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夜幕中的葬礼

  • 万世殷商
  • 吴之羲
  • 7257字
  • 2018-10-24 16:07:19

孙济诚恳地追着猴子不停地讨好,猴子不厌其烦地叫道:“行了,他娘的,真是烦死人了,猴哥就猴哥吧,记住,以后一定要听我的话,再没大没小的,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好咧,谢谢猴哥。。。。。。。谢谢猴哥。”孙济感激涕零地笑道。

炮神不由得取笑道:“猴子,这下又收了个猴子猴孙了,我看以后你也就真成美猴王了,你的花果山就要猴子成群了。”

“去你的,谁说我收留他了,这不是眼下没有办法,暂时让他跟着嘛。”猴子说道。

“不是,猴哥,你不是答应了吗?”孙济一听,又着急了起来。

“他娘的,你能不能稍停一会儿,让我静一静。”猴子生气地说道。

孙济见猴子不高兴了,也不敢再纠缠。

“真是烦死了。”

猴子自言自语的嘟嚷着,刚要走到树边坐下,突然发现不远处飘来一片白色的东西,毛孔禁不住一根根地立了起来。

“你们看。。。。。。那。。。。。。是什么?”

猴子顿时吓得舌头打结,说话都不利索。

其他人这时方才发现了异样。

“那是什么?我们是不是碰上脏东西了?”施施慌张地问道。

“好像是人?”炮神说道。

“人?怎么一片白茫茫的?”猴子问道。

“好像是一支出殡的队伍。”刀疤说道。

“出殡?这大晚上的出什么殡?”苏婷紧张地说道。

“这根本不可能,我看,我们真的碰上脏东西了,这分明是阴间的小鬼借道过路。”猴子吃惊地说道。

苏婷和施施的想法和猴子是一样的,两人瑟瑟缩缩地拥在了一起。

“叫你们不要去招惹那些死尸,你们偏不信,这不,霉运真的来了吧?”猴子责怪地说道。

“是我们去招惹他们的吗?再说了,那些死尸不是假的吗?哪来的霉运?”炮神不满地回道。

“死尸?对了,孙济,你不是个道士吗?你一定懂得如何驱鬼避邪了,你快点做法,把他们赶走了。”猴子拉着孙济说道。

这也是猴子一时慌乱,病急乱投医,他自己倒忘了孙济那些所谓的法术根本就是假的,是村长大叔哄他开心,胡乱教给他的。

再看孙济,虽说自己从小在道观长大,丧葬法事自然也见过不少,在虎门村受骗驱赶死尸的时候也是在大白天,可他哪里见过晚上出殡这种诡异的事情?

这会儿,孙济自己已经吓得脸色发白,嘴角发干,哪还记得什么法术?

只见他哆哆嗦嗦地躲到了猴子的后面,使劲地拽住猴子的衣襟。

猴子的衣服顿时被拉得笔直,勒得自己的脖子有些透不过去来,于是转过身去,一把将他推开。

“他娘的,你还是个道士了?怎么见了小鬼比我还害怕。”猴子不禁骂道。

孙济毕竟年纪小,见识太少,会害怕也是人之常情。

远看着那群人越来越近,奇怪是是众人根本听不到一丝的脚步声,也没有任何的响动声。

“我看这一定是阴魂借道没错,大家快点闭上眼睛,不要观看,小心被鬼勾走了魂魄。”

猴子说着,紧紧地闭上了眼睛。

施施和苏婷心里一慌张,赶紧也跟着合上了双眼。

“你们不要紧张,这些不是鬼。”吴羽镇定地说道。

“难道是我们的幻觉?”炮神不安地问道。

“也不是幻觉,他们根本就是人。”吴羽说道。

“人?”猴子吃惊地睁开眼,说道。

“人走路为什么没有声音?”苏婷问道。

“因为他们的脚上全都穿着草鞋了。”吴羽解释道。

殡葬队伍离众人越来越近,在场的人总算看了个清楚。

这支队伍大概有十几个人,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个年轻的女子,年纪大约二十五六。

