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尸奴

  • 万世殷商
  • 吴之羲
  • 10707字
  • 2018-10-22 16:41:26

来到棺材前面,吴羽不禁有些吃惊。

原来棺材盖好像被打开了似的,棺材钉已经向上突起。

吴羽显得有些紧张,缓缓地靠近棺木,将脸凑上前去,想试着透过缝隙观察一下里面的情形。

只是棺缝太小了,里面又是一片阴暗,根本看不清楚。

吴羽无奈,只得将手放到了棺材盖上面,然后小心翼翼地打开。

下面的人根本无法看清崖上的情形,只能从吴羽的身形感觉他似乎正在打开棺盖,不由得将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

就在打开棺材盖的那一刻,吴羽同时举高了手中的砍刀,以防里面的死尸会突然袭击自己。

出乎他的意料之外,棺材里依旧安静如初,死尸并没有活过来。

吴羽不由得“噓”了一口气,放下手中的砍刀,往棺材里看去。

只见死尸两眼紧闭,安祥地躺在里面,并无动静。

吴羽定了下神,正要伸手去探死尸的气息。

突然,只听到崖下面传来刀疤的叫喊声:“羽哥,情况怎么样了?”

声音在石窟中回荡着,吴羽不禁被吓了一跳,本能地缩回手来。

吴羽擦了擦头上的汗,往崖下看了一眼,并没有回答刀疤的问话,又重新伸出手,往尸身的脸上摸去。

当他的手指刚一碰到死尸的僵脸时,顿觉手上一阵的粗糙,奇怪的是并没有冰凉的感觉。

吴羽心中一抖,冷汗立刻冒了出来,当下又屏住呼吸,将手往上移去,发现鼻子内并没有气息。

吴羽有些大惑不解,手又往下移动,朝着那长着修长笔直指甲的枯手抓去。

就在他刚要碰到枯手的时候,突然觉得棺材内有双眼睛正在看着自己。

吴羽心中大吃一惊,赶紧将目光返回到尸身的脸上。

只见死尸的眼睛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睁开了,血红的眼球正在紧紧地盯着自己。

吴羽顿时面容失色,赶紧抽回手来,往后退去。

再看那具棺材,突然快速地往外移动,倾斜着卡在了通道上,然后又直立了起来,转过棺身将棺口对着吴羽。

崖上崖下虽然距离有点远,底下的人却也看得清清楚。

“他娘的,那些死尸真是活的,羽哥,小心一点,快点下来。”刀疤大惊失色地喊道。

施施已经吓得面如土色,不由得替吴羽担心了起来。

苏婷却是万分的激动,两眼直勾勾地望着立起的棺材。

猴子和炮神同样大为震惊,相互看了一眼,心想着要不要上去帮忙。

吴羽缓缓地往后退着,目不转惊地看着棺材里的死尸。

死尸并没有马上跟来,只是喘着粗气注视着他。

不一会儿,死尸似乎看出他要逃跑,方才从棺材里跳了出来,然后转身抓起了棺身,朝吴羽飞掷了过来。

吴羽早有准备,赶紧朝着旁边的一个洞穴里躲去。

只见棺材撞在了石壁上,又反弹了回来,往悬崖下面掉了下去。

棺材砸在了地上,发出了一声巨响,瞬间摔了个四分五裂,将整个石窟震得轰轰作响。

吴羽重新回到了通道上,见死尸的眼睛正在不断地充血,不由得慌张地往后急退。

死尸蹦蹦跳跳地跟了上来,很快就追上了他。

吴羽眼见十根锐利的指甲从后面袭来,赶紧再次向旁边的岩洞内一闪,躲开致命一击。

死尸并没有停下攻势,顺手朝他横甩了过来。

吴羽赶紧低下头来,往旁边撤去,出了岩洞。

死尸并不让他有丝毫的喘息机会,又朝他迅速地蹦了过来。

吴羽慌忙之中,见到旁边刚好有一具棺材,赶紧躲到了棺身的后面。

只见死尸一把抓住了棺材,猛然抽了出来,往悬崖外面扔了出去。

棺材同样摔得粉碎,里面的尸骨顿时酒了一地。

崖底下的人见到情况危急,全都替吴羽捏了一把汗。

“刀哥,我们要不要上去帮忙?”炮神急切地问道。

“不行,上面的通道这么窄,人多了根本就站不了,我们先别急,看看再说。”刀疤说道。

吴羽不停地边退,边找棺材躲避,死尸也毫不留情地将棺木往外扔去。

崖底下顿时棺木横飞,尸骨遍地。

小道士看着眼前的情形,也是惊心不已。

他甚至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自己并没有施法,那具死尸怎么会活了过来?

