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悬棺
  • 万世殷商
  • 吴之羲
  • 5159字
  • 2018-10-20 01:12:55

几个人跟在死者家属后面,缓缓地走在了路上。

小道士在前面领路,嘴里嚼着“明路”真言,手上的桃木剑不时的挥舞着,似乎是在驱赶路途上的妖魔鬼怪。

走了没过多久,猴子又开始不耐烦了。

“他娘的,我们到底是来倒滕宝贝的,还是来开追掉会的?没事跑到别人的村子里给死人送葬来了,真他妈的晦气。”猴子嘟嚷着自言自语道。

大叔似乎听到了他的说话声,转过头来看了他一眼。

施施捏了一下他的腰间肉,轻声骂道:“死猴子,别再胡说八道,当心一会儿被小鬼捉去。”

炮神闻言,不由觉得好笑。

猴子白了一眼炮神,顺手拔掉路边的一棵马尾草,含在嘴里,不停地东张西望着。

只见一行人出了村子以后,又朝着后山停尸屋的方向走去。

“这不会是刚做完了法事,又放回棺材里去吧?”猴子不解地问道。

“看这走向,确实是向山顶去的,难道那个屋子后面还有墓地吗?我们上次好像没有注意到。”炮神说道。

“有些地方的丧葬风俗,并不是马上下葬,而是停尸三日至七日后,等到冤魂已散,方才入土的。”施施说道。

“原来如此。”猴子似有所悟地应道。

就在快到山顶的时候,小道士突然将桃木剑一挥,往另外一条叉道拐了过去。

“这又是怎么回事,不是要去山顶吗?怎么又改变方向了?”猴子有些气恼地说道。

“谁知道了,看来山的那边才有墓地,应该是要直接下葬了。”炮神说道。

“他娘的,一会儿东,一会西的,累不累啊?你说送完死者以后,会不会有下山宴可以吃啊?”猴子不经大脑地又问道。

炮神听言,差点吐出血来,骂道:“死猴子,这时候还在想着吃啊?你他娘的,刚才的野味还吃得不够啊?死人肉要吃吗?”

“我呸,你才吃死人肉了?死炮神,我只是说说而已,有必要这样吗?再说,如果按照我们老家的见俗习惯,弄个答谢宴什么的不是很正常吗?我说得有错吗?”猴子强词夺理地说道。