只见她身穿麻衣孝服,头戴麻巾,腰间緾着一条麻绳,脚上穿着一双编织的厚草鞋,肩上扛着一支招魂幡,苦丧着脸。

再看他的后头,跟着十几个人,有男有女,同样穿着丧服,套着麻巾,每个人的手里也都高高地举着招魂幡,脚上穿着厚草靯,两眼无神地望着前方。

走在最后面的是四个大汉,他们的肩上扛着一副漆黑的大棺材,步履轻巧,看起来很是轻松。

眼见殡葬队缓缓地来到自己的跟前,猴子的心跳逐渐地加快,却也看了个明白。

“原来真是人,他娘的,差点把老子吓死了。这又是什么怪风俗,大晚上的出殡?”猴子不由得松了口气,说道。

领头的女子似乎听到了他的说话声,转过头来瞪了他一眼。

猴子立时与她四目相对,只见女子长着一张瓜子脸,柳叶眉,一双狐媚的小眼晴,小嘴唇,看起来挺漂亮的,就是脸色有些发白,眼神犀利,让人瞧着有些害怕。

猴子被看得心里发慌,赶紧转过头去,避开了她的双眼。

挡在路中间的人赶紧让得远远的,殡葬队鱼贯地从众人的中间穿过。

目送着殡葬队越走越远,众人不由得将心中的石头放了下来。

“羽哥,这又是什么情况?”刀疤问道。

“我看这个小王国还挺有意思的,什么奇异的民风习俗都有。我们也是很幸运,竟然全都能遇上。”吴羽风趣地说道。

“管他什么奇风怪俗的,我看我们还是赶快离开吧,真他娘的吓死人不偿命。”猴子说道。

苏婷和施施相继地点了点头,赞同猴子的提议。

就在大家正要离开时,突然从远处的殡葬人群中发出了一阵诡异的叫声,那声音像是在哭丧,又像是在鬼叫,时而高亢,时而低沉,令人顿觉毛骨悚然。

猴子抱紧了双臂,心脏都快跳出来了,禁不住叫道:“我靠,这声音真他娘的要人命啊。刚才不哭,这会儿怎么突然又冒出来了,这是要吓死人啊?”

一行人战战兢兢,匆匆忙忙地收拾了一下行装,赶紧离开原地。

再看远处那支殡葬的队伍,突然停了下来,似乎知道众人已经离去。

只见那个穿着麻衣孝服的女子走出了人群,眺望着远去的众人,嘴里又发出了一阵令人胆寒的笑声。

一行人紧赶慢赶,在暮色中不停地穿行,直到快要走不动了,方才又停了下来。

猴子一下子拧开了水壶,狠狠地灌了一口,骂道:“他娘的,真是喝水都会塞牙缝,怎么什么不吉利的事情都会让我们碰上?”

小道士紧紧地盯着猴子的水壶,忍不住咽了一下口水。

猴子一见,大方地将水壶递给了他。

小道士赶紧接了过来,昂起头,“咕咚咕咚”尽情地饮用了起来。

猴子见了,心中不悦,一把抢了过来,叫道:“臭小子,你不知道这水很珍贵的吗?你这么个喝法,很快就会没了,我们以后喝什么?”

小道士刚刚才喝上瘾,见水壶被夺了回去,一脸不满地回道:“你刚才不也是这样喝的吗?”

“我是我,你是你,一样吗?”猴子大声叫道。

“有什么不一样的?你是人,我不也是人吗?”小道士辩解道。

“你。。。。。。当然不一样了,我。。。。。。这是我的水壶,明白吗?”猴子强词夺理地嚷道。

小道士不高兴地走开了,喃喃地说道:“见过小气的,没见过这么小气的。不过是一壶水嘛,有什么了不起的?”

小道士正在独自发着牢骚,却见旁边递过来了一个水壶。

小道士抬头一看,吴羽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他的身边。

小道士立即感激地接了过来,喝了几口,又还给了他。

“我说,孙子,你不是道士吗?对于法事应该很熟悉吧?你们的典谱里有没有大晚上出殡的?”猴子问道。

“我不是孙子,我叫孙济。”孙济气急败坏地嚷道。

嚷过之后,孙济才不情愿地说道:“一般来讲,家属对丧仪式都会很重视,毕竟死者为大。让死人入土,都会选在白天,因为这样子做,一来路好走,二来也吉利。晚上出殡的话,恐怕会有不测,比如说恶鬼拘魂、魑魅夺尸等等变故。”

