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妙手回春

  • 万世殷商
  • 吴之羲
  • 10167字
  • 2018-11-02 15:35:38

老伯带着几个人,进了另一个竹屋。

竹屋内甚是干净整洁,就是简单了点,除了竹桌椅还有一张竹床。

老伯让他们把刀疤平放在竹床上,然后又仔细地察验了一下伤口。

只见他的右胸口上有五个指洞,周围一片发黑,留有淤血。

“幸好不是伤的左心室,要不然他恐怕已经一命乌乎了。”老伯庆幸地说道。

“那这伤治得了吗?”炮神问道。

老人摇了摇头说道:“他伤得太重了,而且中毒太深,恐怕。。。。。。。”

猴子闻言,不由得慌了,忙道:“老伯,你这里有这么多的草药,难道就真的一点办法也没有吗?”

“我这里草药虽多,却难以治你朋友的病情。”老伯忧虑地说道。

猴子看着床上的刀疤,急得眼泪又掉了下来。

“不过。。。。。。”

老伯欲言又止。

“不过什么?”猴子急问道。

“没什么。”

老人似乎有所顾虑,摇了摇头走开了。

“老伯,你一定有办法的,求求你了。”施施连忙说道。

老伯看了她一眼,又瞅了一下床上的刀疤,并没有回话。

猴子再也忍不住了,哽咽地求道:“老伯,请你大发慈悲,救救刀哥,我这里给你跪下了。”

只见他弯下膝盖,就要跪到地上,真是兄弟情深。

老伯赶紧扶起他,说道:“那好吧,我尽量试试。”

猴子感激涕零,终于露出了笑容。

再看老伯,心里似乎有些难处,并没有马上采取行动。

“老伯,你好像心里有事,是不是有什么顾忌?”吴羽问道。

“没有。。。。。。没有,这样吧,你们在这里等着,我去去就来。”老伯说完,急匆匆地就出去了。

吴羽看着他出门,心里感到有些不安。

“那个老伯真能救活刀疤吗?”施施担心地问道。

“如今这里又没有医院,我们也不懂得草药,只能听天由命,寄望于他了。”炮神无奈地说道。

众人看着床上一动不动的刀疤,心中万分的着急。

猴子看着吴羽似乎也有心事,走到他的跟前,问道:“羽哥,有什么不妥吗?”

“我也说不好,按理说他刚才无非就是想引我们来这里,再施以毒手,应该犯不着再去想方设法救人吧?”吴羽狐疑地说道。

“你的意思是说。。。。。。他是去叫人吗?”猴子紧张地问道。

“照你这样说,那我们不是自投罗网?”炮神吃惊地说道。

“那我们快走!”猴子赶紧催促道。

“先别急着走,如今刀哥命悬一线,我们又无能为力,走了恐怕他真的就会魂飞升天了。那个老伯究竟是敌是友,是令人难以捉摸。不过,既然他答应了救人,我们不妨信他一次,先等等再说。假如说他真的带人来了,我们也只有陪刀哥共赴黄泉了。”吴羽仁之义尽地说道。