一时之间,小道士似乎已经失去了意识,只是呆呆地站在原地,望着悬崖上一人一尸地緾斗。

吴羽看看快到了一线天,趁着死尸抓起棺材板正要往外扔之际,赶紧冲到悬崖边上,将刀插在腰间,一个纵身跳了下去,然后迅速地在半空中将两脚两手同时分开,顶在左右两边的崖壁上,顺着墙面滑了下来。

死尸岂容吴羽逃走,立马赶了上来,同样撑住崖壁追了下来。

吴羽眼见死尸的滑动速度比自己还要快上许多,心中不禁大为吃惊。

死尸很快就到了他的头上,只见他空出了双手,朝吴羽抓了过来。

吴羽心里一慌,赶紧往前一跃,双手双脚再次同时撑住墙面,然后迅速地跳转身来。

在此之际,死尸已经停在他的身前,与他面对着面。

吴羽赶紧拔刀相向,一刀砍在了他的枯手上,顿时觉得他的手臂犹如烧火棍一般,既坚硬又结实。

死尸加快了进攻的节奏,两手舞得密不透风。

吴羽忽而低头,忽而闪身躲避,忽而挥刀抵挡,渐渐地发觉自己有些力不从心,脚上开始发软,眼看着就快支撑不住了。

正在危急时刻,也许是因为动作过快,导致下盘不稳,死尸的双脚突然松动了起来,往下滑去。

死尸并不慌张,迅速地收回两手,张开双臂,左右撑住,重新稳住了身子。

这一瞬间短之又短,却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吴羽岂容错过。

只见他减少双脚的支撑力道,两手扶住墙面,滑翔机一般飞快地落了下来。

死尸也不含糊,依样画葫,再次追上了他,一尸一人又在一线天内打了起来。

猴子简直看呆了,似乎已经忘记了紧张,他很是怀疑自己的眼睛,没想到还可以这样打架。

别说自己能不能在一线天的半空中支撑这么久,那还是一回事,如今再加上激烈的打斗,这得费多少的脚力和体能啊?也就是吴羽这样的神人才能办得到,换作普通人早就摔死了。

就在大家惊魂之际,吴羽已经下到了地面。

只见他顺势一滚,躲开了死尸的攻击,朝一线天的外面跑了出来。

死尸依旧紧紧相随,很快地又到了他的身后。

吴羽赶紧回身抵挡,一人一尸在崖下又斗得不可开交。

“炮神,我们快去帮忙。”猴子着急地叫道。

两人正要上前,只听施施突然叫道:“小道士,你不是有法术吗?赶紧止住他。”

小道士这才如梦初醒,拔出桃木剑来刚要念咒,只听身后传来一声大叫:“回来。”

死尸立即停住了攻势,快步地往声音传来的方向跳去。

众人正在疑惑之中,眼光随着死尸不停地移动着。

死尸很快蹦到了石窟的入口处,来到了一个人的身边,放下双手站住了。

众人仔细一瞧,原来是那个大叔。

只听大叔说道:“几位这是怎么啦?为什么不在屋里好好休息,跑到这里来了?”

“我看,这倒要问你了。”刀疤冷冷地回道。

“哦?问我?我没叫你们上来啊。”大叔笑着说道。

“你不是说他是死人吗?怎么又会活过来了呢?”刀疤说道。

“这只能怪你们了,我已经说过了,你们别轻易地去招惹死人,很容易会引起尸变的。你们看,这不就尸变了吗?”大叔一脸无辜地说道。

“是吗?恐怕在我们来之前,就已经这样了吧?”吴羽来到了大家身边,说道。

“哈。。。。。。小兄弟,你果然不简单。我在之前就已经看出你是个人物,我也知道瞒不过你的。不过,就算你们知道了,那又能怎么样?”大叔笑着说道。

“哦,是吗?那我倒要看看你又能把我们怎么样?”吴羽冷冷地应道。

“不错,说实话,你能够对付我的尸奴,当真不简单。”大叔称赞道。

“尸奴?”