“那刚才那些人又是怎么回事?难道他们不怕会生变故吗?”猴子问道。

“这我哪知道?也许这里的风俗与其他地方不同,或许他们认为这样做,更容易让死者迈进鬼门关也说不定。”孙济说道。

“你他娘的之前还自称什么精通道术的法师,这么简单的事情都搞不清楚,还或许,说不定?什么都要用猜的,问你干什么?”猴子生气的怼道。

“我。。。。。。我确实不知道嘛,难道道士就一定要都清楚各地的民风民俗吗?”孙济不高兴地嚷道。

“难道不是吗?”猴子疑惑地问道。

“那。。。。。。那你们这些盗墓的不是应该什么都知道吗?又怎么会来问我?”孙济有些急了,大声嚷嚷道。

“哦?你怎么就能确定,我们是盗墓的?”炮神感兴趣地问道。

“嘿。。。。。。你们瞒得了别人,可瞒不了我。我看你们的一身行头,还有办事的手段,早就猜到了。”孙济得意地说道。

“这样说来,你以前经常见到土夫子了?”炮神问道。

“这倒不假,我以前在青城山上,周围就有很多古墓,经常有盗墓贼来借宿。”孙济说道。

“盗墓贼?”

猴子不由得瞪大了眼睛看着他。

“呃,不是。。。。。。我说的是盗墓的英雄豪杰。”孙济赶紧解释道。

猴子十分满意地点了点头。

刀疤和炮神相互地对视了一眼,会心地笑了。

就在大家说话期间,只听苏婷支支吾吾地大叫道:“你们。。。。。。你们看那边?”

众人顺着他的手指一看,原来在离大家不远处的地方,一片白色的幕帐正在缓缓地移动着,好像又是一支殡葬队。

“这是什么情况?难道这里的人都是扎推死的吗?全都在同一晚上出殡?”猴子吃惊地说道。

就在众人以为那一行人会朝着自己走来,没曾想到,他们却突然往另一条道上拐了过去。

猴子不禁松了口气,说道:“大吉大利,还好没往这边来,看来我们也不至于那么倒霉。”

刀疤向前走了几步,两眼冷冰冰地望着远去的殡葬队。

忽然,一阵凄凉的哀嚎声又从那群人当中远远地传来,听起来令人感到十分的恐怖。

“真他娘的,在这荒郊野外如此的鬼哭狼嚎,他们不怕引来恶鬼吗?”猴子不禁大叫道。

吴羽见到苏婷和施施两人的样子很是害怕,赶紧催促大家离开树林。

赶了许久的路,一行人终于走出了树林,来到了一条小河边。

小河的对面是个山坡,周围的环境仍然依稀可见,看来天色还是没有完全暗黑下来。

猴子快步走到到河岸边,弯下腰捧起河水不停地往脸上泼,似乎想要尽快赶走心里的恐惧感。

“羽哥,你对刚才发生的一切有什么看法?”刀疤问道。

吴羽看着刀疤,缓缓地说道:“看来这里会越来越热闹,我们这一路上肯定不会太安宁了。”

刀疤赞同地点了点头,两人的想法不谋而合。

孙济来到了猴子的边上,坐在一块石头上面,脱下了鞋袜,将脚放进了河水中洗了起来。

猴子顿时闻到了一阵脚臭味,忍不住吐掉了嘴里的涑口水,转头一看,发现孙济正在自己的边上踢着水。

猴子看了一眼身下的的水流,不由得大发雷霆。

原来孙济正坐在河水的上流,自己刚好处在他的下流。

想到刚才自己饮了几口河水涑口,不由得一阵恶心,差点没把胃里的东西给吐了出来。

“你个孙子,你他娘的在干什么了?”猴子大怒道。

孙济一脸茫然地看着猴子,不知道又怎么得罪他了,只好说道:“没干什么啊?我正在洗脚了。”

“你他娘的在那里洗脚,你没长眼睛吗?脏水都流到我这里了,

你是想让我喝你的洗脚水啊?”

猴子大叫着,朝孙济扑了过去。

孙济这才意思到事情坏了,慌张得连鞋袜也顾不得穿,提着就往旁边跑去。

众人看着正在互相追逐的两个人,不禁哈哈大笑了起来,似乎已经把刚才的害怕全忘了。

孙济怎么说也只是个初出茅庐的熊孩子,哪能逃得过猴子的手掌心。

只见猴子将孙济压到了自己的身下,骂道:“我说孙子,我他娘的怎么会让你跟着我们呢?你个小王八蛋,好像是有意跟我过不去是吗?我看你也别跟着我们了,赶紧给我滚蛋,有多远走多远。”

“我。。。。。。不是孙子,我叫孙济。刚才我只是没有注意到,并非有意的。我。。。。。。知道错了,我保证不会再有下次了。”孙济连忙求饶道。

“还有下次?没有下次了,回到你那臭师父的身边去吧。”猴子生气地说道。

“我。。。。。。我不回去,打死我也不回去。”

孙济一想到自己的师父是个多么可怕的人,顿时吓坏了。

这要是回去了,岂不是又落入了魔掌之中?

