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丧家之犬

  • 万世殷商
  • 吴之羲
  • 7844字
  • 2018-10-10 22:33:22

聚在四周的农夫纷纷散去,又若无其事地回到了田里继续耕作,只留下一二十名护卫将众人团团围住。

大伙面对着虎视眈眈的护卫,纷纷从包里掏出了家伙。

刀疤、猴子、炮神三人相互依靠着,吴羽和大海仍旧一前一后,将施施和苏婷夹在了中间。

老人依旧面带微笑,退出了包围圈,大声喊道:“给我抓住他们。”

护卫接到指令,开始发动攻击。

老人也不留下观看,只是走进了一间屋子里,坐了下来。

原来他担心自己被擒,所以先躲了起来,又留了两名护卫守在门口。

所谓擒贼先擒王,外面的几个人应该对付不了护卫,可能会想到先拿住自己。

老人深谋远虑,果然是老奸巨滑。

这时候的空地上,已经是一片混乱。

刀疤眼看着一把矛尖刺向自己,赶紧将头一偏,躲了过去。

护卫并没有稍作停留,马上调转手上的长矛,朝着刀疤的腰上扫了过来。

刀疤没料到护卫的速度如此之快,躲避不及,被扫了个正着,当即痛得弯下了腰。

护卫抬起脚来,又朝着他的脑袋踢了过去。

刀疤始料未及,下巴结结实实地挨了一脚,顿时仰身躺在了地上,脑袋一片嗡嗡作响。

只见护卫又举起长矛,朝他的胸口刺下。

刀疤的神智有些模糊,根本反应不过来。

炮神见状,不由得大吃一惊,奋不顾身赶上前去,挥起手中的铁锹,将长矛挡开。

刀疤暂时解除了危机,炮神却被踹飞了出去,摔倒在地。

刀疤总算缓过神来,正要从地上爬起来,却见另一把长矛又朝他刺了过来。

刀疤不敢怠慢,慌忙就地翻滚躲避,矛尖正好插在刚才躺着的地方。

护卫根本不给他喘息的机会,连连展开攻势。

刀疤无奈,只能在地上不停地翻滚着。

好不容易远离了护卫,刀疤瞅准机会,“咕噜”一下从地上爬起来,跑开了。

猴子也好不到哪里去,手臂上早已被刺伤,鲜血不停地往外流出来。

猴子顾不上疼痛,左窜右跳地躲避着护卫,上气不接下气。

“不行啊,这些护卫太厉害了,我们得想办法摆脱他们。”炮神有些支撑不住,不禁大叫道。

刀疤气喘吁吁,根本无暇多想,只听他喊道:“我们不要挤在一起,大家分开走,到时候在果园里碰面。”

“好。”猴子和炮神同时应道。

再看吴羽和大海,两人不但要应对护卫,又要保护身边的女伴,同样不大好受。

苏婷和施施的身手在女性当中已经算是不错的,可如今碰上的却是这些如狼似虎的护卫,根本就派不上用场,只能四处躲避。

但见二人蓬头散发,身上也已经受了伤。

吴羽为了救施施,肩上被刺了一道口子,鲜血立马染红了衣服。

大海也是狼狈不堪,手上、脚上、身上都已见红,却仍然拼命的护着身后的苏婷,。

吴羽看着事态不妙,心中不禁暗自着急。

只听他大声喊道:“大海,我们分开走,你带着苏婷往左边,我往右边。”

“好。”