众人先后点了点头,暗暗下了必死的决心。

过了许久,外面好像有些动静。

大伙不由得紧张地盯着门口。

竹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了,只见老伯做贼似的溜进了门内,样子好像很是慌张。

再看他的身上,浑身沾满了泥土,头发也有些凌乱。

老伯探出头去,左右观望了一下,然后回身关上了竹门。

众人有些疑惑,不知道他正在干什么。

老伯走到了桌子边上,陆续地从怀里掏出了许多草药。

猴子不由得低下头,瞧了瞧自己的身上。

他有点不敢相信,老伯的衣襟里竟然能装这么多草药,简直就是一个魔术师嘛。

老伯也不跟众人打招呼,迅速地跑出门外,又搬来了一个打造得粗而浅的大石臼。

老伯放下了石臼,再次到外面抱进来一块椭圆的石头,看起来像是石槌。

一切准备妥当,就见老伯抓起一把草药扔进石臼里,开始鼓捣了起来。

几个人有些惊讶地看着老伯忙碌着,却不知道要怎么开口说话。

吴羽想不到老伯真的会抱来了一堆草药,脸上不由得微微一热。

只见他走上前去,捡起了一株草药,仔细地端详了一下。

那株草药叶长而细,周边长满了尖刺,看起来有些枯萎,底下很像是硬实的黄树根。

“老伯,这是什么草药?”吴羽不禁问道。

老伯抬头看了一眼,回道:“哦,这是山乌,又名神仙草。”

说完,又见他低头继续捣药。

“什么?神仙草,?这药吃了能让人成仙吗?”猴子好奇地问道。

“没错,只要沾上一口,你就会变成神仙了。”老伯开玩笑地说道。

没想到猴子却当真了,急切地追问道:“你说的是真的吗?”

老伯停下了手中的忙活,抬起头来,笑着说道:“升不升得仙我不知道,去见见阎王老爷那是肯定的。”

“你的意思是说,吃了人就会被毒死?”猴子吃惊地问道。

“一点都没有错。”老伯笑着回道。

“那你还给刀哥吃,你这是什么意思?”猴子吃惊地上前抓住老伯的衣襟,怒道。

老伯从容不迫地望着他,仍是一脸的笑容。

吴羽上前拉开了猴子的手,静静地等着老伯的解释。

“你的朋友中毒太深,用普通药物已经无法驱除他体内的剧毒。医书有云:‘以彼之法还施彼身’,想要根除剧毒,最好的方法莫过于以毒攻毒。你别看它毒性过人,可是用好了还是可以救人的。”老人不紧不慢地释疑道。

“真的?”猴子怀疑地问道。

老伯朝他点了点头,继续鼓捣了起来。

“羽哥。。。。。。”猴子不安地叫道。

“以毒攻毒,这种除毒方法我倒也见过,我们不妨让他试试。”吴羽说道。

猴子仍然将信将疑,顺手就拿起一根山乌。

“小心,那尖刺上有毒的。”老伯提醒道。

猴子吓得赶紧把山乌扔回了桌上。

中国的中医学已经有几千年的璀璨历史,不愧为东方神州的一枚珍贵的瑰宝。

中药草是东南亚地区独有的一种植物,在中国大约有5000多个品种,这是其他国家所不具备的,在资源上也是我国占据着垄断地位。

相传,古时候的神农尝百草,首创了中医药,因此神农氏被中华子孙尊称为“药皇”。

在此之后,中国历史上也出现过许多著名的中医学家,如战国的扁鹊、东汉的华佗、张仲景,唐代的孙思邈,还有明朝的李时珍,他的传世之作《本草纲目》被称为“东方医药巨典”,仍然被当今的中医专家所沿用,

中草药可取其根、茎、叶、果为药引,又有“四气五味”之分。四气又称四性,通常指寒、热、温、凉;五味指药物的辛、酸、苦、甘、咸。气、味不同,疗效也不一样。

中药的药性也有所不同,有强身健体的补药,如人参、首乌、灵芝、枸杞等;也有置人于死地的毒药,如霸王鞭、白骨走马、巴山虎、鲃鱼、巴豆等。

更令人觉得神奇的是,剧毒的中药也可以用来救人。(据说砒霜如果取适当的用量,能够治癌。)