众人不禁大吃一惊,异口同声地叫道。

“不错,这是我训练出来的尸奴。”大叔说道。

“我看不是吧?我怎么觉得他是吃了药才成这样的。”吴羽说道。

“吃药?吃什么药?”大叔不解地问道。

“难道他不是吃了长生不老药才变成这样的吗?”苏婷有些激动地问道。

“长生不老药?世间有这种药吗?笑话,那岂不是人人都可以长生了?”大叔耻笑道。

“难道不是吗?”施施问道。

“当然不是了,他们本来都是武功高强的人,我为了能让他们变得更加强大,达到铜筋铁骨、刀枪不入的境界,专门用特殊的药水将他们浸泡,最终才练成这样的。”大叔说道。

“那是什么药?不是长生不老药吗?”苏婷问道。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老是提起长生不老药,难道你有那种药吗?或许说你们来这里就是为了找长生不老药的?”大叔疑惑地说道。

苏婷一时语塞,不知道怎么回答才好。

“那到底是什么药水,竟然能让他们变成这样子?”猴子问道。

“这是我们村里的一种秘制药水,首先,我们会将武功高强之人浸泡于药水当中,直到他的身体开裂、腐烂,然后就会变得僵硬、结实,最后,他们就会刀枪不入,所向无敌。”大叔解释道。

“活人浸泡?这么惨忍?难道他们会愿意吗?”炮神吃惊地问道。

“他们当然不会愿意,只是我自有办法对付他们。”大叔说道。

“什么办法?”猴子问道。

“有特殊药水,当然也就会有迷魂药了。”大叔笑着说道。

“就是土方村的那种迷药?”炮神问道。

“土方村?这个村子我倒没听说过,不过你们既然这样说,应该是见识过的,我想药效应该是一样的。”大叔说道。

“想不到你们这么的残忍,真是毫无人性,丧尽天良。”猴子愤愤地说道。

苏婷这才明白,原来又不是长生药。

“你们这里只不过是个小村庄,你要这些尸奴干什么?”炮神问道。

“干什么?当然是保护村子了。”大叔说道。

“保护村子?难道有人会来侵犯你们吗?还是说山上有土匪强盗?”猴子不解地问道。

大叔笑着摇了摇头,并没有回答。

“没那么简单吧?我看你是为了控制村民吧?”吴羽说道。

“真是什么都瞒不了你,看来你们知道的还真不少。”大叔说道。

“你控制村民,难道就是为了让他们为你敛财卖命?”炮神问道。

“如此大的一片山林,当然需要不少的劳力,换作是你们,你们会愿意死心塌地的听命于我吗?当然得有些手段了。”大叔说道。

“我看他们的人数并不少,为什么他们不反抗?”炮神问道。

“我已经说过了,我们还有迷药。再说,就算没有,我的尸奴也足够对付他们了。”大叔说道。

“难怪那些死者的亲属会痴痴呆呆的,我还以为他们是伤心过度,原来是被你下了药。”猴子说道。

“哈。。。。。。痴呆的才是你。”大叔笑着说道。

“那我们与你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们?”猴子问道。

“我们的村子毕竟太小,劳力有限,再多几个也无妨啊。况且,这位小兄弟的身手如此了得,做我的贴身侍卫倒是不错。”大叔说道。

“你想得倒美,小心他把你的头扭下来当夜壶。”猴子怒道。

“我知道,所以我准备把他变成我的尸奴。”大叔说道。

猴子听了,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那之前所发生的一切,都是你故意安排的?”刀疤问道。