“对对,你没错,等下是有大餐吃了。”炮神已经失去了耐性,回道。

“你们两个有完没完,都给我闭上嘴。”施施再次喝道。

二人相互白了对方一眼,各自将脸转向了一边。

这趟路程看起来还真不短,刚绕到山的后头,没想到又直接进入另一座山的山腰上,然后继续往山顶走去。

猴子累得腰酸背痛,都快走不动了,只好坐在一块石头上歇一会儿,不经意间正好看到蹦蹦跳跳的死尸。

“我说炮神,这驱尸术还真不简单,你看这些死尸。。。。。。。。”猴子说道。

炮神看着死尸忽上忽下的蹦跳着,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妥。

“怎么啦?”炮神问道。

“这山又陡峭,山路又不好走,我们爬个山都觉得好累,这些死尸怎么蹦着蹦着就上去了?而且脚下还不会打滑。”猴子不解地说道。

炮神经他一提,倒也是觉得挺新奇的。

“兴许是那个小道士在前面拖着走的缘故吧?”炮神说道。

猴子歪着脖子,费劲地看了一眼小道士。

“没啊,那根滕条根本就没绑到他的身上。”猴子说道。

炮神没想到猴子这么较真,估计他也是觉得无聊,又开始东拉西扯了。

“那真的很厉害,假如是我,没摔死就很不错了。要不你试试看,能不能蹦着走路?”炮神打发他说道。

猴子的脑子这时候不知道是不是又短路了,竟然照着炮神的话去做了。

只见他站了起来,提了提气,高高地往前蹦起,然后又落了下来。

这山路虽然不难走,还是有些陡峭,当中又有沙土,不出事情才怪。

猴子的双脚刚一落地,就听“碰”地一声,立马滑倒在地,摔了个嘴啃泥。

炮神在他后面,早有准备,闪身避开了下滑的猴子。

前面的众人不禁吓了一跳,纷纷转过头来,惊奇地看着地上的猴子。

那个小道士更是吃惊不已,以为自己的尸群出了问题。

当他发现自己的客户安然无恙时,顿时放下心来。

又瞧见猴子趴在地上,一脸痛苦的样子,不禁兴灾乐祸地笑了起来。

猴子脸色极为的尴尬,满脸通红地赶紧从地上爬了起来。

再看自己的手心,已经被沙子磨破了,鲜红的血珠立刻渗了出来。

炮神见状,赶紧上前问道:“没事吧?”

猴子强顔欢笑,摇了摇头说道:“没事,小问题。”

炮神看着他那红得像猴屁股似的脸,不禁失声笑道:“我说猴子啊猴子,我真怀疑你是不是没脑子,做事情之前怎么不先掂量掂量?刚才怎么不摔死你啊?”

猴子这才明白又上了炮神的当,正要开口骂他,转而一想,这只能怪自己太鲁莽,又能怪谁?眼下也就只好哑巴吃黄莲,闭上了臭嘴。

施施和苏婷两人对视了一眼,无语地摇了摇头,笑了起来。

一行人又走了大半山路,来到了一个石窟边上。

眼看着大家就要走不动了,小道士突然示意后面的人停了下来,自己领着死尸走进了石窟,然后让他们整齐地站成一排。

猴子和炮神跟了上去,方才发现石窟里面的空地挺开阔的。

只见空地当中摆放着八口棺材,八个死尸背对棺材口而立。

家属们陆续进了石窟,分站在棺材的两边。

炮神环视了一下周围,发现石窟里到处都是石头,并没有泥土,哪来的墓地?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就葬在这里吗?”炮神不解地问道。

“是有点奇怪,不会是要塞进石头缝里吧?”猴子又开起了玩笑,说道。

其他人也是云里雾里的,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再看小道士,只见他将桃木剑一挥,嚷道:“此间山神之最灵,升天达地出幽冥,得驻飞霞腾身起,紫微人间落裘凰。”

念完之后,又见他将手中的灯笼放在旁边的一块石头上面,吹灭了火烛,叫道:“入殓。”

棺材旁边的家属赶紧来到死尸的两边,扶住他们的身子。

小道士又喊道:“太上灵台,真君降律,急急令敕,收。”

小道士咒音刚落,就见死尸们全都低下了头,周身酥软,躺在了亲人的怀里。

亲属们赶紧抬起死尸,横着放进了棺材里,然后盖上棺盖,打上了棺钉。

做完了一切,亲属们纷纷地往后退了回来。

猴子见到入殓已毕,似乎并没有要挖坟的意思,不禁十分的纳闷,转过头去,看了看炮神。

炮神也是不解地摇了摇头。

这时候,小道士也退回到众人的跟前,然后抬起头来,往山顶上看去。

猴子顺着小道士的目光往上望去。

当他看到头顶上的情形时,不由得张大了嘴巴,震惊不已。

原来,在峭拔百仞的崖壁上面,悬置着数以百计的棺材。

有的棺材是利用天然岩缝直接插入,棺木半悬于外;有的是在崖壁下嵌入木桩,将棺材置于顶上。

底下的人站在石窟之中,抬头放眼望去,真是一片雄伟壮阔,谓唯奇观。

“这不就是悬棺吗?乖乖,这么多?”猴子惊叹地叫道。

悬棺是一种古老的丧葬仪式,传说是从上古时候流传下来的。

当时,部落的首领盘瓠王与高六帝的公主成亲时,迁居于凤凰山上。只因盘瓠王乃是星宿下凡,生不落地,死不落土,所以在他死后,子孙们就用车轮和绳索把棺木置于凤凰山的悬崖峭壁上的岩洞之中,这也意味着悬棺葬的用意是死不落土。