白药,中国中药界的亮丽瑰宝,这种神药可使人的外伤迅速愈合,在短时间之内恢复如初。

据说,白药的创始人是个年轻人,有一次上山采药,不经意地发现两条巨蛇正在緾斗。一阵猛烈搏斗之后,其中一条巨蛇受了重伤,在它吃了一种植草以后,身上的伤瞬间就痊愈了。

年轻人以为这是一种仙草,于是带了回来,混在其它草药之中炼制成新药,也就是今天的白药。

而他所带回来的植物,叫做乌草,又称断肠草,白药当中就有少量的乌草。

老伯不停地捣着药,不一会儿就已经满头大汗。

由于石臼太浅,而且鼓槌不平,速度进展得很慢。

老伯捣碎了一把草药,将它捞起装入盘中,感觉时间已经耗费了不少。

为了加快速度,老伯干脆将草药放入嘴里嚼碎,然后再吐到石臼中继续捣烂。

“咦。。。。。。他这是在干什么?真恶心!”猴子不由得悠着脸说道。

老伯似乎听见了,并没有在意,继续抓起一把草药,塞进了嘴里。

“死猴子,闭上嘴。“施施轻声的喝斥道。

猴子并不敢回头,他能感觉到自已的后脑勺有一双眼睛正在瞪着自己。

过了许久,所有的草药几乎全都弄好了。

老伯吃力地直起了腰,擦了擦头上的汗。

只见他已经是汗流浃背,嘴角也有些红肿。

老伯又整了整盘里的药泥,这才拿起山乌,继续捣碎。

很快的,山乌也混入了其它的草药之中。

一切准备就绪,就见老伯找来了一块灰布,包上部分药泥,挤出药汁;接着又将药渣倒掉,把其他的草药放进布里包上,然后走到床边。

“这些药泥敷在他的伤口上,还有这药汁先让他喝了。“老伯吩咐道。

猴子接过药汁,狐疑地看了一眼老伯,又不安地向吴羽投去征询的目光。

吴羽同意地点了点头。

猴子颤颤悠悠地端着木碗,心中还在犹豫着。

炮神见状,不由得将心一横,把刀疤的头扶了起来,靠到自己的胳膊上,又一把夺过猴子手上的碗,撬开刀疤的嘴,将药灌了进去。

刀疤喝完了药,又躺到了床上。

众人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全都心惊胆颤地望着刀疤。

突然,刀疤猛然睁开了双眼,掐住自己的脖子大叫了起来。

“刀哥,你醒了!你怎么啦?”猴子又惊又喜地喊道。

只见刀疤叫了一会儿,又昏迷了过去。

“老伯,这。。。。。。这是怎么回事?”炮神着急地问道。

“没事的,你们把药敷到他的伤口上去。”老伯说道。

炮神接过药泥,就要动手。

“等等,你们几个按住他的手脚。”老伯又吩咐道。

猴子不解,却又不敢多问,只好同着孙济上了床。

床内的两人压住了刀疤的一手一脚,大海和吴羽按住了另一边。

炮神哆哆嗦嗦地把药抹到了刀疤的胸口。

就在这时,只见刀疤再次睁开双眼,大声地吼叫着,手脚不停地挣扎着,好像很痛苦似的。

按住手脚的几个人不敢丝毫的放松,睁着发红的眼睛注视着刀疤。

刀疤大吼了一会儿,跟着又昏迷了过去。

“刀哥!”炮神不禁痛心地喊道。

“你究竟对他做了什么?”猴子发怒地朝着老伯叫道。

老伯并不言语,走到了桌子边上,收拾着残枝。

“要是刀哥有什么不测,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猴子威胁道。

老伯依旧不吭声,只顾着手上的忙活。

吴羽赶快阻止了他,说道:“猴子,冷静点,不要冲动。”

“好了,你们别去打扰他,让他好好休息吧。”老伯嘱咐道。

众人看着熟睡的同伴,纷纷远离床边。

“你们跟我到其他的屋子去休息吧。”老伯招呼道。

众人互相对视着,不敢随意离开。

老伯见他们似乎有所顾忌,只好说道:““那好吧,你们就留在这里吧。记住,不要去打搅他。还有,这里只有一张床,你们就委屈一下了。”

“老伯,没事的,我们早就习惯了,如果累了就趴在桌上随便打个盹就行了。”吴羽说道。

“那好,那我先回去了。”