“没错,我就是怕你们太无聊了,所以安排些节目陪你们玩玩,怎么样,好玩吧?哈。。。。。。”大叔大笑道。

“他娘的,他跟土方村的那个老头简直就是同一个货色,依我看,他们和李善就是一伙的。”猴子气愤地叫道。

“李善,你说的是卿大夫?”大叔问道。

“是又怎么样?你们他娘的就是一丘之貉,都是他娘的一群混蛋。”猴子大骂道。

“看来你们和卿大夫还是认识的,好像还有仇?那太好了,真是老天有眼,抓住了你们,我又是大功一件。”大叔得意地说道。

“是吗?那我倒要试试看。”吴羽冷冷地说道。

“给我抓住他。”

大叔一声令下,尸奴冲向了吴羽。

吴羽赶紧往旁边跑去,离开众人的身边。

尸奴很快地追上了吴羽。

吴羽反身一刀,砍在了他的身上,感觉就像砍在了坚硬的塑胶上,根本就伤不得他分毫。

尸奴甩手拨开了砍刀,张开手掌朝吴羽的脖子掐了过去。

吴羽迅速蹲下身来,避开枯手。

尸奴抬起右脚朝他的脸上踹了过去。

吴羽赶紧翻身避开,回身又是一刀。

尸奴将两只手一拢,夹住了刀身。

吴羽心里吃惊,一使劲想把刀拔出来,不料刀身却纹丝不动。

尸奴甩开砍刀,双臂又朝他横扫了过来,吴羽赶紧闪身避开,

就这样,两个人在悬崖底下打得难解难分。

站在一旁观看的众人,全都屏住了呼吸,大气也不敢出一声。

猴子紧张得直挠头,不经意间发现大叔自己一个人站在石窟边上,不禁喜上心头,朝着炮神呶了呶嘴。

炮神看了一眼大叔,马上会意地朝他走去。

大叔正在得意之中,突然发现二人向他慢慢地靠了过来,不由得暗自吃惊。

“死老道,这回看你往哪里走?”猴子开心地笑道。

“你怎么知道我是。。。。。。”大叔惊讶地问道。

“当然是你的宝贝徒弟告诉我的。”猴子说道。

此时,小道士仍然一脸茫然地站着。

“好啊,你个吃里扒外的东西,没想到你会出卖我。”大叔生气地叫道。

小道士被大叔的叫嚷声惊醒,方才回过神来。

“村长。。。。。。师父,我不是有意的。”小道士连忙解释道。

“还说不是有意的,那你怎么敢带他们到禁地去?”大叔喝道。

“我。。。。。。我那也是被逼无奈啊。”小道士委屈地说道。

“你真不是故意的吗?”大叔问道。

“师父,我真不是故意的,给我十个胆我也不敢啊。”小道士紧张地说道。

“谅你也没那个胆。那好,我暂且相信你,你给我过来,回去了我再跟你算帐。”大叔说道。

小道士喜出望外,抬起脚就要跑过去。

猴子一把拉住了他,说道:“小道士,这个时候你还能相信他吗?你师父根本就不是好人。”

小道士不由得停住了脚步,踌躇了一会儿,小心地问道:“师父,刚才你所说的都是真的吗?”

大叔气急败坏地叫道:“什么真的假的?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村子好,难道师父的话你都不听了吗?”

小道士伤心地说道:“师父,我没那个意思,不过,你。。。。。。你的做法实在太残忍了。况且,他们只是外人,你根本没必要这样对他们。”

大叔禁不住大怒道:“我怎么样?他们是村外的人,理当做我们的奴隶,难道你也想当奴隶吗?”

“师父,我。。。。。。我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小道士噙着泪水,说道。

“好啊,臭小子,你这是胳膊往外拐啊!师父的话你不听,外人的话你倒当真了?你不知道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吗?你想造反吗?”大叔怒不可遏地嚷道。

“小道士,你别听他的,你师父根本就是个坏蛋,他就是个万恶的奴隶主,难道你想帮他做坏事吗?”猴子劝道。

小道士毕竟年轻,一时分不清事非,也没了主意,只是呆呆地站着不动。

“你到底是帮他们还是帮我?”大叔下了最后的通堞,问道。

小道士本来就生性善良,一下子不知该如何回应是好。

“你是坏事做尽,众叛亲离,没人会帮你的,你就死心吧。”猴子叫道。

炮神与猴子相互对笑着,朝他走了过去。

大叔惊慌失措地叫道:“难道你真的会眼睁睁地看着他们对付我?你还不赶快过来帮忙。”