大海突然发疯似的怒吼了一声,不顾一切地往左侧冲了出去。

苏婷不敢停留,紧紧地跟在大海的后面。

吴羽也加快了手上的速度,砍刀挥舞得密不透风,往右侧推进。

这些护卫真是了得,往日里吴羽早已砍翻了不少人,如今却连一个护卫也没伤到。

施施早已大汗淋漓,气喘吁吁。

吴羽挡开身前的长矛,一脚将护卫踹了出去,拉起施施逃出了包围圈。

再看刀疤,脚上又被划破了一道口子,只能拖着受伤的腿,往田里跑去。

地里的农夫依旧忙碌着,似乎没有发生过任何事情一般。

一名护卫追上前来,举矛就刺。

刀疤大吃一惊,不由得连连后退。

眼看着躲避不及,刀疤的脚下突然一滑,摔倒在地,正好躲过致命一击。

刀疤仔细一看,原来是自己不小心绊到了一个大西瓜,没想到正好救了自己一命。

护卫又扑向前来,刀疤慌忙爬了起来,往前跑去。

地里满是花花绿绿地大西瓜,刀疤跑没多远又被绊了一跤。

刀疤气急败坏,捞起一个西瓜,朝着护卫砸了过去。

西瓜不偏不倚正好砸在了护卫的身上,又掉到了地上。

护卫毫不在意,手上的动作根本没有停下来。

刀疤手忙脚乱,不管三七二十一,见瓜就拿,见人就砸,边扔边往后撤。

追赶他的护卫共有五人,刀疤砸了这个,顾不了那个,背上又挨了一棍。

刀疤经受不住,扑倒在地,摔了个嘴啃泥。

来不及吐出嘴里的泥土,刀疤又向旁边滚开,躲过长矛,迅速爬起来,一溜烟跑了。

空地上,猴子仍被四个护卫緾住,正在四处逃窜。

好不容易找准了机会,撇开护卫,拼命地往村内跑去。

猴子捂着手上的伤口,躲进了村子,后面护卫仍旧紧追不舍。

猴子骂道:“他娘的,狗皮膏药似的,甩都甩不掉。你们不会让老子休息一下吗?真是一群催命鬼。”

护卫根本不容他喘息,赶上来又给了他一矛尖。

猴子赶紧闪躲,不小心跌倒在地。

只见他在地上连连翻滚着,又迅速爬了起来,往旁边的一间屋子跑去。

猴子闪到屋子边上,趁机喘了一口气。

只是第二口气还没上来,就见护卫已经来到自己的身边。

猴子慌张不已,顿觉眼前一条白光闪动,赶紧低下头来,一把矛尖戳在了屋子的木头上。

猴子压低身子,使出全力推开护卫,逃命去了。

另一边,炮神躲到了一片西红柿的田地里。

西红柿又大又红,犹如一个个小灯笼似的,看着很是诱人。

炮神此时哪里还顾得上柿子,在狭小的田道里窜来窜去,与护卫躲起了猫猫。

西红柿地里插满了竹子,用意是架起藤蔓,以便西红柿更好的生长。

直立的藤蔓把田地分成一个个小通道,竹子正好又可以帮助炮神抵挡长矛。

追逐了一会儿,竹子已被扫倒了一大片。

炮神借机喘了一会儿气,却发现两名护卫已从左右两侧包抄过来,将自己堵在通道之中。

炮神见状,赶紧拔掉旁边的竹子,跨到另一边的通道里去。

大海已经是伤痕累累,护着疲惫不堪的苏婷往田垦上跑去。

“大海,别管我,你先走。”苏婷捂着自己的手臂说道。

“小姐,不要放弃,我不会扔下你不管的。”大海说道。

“照这样下去,我们俩都走不了,你快跑。”苏婷急道。

大海挡开苏婷头上的长矛,说道:“不要胡思乱想,你要出了事,回去了我怎么向钱爷交待?”