老伯说着,抱起桌上的垃圾,走到了门口。

只见他轻轻地打开了竹门,又朝外面看了看,方才匆忙地跑了出去。

猴子看着他那奇怪的举动,心中有些不解,却也没有多大的在意。

“羽哥,你说,这。。。。。。真能行吗?”猴子担心地问道。

“我也不知道,”吴羽摇了摇头,说道,“不过看他的样子很是仔细,不像是在欺骗我们。如果他对我们真有恶意的话,随便找点普通的草药糊弄一下我们就行了,犯不着做得那么周全。说不定他真是在帮我们。”

“我看他进出门的时候,好像很害怕似的?这又是为什么?”猴子疑惑地问道。

“我也不清楚,这也是我想知道的。”吴羽似有所思地回道。

“但愿他真能救活刀哥,要不然的话,我一定让他跟着去陪葬。”猴子愤愤地说道。

几个人提心吊担地守着刀疤,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猴子迷迷糊地睡着了。

“你们快点过来。”

猴子被施施突如其来的叫喊声给惊醒了,赶紧跑到了床边。

只见刀疤的脸色发白,之前的酱紫色已悄然退去,嘴唇也没有前些时候那么的黑了。

“看来老伯的草药真的有效果。”吴羽惊喜地说道。

“耶!”

猴子和炮神欣喜若狂地相互抱在了一起。

“这样说来,这个老伯对我们真的没有恶意?”炮神小心地问道。

“表面上看来,应该是这样的。不过我还是想不通,他将我们引到这里来,不会只是为了救人吧?”吴羽不明白地说道。

“我看是我们自己想多了,或许我们真的就是那么凑巧,碰上了人家的喜事,说不定老伯跟他们真的不是一伙的。”猴子天真地猜测道。

吴羽摇了摇头,他还是不赞同猴子的看法。

就在这个时候,老人从外面推门走了进来,手里端着一盘药饼。

如花正站在门口,赶紧让到一边,转过身来注视着他。

猴子看着桌子上的药饼,喉咙顿时一阵地发干。

“你们也饿了吧,吃点东西吧。”老伯招呼道。

“谢谢你了,老伯。”炮神慌忙致谢道。

猴子拿起了一个药饼,问老人道:“老伯,你这里就只有这个东西吗?”

炮神知道他又想干什么,赶紧抢着骂道:“死猴子,有得吃就不错了,你他娘的别挑三挑四的。”