小道士此时已经心绪全乱,并没有依言上前。

“嘿嘿。。。。。。看你这回往哪逃?”猴子笑着说道。

大叔眼见小道士无动于衷,情绪反而平静了下来。

只听他说道:“我真想不到,我好心收留你,你竟然会如此的无情,养你还不如养猫养狗的好。即然这样,你也就别再叫我师父了,以后我们各奔西东,一切后果你自行负责。”

猴子和炮神大为不解,没想到这个时候了,他还能如此的镇定。

“你们以为这样子就能让我束手就擒了吗?你们忘了我刚才说过的话了吗?我说过,就算没有迷药,我也能把村民收拾得服服贴贴的。难道我就只有一个尸奴吗?还有,你们也该记得,我也是个道士。”大叔笑着说道。

二人闻言,不禁大吃一惊,转动着双眼,四处张望着,发现并不见有任何人,以为大叔是在吓自己。

正在两人疑惑之际,只听大叔高声地念道:“太上灵台,真君降律,急急敕令,尸奴何在?”

话音刚落,就听崖上一阵“碰碰”声响起,但见石窟的上空棺材横飞,又高高地落了下来,重重地砸在了地面上,摔了个粉碎。

再看大叔的身边,齐刷刷地落下了七个人影,正是棺材里的死尸。

猴子和炮神当场吓得面如土色,赶紧往后退开。

悬崖离地面至少有三四十丈高,这些尸奴从上面跳下来,竟然一点事情都没有。

大海和刀疤也是非常震惊,先后护住了身后的两个女人。

“怎么样?这回你们还想抓我吗?”大叔得意地说道。

猴子和炮神心惊胆战地看着大叔,又瞧了瞧他身边那七个眼冒腥血的尸奴,喉咙好像突然被卡住了一般,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我看,这回跑不了的是你们吧?你们还是乖乖地投降吧,我会对你们从轻发落的。”大叔笑道。

猴子和炮神不知所措,手慌脚乱地从包里掏出了家伙,严阵以待。

大叔见状,失望地说道:“看你们的样子,是想做无谓的抵抗了。既然如此,那我就成全你们,你们几个。。。。。。”

大叔话还没说完,就听小道士突然叫道:“等等,师父,你难道真不能放了他们吗?”

“臭小子,你别再执迷不悟了。你若再不知悔改,为师连你一道收拾了。”大叔训斥道。

“既然如此,就别怪小徒无礼了。”小道士似乎很不情愿地说道。

只见他一下子跪在了地上,“咚咚咚”地磕了三个响头。

“你这是干什么?”大叔不解地问道。

“这三个响头就算是谢过你的救命之恩,以后我们各不相欠。”小道士说道。

“好,好样的,小道士,你早就该和他恩断义绝了。”猴子不禁赞赏道。

“那好,这样子为师也就不用为难了,你也休怪我手下不留情面,尸奴听着,给我抓住他们。”大叔下令道。

这时,只见小道士高举着桃木剑,念道:“太上灵台,真君降律,急急敕令,停。”

小道士本以为自己的咒语能够控制尸奴。

令他没想到的是尸奴并没有停下来,而是冲着自己扑了过来。

猴子见状,大吃了一惊,赶紧一把将他拉开。

小道士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站直了身子,又念了一遍咒语:“太上灵台,真君降律,急急敕令,停。”

咒语根本就对尸奴没有起到任何的效果,小道士的法术突然失灵了。

“哈。。。。。。哈。。。。。。”就听大叔狂笑道:“怎么啦?小子,咒语不灵了?”

