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法会

  • 万世殷商
  • 吴之羲
  • 4272字
  • 2018-10-18 13:10:46

正在大家缀缀不安之际,只见那个大叔又笑着走了进来。

“各位客人,你们休息得怎么样了?”大叔问道。

“好,很好。”刀疤冷冷地说道。

“这位兄弟好像身体不太舒服,从你们刚来的时候,就没见你怎么说过话,你没什么事吧?”大叔问道。

“没。。。。。。他没事,就是受了点风寒。”猴子赶紧说道。

“哦,那就要多休息了,风寒如果严重了,也是会要人命的。”大叔劝说道。

“没事,只是轻微的,已经无大碍了。”炮神说道。

“那就好。。。。。。那就好。”大叔说道。

“对了,大叔,你来找我们,有事吗?”炮神又问道。

“哦,没有其他的事,那些死者的家属一切都已经安排妥当,你们也准备准备,我们马上就要为他们做法事了,顺便给你们祈祈福,去去霉运。”大叔说道。

“好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炮神问道。

“马上就要举行了,等会我来叫你们。”大叔说道。

“好的,我们等你。”炮神说道。

大叔说完,笑着走出去了。

“你们说,他会不会有什么阴谋?”猴子问道。

“为死去的人超度超度,那也是很正常的,我看未必会有问题。”炮神说道。

“那我们要去吗?”猴子问道。

“去,怎么不去,这么重大的仪式,不去岂不可惜了?”刀疤说道。

猴子看了一眼刀疤,又看了看炮神,心里不停地打鼓。

“羽哥,你认为呢?”炮神问道。

“我们好像别无选择,既然他已经来邀请我们了,看来我们现在就是想走也不行了。就去看看无妨,不过,大家小心一些为好,一切当以随机应变。”吴羽说道。

施施想到马上就要参加那几个化僵死人的法会,心中不由得有些害怕。

苏婷倒是显得很激动,甚至有些迫不及待。

不一会儿,只见大叔又进来了,招呼道:“好了,我们可以走了。”

众人各自携带着不同的心情,随着大叔走出了门外。

穿过村道,一行人来到了村子的路口。

只见路当中摆放着十六条凳子,凳子两两相靠,上面搁着一块大木板,每块木板后面分别站着数名村民,村民身后堆着一些杂物。

山林中的樵夫仍然在忙碌着,并没有参加这个法会。

“这些人是死者的家属,其他的村民并不愿意看见死人,所以就没有下来了。几位客人等会儿静静观看就好了,不要擅自走动,也不要出声。”大叔嘱咐说道。

猴子看着那些家属,只见他们低着头,两眼注视着地面,根本看不到任何的脸上表情,心想他们一定是伤心过度,显得有些痴痴呆呆。

炮神扫视了一下周围,不禁有些纳闷:“这法会也太草率了,怎么连个灵堂都没有?香案火烛也没有一个,起码祭品多少也得准备一点啊?这个村子不会穷成这样吧?还是他们的风俗就是如此?”

炮神不解地看了一眼吴羽,但见他眉头紧皱,神情凝重。

“来了。”只听村长叫道。

大伙抬头朝远处的山头看去,只见从后山上下来了一群人。

正是那个小道士领着死尸蹦蹦跳跳地往村里来了。

施施的心里更加紧张了起来,苏婷却显得越来越兴奋。

远处的人影缓缓地靠近,不久之后,就来到了路口。

小道士手捧点着火烛的灯笼,举起手中的桃木剑,嚷道:“停。”

后面的死尸立即停止了跳动,站在了原地。

“太上台星,应变无停,驱邪缚魅,保命护身,众生多结冤,冤深难解结,一世结成冤,三世反不歇,我今传妙法,解除诸冤业。躺。”小道士念念有词地喊道。

只见众尸身一字排开,有序地倒在了木板上。

众人一见,不由得吃惊不已,心想这小道士果然有些本事。

家属一见自己的亲人躺下,纷纷跪倒在地。

奇怪的是,他们只是低下了头,丝毫没有动静,并没有像平日所见一样,哀号哭泣声四起。

“炮神,看他们的样子好像挺伤心的,为什么不哭?”猴子不解地问道。

“我哪知道?也许他们的风俗与某些地方一样,根本不需要哭丧。”炮神说道。

一般来讲,以中国人的传统,为了表示对死去亲人的哀伤,在法会上都会哭哭啼啼一番。

“先人安归,亲人节哀。生人请勿妄动,不得搅扰先人之安宁。”小道士说着,朝站在不远处的众人瞟了一眼。

“看他那神气活现的样子,我他娘的真想抽他一巴掌。”猴子觉得他是在说自己,不由得气道。

“猴子,别乱来。”炮神低声劝道。

又听小道士嚷道:“先人披鱼鳞甲。”

