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没有天黑的夜晚
  • 万世殷商
  • 吴之羲
  • 4674字
  • 2018-10-10 00:30:10

刀疤以为自己记错了地方,放开老人的手,沿着墙边搜寻了起来。

后面的人也相继上了山坡,方才发觉山洞已经不见了。

众人在峭壁边上来来回回地走了十几趟,仍旧没有发现洞口的影子。

“怪了,那个洞口怎么会凭空消失了?真他娘的见鬼了。”猴子喃喃地说道。

刀疤也是百思不得其解,抬起头来刚想言语,却发现老人的脸已经铁青铁青的。

“大爷,这。。。。。。不是。。。。。。我并没有骗你,我们真是从这里进来的。”刀疤有些心虚地解释道。

“年轻人,我老汉在这里生活了大半辈子,就从来没有发现过坡上有出口,你们几个人身份来历不明,究竟到这里来是为了什么?你们如此欺骗一个老人,又是有何意图?”老人气愤地说道。

“不是。。。。。。大爷,我真没骗你,不信你问问他们,这里真的有个出口。”刀疤努力地寻求众人的帮助。

其他人纷纷点头,表明刀疤的清白。

“你们是一伙的,我才不会相信你们了。”老人说道。

众人一时语塞,竟然不知道如何澄清。

“你们既然不怀好意,也别怪我老头子不讲情面。”老人狠狠地扔下一句话,转身下了山坡。

刀疤慌张地看了看其他人,赶紧追着老人跑了过去。

大伙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只能跟着回村。

刀疤一路上好说歹说,老人就是不相信。

一进屋里,老人一声不吭地坐在了椅子上,样子十分的恼怒。

“大爷,你听我解释,我们真没骗你,我们在那个树林里还差点丢了性命。”刀疤仍然在努力着,试图让老人相信自己没有撒谎。

老人转过头来看着刀疤,问道:“你们差点丢了性命?这到底怎么回事?”

刀疤见有转机,慌忙把树林里遇到戴着面具的狗熊同他讲了一遍。

在整个事情讲述的过程中,刀疤的话语间不免有些夸大其辞,同时借机抬高自己在同伴中的身份地位,膨胀自己的能力。

炮神和猴子一边听着,一边偷偷地发笑,脸上时而浮起不屑地神情,时而又对他嗤之以鼻。

两人的心里不约而同地产生了嘲讽之意,刀疤还真是什么都敢吹。

老人见他说得头头是道,神情也逐渐地缓和了起来。

“你说的是真的?”老人狐疑地问道。

“千真万确,如有半句谎言,我刀疤必将天打五雷轰,死于。。。。。。石榴裙下。在座的各位都可以为我做证。”刀疤信誓旦旦地说道。

猴子和炮神相继又笑了起来。

什么叫死于石榴裙下?这个世界假如真有神灵的话,刀疤必将被雷电劈得身首异处,粉身碎骨。

只不过“刀疤”这两个字,并不是他的真名,他用这个名字来发誓,难怪他什么都不怕了。

老人似乎相信了他的讲述,喃喃地说道:“没想到真的有这样的事情,那。。。。。。那个山洞究竟又是怎么回事?难道还会自己长脚跑了不成?”

刀疤眼见老人自言自语,好象陷入沉思之中,也不敢随意去打扰他。

过了良久,老人方才如梦初醒,回过神来,说道:“好吧,我暂且相信你们,不过,如果让我发现你们敢骗我。。。。。。。”

刀疤正等着老人放狠话,不想他却站了起来,说道:“好了,这件事情就到此为止,你们好好休息,我去给你们备点斋饭。”

老人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

众人面面相觑,目送着老人的背影离开屋子。

“没想到这老头竟然这么凶,和我们刚开始见到的时候相比起来,简直是判若两人。依我看来,这老头应该不是什么省油的灯,我们还是需要特别的小心。”猴子心中不安地说道。

刀疤和炮神赞同地点了点头。

几个人坐在了桌子旁边,怎么也想不明白,山洞为什么会突然消失?

“刀哥,这件事情怎么这么奇怪,洞口怎么会就这样无缘无故、凭空的消失了呢?或者是。。。。。。有人趁我们没有注意,故意给堵上了?依我看,会不会是那个老头故意作戏给我们看,叫人暗地里做的?”