猴子总算明白了,原来所谓的法术其实都是假的。

小道士不由得心急火燎,还想继续再试。

猴子赶紧拉住他,急道:“臭小子,你被骗了,你师父在玩你了,世上根本就没这种法术。”

“不可能,怎么可能?”小道士失声地大叫道。

眼看尸奴的锐甲就要插到他的脑袋上了,猴子赶紧上前,将他扑倒在地。

小道士挣扎着起身,举起桃木剑刺向了尸奴的胸部,却像是刺在了木头上面一般,根本就扎不进去。

记得以前师父曾经说过,死尸最怕桃木剑了,如今真是三观颠倒,小道士顿时泄了气。

尸奴手上并不留情,一把将桃木剑折断,双手一挥,将他甩了出去。

小道士重重地摔倒在地,一口鲜血立刻喷了出来。

尸奴又朝他扑了过去,猴子不敢怠慢,赶紧赶上前去,将他一把拉起,往旁边闪去。

再看那个大叔,正悠闲自得地站在两个保护着他的尸奴后面,煞有其事地观望着四处逃窜的众人。

八个尸奴,一个正和吴羽纠缠着,炮神应付着一个,其中两个追赶着猴子和小道士而去。

大海和刀疤将苏婷和施施挡在身后,接过了剩下的两个。

这些尸奴果然不同一般,大伙立时被逼得手忙脚乱。

猴子见事情不妙,拉着小道士就想往山下跑去。

岂料那个大叔带着两个尸奴守在了石窟入口,只好往禁地逃去。

大叔看着两人被尸奴逼进了禁地,也不阻拦,只是满脸笑容地望着他们。

吴羽面对着尸奴,本来并不见得会落于下风。

可恨的是尸奴根本就刀枪不入,想要取胜却也不易。

时间一久,吴羽就觉得有些疲惫,开始喘不过气来。

眼看着再这样拖下去,后果一定不堪设想。

偶然间,吴羽注意到尸奴那血红的双眼,突然灵机一动。

只见他虚晃一刀,往后跑去,然后迅速地回过身来,举刀刺向了尸奴的眼睛。

眼睛是一切生灵最脆弱的地方,自己以前曾经万试万灵。

令他没想到是,尸奴的反应速度超出了常人的预期。

但见他闪电般地举起双手,护住了眼睛,然后提起一脚朝吴羽踹了过去。

吴羽始料未及,当场被踢飞了出去,“哇”的一口吐出了鲜血。

吴羽擦了擦口角的淤血,缓缓地站了起来,紧紧地盯着尸奴。

尸奴咧开了丑陋的嘴角,朝他蹦蹦跳跳地扑了过来。

吴羽心知再想攻他的眼睛恐怕不易,只好小心地应对着。

炮神惊慌失措地躲避着追杀,又糊里糊涂地往一线天逃去。

一到悬崖的夹缝当中,炮神抬头仰望,本想爬上高处,却又怕自己力不从心,再转念一想,就算上去了,情况可能还会更糟糕。

眼看着尸奴已经逼近,炮神无奈地往深处跑去。

跑了一会儿,突然觉得后面没了蹦跳的声音。

炮神奇怪地转过头去,吃惊地发现尸奴竟然不再跳着追赶,而是疾步如飞地朝他扑来。

“他娘的,连跳步都是假的,死老道,真够阴险的。”炮神不由得骂道。

炮神低着头拼命地往前冲刺,当时的速度恐怕比博尔特还要快上几秒。

等到自己穿过狭缝,方才发现已经到了尽头,前面竟然是一片悬崖。

炮神赶紧止住了脚步,差点就掉了下去。

尸奴从后面赶了上来,举起双手照着他的脑袋就扎了过去。

炮神慌张地挥起铁锹抵挡,匆忙中将他的指甲打断了一根。

尸奴并没有在意,伸出左手朝他的脖子掐了过来,

炮神连忙翻倒在地,躲过枯手,顺势从他的左脚边穿过,突然觉得手上一疼,像是碰到了什么东西。

炮神顺手捡了起来,也顾不上细看,夺路而逃。

尸奴转过身来,紧追不舍。

炮神边跑边举起受伤的手,只见手指被划破了一道口子,血珠已经冒了出来。

炮神把手里攥着的东西拿到眼前一瞧,好象是尸奴的指甲,但是细看起来又好像是动物的骨头。

炮神顿时明白了,尸奴的长指甲也是假的。

炮神左躲右闪,使出吃奶的力气,终于逃出了一线天。

只听他大叫道:“我们上当了,这些不是僵尸,他们的指甲是假的,是用骨头做成的。”