“诶。。。。。。小伙子,你可别小看了这个东西,吃了它对身体是有好处的。”老伯笑着说道。

“有什么好处?”猴子不解地问道。

“你知道它是什么做的吗?”老伯问道。

“什么?”猴子摇摇头说道。

“是草药做的吧。”吴羽突然说道。

“没错,这是纯中药制成,有益身心健康的。”老人点了点头笑道。

虽说有利于身心,猴子还是觉得不习惯,只是轻轻地咬了一小口,又扔到了桌子上。

老伯走到了床边,看了一眼刀疤的脸色,又打开胸口的药泥。

只见药泥一片乌黑,五个指洞的外围却已经变得发紫,看来这草药还真的可以吊出毒血。

“老伯,想不到你调制的草药果然有奇效,真是太谢谢你了。”炮神感激地说道。

“先不着急地谢我,其实之前我也不知道到底行不行,现在有了效果,那就好了。再说了,往后他能不能痊愈,我也不敢向你保证。”老伯谦虚地说道。

“老伯,你太客气了,你一定行的。”炮神信心满满地说道。

“这尸毒的毒性太强了,我看得马上给他换药才行。”老伯说道。

“那老伯,打铁趁热,你就再多弄点来吧。”猴子迫不及待的催促道。

这时,老人看起来有些愣神,好像真的有难处。

“老伯,草药没有了吗?”吴羽不由得问道。

“有倒是有,只不过。。。。。。”老伯支支吾吾地说道。

“只不过什么?”炮神急问道。

“只不过,要等等,我还得去采一些来。”老伯无奈地说道。

“要不然。。。。。。我们跟你去吧。”猴子提议道。

别人不知道,还以为猴子多有爱心,其实他的心里面自有打算。

既然这种草药有如此神奇的功效,自己大可以浑水摸鱼,多采一点备着,以防日后再遭不测。

“不用了,这种事情我自己去就行了。”老伯摆摆手说道。

猴子还想试着说服老伯,吴羽抬手止住了他。

只见老伯迟疑了一小下,匆匆忙忙地又出门了。

“这小老头真小气,不过是采药嘛,帮下有什么不可以的?”猴子不满地说道。

“你自己才小气了,你没看到这药有多珍贵,能够随便让人采摘的吗?还有,你是不是又想做些偷鸡摸狗的勾当了?”施施突然说道。

猴子不由得脸上一红,强词夺理道:“他。。。。。。他这里到处都是草药,也不差那么一点。”

“你以为这种药说种就种啊?如果真如你所说的那样,到处都是话,他也不会犹犹豫豫的了,说不定就是量少了,人家不舍得拿出来。”炮神猜测道。

“你说我们要是偷偷地跟着他,挖一点藏着备用,好不好啊?”

猴子有时真是让人想不通,都到这个节骨眼了他竟然还有脸说出那样的话来。

“你他娘的脑子真是坏了怎么的?我看你就是吃着碗里看着锅里的。你没看到那个老伯正在不惜一切地救刀哥吗?你居然会在这个时候惦记着人家的宝贝,我真怀疑,你到底是人,还他娘的真是猴子?”炮神怒不可遏地骂道。

猴子脸色顿时涨得通红,却仍然不服气地嘟嚷道:“我。。。。。。我这不也是为大家着想嘛。”

“我看你是自己怕死吧?!”

炮神再也忍不住了,大声吼道,嘴巴都快贴到猴子的鼻尖上了。

猴子瑟瑟缩缩地蜷着身子,小媳妇似地望着炮神。

“好了,炮神,别理他了,小心吵醒了刀疤。”

施施止住了炮神,又狠狠地瞪了一眼猴子。

吴羽看着猴子,也是摇了摇头,走到了桌子边,拿起一个药饼吃了起来。

其他人也不去理猴子,跟着吴羽用起餐来。

猴子委屈地眨着眼睛,感觉自己已经众叛亲离了。

如花站在门口,看着猴子不知所措的样子,不禁暗自发笑。

众人很快地就食完了药饼,虽然不好吃,却也能填饱肚子。

再过许久,又见老伯慌张地进来了。

只见他仍然全身是土,怀里鼓鼓地装满了草药。

“老伯你这是。。。。。。”吴羽忍不住问道。

老伯看了下自己,笑道:“药长在土里嘛,没什么。”

吴羽见他似乎有意隐瞒什么,也不好追问。

老伯照样将药嚼碎,然后放到石臼里去鼓捣。

吴羽见他很辛苦的样子,说道:“老伯,我帮你吧。”

老伯抬头瞧了他一眼,思量了一下,说道:“好吧。”

