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小道士

  • 万世殷商
  • 吴之羲
  • 6371字
  • 2018-10-17 22:13:39

猴子闻言,不禁大吃一惊。

前面我们也已经提到,他什么都不怕,就怕刚死之人,哪怕是看到红漆漆的棺材,也会惊心不已。

虽说那些死尸已经干枯了,自己还是不愿意面对,又怕会糟来晦气。

只听猴子小心地问道:“我们真要去吗?”

炮神也是有些不愿意,说道:“我认为没什么不妥,要不就别去了。”

猴子附议,把头点得像小鸡吃米似的。

“死尸有什么好怕的?你们两个胆小鬼。”刀疤突然开口斥道。

“不是。。。。。。。刀疤,你没事了?”猴子狐疑地看着刀疤,问道。

“我当然没事,我本来就没事。我和羽哥的看法一样,这些死尸绝对有古怪。不管怎么说,我一定要弄它个明白,别又让人当猴耍了。”刀疤说道。

苏婷同意了他的说法,点了点头。

“不错,我觉得事情太凑巧了,如此离奇的习俗偏偏又让我们遇上了。”吴羽说道。

“我跟你们去。”苏婷说道。

猴子和炮神相互看了一眼。

他们的心里清楚得很,这小姑娘片子一定巴不得那些是死尸就是活的,那样她就能找到解药了。

“不用了,还是我自己去吧。”吴羽说道。

“不行,这次我们一定得和你一起去,万一那些尸身真有问题,你一个人还真应付不了。”刀疤说道。

苏婷又是赞同地点了下头。

猴子和炮神见刀疤已经开口,知道两人也逃不掉了。

“我们要不要同那个大叔先打个招呼,就说我们四处逛逛?”猴子问道。

“还是不要了,我们先不要去惊动他,万一他也有问题,事情就不好办了。”吴羽说道。

“你的意思是说,这有可能是大叔的主意?”猴子吃惊地问道。

“不会吧?大叔对我们确实挺好的啊?”炮神不相信地说道。

刀疤看了看二人,说道:“你们别忘了,在土方村的时候,那个老头刚开始也挺友好的。结果怎么样?还不是把我们整得有如丧犬一般。假如大叔真的不怀好意的话,我想必定和李善有关系。”

猴子和炮神总算明白了,刀疤原来还在想着报仇的事。

两人无奈,只能答应一同前去。

苏婷一去,大海自然也得跟去。

至于施施,总不能将她一个人留下吧?