两人已是筋疲力尽,如此下去,不用多久就会命丧于此。

突然,大海发现不远处有一片甘蔗林,不禁喜出望外。

“我们往那边去。”大海指着甘蔗林说道。

苏婷又恢复了求生的欲望,跟着大海拼命地往前跑去。

距离不远,却困难重重,经过殊死搏斗,两人终于来到了甘蔗林边。

“我挡住他们,你先进去。”大海喘着粗气,叫道。

此时也容不得推让,苏婷找了个机会,钻了进去。

大海脚上又挨了一棍,差点摔倒在地。

只见他单脚跪地,顺势在田里打了个滚,爬起来跳进甘蔗林里。

护卫岂容二人逃走,先后追了进去。

吴羽拉着施施在田里狂奔。

施施艰难地跟上步伐,突然脚下一软,扑倒在地里。

后面的护卫赶上来就是一矛。

吴羽大吃一惊,手上一用力,闪电般地将她从地上拽了起来。

只差一点,施施就会被长矛刺穿。

“羽,我跑不动了,你别管我了。”施施心有余惧地说道。

吴羽挡着身前的护卫,并没有说话,只是努力地护着施施。

本来对付两三个护卫,吴羽应该没有问题,就算是现在又多了两个人,想要全身而退也不困难。

可如今自己要保护施施,护卫身上的滕甲又刀枪不入,吴羽几乎毫无招架之力,力不从心。

只见吴羽又中了一脚,身子往后退去,施施一下子暴露在护卫的眼前。

护卫瞅准了施施,长矛朝她头上戳了过去。

施施双眼一闭,似乎放弃了抵抗。

吴羽大惊失色,奋力向前一跃,将她扑倒在地。

两人在地里不停地翻滚着。

施施感觉到了吴羽那强壮的肉体,心里“扑通扑通”地跳不停。

吴羽无暇多想,一把拉起她,往不远处的果园跑去。

来到果园边上,吴羽将施施往前一推,叫道:“快跑。”

接着又迅速返过身来,奋力地挡住了追兵。

施施深情地看了一眼吴羽,头也不回地钻进了果园。

刀疤在田野里四处逃窜,跌跌撞撞地躲避着护卫的攻击。

眼看一根长矛朝着自己的头上扎来,刀疤根本躲闪不及,却见自己身旁有个农夫,顺手将他拉了过来,挡在自己的前面。

护卫并没有在意,照样刺进了他的胸膛。

刀疤心里慌张,赶紧放开农夫,转过身去,头也不回地开溜了。

护卫将长矛拔了出来,继续追了过去。

农夫的身上并没有流出血来,仍然若无其事的继续劳作。

好在刀疤只知道逃命,根本没有发现,否则的话肯定会更加吃惊。

刀疤用尽吃奶的力气往果园跑去。

眼看着救命稻草就在跟前,却又“扑通”一声摔倒在地。

头上的长矛紧随而至,刀疤以为这次死定了。

就在千均一发之际,突然凭空横过来一把砍刀,将长矛荡开。

刀疤抬头一看,发现吴羽已经站在自己跟前,不禁心中大喜。

原来,吴羽刚才在果园边阻挡护卫,防止他们去追赶施施。

又且战且退,将护卫引到了田里。

不经意间,正好见到刀疤有危险,赶紧上前解救。

刀疤满头大汗,从地上爬了起来。

猛然间发现身旁一下子多了好多个护卫,刀疤的脸色霎时都变白了。

“别发愣,快跑。”吴羽叫道。

刀疤在吴羽的掩护下,好不容易突破了包围圈,方才进了果园。

吴羽有意想要引开护卫,却见其中的两三个人朝着刀疤追了过去。

看看身边的护卫众多,吴羽无奈,只好先行逃避。

西红柿的地里已经是狼藉一片。

炮神在通道里东躲XZ,抬头间,远远地看见刀疤已经进了果园,不由得心急如焚,翘望着吴羽,希望他也能来帮帮自己。

吴羽此时根本就自顾不睱,哪还抽得出空闲来帮他?

炮神大失所望,顺手摘下一个西红柿,放进嘴里,却又“呸”的一口吐了出来。

满地里都是熟透了的西红柿,他却碰巧摘了一个发青的果子。

炮神晦气地将手上的西红柿摔在地上。

护卫又从两边朝他包围了过来。

炮神气急败坏,将西红柿一个个的摘下来,往护卫身上砸去。

护卫的滕甲都被染红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都受了伤。

眼看西红柿树都被毁得差不多了,自己再呆下去恐怕躲不了多久。

护卫们又像吃了药似的,一点也不见得累。

炮神心里七上八下,就在护卫快要将自己包围之际,迅速地跨过竹子,跑出西红柿地,拼命地往果园冲了过去。

护卫在后面紧追不舍,很快就赶了上来。

炮神大吃一惊,赶紧往另一个方向跑去,以免自己又被围上。

就这样,炮神在地里不停的转圈,都快把自己给累死了。

跑了没多久,炮神腿上发软,感觉自己就要倒下。

就在这时,旁边突然闪过一个人,拉住了他。

炮神吓得灵魂几乎出了窍。

等他回过神来,定睛一看,方才发现是吴羽,心中真是悲喜交加。

吴羽挡住了他身后的护卫,叫道:“快跑。”