还有一种说法是僰人悬棺。僰人大都生于大山之中,将大山视为神灵之居所,将死者置于山中可以使亡魂更接近于神仙天国。

据说此做法还有另一种用意,就是僰人认为石头对他们有保护作用,可使子嗣繁衍,人丁兴旺。

而在岩缝中插入的木条,是上天的通道。谓之虹桥板。

如今许多地方仍有悬棺的遗迹,福建武夷山有“奇秀甲于东南”的美誉,游于九曲溪水之中,抬头仍可见一具具年代已经的凌空悬棺。而在台湾的偏僻小岛兰屿的雅美人中,这种葬俗仍然保留至今。

小道士的目光在悬崖峭壁上搜寻着,似乎在找寻适合安放悬棺的位置。

“这里这么多的悬棺,他们是怎么放上去的?简直不可思议。”炮神疑惑地说道。

“我想不是用飞机,就是用吊车吊上去的。”猴子又是随口说道。

炮神抬眼看了一下猴子,骂道:“死猴子,你他娘的真是脑子进水了,这里别说有飞机、吊车了,你见过村子里有过类似机器的东西吗?”

猴子一时语塞,脸上习惯性地红了起来。

“古代人的悬棺基本上都是放置于临江水面的高崖绝壁上,距离水面数十至数百米的天然岩洞中。

有人认为,当时的峭壁其实并没那么高,而是临于水面。置棺的人将船开到峭壁边上,把棺材置于洞穴之中。随着时代的变迁,经过千百年的苍海桑田,水流退去,看起来才会这么高的。

也有人认为,当时放置悬棺的峭壁其实较为平缓,人们事先选好了洞穴或是架好了虹木,然后修建栈道,如当时三国时期的蜀国栈道,将悬棺置于其中。”苏婷解释道。

“行啊,苏小姐,你懂得挺多的嘛?”炮神笑着说道。

“其实也没什么,虽然干我们这一行的不如考古人员,但是双方的知识是相通的,他们所认知的学识同样也是我们需要的,所以平时我也会看些历史古籍之类的书。”

“哦,这就难怪了,原来如此。”炮神应道。

“那你说,现在的悬崖这么高,峭壁这么陡,又不像你所说的山势平缓,更没有水流,这么重的棺材,他们要怎么送上去?”猴子追问道。

苏婷看了看崖壁,又瞧了瞧众人,摇了摇头。

这时,只见小道士盘算了一会儿,走到大叔的跟前,向他一一点出了安放悬棺的位置。

大叔仔细地瞧了瞧,赞同地点了点头。

“好,准备起棺。”小道士喊道。

众人不禁疑惑地观望着,不知道他们要怎么把棺材送上去。

死者的亲属中立即走出了四名身强力壮的大汉,但见他们来到其中的一口棺材旁边,俯下身子,同时又伸出一只手托住棺材的四个底角,迅速地抬了起来,然后飞奔到峭避边上。

“他们要干什么?不会是直接飞上去吧?”猴子瞪大了眼睛说道。

“死猴子,别说话,你他娘的安静点行不行?”炮神不厌其烦地骂道。

“那边,奎士星。”小道士指示道。

“奎士星?这又是什么?是星宿吗?”猴子再次惊奇地问道。

“好像是星宿,又好像不一样,不是应该叫奎木狼星吗?奎土星?这是他娘的什么鬼星宿?”炮神不解地说道。

星宿源自佛法中的“密教占星法”,从印度传入中国,古代的中国人据此又发明了自己的星宿。

星宿的命名与地球的经纬度有关,古代人在观察星象的基础上,配合角度、地域的差别,杜撰了二十八个星宿。

而后,印度人又把中国的二十八星宿变为二十七星,将牛金牛纳入了女士蝠,而且有自己的叫法。不过,从星象而言,却与中国的星宿一一相对应。

四个壮汉确认了一下放棺的位置,然后将抬棺的一只手高高的举了起来。

众人十分地惊讶,不知道他们耍的什么把戏。

就在这时,只见四个壮汉高举着棺木,朝左侧跑去,瞬间消失在石窟的墙壁里,无影无踪。

众人极为震惊,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难道他们学了孙悟空的七十二变,懂得穿山遁地之术?又或是奇门遁甲?