几个人整理了一下行装,看看外面没有人,悄悄地往后山溜去。

屋子后面,只见一个人走了出来,正是那个大叔,

只见他面带微笑,目送着众人上了山。

一群人来到山上,果然发现有个大木屋,屋内屋外畅通无阻,并没有见到有门,屋子周围静悄悄的。

“怎么样,我们进去吗?”猴子问道。

“我先过去看看,你们在这等着。”刀疤说道。

也不等其他人回应,就见他大步向前,走了过去。

猴子和炮神本想加以阻拦,根本就来不及。

刀疤来到屋前,放眼往里看去。

只见屋内摆放着八副棺材,并没有看到有任何人。

刀疤四处张望了一下,从包里掏出了铁锹,慢慢地走了进去。

棺材的顶部都被盖得严严实实的,根本看不到里面装的到底是不是那些死尸。

为了安全起见,刀疤搜遍了屋内的每个角落,确定无误后,方才靠近自己身边的一副棺材。

只见他举起了右手的铁锹,然后伸出左手,搭在棺材盖的底部,就要打开。

就在这个时候,刀疤突然听到身后有动静,不由得心里大吃一惊,想也不想,握紧铁锹,就朝后面横甩了过去。

只见后面站着一个人,见到铁钬来势汹汹,赶紧蹲了下来。

“刀哥,是我。”。

刀疤低头一看,猴子正蹲在自己的脚下,其他人也都进来了。

原来,外面的人等了半天,屋子内一点动静也没有。

几个人担心刀疤会不会出了状况,赶紧跟了进去,见他安然无恙,方才放下心来。

猴子见到满屋子的棺材,身上的毛孔顿时竖起了鸡皮疙瘩。

正在他想转身离开,却见炮神朝他呶了呶嘴。

猴子抬头一瞧,刚好看到刀疤正要打开棺材。

炮神此时心中也不踏实,于是怂恿猴子先过去瞧瞧。

猴子极不情愿地走到刀疤的身边,无意间却惊动了他,差点被削掉半个脑袋。

“刀哥,怎么样?发现什么了吗?”猴子小心地问道。

“发现你个头,没看到我还没打开盖子吗?你他娘的,属猫的啊,走路一点没声音都没有。”刀疤说道。

“对不起,刀哥,是我的错,下次我会注意的。”猴子连连致歉道。

“少废话,快点过去那边,帮我打开。”刀疤叫道。

“哦。”猴子顺从地应了一声,然后迅速地跑到了棺材的另一头,把手扶在棺盖上面。

“炮神,过来拿着,只要一有动静,尽管往死里招呼。”刀疤叫道。

炮神赶紧走了过去,接过铁锹,高举在半空中。

刀疤和猴子交换了一下眼神,手上同时一发力,把棺材盖掀开来。

炮神原以为棺材里会有死尸跳出来,正举着铁秋准备打下去。

岂料棺材内并没有任何的动静,只有一具死尸静静地躺在里面。

但见他面目狰狞丑陋,样子十分恐怖。

“怎么样,有问题吗?”猴子问道。

刀疤仔细地观察着棺材里的死尸,然后朝他伸出手去,想要试探一下鼻息。

猴子屏住呼吸,心跳不断地加速。

就在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死尸身上的时候,突然从门外传来了一阵喝止声。

“住手,你们在干什么?”

众人回头一看,门口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着一个人,正是那个小道士。

只见他手里捧着一只刚烤好的烧鸡,身后挂着一把桃木剑,正横眉冷对地看着他们。

刀疤本能地将手缩了回来,静静地望着他。

“原来是你们!你们要干什么?我刚才还在纳闷了,你们几个见了死人为什么不回避?原来是想偷尸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想要尸体干什么?”小道士喝问道。

“不是。。。。。。小兄弟。。。。。。我们不是要偷尸体,只是。。。。。。”猴子支支吾吾地解释道。

“什么小兄弟,没看到我穿着道服了吗?叫我法师。看你贼眉鼠眼的,不是想偷东西那是要干嘛?

我知道了,你们一定是盗墓贼,专门干偷尸盗宝的事情吧?你们以为这里会有宝贝吗?真是胆大妄为。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小道士训斥道。

猴子本来还想好言相向,没想到他却出口伤人,不由得火大。

“他娘的,你个乳臭味干的臭小子,老子好言对你,你竟然敢骂我,看我怎么收拾你。”猴子怒道。

只见他一把抢过炮神的铁锹,朝小道士冲了过去。

炮神一急,正想阻止他,却被刀疤一把拉住了。

小道士见猴子气冲冲地朝他扑了过来,不禁大吃一惊,赶紧退出门外,将烧鸡放在门外的石头上,然后拔出了身后的桃木剑,一副严阵以待的样子。

“哟呴,还真想动手啊?来。。。。。。来,小子,让我看看你有多大的本事。”猴子挑衅道。

小道士也不回话,举剑就刺。

猴子哪把他放在眼里,挥起铁锹就想挡开。

令他想不到的是,小道士的身手十分的灵活。

只见他剑尖一挑,避开铁锹,转手朝着猴子的腰部扫了过来。

猴子不由得大为吃惊,赶紧将腰一扭,想要躲开,屁股却被打了个正着,当即疼得跳了起来,摸着臀部,往旁边退去。

也是猴子过于轻敌,没料到小道士的速度如此之快,才会中了招。

“死猴子,连个毛孩子也对付不了啊?”炮神取笑道。

猴子颜面尽失,满面通红地叫道:“好你个臭小子,猴爷我本来不想跟你动真格的,你倒是不客气,看我怎么收拾你。”