炮神好不容易抓住吴羽伸出的橄榄枝,岂能错过良机,立马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往果园急驰而去。

原本追杀吴羽的护卫,突然撇开旧敌,朝炮神追了过去。

吴羽见到同伴都已经进了果园,手上顿时也轻松了许多。

虽然不能确定是否安全,总比在毫无遮挡的开阔地里强。

再看这些护卫,他们虽然厉害,人数也不少,只是想要打败吴羽,却也不太容易。

吴羽同样知道,自己想要击退护卫,几乎是不可能的,因此也不敢加以恋战。

只见他左突右闪,避开长矛,突出了包围圈。

又见他健步如飞,很快就把追兵甩到了脑后,闪进了果园。

猴子来到一间屋子门前,想也不想就躲了进去。

来到屋内,只见里头除了桌子、凳子,还有两张床之外,再无其它。

猴子有些傻眼,不知道要往哪里躲。

后面追兵又到,猴子无奈,只好钻进了床底。

两名护卫闯了进来,一眼就看到床底下的猴子。

猴子懊恼的钻了出来,站到了桌子后面。

两名护卫一左一右,从桌子两边包抄了过来。

猴子“兹溜”一声,钻进了桌子底下,又从另一头钻了出来,慌慌张张地跑出门外。

刚出门口,就见另外两名护卫正在不远处等着他,猴子吃惊地反向而逃。

猴子鬼灵精怪的在村里转来转去,好不容易甩开了护卫,来到一个院子里。

只见院子边上有一口井,井上的横木绑着一条绳子,绳子自上而下垂到了井里。

猴子不加多想,揪着绳子滑到了井里。

井内空间并不小,井壁的石头也是凹凸不平。

猴子荡了一下绳子,双脚踩在井壁上,紧跟着伸出手扒住凸出来的石头,放开绳子,将身子贴在井壁上。

护卫跟进了院子,正在找不着人,突然看见井上的绳子在晃动。

两名护卫走到井边,同时俯身往井里看去。

只听“拍”的一声,两人的面具紧紧地贴在了一起。

奇怪的是,他们并没有因为相撞而分开,反而互相挤兑着争相往下瞧去。

井中黑乎乎的一片,猴子又紧紧地贴在井壁上,再加上两名护卫又互不相让,根本就看不清楚井里有什么东西。

两人在井边顶牛了半天,方才分开。

又随意地拉了拉绳子,就走出了院子。

猴子留意了一会儿头顶上的动静,估摸着没人了,方才发觉自己快要撑不住了,赶紧拉住绳子,爬了上去。

猴子小心地探出头来,发现没有任何人,赶紧翻出井口。

令他想不到的是,他才站稳脚根,就看到两名护卫从房子里边冲了出来,好像早就知晓他在井里,正等着他出来。

“我靠,你们两个混蛋真他妈的聪明,还懂得守株待免。”猴子骂骂咧咧地赶紧跑出院子,一溜烟跑了。

猴子拼命地跑啊跑,发觉村子里确实没地方可躲,只好往田里的方向跑去。

猴子也是踩上了狗屎运,刚跑出村子,就看见一片稻田。

猴子欣喜万分,想都不想,一个飞身而下,淹没在稻田之中。

护卫紧追而至,顿时失去了猴子的身影,只好四处搜索。

刀疤拼命地往前跑去,后面的护卫远远跟随。

这里的果树并不茂密,很容易就会被护卫赶上。

刀疤正在发愁,突然发现眼前有一片香蕉林。

刀疤喜出望外,一头扎了进去。

香蕉树叶巨大,林子又茂密,容易躲避,总算摆脱了追兵。

刀疤在林里乱转,突然发现前面有人,不由得暗自吃惊,正想躲避

却听到前面的人大叫道:“刀哥,是我。”

