。”

吴羽说完也喝干了酒。

苏婷一阵感激,眼里闪出一丝的泪水。

“对,义盗,我们这次是为了正义盗的墓,干杯。”猴子这次说得更起劲了。

大家一齐把酒喝了。

“我说猴子,你和羽哥的境界可不同,羽哥是为了苏小姐才下的这次斗。你他娘的说到头还不是为了钱。你哪一次盗墓不都是觉得很伟大,说白了这就是有损阴德的事情,说说可以,别把自己当英雄了。”刀疤笑着对猴子说道。

猴子端着酒杯半天没吭声,愣愣地盯着刀疤。

看到众人正在笑他,方才冲着刀疤骂道:“你个死刀疤,不说话别人不会把你当哑巴,我有损阴德,你自己呢?”

两人又你一句我一句的争斗了起来,甚至开始骂娘。

“好了,我说你们两个,怎么什么时候都是这个德性,再大点声,让全酒店的人都听到才好。”施施不耐烦地打断他们俩喝道。

二人方才罢了口,互相瞪了对方一眼。

“羽哥,别管他们,我们喝酒,今天不醉不归,来,****神说道。

两人碰了一下杯子。

“什么不醉不归,喝得烂泥似的,明天怎么早起?”施施瞪了一眼炮神。

“得了,什么时候带了一个妈过来了,怎么什么事都要管?”炮神叹了一口气说道。

大家听了不禁哈哈大笑了起来。

苏婷看着几个人,心里不禁有些羡慕,自己如果也有这样的一些知已朋友,此愿足矣。

众人吃完饭,由于第二天要早早上路,也就提前休息了。

一夜无话,第二天天还没亮大家就都起床了。

苏婷退了房,带大伙到了停车场,在一辆商务车前站住了。

“哈,不错啊。”猴子看着车子不禁叫道,“刀疤,这比你以前开的那车强多了。”

“去你的,现在都什么时代了,谁还用那破车。”刀疤瞅着眼前的商务车,也是羡慕不已。

“好了,上车吧,别再罗嗦了。”苏婷说道。

众人上了车,车内确实宽敞,刀疤几个把行李放下,都不觉得拥挤。

余大海坐上了驾驶座,车子朝郑州城外急驰而去。

出了郑州城,小车往崇山峻岭的郊外驶去。

过了三个小时左右,天色渐渐亮了起来,车子在一处山脚下停了下来。

苏婷下了车,从背包里拿出了笔记本,仔细地翻阅着。

“苏小姐,是这里吗?”猴子狐疑地看着眼前的山林,又看看了苏婷问道。

苏婷并没有回答,只是看着自己的小本子。

“我说刀疤,这里的山看起来这么的小,会有大墓吗?”猴子问道。

刀疤看了看周围,心里也是嘀咕着,他的看法和猴子基本上是一样的。

“我说,苏小姐。。。。。。。”刀疤说道。

“刀疤,别打扰他。”施施叫道。

苏婷正紧锁双眉端详着本子,又不时地抬头看看眼前的群山。

过了良久,方才说道:“应该是这里了。”

刀疤不敢相信,看了看猴子和炮神,又看了一眼吴羽,问道:“羽哥,你觉得呢?”

吴羽抬头环视了下周围,摇了摇头。

“羽哥,这是什么意思?是不知道,还是不可能是这里?”猴子急道。

“我也不清楚,不过苏小姐既然这么确定,一定是有她的道理。”吴羽说道。

刀疤几个人明白了,吴羽和他们的想法是一样的。

正要和苏婷理论,一眼瞧见苏婷身边的施施,却不敢开口了。

“管他了,反正她出钱,我们照章办事,找不到不是更好,钱照拿不误,不更轻松?”猴子说道。

刀疤和炮神点了点头,正好又瞄见施施正在盯着他们,咂了咂舌头不说话了。

“没错,就是这里了,大海拿东西,进山。”苏婷合上本子说道。

众人从车上拿下行李,拾掇了一下,往山里走去。

这里的山峦层层叠叠的,但是海拔都不是太高,由于植被茂盛,所以被国家定为自然保护区,平时很少人来。

虽然一路上荆棘密布,但是与众人之前所进的大山相比,路是好走了许多。

快到中午的时候,众人已经爬过了几座山峦,却没有见到苏婷有停下脚步的迹象。

火热的太阳灸烤在群山上,虽然大部分的阳光都被树林给遮挡了,众人还是大汗淋漓。

猴子一下子坐在地上,说道:“娘的,这才几月啊,天气怎么这么热?我说,苏小姐,你到底是找到地方了没有啊?”

刀疤和炮神也一屁股坐了下来,看着苏婷。

苏婷也是香汗淋漓,瞧了瞧众人,想想休息一会也好。

于是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却没有说话,又拿起本子研究起来。

猴子不禁急了,问道:“苏小姐,你倒是说句话啊,你不会带我们在这山里胡乱瞎转一通,心里却一点底也没有吧?”