只见猴子挥起手中的铁锹,朝着小道士就是乱打一通。

小道士毕竟年轻,又没经验,顿时被猴子逼得手忙脚乱。

不一会儿,就见他被猴子一脚踹倒在地上。

“小子,知道厉害了没有?敢跟我动手,你还嬾了点。”猴子嘲笑道。

小道士气得一轱辘爬了起来,张手就是一剑。

猴子一闪身,避开了剑尖,挥锹迎上了桃木剑。

小道士挥剑想要挡开,却听“当”的一声,桃木剑立马落到了地上。

猴子打得兴起,举起锹来就要朝他的脑袋砸去。

“猴子,住手。”吴羽见状,赶紧出声喝止。

猴子本能地停住了手,转过头来看着吴羽。

“他只不过是个孩子,你别下那么重的手。”吴羽说道。

只见他走向了小道士,一把将他拉了起来。

小道士满脸的不服气,挣开吴羽的手,生气地转过头去。

“呦呦,看不出来,脾气还真不小啊。”炮神不禁笑道。

“怎么,不服气?不服气我们再来,”猴子挑逗道。

“来就来,谁怕谁啊。”

小道士说着,弯下腰捡起了木剑,就要上前。

“小兄弟,住手,先别冲动。”吴羽止住了他,喊道。

“羽哥,别拉着他,让他来。”猴子叫道。

“猴子,你也别太得寸进尺,见好就收吧,他只不过是个小孩子。再说,事情总是我们有错在先,你就别再惹他了。”吴羽说道。

猴子还想不依不挠,只听炮神说道:“死猴子,柿子捡软的好捏是不是?你他娘的谁都不敢欺负,就会欺负小孩子。”

猴子气打不出一处来,怒怼道:“他娘的,出头的是我,如今说风凉话的却是你。你要是看不顺眼的话,那好,我们来比比。”

“你们两个龟蛋,又发什么神经?还嫌事情不够多啊?都给我闭嘴。”施施怒道。

猴子和炮神这才相互瞪了一眼,安静了下来。

吴羽转过头来,问道:“小兄弟,你叫什么名字?”

小道士转过头去,根本就不理他。

“我们不是来偷东西的,只是好奇而已。这件事情是我们做得不对,我代他们向你道歉。”吴羽和声悦色地说道。

“哼,死人有什么好奇的?你们没见过死人吗?”小道士不满地说道。

“普通的死人是没什么好奇的,只是像这种的就没见过。他们也是一时冲动,冒犯了你,你就别再生气了。”吴羽劝道。

“这只不过是死了之后才变僵的,有差别吗?”小道士说道。

“在你看来可能没什么差别,在我们的眼里差别就大了。”炮神说道。

“那是你们少见多怪,有些死尸因为特殊的原因没有腐烂,就会变僵,也就成这样子了,知道没有?”小道士解释道。

“原来如此,你不说我们还真不知道。”吴羽故作不知,回道。

猴子正在一旁生着气,突然看到石头上面的烧鸡,赶紧跑过去捡了起来,扯下一个鸡腿就啃了起来。

“喂,你干什么?那是我的,你给我放下。”

小道士一眼瞧见烧鸡被抢,不由得大声叫了起来,想要上前夺回。

猴子抬起头来,讥讽地看着他,又举起烧鸡,示意他来抢。

小道士见状,立即停下了脚步,不敢上前。

他知道这个小矮子还是挺厉害的,刚刚不就已经吃过他的亏了。

猴子看着他,又拿起烧鸡瞧了瞧,笑道:“这烧鸡是你的吗?有写你的名字吗?你叫什么名字?我找找看。”