刀疤想了想,又摇了摇头,说道:“我看不大可能,你瞧他那副喜出望外的样子,就好象是旱地里的庄稼遇到了雷雨天的甘霖一般,我觉得他是真不知道那里有个出口。”

“那会是其他人吗?有可能是纠王指使下人干的吗?”猴子又问道。

“我看也不太可能,首先,谁也不知道纠王是不是真的活着;

其次,我们已经来来回回找了好多次了,根本就没有见过墙上有任何的珠丝马迹,也就是说没人在墙上动过手脚;

再者,就这么一会儿时间,想要把那个大洞堵上,几乎是不可能的,除非。。。。。。除非他是神仙。”炮神说道。

“神仙?难道纠王吃了长生药,升仙了?”猴子眨着眼睛,说道。

刀疤和炮神相互看了一眼,又瞧见猴子那认真的样子,心里真的不知道要说他什么才好。

“死猴子,你真是什么都敢想,我刀爷长这么大,就从来不相信世界上有鬼神这一说。别拿你那落后的封建思想来扰乱我。”刀疤喝道。

“封建思想?那长生药又是怎么回事?不是真的存在吗?”猴子还真是固执,满脸不屑地回道。

“长生药是长生药,那只能让人长生不老,不能让猴子升仙。要不然那些臭狗熊早在树林里把我们给收拾了,要不然你也不会还在这里活蹦乱跳的。”刀疤禁不住提高了嗓音,嚷道。

“那。。。。。。”猴子仍然不依不饶。

刀疤不等他说下去,举起手来,阻止了他,说道:“好了,你别说了,我想静静。”

“你想静静,哪个静静?”猴子眨着眼睛,不解地问道。

要不怎么说猴子这个人,有些时候还真是白痴。

“你他娘的,能不能闭嘴啊?我想哪个静静?我想你老妹来着。”刀疤终于忍不住了,大怒道。

“我老妹?我没有妹妹啊?”猴子仍然没转过脑筋来,回道。

刀疤正要发火,炮神赶紧拉起猴子,说道:“猴子,你真他娘的一根筋啊,怎么没完没了的?”

猴子愣愣地看着炮神,又瞧了瞧怒气冲冲的刀疤。

过了一会儿,他终于明白了过来,原来刀疤想清静清静。

猴子的脸顿时涨得满脸通红,两耳发热。

只见他默不作声地躺到了床上,闭上了双眼。

正在这时候,老人又笑哈哈地走了进来,身后跟着几个端着饭菜的村民。

“让大家久等了,你们都饿坏了吧,来,快点吃饭吧。”老人说道。

几个村民将饭菜放下,一声不吭地走了出去。

刀疤瞧了瞧桌子上的饭菜,发现餐具都是木制的。

随后他又抬头望着送饭的村民走出去的背影,心里不由得打起鼓来。

原来,刚才村民进来的时候,他无意间发现了这几人的的神情竟然有些呆滞,两眼无光,样子十分的冷漠。

“各位请吧,不要客气。”老人笑着招呼大家用餐。

猴子听到有饭吃,赶紧从床上爬了起来,回到了桌子边。

等他看清了桌子上的饭菜后,立时没了兴致。

原来盘子里全是素菜,一点晕腥也没有,不由得一脸的嫌弃。

老人注意到了大家脸上的神情,说道:“各位,不好意思,小村庄本来就是穷乡僻壤,不象那些富贵的乡镇,只有粗茶淡饭,就请大家将就将就。”

刀疤看着饭菜,同样也是没有一丝的胃口,只是老人既然这样说了,也不好拒绝,只好迎合道:“大爷,你说笑了,我们出门在外,有口热饭吃已经不错了,哪敢有任何的嫌弃,你过虑了。”

“那就好,各位请慢用吧。”老人说完,转身就要离开。

“哦,对了,我忘了告诉大家,现在已经是放工的时候,请你们呆在这里好生休憩,不要随便外出,以免打扰村里人的清静。”老人突然停下来,说道。

“放工时间?现在已经是中午了吗?”刀疤问道。

他本能地抬起左手,看了一下腕上的防水手表,突然发现指针竟然不走了。

刀疤以为是时间轴已经走完了,于是转动了一下发条,没想到还是老样子。

“他娘的,连个手表也坏了,一定是之前掉进水里的原因。”刀疤骂道。

“不是中午,现在已经是晚上休息的时间了。”老人又说道。

“晚上?”猴子惊讶地看着门外,说道。

外面的光线依旧十分的明亮,怎么会是晚上?难道是自己眼瞎了不成?

“不错,确实是晚上时间。”老人重复道。

“那。。。。。。。这天为什么还这么亮?”炮神不敢相信地问道。

“这里的天一直都是这么亮的。”老人又说道。

众人再次惊奇不已,以为自己听错了。

“你的意思是说。。。。。。这里不会天黑吗?”刀疤问道。

“没错,这里长年都是这样,没有黑夜,也见不到太阳。”老人说道。

“没有太阳?那这些光线是怎么来的?”猴子失声问道。

“据老一辈的人说,自从搬到这里以来,村里的人就再也看不见太阳了。

可能是地理位置的特殊原因,太阳不会经过这里,因此我们就看不见了。

不过光源应该是由太阳发出来的没错。

可是天为什么不会暗下来,这个,老汉我就不得为知了。”老人解释道。

刀疤感到有些凌乱,这里不但人怪,连天气也怪。

他不敢想象,在没有黑白交替的地方,人类是怎么生活的?