刀疤止住脚步,转头一看,原来是炮神。

两人死里逃生,发现对方都安然无恙,不由得欣喜若狂,紧紧地抱在了一起。

“你没事就好了,其他人了?”刀疤问道。

炮神摇了摇头,说道:“不知道。”

“那只死猴子了?好像分开后就没见到他。”刀疤说道。

“是啊,他不会被抓了吧?”炮神担心地说道。

“我看不会,那猴子鬼灵精怪的,没那么容易被抓。”刀疤说道。

其实他也不知道情况如何,只能暂时安慰自己。

正在说话间,又听到不远处传来脚步声。

两人不敢逗留,赶紧离开。

香蕉林并不大,他们很快就走了出来。

刀疤和炮神辗转来到了一片龙眼树下,看看后面没有追兵,才敢停下休息。

“想不到这些护卫如此的厉害,还没怎么动手,我们就已经全都挂了彩。”炮神处理着伤口,心有余惧地说道。

“唉。。。。。。。。我们也算是上辈子烧高香了,如果没有羽哥,估计我们这一群丧家之犬已经全军覆没了。”刀疤说道。

“对了,羽哥不知道进来了没有?”炮神问道。

“我看他不会有事的,护卫虽然难以对付,不过,凭羽哥的身手,摆脱纠缠应该没什么问题。”刀疤绑紧了手上的纱布,自信地说道。

话音刚落,就听到有个声音轻轻地呼唤着他:“刀疤。。。。。。。”

刀疤吓得立马从地上蹦了起来,两只眼睛四处张望着。

奇怪的是,他并没有看到任何人。

“炮神,你有听到什么声音没有?”刀疤紧张地问道。

炮神正在包扎伤口,疼得他都快哭出来了,根本没注意。

“没有啊,怎么啦?”炮神不解地问道。

刀疤诧异的说道:“我明明听到有人在叫我。”

炮神看了看周围,笑道:“我看你是神经错乱吧,疑神疑鬼的,这里根本没有人。”

就在这时,只听见一个叫声再次传来:“炮神。。。。。。。”

两人的鸡皮疙瘩不约而同的竖了起来。

“你听见了?叫你了。”刀疤轻声地说道。

炮神心惊胆颤地点了点头,应道:“嗯。”

“什么人?鬼鬼祟祟的,出来。”刀疤壮起胆来,大声喝道。

“是我,上面。”

刀疤和炮神慌忙往头顶上看去,刚好瞧见树上蹲着一个人。

两人仔细地辨认了一下,发现树上的人竟然是施施。

“施施姐。”

两人喜出望外,同时大叫了出来。

原来施施一路跑来,后面并没有护卫追赶。

施施辗转林中,不知道往哪里躲才好。

偶然间发现了这片龙眼树林,踌躇了半天,最后还是爬上树干躲了起来。

期间,不时地看到护卫在树下来回地搜索,自己也不敢随意地出声。

正在紧张之际,刚好看见刀疤和炮神,不由得心中大喜,这才叫的他们。

施施从树上小心翼翼地爬了下来。

刀疤和炮神赶紧接住了她。

“怎么只有你们两个,其他人了?”施施问道。

“不知道。”炮神摇了摇头。

“那你们的羽哥了?”施施又问道。

两人再次摇了摇头。

施施顿时又紧张了起来。

“刀哥,我们要不要去找找?”炮神问道。

“我看还是不要的好,这里到处都是护卫,我们冒然出去恐怕会再次碰上他们。

还有,其他人也未必会有事。

当下之急,我们得先找个安全的地方呆着。

如果时间久了还不见他们的话,我们再另行商议对策。”刀疤说道。

炮神和施施赞同地点了点头。

就在此时,只见一个人从不远处走了过来。

“羽哥。”刀疤冲着来人,大叫道。

吴羽快步上前,来到了三人的面前。

“羽哥,你没事就好了。”炮神欣喜地说道。

吴羽扫视了一下四周,问道:“有没有看到其他人?”

