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旧人
  • 万世殷商
  • 吴之羲
  • 3763字
  • 2018-09-18 09:32:39

还是海天酒店,同样的那间包厢,苏婷和余大海早就点好了菜等着三人进来。

猴子坐下,也不客气,拿起筷子吃了起来。

炮神看着苏婷是那样的美貌动人,并不像刀疤说的那么狰狞,转而又想起刀疤提起苏婷戴着人皮面具,心里赞叹现在的技术真是高超,竟然看不出一丝的破绽。

苏婷见到炮神的眼神,知道刀疤已经把自己的情况都说了,也就不再绕弯子,直接说道:“我看你们已经知道了我的来意,说说你们的意思吧。”

炮神回了下神,说道:“不错,刀哥都跟我们说了,我们也商量了一下,虽说钱玉山是我们的死对头,但是苏小姐你不一样,毕竟我们往日无怨近日无仇,而且你现在是疾病緾身,怎么说我们也不能见死不救。

不过我们丑话说在前头,我们拿钱办事,不管事情的结果是怎么样,钱你还得照给不误。毕竟我们不是考古专家,这纣王墓穴到底有没有我们也不知道,找不到的话不能怪我们。”

苏婷说道:“这个自然,如果确实找不到,也是我命中注定,我留着那些钱也没有用。”

炮神听完点了点头。

猴子悄悄地对刀疤说道:“刀哥,你说万一找不到解药,苏婷会不会成为僵尸啊?到时候会不会像电影丧尸围城那样?”

刀疤一把拍在他的脑门上,说道:“他娘的,如果真是那样,第一个弄死的人就是你。”

苏婷听了个真切,只是微微一笑,心里却沉到了海底。

真的到了那个地步的话,那还真是生不如死。

“照这样说,几位是答应了?”苏婷说道。

“不错,我们答应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动身?”刀疤说道。

“等一下,我还有一件事要请你们帮忙。”苏婷说道。

“什么事?有什么条件你一并说了,别一会一个要求。”猴子说道。

“我想让你们帮我再请一个人。”苏婷说道。

“什么人?还有谁能胜过我们哥仨人?我们先说好,如果再加上外人,我们可不接这活。”猴子说道。

三人心中一阵不满,要说倒斗功夫,三人联手那可算是珠联壁合,还需要请别人吗?

“别急呀,我说的这个人,你们一定不会反对的。”苏婷说道。

“谁?”猴子问道。

苏婷缓缓地说出了一个名字:“何生!”

“何生?”三人不约而同地惊叫了起来。

“你说生哥?你知道生哥在哪里?”刀疤从椅子上跳了起来,紧紧抓住了苏婷的手叫道。

“啊!”苏婷疼得大叫了起来。

刀疤赶紧放开苏婷的手,又急切地问道:“你知道生哥在哪里?”

猴子和炮神也一样的激动。

自从何生走后,三人不时地四处打听,可是没有一点信息,如今这小丫头片子竟然知道何生在哪里,不禁大喜。

“是的,我知道他在哪里,这些年来我一边在找纣王墓穴,也一直在关注着你们,暗地里我也派人去打听何生的消息。皇天不负有心人,终于让我找到他了。”苏婷不紧不慢地说道。

三个人没想到这丫头还真是深藏不露,原来一切早在她的计划之内。

“何生在哪,你快说。”刀疤等不及地问道。

“河南安阳。”苏婷说道。

“那他现在在做什么?”猴子问道。

“他在工地里做工。”苏婷说道。

“工地里?他在工地里干什么?不会是做搬运工吧?”炮神不解地问道。

“去你的,生哥是什么人,怎么会跑去搬砖?”猴子不信道。

确实,打死他们都不相信像何生这样的人会在工地里搬砖头,那是个什么样的情景,三人不敢想象。

“没错,他就是在做搬运工。”苏婷说道。

三个人面面相觑,没想到是真的。

刀疤眼睛有点发红,说道:“怎么会这样?都是我们不好,我们应该尽力寻找他,生哥也不至于落到这个地步,我们马上去找他。”

猴子和炮神不约而同地点点头。

苏婷看着三人,心里暗暗赞道:“没想到这三个人平时里油嘴滑舌的,心里却是这么的重情义,看来自己没有找错人。”

三人说走就走,苏婷看看也阻止不了,于是收拾了一下行李,退了房,同他们往车站而去。

到了车站,苏婷径直往售票窗口买票去了。

“这次找到生哥,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他再吃苦了。”刀疤说道。

“不错,就算我们倾家荡产,也要给他找个好营生。”猴子说道。

炮神也是点头附和着,却在无意间看到了一个人,炮神赶紧上前挡住了她。

女子被挡住路,正在纳闷,抬头一看是炮神,大喜道:“怎么是你?”

“施施姐,你怎么在这里?”炮神叫道。

这个人正是施施。

刀疤和猴子也赶了上来。

“施施姐,好久没看到你了,你还好吗?”刀疤问道。

施施摘下了墨镜,说道:“还好,你们三个怎么会在这里?不会是又要下斗吧?”

“施施姐,我们要去接何生。”猴子说道。

“何生?你说何生,他在哪里?”施施急道。

“她在河南安阳。”猴子说道。

“真的吗?你们怎么找到他的?”施施激动地问道。

这时苏婷买完票走了过来,后面跟着余大海。

见到二人,施施有点不解,问道:“他们怎么会在这里?”