“不走不行,要不回你的青城山去。”猴子叫道。

“我。。。。。。我哪知道怎么回去啊?要不你们送我回去,我就不再跟着你们了。”孙济说道。

“送你回去?我他娘的要是知道怎么送你回去,还会在这里瞎转悠吗?”猴子怒道。

猴子将孙济死死地压在身下,弄得孙济满脸通红,感觉有些喘不过气来。

吴羽见状,赶紧走了过去,说道:“好了,你们别再闹了,我们赶紧离开这里。”

猴子这才不大情愿地站起身来,又在孙济的屁股上踢了一脚,说道:“以往做事小心一点,别再惹我不高兴,否则有你好看。”

孙济不悦地从地爬了起来,又在他的身后做了一个鬼脸。

“你们看那边。。。。。。”

就在这时,只听刀疤冷冷地提醒道。

猴子抬头往前看去,并没有看到任何的异样,不知道刀疤说的到底是哪一边,于是扭动着脖子四处搜索着。

等他把目光投向了不远处的山坡上时,不禁又紧张了起来。

只见山坡的小道上,又走来了一支殡葬队。

“他娘的,这又是哪家子死人了?这里的人都是相约一起去死的吗?真他娘的晦气。呸!”

猴子骂完,又往地上吐了一口口水。

吴羽目不转睛地望着那群人,良久才说道:“这根本就不是又死了人,而是我们最先看到的那一支殡葬队。”

其他人有些不大相信,全都吃惊地看着吴羽。

猴子使劲地揉了揉眼睛,想要瞧得更清楚一些。

只是这夜色如此的模糊,根本就辨不清到底是真是假。

“不会吧?那他们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猴子不解地说道。

“是啊,刚才他们不是往另一边去了吗?难道这个时候还没有入土?再说,他们没事跑到这里来干嘛?”炮神疑惑地说道。

“他们不会只是为了让死人开心,满大山的瞎逛吧?”孙济突然插嘴说道。

猴子白了他一眼,要知道,在其他人的眼里,自己已经是没脑子了,没想到这个孙子比自己还没脑子。

“依我看,他们是有意跟着我们的。”刀疤说道。

“跟着我们?为什么要跟着我们?这不大可能吧?我们都走了

这么远的路程了,而且方向也是相反的,一路上也没发现他们跟着我们过来啊?”猴子又是吃惊地说道。

“那他们又怎么会在这里出现?难道又是奇门遁甲吗?”

炮神大惑不解地看着吴羽。

“我看一定是。想当初,三国时期的诸葛亮六出祈山攻打魏国的时候,经常用的就是这种奇门异术。

当时,诸葛亮为了割陇西的麦子,用计将司马懿骗入了灌木林里。司马懿领着追兵去赶诸葛亮的四轮车,无论怎么追都赶不上。而诸葛却时不时地出现在自己的眼前。直到诸葛亮割完了麦子,司马懿才发现已经中了调虎离山之计。

据说那个时候,他用的就是奇门遁甲中的土遁术。”施施说道。

为什么施施会相信世上真有这种奇术的存在?就是因为之前自己曾经在曹操的疑冢中,亲眼见识了七星两仪阵和木偶兵的厉害。

“其实,诸葛军师当时并没有使用土遁术,这只不过是个障眼法。

那片灌木林里地形奇特,道路相通,而且气候异常,司马懿只是不熟悉情况,才会上了诸葛军师的当而已。”吴羽解释道。

猴子听完吴羽的话,心里有些不明白,为什么每当提到三国时期的人物时,他都好像是毕恭毕敬的,全都使用尊称。就像当年在洛阳疑冢里,他也是一味地称呼曹操为魏王。换作是自己,一般都会直呼其名。

他哪里知道,吴羽乃是曹操手下的一名摸金校尉,虽然被甬葬了,心里还是一样的敬重曹操。而当年曹操又屡败于诸葛亮的手里,所以吴羽对诸葛亮同样是十分的敬佩,因此才会尊称诸葛亮为军师。

“我想,前面的人一定对这里的地形地貌很是熟悉。他们正是利用了这一点,赶抄近路,才会不断地在我们的面前出现。”吴羽接着说道。

几个人若有所悟地点了点头。

“那他们跟着我们要干什么?难道只是为了好玩吗?还是想跟我们捉迷藏?”