三人同时摇了摇头。

“我去找他们。”吴羽说着就要离开。

“等等,先别急。我们好不容易又聚在一起,你这一出去,回来时又会找不到我们。

我看这样,我们沿路做下标记,你回来的时候顺着记号来找我们。”刀疤说道。

吴羽点了点头,提着刀寻找同伴去了。

刀疤举起铁锹,在树上划了两道深深的痕迹。

三个人在果园里像无头苍蝇似的瞎转着,也不知道该往哪里去。

“刀哥,这样不是办法,我们这样四处乱转,说不定还会碰上护卫。”炮神说道。

刀疤想了想说道:“你们跟我走。”

两个人跟着他来到了一片桃树林,这正是他和赵霞碰面的地方。

三人先后坐在地上,总算可以休息一下了。

刀疤望着粉红的桃花,一副神色迷漓的样子。

“你还在想她?”施施问道。

刀疤抬头看了一眼施施,站起身走到一棵桃树边,摘下了一个桃子,狠狠地咬了一口,并没有说话。

炮神跟着站起来,顺手也摘了一个桃子,说道:“刀哥,看开点,不是我们不救她,你也瞧见了,那老头并不好对付。不过,你也别急,说不定事情会有转机的。”

刀疤眼圈一红,眼里冒出了一团怒火,狠狠地将桃子砸在了地上。

三个人一言不发地坐在地上,着急地等待着其他人。

过了不久,吴羽带着猴子回来了。

“猴子,你没被抓啊?”炮神吃惊的叫道。

“你他娘的,怎么老是盼着我出事?你们都没事,我会有事吗?”猴子不满地喊道。

“羽哥,你是怎么找到他的?”炮神问道。

“我刚出去不久,就在半路上碰到他了。于是我带着他,沿着你们留下的标记找到这里。”吴羽说道。

“猴子,行啊?!没想到你还能单枪匹马地突围。”炮神说道。

“那当然,你也不看看我是什么人?”猴子得意地说道。

“哎呀!”

只听见他突然大叫起来。

原来是炮神不小心按在了他的伤口上面。

“哎呀,猴子,对不住了!看来你也伤得不轻啊!来,我帮你包扎一下。”炮神抱歉道。

“你个死炮头,又趁机报复我,痛死我了。”猴子咧着嘴叫道。

“你们休息一下,我去找其他人。”吴羽说道。

“羽哥。。。。。。”刀疤欲言又止。

吴羽止住步伐,转过身来望着他。

刀疤犹豫了一下,摆了摆手,说道:“没事了,你小心点。”

刀疤的本意是想让他顺便找找赵霞。

转而一想,吴羽已经是伤痕累累,怎能让他再去冒险,最终只好放弃了。

吴羽在外头转了大半天,中途难免又会碰上护卫。

吴羽不敢多加逗留,只是缠斗一小会儿,找机会尽快摆脱。

最后,吴羽确实找不到任何同伴,只能回来了。

“羽哥,怎么样,找到他们没有?”炮神问道。

“没有,不知道会不会被抓了?”吴羽说道。

“那怎么办?我们要不要回去救他们?”施施急道。

“救他们,怎么救?我们现在都自身难保,回去岂不是自投罗网。”猴子叫道。

“难道就这样把他们留在这里?”施施说道。

“反正苏婷也是无药可救,留在这里不是更好?”猴子说道。

“我没想到你竟然会这样想,不管怎么说,她俩和我们一起进来,就一定要一起出去。”施施怒道。

“施施姐,别生气,我只是随便说说,不是认真的。接下来该怎么做,还是听羽哥的吧。”猴子发现势头不对,赶紧说道。

大家都紧张地看着吴羽。

“救是一定要救的,只是现在不合适。我们全都伤得不轻,如果冒然救人,恐怕会适得其反。”吴羽说道。

“那现在怎么办?”炮神问道。

吴羽环视了一下周围,说道:“这里看来也不安全,我们现在最重要的事,是找个可以休养的地方安顿下来,好好处理一下伤口,等恢复了体力,再商对策。”

“那。。。。。。哪里才是安全的?”猴子问道。

“我知道,你们跟我来。”刀疤突然说道。

猴子和炮神吃惊地望着刀疤,他怎么会知道这里哪有安全的场所?

刀疤并不言语,只是带着众人离开了桃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