只见死者的亲属从身后拿出了一块白布,盖在尸身的上面,然后又拿出几块小方布,层层叠叠地铺在白布上面,形成鱼鳞状。

“炮神,这是干什么?”猴子纳闷地问道。

“白布是为了表明死者的纯洁,无污点,至于那个鱼鳞嘛。。。。。。这我倒不知道。”炮神说道。

家属叠完方布,退到后面,又重新跪下。

小道士走到家属身后,挑出了几根小桃木和几块小方布巾,来到死尸旁,先后塞到他们的左右手心里。

“这个我知道,小桃木素有仙木之说,可驱魔避邪,防止灵魂出窍。还有一种说法就是,可驱恶狗,以免尸身被狗嘶咬。

小方巾实为手帕,用来黄泉路上擦汗之用。”苏婷说道。

猴子看了她一眼,心里想道:“知道的还真不少。”

只见小道士又挥起手中的桃木剑,忽上忽下,左右生风,然后指着尸身叫道:“太上敕令,超汝孤魂鬼魅,一切四生沾恩,明死暗死冤曲、屈亡、债主、冤家、叨命儿郎,跪吾台前,神光放汝而去超生度劫。。。。。。。。”

猴子见小道士念念叨叨不停,不觉有些烦躁,不经意间看见大叔正在瞧着自己,不由得抬头四目相对。

大叔赶紧转过头去,似乎有意避开。

“炮神,你有没有发现那个大叔正在盯着我们?”猴子说道。

炮神看了一眼大叔,发现他并没有在注视自己。

“没有啊,怎么啦?”炮神说道。

“不对,我刚才发现他在看着我们,我觉得有点问题。”猴子说道。

“你他娘像的真是只猴子,站都站不住,人家当然注意你了。”炮神说道。

“不是。。。。。。”猴子又要解释。

“死猴子,别乱说话,给我安静点。”施施喝道。

猴子无奈,只好闭上了嘴。

小道士念了一会儿经,总算停了下来。

“解结!”小道士又嚷道。

只见亲属又从身后拿出了一条打满活结的绳子。

“刚才怎么没发现有这么多东西,变魔术啊?”猴子无聊地小声嘟嚷道。

只见亲人拉起了绳子,站到死者身旁。

“现在我给你们解开心结,你们大可放心去也。”小道士说道。

小道士将桃木剑在死尸上方晃来晃去,然后喊道:“解。”

每当他喊叫一声,亲人就会解开一个结。

“这又是什么意思?”猴子问道。

“这是替死者解开前世和他人结下的过节,又劝他放下心结,安心离去,以免阴魂不散,堕入阿修罗鼻地狱之中。”苏婷又说道。

炮神和猴子相互看了一眼,点了点头。

看着绳结一个一个被解开,亲人放下绳子,又跪了回去。

“开金桥。”

又见死者家属中出来了三个人,带着身后的三张长凳子,走到前面,将凳子交叠在一起,形成了一座独木桥。

小道士走到凳子旁边念道:“唯愿地藏当见衷愍,开方破狱,传灯照亡,拘都鬼,参阎君。。。。。。。”

只见他念着词,飞身上了长凳,然后一步一步上了高处,嚷道:““茫茫酆都中,重重金刚山,

灵宝无量光,洞照火池烦;

九幽诸罪魂,身随香云嶓,

定慧青莲花,上生神永安。”

“这是道家超度亡灵法事之一,谓之开金桥,意在开方破狱,打开地狱之门,引魂过奈何橋;又可以让亡者升天,托生于福禄之地,不入枉死之城。”刀疤说道。

小道士在桥上做法一番,突然身子一晃,差点栽下桥来。

猴子不禁兴灾乐祸道:“摔下来啊,摔下来啊。。。。。。”

