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危机重现

  • 万世殷商
  • 吴之羲
  • 3656字
  • 2018-10-14 22:48:56

原来,在不远处的树林里有几个樵夫,其中一个人的脸上戴着一副面具,青面獠牙,令人恐惧,与之前在树林里和土方村所见到的竟然一模一样。

“这。。。。。。”猴子大惊失色,紧张得说不出话来。

“这里怎么也有相同的面具?照这样看来,这个村子与土方村是有关联的。”炮神说道。

“也就是说,他们都是一伙的。”猴子说道。

“奇怪了,这个大叔好像真的不知道对面的土方村,这到底是为什么呢?难道他又是在作戏?“炮神不解地说道。

“两个村子之间应该只有那条秘道相通,否则,李善早就追了出来。而那条秘道也是特意隐藏的,普通人应该无法知晓。如果真是这样子的话,两个村子互无关联那也不是不可能。”吴羽说道。

“那这面具又是怎么回事?”猴子问道。

“难道戴面具真的是这里人的一种习俗而已?他们这么做,只是为了对自己心中的神灵表示敬畏,以求受到护佑?”炮神疑惑地说道。

众人绞尽脑汗,百思不得其解。

“要不。。。。。。。。我们去找他问问?”猴子提议道。

“不好,”吴羽摇了摇头,说道,“我们不知道真相到底是如何,假如真的只是一种习俗而已,那倒也没什么。

万一不是,就一定与前面的村子有关系,恐怕又会惹来不少的麻烦。我们现在都有伤在身,根本无法从容应对,到时候真是凶多吉少。

为了避免打草惊蛇,我以为还是静观其变为好。”

“那现在要怎么做?”猴子问道。

“先别惊动他们,我们先下去再说。”吴羽说道。

众人慌里慌张地顺着山道,往山下走去。

这时,只见一名戴面具的樵夫转过身来,目送着他们的身影下了山,进了屋子。

刀疤已经醒了过来,正坐在木床边上,发着呆。

猴子将屁股按在凳子上,顺手给自己倒了杯水,一饮而尽,想让自己紧张的情绪安稳下来。

“羽哥,怎么办?如今情况不明,对方到底是敌是友,我们根本分不清楚,如果一直呆在这里,恐怕会有危险。”炮神说道。

“嗯,炮神说得没错,依我看,我们还是赶快离开此地为妙。”猴子提议道。

“大家先镇定点,事情并不一定就如我们想像的那样不妙。换而言之,假如对方真的不怀好意,恐怕我们也会和之前一样,早就被他们盯死了。就算我们想要离开,恐怕也没那么容易。”吴羽说道。

“那。。。。。。。怎么办?那我们岂不是前脚刚出狼窝,后脚又进了虎穴?”猴子不安地说道。

“有什么好怕的,假如他们真是一伙的,那最好,我正愁着怎么找他们了。”刀疤突然说道。

猴子和炮神相互看了一眼,知道刀疤的疯劲又上来了。

“敌不动,我不动,既然有机会让我们喘息,我们就不能轻易放过。现在对大家来说,最重要的是抓紧时间休息,养足了精神,恢复气力,才不至于真到了事情突变的时候,毫无反手之力,束手就擒。

总之,我们要做最坏的打算,不能有丝毫的掉以轻心。”吴羽说道。

炮神赞同地点了点头。

“那我们就呆在这里,等着他们来收拾?”猴子说道。

“既来之则安之,到底他们是不是一伙的,也只是我们的猜测而已。既然看不出来,我们也就稍安勿躁。

这样,你们在这里好生休息,我出去走走,看看有什么异常状况。”吴羽说道。

众人心想,暂时也只能如此了。

“羽哥,那你当心点。”炮神关切道。

吴羽点了点头,走了出去。

众人的心不禁又紧张了起来,生怕吴羽会遇到什么危险。

“炮神,羽哥一个人出去,不会有事吧?”猴子问道。

“放心吧,假如人多了我反倒担心,比如说猴子你。”炮神说道。

“去你的,你什么意思?真是的,老损我。”猴子装作要打炮神,叫道。

“呵。。。。。。。羽哥艺高人胆大,哪一次不是都会逢凶化吉?没事的。”炮神笑着说道。

吴羽出了门口,正想往山林的方向走去,转念一想,干脆在村子里转转算了。

吴羽缓缓地走在村道上,四周静悄悄的。

这里的房子全都是用木头拼装而成的。

正所谓物尽其用,山里人家别的没有,有的就是木头,几乎所有的家庭用具也都是木制的。

吴羽观察了几个屋子,里面的摆设几乎也是一样的简单,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吴羽在村子转了大半天,并没有见到有人阻止自己。

所有旮旯角落都看清楚了,并没有什么异样,也没有发现护卫。

吴羽转而又上了山林,四处游荡。

只见樵夫们仍然专注于砍柴,并没有在意他的到来。

吴羽试探着走近一个戴面具的樵夫。

本以为会有人过来阻拦他,出人意料的是并没有人理他。

吴羽环视了一下四周,又试着靠得更近一些,直到自己的脚尖都碰到了樵夫的脚后根,还是不见有任何动静,甚至连樵夫都没有反应。

吴羽自己倒有些心慌,也不敢冒然出手去揭开面具,赶紧走开。

就这样,吴羽几乎走遍了整个山头,感觉一切很是平常。

他又试着寻找那位大叔无果后,只好下了山。

“羽哥,怎么样?发现什么没有?”猴子还没等吴羽进门,赶紧迎了上去,问道。

吴羽走到桌子边,坐了下来,然后摇了摇头,说道:“好像没有什么不妥。我逛遍了整个村子和山头,他们对我根本没有丝毫的防备,而且村里村外也没有发现护卫。”