苏婷把目光移开了本子,说道:“我也只知道大概的位置,就是在这些山里,具体的地点我也不太清楚。”

“切,那你瞎带什么路啊?不知道你早说嘛,把本子拿过来。”猴子叫道。

苏婷有点不好意思,也不多说,把本子交给了猴子。

猴子有些得意,可当他把本子接过来,看着上面密密麻麻写了一大堆,脑袋不禁晕乎了起来。

不要说平时碰到书头就犯疼,这本子上可都是些历史资料,自己根本就看不懂。

猴子盯着本子半晌,刀疤见他一声不吭的,心里早有数,一把扯过本子,翻了起来,嘴里叫道:“就你个死猴子,半个大字不识,装什么大象啊。”

猴子心里不服气,回道:“我不识几个大字,你刀哥难道是大学生不成?你看得懂,我名字倒着写。”

刀疤正想回击猴子,可是当他的目光落在本子上时,才发现自己也是半斤八两,嘴里却不饶人,说道:“你刀爷我干的可是精细活,这种粗活自然要粗人去做。”

刀疤说完,把本子递给了炮神。

炮神愣了一下,接过本子,支支吾吾地说道:“刀。。。。。。疤,你的意思是说我是粗人?”

刀疤发觉自己有些失语,却又死要面子,只好硬着头皮说道:“啊。。。。。。差不多吧,你和猴子都属于一类人。”

猴子急道:“死刀疤,你说什么?”

炮神回过神来,一脚朝刀疤屁股踹了过去。

刀疤早有防备,往旁边闪开。

猴子也扑了过来,同炮神一起朝刀疤追了过去。

“你们三个,怎么又来了?把本子拿过来。”施施喝道。

三人这才安静了下来。

炮神瞟了一下本子,知道自己看了也白搭,只好交给了施施。

施施随手翻了翻,递给了吴羽。

吴羽看了一眼施施,接了过来,翻阅起来。

众人不敢出声,只是静静地瞧着吴羽。

只见他一会看看本子,一会又向四周望了望。

过了一会儿,他合上本子,交还给了苏婷,摇头说道:“我也看不明白,也许年代过了太久,山河变迁,根本找不到具体的位置。不过根据本子上所记载,应该是在这一带。”

“那怎么整,难道就在这里瞎转吗?”猴子说道。

“看来也只能边找边看了。”苏婷说道。

苏婷示意大海上路。

猴子心里不舒坦,嘴里唠叨道:“这算什么事啊?无头苍蝇似的,要找到什么时候?”

炮神说道:“别罗嗦了,人家出钱你办事,跟着走就是了。”

众人跟在苏婷后面,披荆斩棘,继续搜索着。

又爬过了好几座山,天色渐渐暗了下来。

众人只好找了个开阔的地方做为营地,休息下来。

这是个峡谷,两旁的山峰并不是很高。

说是峡谷,其实顶多算是个低洼地带,不过地面还算平整。

“我操,这要找到何年马月啊?我看那些专家根本是骗人的。什么纣王墓,哪个帝王会把墓穴选在这种地方?一点龙脉相都没有。”猴子叫道。

“我看也是,看来这趟算是白跑了。”炮神说道。

“是啊,看来悬了,苏小姐真要变僵尸了。”刀疤说道。

三人不约而同地往苏婷脸上看去。

只见她双眉紧锁,眼中一片茫然。

三人不禁为她感到惋惜。

施施看着苏婷那失落的眼神,走了过去,坐在她旁边,安慰了她几句,又站起身来,走到吴羽身边坐了下来。

“羽,你觉得能找到吗?”施施问道。

吴羽看了一眼施施,又看了看苏婷,摇了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如果按照本子上记载的,是这个地方应该没错。但是在这个地方要找到王候将相的坟墓,我看比较难,一切看天意吧。”

施施心里一沉,她知道如果吴羽说没有,八成是真的,不禁为苏婷感到担心。

众人搭起蓬子,生起火来,做了些简单的晚餐。

大海将一碗汤递给了苏婷,苏婷摇了摇头。

大海知道她心情不好,只好拿着汤坐到了一边。

天色越来越沉,天空却渐渐亮了起来。

今天是月初,弯弯的月牙刺破了天际,挂在了半空中。

满天的星星布满了夜空,闪闪发光。

“刀哥,这里夜晚的风景还真不错啊,你看这满天的星辰。”

猴子指着空中说道。

刀疤和炮神向空中望去,不约而同地赞道:“是啊,城里哪里能看到这种情景,这夜空还真是妙不可言。”

其他人听到他们的赞叹声,也先后往头顶瞧去,欣赏着闪着亮光

的星星。

刀疤和炮神、猴子三人饶有情趣地在天上寻找着不同的星座。

吴羽出神地望着繁星,眼光突然扫视了一下两边的山峰,再瞧了瞧峡谷,紧接着又顺着山峰往上瞧去,心里不禁暗暗吃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