正在猜测之际,只见小道士和大叔缓缓地往前走去,然后又停了下来,将身子转向左侧,抬头仰望。

众人纳闷地跟了过去,转过身一瞧,顿时又是连连地吃惊不已。

原来峭壁当中有一条缝隙,宽约两米,可容两人并肩而过,也就是所谓的“一线天”。

只见那四名壮汉正背靠着背,屈直了两脚顶在墙面上,只手举着棺材,迅速地往上移去,如履平地。

再看那具棺木,四平八稳的,一点也不倾斜。

“这。。。。。。这样也可以吗?我不是在做梦吧?”猴子不敢相信地揉了揉眼睛说道。

“这四个大汉真是不得了,他们的臂力、脚力可不是一般人能达得到的。还有,能够让棺材稳丝不动,果真是配合得天衣无缝!简直不可思议。”刀疤惊叹道。

“那。。。。。。。就算他们能够上得去,又怎么够得着岩洞?”猴子又问道。

其实这也是大家接下来想知道的。

大叔听到了众人的疑虑,似乎并不在意,只是笑着点了点头。

四名大汉来到了一线天的半空中,突然将棺材推置到了崖壁上,接着先后爬了上去,又蹲了下来,抬起棺木往前跑去。

“原来上面早就凿好了通道,难怪他们能走得这么轻松。”炮神似有所悟地说道。

“我知道了,这就如我们现在的陵园一样,每个墓群都会有一个台阶,这样扫墓也就容易多了。”猴子说道。

“看来你不不笨。”炮神笑道。

四个大汉将棺材放进指定的位置后,又跑回了一线天,两手撑住墙壁,双脚分开,顶着崖壁滑了下来。

整个过程估计着不会超过一支烟的功夫,不由得令在场的人尽皆叹服。

四名壮汉下到了崖底,又走到了第二口棺材旁边,抬起来回到了悬崖边上,等待指示。

“鬼马星。”

大汉接到指令,赶紧抬着棺材往一线天奔去。

“什么鬼马星?是鬼金羊或者星日马,真是不懂装懂。”猴子讥讽地说道。

小道士刚好听到了猴子的唠叨,转过头来朝他瞪了一眼。

“我看他们只是借助古时候的叫法,命名自己的星宿而已。”炮神说道。

“嗯,八成没错。世界之大,叫法不一样也有可能。就如印度的秃鹫、猫头鹰、公鸡,其实跟我们的星象也是相同的。”猴子说道。

“只是。。。。。。。他们这里既然没有黑夜,哪里来的星象可以观察?”炮神又是大惑不解,喃喃地说道。

“斗牛星、角火蛟、觜木月。。。。。。。。”小道士连续指出了吉位,大汉依言一一放好,然后回到了众人的跟前。

但见他们面不敢色,大气不喘,好像刚才的一切并不是四人所为一般。

“乖乖,他们是人吗?简直比人猿泰山还要厉害。”猴子咂着舌头说道。

只听小道士说道:“好了,先人已经安息,众位可以回去了。”

家属们也不回礼答谢,转头就下山去了。

小道士脱掉道袍,朝大叔作了个辑,然后从猴子的面前走过,突然“哼”了一声,快步离去。

猴子见状,不由得气愤填膺,正想追他,却见大叔走了过来,对众人说道:“好了,今天辛苦几位了,看你们的样子也累了,要不就先回去休息一段时日再走吧。”

“我看这样也好,我真他娘的走不动了。”猴子附议道。

大叔客套了几句,也下山去了。

几个人再次抬头望着崖上那堪称天下奇观的景象,心里真不知是何滋味。。。。。。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