“会不会在他们休息的时候,护卫才会出现?”猴子问道。

“这倒不清楚,不过,我好像并没有看到这个村子有沙漏,不知道他们是用什么东西来计时。”吴羽说道。

“他们不会数着手指头来算时间吧?”猴子打趣道。

“你个死猴子,又开玩笑,正经点。”炮神骂道。

猴子无趣地闭上了嘴。

“那接下来该如何?到底是走还是留?”炮神问道。

“我们再等一会儿,待他们收工了,看看情况会怎么样。”吴羽说道。

猴子和刀疤点了点头。

几个人半躺半坐的,静静地等着樵夫放工。

“奇怪了,那个大叔怎么大半天了,也没看到人?”猴子突然又问道。

“他不是说自己也要上山砍柴吗?可能正在山上忙着了。”炮神说道。

“我在山上并没有看到他。”吴羽说道。

“也许是人太多了,你没注意吧。”炮神猜测道。

“也许吧。”吴羽轻轻地回道。

其实他们并不知道,那个大叔正在山上的某个地方,远远地监视着他们。

屋子里的人开始有些烦躁,却又不敢冒然行事,只好尽量稳住自己的情绪,希望樵夫尽快下山。

感觉又过了许久,并没有见到山上的人有下山的迹象。

“奇怪了,看看时间也不短了,这些樵夫不用休息的吗?大半天了也不见他们下来吃饭。”猴子不耐烦地说道。

“山里的村夫,生活一般都比较清苦,有人为了节约时间,都会带点水粮上山,以便多砍点柴火,增加些家用。

我看他们应该也是一样,不是不下来,只是在山上随便将就而已。”炮神说道。

“那他们不用睡觉吗?”猴子又问道。

“如果他们觉得困了,也会在山上小睡一会儿,直到天黑才会回家就寝。”炮神又说道。

“天黑?可是这里没有天黑啊!难道他们就一辈子呆在山上?”猴子说道。

炮神一时语塞,也不知道怎么回应才好。

几个人讨论了大半天,山上的樵夫仍旧没有停工的意思,大伙甚为不解。

由于没有计时的仪器,也不知过了多久,猴子迷迷糊糊地就睡着了。

猴子又被噩梦惊醒后,发现山上还是一片的忙碌,那个大叔仍旧没有踪影。

“他娘的,那些椎夫是钢铁做的吗?真不知道累啊?难道我们真要等到他们下来吗?如果他们一直呆在山上,那我们岂不是在这里等死吗?”猴子生气地叫道。

“羽哥,猴子说得对,这样耗下去也不是办法。”炮神说道。

“那好,我们还是依旧画葫,假装离开,看看他们会有什么反应。”吴羽说道。

“好。”猴子和炮神同时应道。

众人收拾了一下行装,慢慢地走出了门口。

猴子提心吊胆的,本以为会有人出来阻拦,却不曾想一个人也没有。

猴子和炮神大为不解,相互看了一眼。

“没人?接下来怎么办?还继续走吗?”猴子问道。

“一不做,二不休,既然没人阻拦,还不赶快溜之大吉,留下来干什么?”炮神说道。

众人觉得有理,不禁加快了脚步,赶紧离开。

几个人沿着村道,在村子里走了大半天,并没有找到出去的路。

“这村子是个迷宫吗?好象没路可以出去。”猴子说道。

“羽哥,看来这里行不通啊?”炮神说道。

吴羽环视了一下周围,又抬头看了看山林,说道:“走,我们上山。”

众人急步如飞,迅速地出了村子,往山上赶去。

一路上,几个人紧张不已,生怕樵夫会突然过来拦住自己。

出乎大家意料的是,直到他们穿过山间小路,到达山顶时,根本没有遇到任何的阻滞。

眼看着就要下山了,众人不由得放下心来。

“我们是不是想多了?这个村子根本就没有问题。”猴子释怀地说道。

“看来真是我们想多了,戴面具真的只是他们这里的一种风俗习惯而已。土方村的那个老头,估计也是借着面具故弄玄虚,吓唬我们罢了。”炮神说道。

“照这样看来,我们不用再想着如何对付这些樵夫了。

兵书有云:三十六计,走为上策,只要那个姓李的家伙追不上我们,他也就束手无策了,我们也就不会再有麻烦了。”猴子说道。

“是啊,我们总算安全了。不过,大家还是错怪那位大叔了,有机会的话,还真得好好地向他赔个不是。”炮神说道。

“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谦恭有礼了?以前也不见得你会这样,腥腥作态,伪君子!”猴子笑道。

“死猴子,我哪像你,你就是只山里来的野猴子,蛮横不化,丝毫不知礼数。”炮神骂道。

“死炮头,你才蛮横不化,假装斯文,老是辱没我,看我不打断你的腿。”猴子怒道。

只见两人顺着山间小道,互相追逐着。

众人看着打打闹闹的两个活宝,不禁哈哈大笑,跟着朝山下走去。

刀疤转身看了一眼忙碌的樵夫,又朝远处的高山望去,心中有些依依不舍。

就在大家刚刚离开的时候,突然从一棵大树下闪出一个人影来。

只见他鬼鬼祟祟地四处张望了一下,然后悄悄地跟了上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