刀疤此时正护着施施,与尸奴纠緾着。

一听炮神的叫喊声,心里很想弄个明白。

于是瞅准了机会,将尸奴的一根指甲打断了,然后倒地捡了起来,发现果然是骨头做的。

“他娘的,真是假的,这是怎么回事?”刀疤叫道。

“还有他们的走路方式,也是假的。”炮神又叫道。

刀疤听了,有些不大明白,正要开口询问,却发现面前的尸奴一改蹦跳的方式,像常人一样移动了起来。

刀疤心中大骇,顿觉手中有些吃紧。

“那他们的尸身又是怎么回事?好象不是假的。”刀疤叫道。

“会不会是化了妆的?”炮神回道。

刀疤百忙中观察了一下尸奴,怎么看也不大像,当即叫道:“化妆能化成这样子吗?”

炮神也开始糊涂了起来,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一不小心被踹飞了出去。

苏婷刚开始虽然有些心慌,却是信心满满,本以为找到了长生药的线索。

这回又听说僵尸是假的,顿时心灰意冷了起来,身形步伐不由得减缓了许多。

大海立即感到压力倍增,眼看着尸奴的长指甲刺向了苏婷的脑门,当下也不容多想,举起右手挡在了她的面前,手臂瞬间被扎了一个血洞。

大海顾不上流血的疼痛,一把将苏婷拉到了背后。

猴子带着小道士跑进了自老窟,发现那些老人依旧还在端坐着。

眼看后面的尸奴已经追了上来,小道士刚才又受了伤,行动有些迟缓。

猴子赶紧将他往前推了出去,返身挡住了尸奴。

小道士本能地朝前跑去,神情有些迷糊,突然看见旁边有个洞穴,想也不想就钻了进去。

猴子避开尸奴的利甲,往后退去。

转眼又见另一个尸奴也赶了上来,令他惊奇不已的是,尸奴竟然不再蹦跳了,而是快速地朝他奔来。

“他娘的,这是要死的节奏吗?僵尸也学会了走路?”猴子惊慌地叫道。

面对两个尸奴,猴子哪能应付得了?

一会儿功夫,就被逼得在地上四处打滚。

突然间,猴子发现前面的一个洞穴里面好象透着亮光,心里不禁欣喜万分,赶紧一轱辘地从地上爬了起来,一头扎了进去。

猴子哈着腰,边退边防着紧跟而来的尸奴。

只见尸奴像他一样蹲在洞中,快速地向前移动。

猴子心慌不已,一时忘了自己在狭小的洞中,猛然站立起来,想要转身逃跑。

就听“咚”的一声,猴子的脑袋一下子撞在了洞顶上,顿时肿了一个大包。

猴子当即痛得蹲了下来,捂着脑袋直叫唤。

不曾想,尸奴竟然也跟着站了起来,脑门自然也就撞在了洞顶上。

更令人出乎意料的是,尸奴似乎是不会感觉到疼痛,并没有再次蹲下,而是将头按在了洞顶上,摩擦着继续往前走,速度也就慢了下来。

洞穴里顿时传来了一阵“嚓嚓”的响声。

猴子见状,不由得骂道:“他娘的原来是个傻奴,我还以为有多聪明了。”