吴羽拿起石槌用力地捣了一下。

“小心点,不要过于用力,小心把碎石带下去了。”老伯嘱咐道。

吴羽不由得放轻了手势,用心地捣碎草药。

老伯这才满意地点了下头。

不一会儿,草药就弄好了。

老伯仔细地捡出里面的小碎石,再次加入了山乌捣烂了,然后分开处理。

“好了,让他喝了,把这个给他换上。”老伯把草药交给吴羽,吩咐道。

猴子接过药碗,递到刀疤的嘴边,把药灌了下去。

刀疤只是轻轻的咳了两声,并没有醒来。

炮神重新换上了药,刀疤也没有像之前一样叫得那么凄惨。

“这草药确实挺灵的,看来刀哥不会有事了。”猴子欣喜地说道。

“老伯,他的毒什么时候可以完全清除?”吴羽问道。

“差不多还要换上四五次药吧。”老伯估计道。

“那真是太辛苦老伯了,不但要浪费你的药材,还要你来来回回地去采药。”吴羽过意不去地说道。

“没什么,不辛苦。。。。。。不辛苦。”老伯有些发愣地回道。

众人与老伯千恩万谢了一阵子,目送他走出了屋子。

又过了一段时间,众人惊奇地发现,刀疤的脸上已经微微泛红,原来发紫地嘴唇逐渐地变淡。

“行了,刀疤总算缓过来了,真是老天有眼。”猴子激动地叫道。

“这也是他吉人天相,如果没有碰到这个老伯,恐怕真的要与我们分道扬骠了。”炮神红着眼圈说道。

“我们真得好好的谢谢他。”猴子感动地说道。

吴羽走到了窗子边上,抬头看着外面。

他的思绪有些混乱,难道真是自己看走眼了?或许从中又隐藏着一个大阴谋?

吴羽不由得又看了看床上的刀疤,顿时心里一阵烦躁,于是打开了竹门,走了出去。

刚走不远,就见老伯正在一团火堆旁边坐着。

吴羽走了过去,轻声叫道:“老伯!”

老伯回过身来,回道:“是你啊,你的朋友怎么样了?”

“他已经好多了,我真不知道怎么感谢你。”吴羽谢道。

“没事就好,你也不用再说那些客气话了,来,坐下吧。”

老伯说着,指着旁边的一张竹椅示意他就座。

屋子里的人为了不打扰刀疤,也陆续退了出来。

众人见两人在火堆旁聊天,也都围了上来。

老伯依旧客气地请他们坐下。

猴子不由得瞧了瞧两人身下的坐椅,再看了看旁边的条椅,心中又开始犯起嘀咕来了:这是请人就座,还是叫人骑马啊?怎么坐得下呢?

原来那条椅做得很是简单,只是一根竹子加了两条交叉的竹腿,就像一个独木桥似的。

看着大家已经坐下,猴子只好也把屁股挨了上去,顿时觉得很是不舒服,又站了起来。

“老伯,这里是什么地方?”吴羽问道。

“这是六水。”老伯说道。

猴子老毛病又犯了,一听地名又开始怼起嘴来。

“这里根本就见不着水,还六水了。”

猴子小声地嘟嚷完,却不敢回头看施施一眼。

“老伯,我看这里的住户并不太多,你是寨主吗?”吴羽问道。

“我不是寨主,我只是个药师而已。”老伯摇了摇头说道。

吴羽看着老伯的眼睛,心中又开始怀疑了起来。

“药师?你是医生啊?”猴子问道。

“我不是医生,我只是个采制草药的,不会看病。”老伯应道。

“那你怎么懂得救人?”猴子不解地问道。

“对于救人而言,我那也只是略懂皮毛。怎么说我整天都在跟草药打交道,对它的功效还是很熟悉的。这次能治好你朋友的病,那也是瞎猫碰上了死老鼠而已。”老伯谦虚地说道。

“我明白了,这个道理就跟‘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走路’一样,是吧?”猴子又不经大脑地说道。

“你的比喻很是恰当,没错。”老伯哈哈地大笑了起来。

“死猴子,又乱说话,小心嘴里长毒疮。”施施不禁骂道。

猴子不知道自己又哪里犯了错,心中不悦地低下了头。

“没事,没事,这小伙子太可爱了。”老伯依旧面带微笑地说道。

“那寨子里的的人平常都在山上吗?”吴羽问道。

“是的,寨子里的族人不是太多,又有那么一大片的药田要照顾,也只能经常上山照料了。”老伯说道。

“我看这片田地也不小,忙得过来吗?”吴羽问道。

他的话音刚落,大家的心不由得又提了起来,他们终于又想起以前所经历过的危险来了。

“哦,忙得过来。药材与其他的庄稼不同,这药种种下去之后,它们就会自己生长,再加上这里风调雨顺的,根本不大需要有人照顾。而且草药并不是天天都可以采摘的,只有到成熟到一定的程度才能达到药效。”老伯讲道。