猴子又不经大脑地开起了玩笑。

“依我看,他们只不过是想让我们知道他们的存在而已。”刀疤说道。

“什么意思?”猴子不解地问道。

“没什么意思,我们不用理他们就是了,我们走。”刀疤说道。

一行人带着充满了内心的疑虑,赶紧起程。

走了没多久,众人果然又遇上了那群人。

“他娘的,这些人有毛病啊?真是阴魂不散,我倒要瞧瞧他们要干什么?”

猴子说着,就要迎上前去。

刀疤一把拉住了他,说道:“猴子,别乱来,我们走我们的,看看他们到底能跟到什么时候。”

猴子不禁大怒地喊道:“你们他娘的有种就跟过来,老子等着你们。”

也许是猴子的叫喊声起了作用,一路上竟然再也没有碰见他们。

这见着了不想见,没见着反而心里不安宁了。

“他娘的,怎么这么久没看见他们了?躲哪里去了?不会是跑了吧?”猴子缀缀不安地说道。

“难道你还真想他们跟来啊?”炮神不禁笑着说道。

几个人提心吊胆地来到了一个山坡之上。

“等等。”

吴羽突然叫道,并示意大家蹲下身子,然后往山坡的下面望去。

众人放眼一瞧,原来在山坡下有一群人。

只见他们全都双膝跪倒,围在一个墓穴边上,正是那支殡葬队。

再看旁边,亮着一堆篝火,漆黑的棺材盖已经打开了,一条白布严严实实地铺在了死者的身上,根本看不见死的是什么人。

棺材边上有一个和尚正在敲着木鱼,嘴里念着经,像是在为死人超度。

“怎么啦,这就不跟了吗?那么快要就入土了?”炮神讥讽地说道。

“会不会是我们多疑了,他们很可能只是在巡山,并不是跟着我们。”猴子说道。

中国地大物博,各个地方的风俗都不尽相同。在某些地方,死者出殡的过程中,一则不准原路还回,二则为了显示家属对死人的敬重、孝顺,这送葬的路走得越远越好。

就如在一个村子里,要挑尽可能长的那一条路,回来的时候,随便走一条不同的路即可。

有些山里的人家,为了多走一些路,也会在山里不停地绕圈,经过一段长时间后,才会入土。

“但愿吧,我们可真经不起再次折腾了,我看这也没什么好瞧的了,我们还是走吧。”炮神提议道。

“别急着走,看看再说。”刀疤阻止道。

猴子心里极不情愿,自个嘟嚷道:“死人入土有什么好看的?”

再看山坡下,只见那个和尚哼哼呵呵地念了一会儿经,然后站了起来,又走到棺材边敲了一会儿木鱼,最后示意家属可以入土了。

所有的人都站了起来,众人群里走出了四名男子,将棺材盖盖上了,然后扯着棺材旁边的绳索,将棺材慢慢地放到了墓穴里面。

放好了棺材以后,四个人各执一块木板,将周围的泥土扫到了棺材盖上面,棺材渐渐地被泥土掩盖了起来。

猴子觉得很是无聊,不由得打了一个哈欠。

突然,一阵哀嚎声又从山坡底下传了上来。

猴子一下子被震住了,瞬间合上了张大的嘴巴。

哭声是由那个女子的口中发出来的,听起来十分的悲伤,又时而的凄厉,时而又像是在吟笑,不由得令山坡上的众人再次觉得毛骨悚然。

猴子感觉自己的毛孔全都竖了起来,禁不住叫道:“我他娘的,这是什么叫声?这是在哭丧还是在鬼叫啊?”

正在嚎哭的女子似乎又听到了猴子的叫声,不知不觉地转过脸来,抬眼往他这边瞧了过来。

猴子只觉得女子脸色苍白,眼神十分地邪恶,情不自禁地打了个激零,吓得他赶紧低下了头。

女子又哭了一会儿,墓穴已经被完全封住了。

四个男子这时才停下了手,站到了一边。

和尚又念了一会儿经,然后就走开了。

女子看起来似乎十分地伤心,想要扑到墓穴上去。

身边的女伴赶紧上前,拉住了她,掺扶着走到旁边去。

看来入土仪式已经完成,眼看着山下的人就要回去了。

猴子仍然心惊肉跳,禁不住又往山坡下看了一眼。

就在此时,那女子刚好转过头来,朝他诡异地笑了一下。

猴子顿时吓得灵魂差点出了窍,一屁股摔到了地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