“我叫。。。。。。”小道士说到一半赶紧打住了,知道自己差点上了当。

“我干么要告诉你们我的名字?你们为什么不告诉我?喂!你还吃。”小道士急道。

猴子笑着又掰下了一个鸡腿,挑衅地朝他扬了扬手。

突然,从他的身边伸过一只手来,将烧鸡捞了过去。

猴子一急,正要张口骂人,转头一看,却见是施施,当即将鸡肉和脏话一并吞到了肚子里。

施施走上前去,将烧鸡递给了小道士,说道:“烧鸡还给你,你再仔细看看,我们真不是坏人。”

小道士一把接过烧鸡,跑到了门口,转过身来喊道:“我不管你们是什么人,总之,这里是不能随意进入的。”

猴子余兴未尽,问道:“如果我要进去了?”

“那。。。。。。那我就。。。。。。”小道士涨红了脸,支支吾吾地说道。

“就怎么样?还想较量较量吗?”猴子笑道。

“那。。。。。。我就去叫村长。”

小道士迫不得已,只好把村长抬了出来。

他可能也没有想到,自己不经意的一句话,倒把大家镇住了。

这万一真的叫来了村长,众人还真不好解释了。

“小兄弟,别叫,我们走就是了,你别紧张,我们走。”炮神赶紧阻止他道。

猴子还想惹事,炮神不由分说,一把拉住他,走了。

小道士看着众人远去的身影,趾高气昂地自言自语道:“哼,神气什么嘛?我让你们走,你们不也得走吗?”

一行人下了山,回到了木屋。

“刀哥,看出什么来了没有?”猴子问道。

刀疤摇了摇头说道:“好像真的是死尸。”

苏婷本来信心满满,这时又有些神情失落。

“奇怪了,这小子年纪轻轻的,怎么就做上道士了?而且还是个驱尸匠?”炮神喃喃地说道。

“这也不奇怪,山里人穷,有些人没饭吃,只好去做道士、和尚喽。”猴子说道。

“听说,想做驱尸匠的徒弟,并没有那么容易,不但人要聪明、吃苦耐劳,而且还要经过重重地考验,方可以入师门。看这小子倒是挺机灵的,长得也满清秀的,只是年纪会不会太小了?”炮神不解地说道。

“也许他是天赋异禀,这也没什么奇怪的。”猴子不屑地说道。

“如今探尸失败,怎么办?我们还去吗?”炮神问道。

“不能再去了。我们已经打草惊蛇了,那小子肯定会有所防备,万一再惊动村里人,事情反而不妙。希望他不会过于声张,告诉那位大叔。”刀疤说道。

“那。。。。。。我们要不。。。。。。”猴子眨着眼睛,吞吞吐吐地说道。

炮神看着猴子,顿时明白他要说什么了,他对猴子太了解了。

“你不会是想杀人灭口吧?”炮神问道。

猴子一时语塞,脸色微微一红,不敢多言。

他知道自己如果再说一句话,肯定会被他怼死。

“那我们还不走?万一他真的把事情抖了出来,村里人一定会追究的,到时我们还能脱身吗?”施施不安地说道。

“我也觉得是,三十六计,还是走为上计。”炮神附和道。

苏婷心里着急,刚想说些什么,却见大叔手里端着两只烤好的山鸡,从外面走了进来。

“几位,我给大家准备了一点食物,你们将就着用点。”

猴子见到了野味,立马什么也管不上了,毫不客气地吃了起来。

“多谢大叔了,我们真是给您添麻烦了。”炮神说道。

“不麻烦,不麻烦,只要你们不嫌弃就行了。。。。。。对了,刚才我过来的时候,没看到你们,你们去哪呢?”大叔突然问道。

猴子一听,嘴里的鸡腿差点掉了出来。

“哦,没去哪里,我们只是随便走走。”炮神赶紧圆谎道。

“哦,那就好,不过有个地方你们最好别去,”大叔叮嘱道。

“哪里?”猴子忍不住问道。

“后山,就是那个停尸屋。”大叔说道。

猴子闻言,差点被鸡肉给曀死。

“你放心吧,我们不会去的。”炮神急忙应道。

“好,好,那你们吃吧,我还有事,先出去了。”