吴羽听了,似乎有些了解,偶然间却又注意到他话里的几个字眼,心里不禁又增加了一丝的疑惑。

“我的朋友看起来好多了,为什么还没醒过来?”吴羽继续问道。

“他中的毒太深了,一时毒性攻心,没那么快会醒的。我想只要再用一剂药引,他就可以睁眼了,你们放心吧。”老伯安慰道。

吴羽感激地点了点头。

众人聊了一会儿,就要和老伯道别回去。

“等一下,我有东西给你们,你跟我来。”老伯招呼吴羽,说道。

两人进了屋子,不一会又出来了。

只见吴羽的手上抱着一堆衣服,竟然与他们身上穿的服装基本相似。

施施和苏婷不禁喜出望外。

“老伯,你怎么会有这种衣服?”施施欣喜地问道。

“这是以前的过路人留下来的,可能是临走的时候忘带了,我也就收拾着放在了一起,我想你们应该是用得着的。”老伯解释道。

大伙不禁互相瞧了瞧,但见每个人的身上都是破破烂烂的,有的人几乎是衣不避体,就像是一群叫花子。

“太好了。”

几个人再次感谢老伯的慷慨捐赠,高兴高兴地拿着衣服回去更换了起来。

竹屋内刀疤仍然没有清醒,不过呼吸已经顺畅了许多。

众人换了衣裳,又变得神采奕奕、精神涣发。

再看吴羽,只见他仍然坐在椅子上想着事情。

“羽哥,你是不是还在担心刀哥?”炮神问道。

“哦,不是,我只是在想刚才老伯说过的话?”吴羽说道。

“有什么问题吗?”猴子问道。

“他刚才说这里风调雨顺的,你们有没有发觉,自从我们来到这个地方,除了天色比较怪之外,好像根本没见过风和雨。”吴羽奇怪道。

“对啊,好像确实没见过。”猴子又愰然大悟地说道。

“也许这里天气好,我们还没碰到而已。”炮神猜测道

“不对,你们难道不觉得这里连一点风也没有吗?”吴羽说道。

“也许这里的山比较高,风被山给遮住了?”猴子说道。

“你们见过不透风的高山吗?按理说,除了海边,山里的风是最大的,怎么会一点风也没有?”吴羽疑惑地说道。

“那这又是为什么?”施施问道。

吴羽仍然想不明白,说道:“我也不知道,还有,我总觉得这里的气候总是一如既往,好像气温也不会变,让人感觉很是舒适。”

所有人这时也才有所发觉,确实像吴羽说的那样。

一群人又开始绞尽脑汁瞎猜着,顿时一个头比两个大了起来。

就在这时,老人又端着药饼进来了。

“我再去采一次药,你的朋友应该就会醒了。”老伯说道。

“老伯,我看你每次采药都挺辛苦的,要不,我们还是陪你去吧,做个帮手也好。”吴羽突然说道。

“不用了,我自己去就行了,你们还是留下来照顾你们的朋友吧。”

老伯说着,也不等他们回话,自顾出门去了。

炮神有些不明白,为什么吴羽会突然提出这个要求,又见他面带愁容,似乎很是忧心忡忡。

炮神走到猴子身边,悄悄地拉了一下他的衣襟,先行走了出去。

猴子会意地跟着出了屋子。

“炮神,干什么?”猴子不解地问道。

“猴子,我们偷偷地跟他去采药。”炮神指着前面不远处的老伯说道。

“什么意思?你玩我了?上次被你骂得不够惨啊?我才不上你的当了。”

猴子说着,就要转身回屋。

“等等,猴子。”炮神拉住他说道,“上次也是我一时冲动,才会大声了点,其实你想得也没错,如果能找些草药防身,对我们以后也是有利无痹的。”