却见小道士慌里慌张地站稳脚根,定住了身形。

猴子不由得有些失望,连连摇头,表示可惜。

炮神见到猴子的神情,禁不住笑了,说道:“这孩子毕竟还小,功夫练得不到家啊。”

小道士又在上面挥了一会儿桃木剑,念了一会儿经,然后飞身下桥。

“看来这个小道士虽然功夫是差了点,还算是有些能耐,不管怎么说,咒语念得挺熟,身手也还过得去。”猴子不知道是夸他还是损他,随口说道。

“你以为驱尸匠都是混饭吃的啊?没有三两下怎么吃这碗饭?你不也是差点就吃亏在他的手里?”炮神笑着说道。

“我那是不小心,太过于轻敌了,后来怎么样?他还不是一样要趴在我的脚下?”猴子不屑地说道。

“你还敢大言不惭?对付一个小孩子,都要痛下杀手。”炮神取笑道。

猴子听言,不禁有些脸红。

小道士似乎听到他们的谈话声,不由得停了下来,瞪着他们。

炮神见状,捅了一下猴子,让他安静。

“他还真能耐上了,竟然敢瞪我?”猴子不悦地轻声嘟嚷道。

一切做完,只见大叔走到小道士跟前,又朝他们这边看了看,小声说着什么。

小道士有些不情愿地走到他们跟前,说道:“本来我才不想理你们了,既然村长为你们说情,那我就暂且为你们去邪消灾吧。”

施施和苏婷赶紧双手合十,闭上了眼睛。

猴子厥着嘴角,他才不相信小道士会那么好心。

但见小道士在他们面前挥起了桃木剑,而且剑剑指向猴子。

猴子大为不满,这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吗?

只听小道士又念起了法咒:“天地玄宗万气,本根广修亿劫证吾神通,三界内外惟道独尊,体有金光覆映众身,视之不见听之不闻,包罗天地养育群生,诵持一遍身有光明,三界侍卫五帝司迎,万神朝礼役使雷霆,妖丧胆精怪亡形。。。。。。。。太上灵台,金光速现,真人降律,急急令敕。”

只见小道士收起桃木剑,说道:“你们以后不会有事了。老实说,要不是村长好意,你们也不会有如此福气。俗话说得好,遇死人不避,霉运长三年。今天算你们运气好,以后见着我,客气一点,小心别再惹我。”

“你。。。。。。”猴子有些气恼,就要发飚。

炮神赶紧一把抓住了他。

“好了,我们准备起程,举行入殓法事。”小道士说道。

家属们立即从地上起来,将死尸身上的白布拿起。

只见小道士咬破手指,将血抹在桃木剑上,然后指着众尸身,嚷道:“太上灵台,真人降律,急急令敕,起。”

话音刚落,就见躺在木板上的死尸睁开了血眼,直直地翻身而立,然后又高高跃起,站到了地面上。

苏婷和施施不禁吓得抱在了一起。

猴子也有些心惊肉跳,不安地望着死尸。

小道士拿起地上的灯笼,挥起手中的剑,喊道:“先人回归,生人回避,走。。。。。。。”

只见尸身整整齐齐地向右边转过身去,排成了一列纵队,蹦蹦跳跳地随他而去。

“炮神,看来湘西赶尸是真的,原来真有驱尸术。”猴子吃惊地说道。

“嗯,没错”炮神也是慌张地点了点头。

大叔见尸群离开,笑着走了过来,说道:“真是对不住各位了,让你们受惊吓了。现在法事已毕,我们要去安葬死者,几位有没有兴趣也跟着去看看?”

“不要了,不要了,这样可以了,我们还是不去了吧。”猴子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似的回道。

“那好吧,为你们做的祈福也完成了,剩下的事情跟你们也就毫无关系了,你们回去好好休息吧。”大叔说道。

猴子回头正要走开,只听吴羽说道:“既然大叔为了我们不辞劳苦,我们总不能半途而废吧?我看还是去瞧瞧为好。”

大叔闻言,不由得楞了一下神,接着又缓过神来,说道:“既然你们要去,那也无妨,也好。。。。。。也好。。。。。。。。”

“羽哥,还是不要去了吧?”猴子紧张地劝道。

“羽哥说去那就去吧,哪来这么多废话,走吧!”刀疤喝道。

猴子无奈,只好跟着大家一起前行。

大叔走在众人的后面,望着眼前的一帮人,嘴角渐渐地露出了一丝的笑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