“那你们怎么知道现在是夜晚?”刀疤问道。

“哦,这个倒是简单。你们随我来。”老人说着走出了屋子。

众人满心好奇地跟了出去。

只见老人走到一个木架子边上,指着头顶说道:“就是这个。”

刀疤一看,原来是两个相互颠倒的沙漏,里面装满了沙子,上面的那个,沙子已经漏完了。

“沙漏?”猴子叫道。

“不错,我们就是依靠它来计时的。当上面的沙子完全漏到下面的沙漏里,就代表白天已经结束。

当两个沙漏翻转,互相调换位置,也就代表着黑夜结束。

我们白天劳作,晚上休息,以便能重新恢复体力,保证第二天有充足的精神,继续耕种。”老人解释道。

猴子心中想道:“这个村子真够落后的,连个计时的东西也没有,也亏得他们能想出这个法子。”

“好了,你们该去用饭了,记住不要随意走动,以免影响别人休息。”老人说完,竟自离开了。

这个时候,只见田野里的农夫纷纷地回到了自己的屋子里。

四周顿时变得非常安静,静得让人觉得有些可怕。

众人回到了屋内,心中有种不祥的预感。

这个村落真是太诡异了!

猴子来到桌子边,看看饭菜还是热的,虽然心中不大乐意,也只好将就着吃了。

吴羽招呼苏婷和施施用餐。

刀疤不情愿地夹起一根青菜,放到嘴里,却又“啐”地一声,吐了出来。

“靠,怎么一点味道都没有,忘了放盐了吗?”刀疤叫道。

猴子有些不相信,亲口试了一下,同样将嘴里的菜吐了出来,骂道:“他妈的,真的没放盐。你们再看看这些菜,连一滴油也没有,这叫人怎么吃啊?喂猪吗?那老头是不是故意整我们?我找他去。”

猴子说完,气乎乎地就朝门外走去。

刚走到门口,突然凭空横出两根棍子,挡住了他的去路。

猴子仔细一看,这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门外竟然多了两个壮汉。

只见他们的脸上均戴着一张既熟悉又恐怖的面具,身上穿着滕甲衣,手上握着一条长木棍,棍子上方套着一把白得发黄的尖角锐器,看着象是骨头。

这不就是原始部落里,野人所使用的长矛吗?。

猴子见状,气不打一处来,叫道:“怎么回事?还有看门的?这是什么意思?软禁我们是吗?”

两个壮汉并没有出声,只是拦住了他。

“不说话就可以了?我偏不信了,活人还能让尿给憋死,老子我就要出去。”猴子大声喊道。

只见他伸出双手,拨开眼前的长矛,就要硬闯出去。

两个壮汉抬手一推,竟然轻而易举地将他推进了门内。

猴子连连后退了好几步,方才站稳。

看来,两个壮汉的力道还真是不小。

“靠,还敢动老子?看老子不收拾你们。”猴子怒道,就要扑上前去。

“猴子,别动手,回来。”刀疤叫道。

猴子闻言,气哼哼地往地上“啐”了一口口水,转身回到桌子边。

其实,猴子刚才也是一时冲动,狐假虎威,如果动起真格来,吃亏的恐怕还是自己。

等他静下心来,想想还真有些后怕。

“看来老头不是和我们看玩笑,这个时候真的不让出门。”刀疤说道。

“难道我们就这样被软禁起来了吗?”猴子说道。

“软禁不软禁我不知道,不过现在我们出不去是肯定的了。”刀疤说道。

“那怎么办?照这样下去,那不等于坐以待毙?”猴子不安地说道。

“先别急,至少现在他们还没有什么行动,我倒真想看看这老头的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刀疤冷笑着说道。

“羽哥,你的意思呢?”炮神问道。

吴羽点了点头,说道:“刀哥说得对,敌不动我不动,敌若动我先动,大家稍安勿躁,见机行事吧。”

“好了,先吃饭再说。”刀疤说道。

“这饭怎么吃啊?一点味道也没有。”猴子面有难色的说道。

刀疤举起手中的白米饭,说道:“菜是不能吃,可这饭看来还不错,闻起来还挺香的。”

猴子看着同伴们都已经吃起了饭,也不好再说什么。

只见他端起手中的木碗,两眼盯着白花花的米粒,似乎想要把它看透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