“那你他娘的还像教训儿子一样对我大呼小叫的?难道我是你们的出气筒吗?什么时候想骂就骂两下,高兴的时候再扔个枣给我,你当我是真猴子啊?”猴子不悦地怼道。

“好了,算我错了不成,快点,那老伯就要走了,我们再不赶上,恐怕追丢了。”

炮神不由分说,拉着猴子就跟了上去。

两人蹑手蹑脚地随着老伯来到一片树林中,只见树林里同样到处是草药。

跟着跟着,老伯突然往一棵大树后面一拐,不见了。

猴子和炮神赶紧快步上前一看,哪有老伯的踪影?

二人不由得四处张望了起来,突然发现身后有一个人,立即吓了一大跳。

等他们走近了一看,才知道原来是老伯。

“我不是叫你们不要跟来吗?”老伯喝斥道。

“我们。。。。。。我们真是想帮忙。”猴子赶紧说道。

“不用了。这个药田是我们寨子的秘密基地,外人是不可以知道的。你们要是再跟来,那你朋友的病我就不管了。”老伯威胁道。

两人这才信誓旦旦,恢溜溜地跑了回来。

“你们两个去哪呢?”施施问道。

“没什么,我们本来想偷偷地跟老伯去采药,做个帮手。”炮神说道。

“那怎么这么快就回来呢?老伯呢?”施施又问道。

“我们在半道上被发现了,他根本就不让我们去,说那是他们的秘密基地。”炮神解释道。

施施听了,也就不再追问了。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吴羽顿时觉得这个老伯一定还隐藏着什么秘密。

老伯看着两人离开,方才转身往山上而去。

只见他来到了半山腰,在一片灌木丛中停了下来,然后四处张望了一下,拨开丛林,露出了一个圆形的洞穴。

老伯弯着腰钻了进去,不一会儿又从另一边的洞口钻了出来。

老伯直起了腰,抬头往远处看去,就见眼前一座高山矗立,悬崖边上长满了树腾,山崖的左侧,一条小路蜿蜒直达山顶。

老伯并没有走向山路,而是攀着滕条爬了上去。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谁也不会相信,一个年近古稀的老人竟然能有如此矫健的身手。

来到了崖上,只见漫山遍到处都是奇异的药材,其中就有神仙草。

老伯趴低了身子,睁大了眼睛扫视了一下四周,发现没人后,方才往前冲去,躲进了药丛中,摘起了草药。

过了一会儿,老伯见草药已然凑齐,赶紧回身下山。

就在他抓住滕条往下还没爬多远的时候,只见两名戴面具的护卫朝他赶了过来,只手抓滕,追了下来。

老伯吓得赶紧加快速度往下移去,一不小心,抓住滕条的双手滑动了一下,身子立即往外翻去,幸好脚上被树滕勾住,才没摔下悬崖。

老伯心慌地重新扯住滕条,三步并两步地往下溜去。

眼见护卫就要追上,老伯也顾不了许多,放开双手跳下了悬崖,转身就要逃去,却不想掉进了一个深坑里。

两名护卫跟着跳了下来,就要上前逮住老伯。

突然,从旁边走过来一个年轻的女子,伸手挡住了他们。

老伯以为这次死定了,可是等了良久,并不见有任何的动静。

老伯艰难地爬出土坑,方才发现护卫已经不见了,赶紧跑回了洞口,迅速离开。

众人正在照顾着刀疤,忽然见老人推门而入,样子十分狼狈,而且身上脸上都有伤痕,不禁感到奇怪。

老人依旧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捣起药来。

吴羽也不询问,照样帮忙。

屋子内顿时没有了言语声,只有“窦窦”的槌击声。

刀疤静静地吃了药,敷好了伤口,安祥地睡着了。

吴羽看着老人一瘸一拐地走出门去,心里的疑惑逐渐地加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