刀疤说道:“现在不好和你解释,猴子,快去买张票,我们车上说。”

猴子点了下头,补票去了。

苏婷和施施打了个招呼,施施心里十分纳闷。

一行人进了站台,登上了去河南的火车。

在车上,刀疤将事情的大概同施施讲了一下。

施施吃惊地看着苏婷,苏婷苦笑着望向了窗外。

“施施姐,这几年你去了哪里,过得怎么样?”刀疤问道。

“还能怎么样,龙爷自己跑了,也顾不上我了,我只能四处游荡了。”施施轻轻说道。

“你是不是也在找何生?”刀疤问道。

施施脸色微微一红,点点头说道:“前段时间我是在找他,可是根本一点消息也没有,后来也就死心了。”

“那你到这里做什么?”猴子问道。

“也没什么,就是四处走走。”施施说道。

刀疤看着她不安的眼神,知道她还在担心何生,幸好在车站碰上了她。

想她一个弱女子,自从龙爷的组织解散后,一个人过活还真是不易。

“照这么说,你们找何生是为了下斗,何生会答应吗?”施施问道。

众人突然愣了一下神,看着苏婷。

苏婷也是心里没有数,否则就不用让刀疤他们去请了。

“先不管这个了,找到人再说,如果他不想去的话,我们也不勉强,毕竟是我们的哥们,不能让他受苦。”刀疤说道。

猴子和炮神又是点了点头。

施施看着三人情真意切,心里一片暖和,她没想到三人对何生如此的情深义重。

火车行了两天,在安阳站台缓缓地停了下来。

刀疤迫不及待地催促众人下车,招了两辆出租车,直奔何生打工的工地而去。

在安阳郊外的一处工地边,出租车停了下来。

“苏小姐,是这里吗?”刀疤问道。

“就是这里。”苏婷说道。

“生哥在哪里?”猴子问道。

“我也不清楚,进去找找吧。”苏婷说道。

一行人走进工地,对着搬运工一个一个地辨认。

在一堆沙子前,众人停了下来,一个身着迷彩服,身材健硕的搬运工正在铲着沙子。

看着那熟悉的身影,刀疤按捺不住激动,叫道:“生哥。”

那个搬运工突然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缓缓转过头来。

只见他满脸灰尘,但是眉宇间却透出一股英气来。

“是生哥。”猴子欢喜地叫道。

只见搬运工扫视着众人,却又回过头去,说道:“你们认错人了。”

“生哥,是我们啊,我是炮神,这是猴子,还有刀疤啊,你不认得了吗?”炮神急道。

“何生,你怎么啦?是我们啊,我是施施。”施施也是心急地叫道。

“你们认错人了,我不叫何生。”搬运工只顾着铲沙子,嘴里说道。

“不可能,我不会认错的,你就是何生。生哥,为什么?你不认我们?我知道是我们不好,让你受苦了。这不,我们不是来了吗,我刀疤发誓,以后一定会让你好好地过活。”刀疤抓住搬运工的肩膀说道。

搬运工轻轻地拨开刀疤的手,说道:“我真的不认识你们,你们走吧。”

“这。。。。。。这是怎么回事,生哥这是怎么了?”猴子急了。

这时候,工地的工头走了进来,他早就注意到一行人了,以为何生得罪了什么人,赶紧过来问道:“吴羽,怎么回事,他们是什么人?”

搬运工抬起头来说道:“我也不知道他们是什么人,我不认识他们。”

工头听完,转过来头对着众人说道:“你们是什么人,来这里做什么?”

“你刚才叫他什么,他不是叫何生吗?”猴子急了,问道。

“什么何生,他叫吴羽,你们认错人了,这是施工重地,闲杂人等不得入内,赶快走吧。”工头不耐烦地催促道。

“吴羽。。。。。。。我们真的认错人了吗?”猴子对着刀疤疑惑地说道。

一行人不得已,只好走出了工地。

“不可能啊,那明明是何生,我们怎么可能认错人。”猴子说道。

“可是那工头明明叫的是吴羽,确实不是何生。”炮神说道。

刀疤边走边嘀咕着什么,猴子见了急得叫道:“刀哥,你在叨唠什么了?你说句话啊。”

刀疤抬起手来止住猴子,突然说道:“你记得在何生失踪的那天,我们赶到秦雅诗墓地的时候,看到墓碑上写着什么?”

“还能是什么,秦雅诗的名字呗。”猴子说道。

“除了秦雅诗的名字,后来还多了两个字。”刀疤说道。

炮神想了一下,愰然说道:“对了,那是后来添上去的,好像是吴羽。”

“没错,刚才那工头叫他吴羽,我想这是生哥原来的名字。”刀疤说道。

“照你这么说,在那个时候,何生已经恢复了记忆。”施施说道。

“有可能,也许是上次受伤后,生哥已经想起了以前的事情,也就记起了自己的名字。”刀疤说道。

“什么恢复了记忆?”苏婷不解地问道。

“哦,这件事以后再跟你解释,我们来的没错,他就是何生,也就是现在的吴羽。”刀疤说道。

众人点了点头,同意刀疤的说法。

“那现在怎么办,生哥好像不愿意认我们。”猴子问道。

“秦雅诗的死对他打击太大了,也许他认为是自己没有照顾好她,导致秦雅诗的病没有及时治疗,而罪为祸首就是以龙爷为首的我们了,所以他不愿意见我们。”刀疤说道。

“生哥真是重情重义啊,他和秦雅诗才认识多久,没想到感情这么深。”炮神说道。

猴子点了点头说道:“生哥是个真男人,不过现在最大的问题是他不想见我们,到底怎么办才好?”

“我们只好等他下班了再说,先找个看得到他的地方坐坐。”刀疤说道。

工地的对面刚好有个茶楼,几个人挑了一个靠窗的地方,坐着等何生下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