刚刚骂完,猴子就发现了身后有个交叉路口,赶紧钻进了另一个洞里开溜了。

行进了不多久,猴子就发现小道士蹲在洞里正在发着呆。

后面的尸奴已经跟了上来,猴子赶紧将小道士拉了起来,往左边的洞口推去,自己却钻入了另一洞里。

猴子像穿山甲一样,爬出了洞口,正巧碰上了另一个尸奴。

尸奴见他出来,伸手朝他抓了过去。

猴子吓得赶紧往地上一趴,手脚不停地贴地爬行着,然后站了起来,又钻进另一个洞里去了。

进到洞内不远,真是不巧,又碰上那个傻奴。

猴子感到有些晦气,只好又朝旁边的一个洞里钻去。

来到出口,只见前面端坐着一个老人。

后面的傻奴已经赶了上来,猴子一着急,将老人往后拉倒,自己一个鱼跃龙门翻出了洞穴。

老人马上又坐了起来,后面的傻奴也不退避,一下子将锐甲插进了老人的后背。

老人的胸膛当场被刺穿了,顿时鲜血横流。

尸奴一把将老人甩出了洞外,老人立即血肉模糊地躺在了地上。

尸奴出了洞穴,举着流淌着鲜血的利甲朝猴子追了过来。

猴子见状,失魂落魄地赶紧逃命。

跑了不远,正好看到小道士躲在树底下,连忙拉着他往石窟跑去。

大叔见两人逃了出来,仍然没有加以阻拦。

猴子慌张地看着大叔,拽着小道士往刀疤靠去。

后面的两个尸奴依旧紧紧相随,不离不弃。

几个人已经是筋疲力尽,眼看着就要命丧九泉。

就在这个时候,只听大叔突然喊道:“住手。”

众尸奴立即停下手来,回到了大叔的身边。

猴子顿觉四肢无力,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这段时间,大伙的旧伤好不容易才有所恢复,这下子又增加了不少的新伤。

“怎么样?你们还要反抗吗?”大叔高声地问道。

“那你想怎么样?”刀疤冷冰冰地问道。

“我看你们还真是挺有能耐的。换成往日,来到这里的人一见尸奴,不要说敢反抗了,就是瞧上一瞧都要惧怕不已。没想到你们竟然能和他们相抗衡,而且可以抵挡这么久。老实说,我是越来越欣赏你们了。这样吧,只要你们放弃抵抗,我不会再为难你们。”大叔说道。

“你是在逗我们吗?难道我们会就这样放手被擒,甘愿做你的奴隶吗?”猴子不相信地叫道。

“你们放心,我已经改变主意了,只要你们肯留下,我不会让你们做樵夫的。你们可以跟在我的身边,帮我打理这个村子。”大叔说道。

“那我们岂不成了尸奴?”炮神说道。

“不会的,我答应你们,不会把你们变成尸奴。这些奴隶和尸奴根本没有丝毫的感情。人嘛,毕竟有七情六欲,有时候我也会感到孤独、沉闷的,如果有你们陪在我身边,这不是很好?”大叔说道。

“怎么办?难道我们真要留下?”猴子轻声地问道。

“别听他的花言巧语,鬼才相信他的话。”炮神说道。

大叔看见他们正在悄悄地说着话,也不喝止,只是接着说道:“这样吧,我给你们一盏茶的时间商量。如若不然,我也不会让你们活着离开。”

大叔也不等他们回话,坐到了石头上,抬头望着头顶上的悬棺。

“怎么办?羽哥。”猴子问道。

吴羽看着狼狈不堪的众人,说道:“照现在这种情形来看,如果我们还想极力反抗,后果可想而知,我看就答应他吧。”

“什么?”猴子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说道。

“你看看大家,差不多只剩半条命了,拿什么去和他拼命?我们先暂时答应他,等休息够了再商量对策,想办法离开。”吴羽悄声地说道。

众人一想,好像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也只能先这样了。

“怎么样,考虑好了吗?”

大叔估摸着时间快到了,起身问道。

“哪有那么快?你再给我们多点时间。”猴子不悦地叫道。

“好吧,就再给你们一点时间。”大叔痛快地回道。

本以为大叔肯定不准,谁知道他竟然同意了,看起来还挺有诚意。

几个人围在了一起,悄悄地议论着。

大叔见到众人一时拿不定主意,又叫道:“好吧,我暂时不为难你们,你们可以先到山下小憩一会儿。我再给你们一柱香的时间,到时候是福是祸,就看你们的造化了。”

众人没想到大叔竟然如此的通融,想也不想就答应了。

尸奴分成了两批,一前一后押着他们下了山。

小道士缓缓地走过大叔的身边,抬头看了他一眼,继续往山下走去。

大叔本以为他会乞求自己的原谅,没想到却一走了之。

大叔摇了摇头,甚觉可惜,这小子还真是个可造之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