大叔说着就离开了。

刀疤看着大叔出去的背影,一脸的疑惑。

再看猴子,三下五除二地就把一只烧鸡给吃完了,心满意足地躺到床上去了。

吴羽此时的心情和刀疤一样,他开始对大叔产生了怀疑。

“羽哥,怎么办?现在就走吗?”刀疤问道。

“先别急着走,我想看看他到底要干什么。”吴羽说道。

猴子躺在床上,蒙蒙眬眬地就睡着了。

等他睡醒起来,发现其他人还在做着梦,于是下了床,走出了屋子。

走到屋外,只见大叔正坐在一张椅子上,旁边陪着一个人。

猴子睁大了眼睛,发现原来是那个小道士。

两人并没有注意他的到来,还是有说有笑的,不知道在谈论什么。

猴子心里暗暗吃惊,赶紧走上前去。

“大叔,你们在说什么了?这么高兴。”猴子试探着问道。

“没什么,说些家常事。”大叔笑着回道。

小道士一见是猴子,立马转过头去,不愿理他。

猴子也不在意,笑道:“大叔,这是你孙子吗?”

“你才是孙子了。”小道士不乐意地接口道。

“不要无礼,他不是我的孙子,他只是村里的一个道士。”大叔说道。

“哦,那他。。。。。。”猴子刚想继续询问。

只见小道士站起身来,说道:“村长,我先走了,我不愿意跟陌生人坐在一起。”

小道士说完,朝着猴子做了一个鬼脸,跑掉了。

猴子也不生气,对着大叔说道:“这小鬼头,一定是我们哪里得罪他了吧?好象挺不高兴的?”

“哦,你们得罪过他吗?”大叔狐疑地问道。

“没有。。。。。。没有,可能是刚才在山上,我们碰到了他,没有避让的缘故吧。”猴子赶紧解释道。

“哦,这个根本没什么。我也跟他讲过了,是你们不知道规矩嘛。我刚才吩咐过他了,让他做完法事后,给你们去去霉运也就是了。”大叔笑着说道。

“他答应了?”猴子问道。

“起初他好像很不愿意,不过后来答应了。”大叔说道。

猴子这才放心下来,相信小道士并没有把之前的事情告诉大叔。

聊了一会儿,猴子见没话可说了,只好起身离开。

再看大叔,他似乎也有事情要做,匆忙地往山上去了。

猴子低着头走向屋子,猛然一抬头,发现刀疤站在了门口。

看来他刚才已经听到了两人的谈话。

进了屋子,猴子见其他人都起来了,不由得高兴地叫道:“好了,没事了,那个小屁孩没说,大叔好像也不知道。”

“我看未必。”刀疤突然说道。

“不会吧?你刚才也听见了,那孩子确实没说。”猴子不解地说道。

“那个孩子是没说,不过,那个大叔未必不知道。”刀疤说道。

猴子有些吃惊,问道:“那。。。。。。那个大叔是怎么知道的?”

“那个大叔看似什么都不知道,其实他什么都知道。他刚才警告过我们不要去后山,其实是想告诉我们,他已经知道我们去了后山。”刀疤说道。

“他娘的,又来了,什么不知道又知道的?我又糊涂了。”猴子烦躁地说道。

“他是故意想让我们知道他已经知道了我们去过停尸屋。”刀疤说道。

“不错,他是有意的。”吴羽重复道。

猴子又开始头痛了,不知道他们到底在说什么。

“那他要干什么?”炮神问道。

吴羽镇定地说道。“我们也不用妄自瞎猜了,我相信过不了多久,就知道他到底要干什么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