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熟人来访
  • 万世殷商
  • 吴之羲
  • 1967字
  • 2018-09-17 15:32:03

2000千禧年,人类步入了新的二十一世纪,中国已经发展成为繁荣富强的国家,人民生活逐渐向小康水平迈进。

这一天已经是正月十七了,元宵佳节转眼就过去了,安微铜陵的文玩市场早就开市了。

刀疤坐在自己的店里,心里却是一阵的烦躁。

这几天,刀疤和其他同行一样,按时开市,可是每天都没呆一会儿,就把铺子关了,四处溜达去了。

这几年,文玩市场已经大不如以往了,一来群众的生活越来越好,对文玩古董也逐渐有所了解,不再有往日的热衷。再者政府部门为了响应中央肃清市场欺诈行为,加大了文玩市场的监管,重拳打击民间盗墓行为。

龙爷作为西安文玩市场的龙头老大,自然被列为打击的重要对象。

一收到风声,龙爷抛下城内的铺子,逃到海外去了,手下的人也是树倒猴狲散,纷纷离去。

全国的文玩市场逐渐的落莫,甚至有些萧条,刀疤的生意自然就不好做,加上龙爷的组织已经土崩瓦解,也就没有再出过门,倒过斗。

虽然前些年赚足了盆钵,身边的积蓄足以丰衣足食,可是毕竟是坐吃山空,心里自然有些介蒂。

这天,刀疤在店里又没呆多久,就被朋友拉出去喝酒了,直到快天黑的时候才醉醺醺地回到家里。

一进家门,就看到自己的老爹坐在厅里的沙发上,同几个人在说话。刀疤以为又是什么亲戚来访,招呼也不打,就要回房去了。

“站住,你又去哪里喝酒了?整天瞎溜达,就像掉酒缸里了。你朋友来了,过来。”刀疤的父亲叫道。

“我朋友?”刀疤尽力地睁开那迷离的眼睛,扫视着坐在沙发上的两个人,看着身影很是陌生。

见到刀疤站着并没有动,刀疤的父亲走了过来,一把将他拉了过去,按在了沙发上,骂道:“看你像什么样子,真是不像话。”

刀疤的父亲同两个人客气了几句,就出门去了。

刀疤半躺在沙发上,摇晃着脑门,看了看前面的人。

眼前愰愰惚惚的是一男一女,男的身材彪悍,女的脸上带着一副墨镜。

“刀哥,你不认识我们了吗?”女的从脸上拿下了墨镜,说道。

刀疤再次睁开双眼,看了一眼女子,朦胧中觉得女子娇美可人,很是面熟,但是却想不起来是谁。

“刀哥,我是余大海啊。”男子突然开口说道。

“余。。。。。。余大海?”刀疤絮叨着,觉得这个名字很是熟悉。

“是啊,你忘了前几年在长白山了吗?”余大海说道。

“长白山。。。。。。”刀疤耷拉着脑袋搜寻着脑海里的记忆。

“余大海,你不是。。。。。。钱玉山的那个手下吗?”刀疤慢慢地爬了起来,靠在沙发上说道。

“是啊,刀哥,你想起来了。”余大海说道。

“那。。。。。。你是?”刀疤朝着女子问道。

“她是苏婷啊。”余大海说道。

“刀哥真是贵人多忘事,连我们也都不认得了。”苏婷笑着说道。

刀疤只觉头上一阵疼痛,连喝了好几口茶,才让自己舒缓了下来。

刀疤看着苏婷,觉得苏婷比以前漂亮了许多。

“你们是钱玉山的人,这大老远的跑来找我,不会是来给我拜年的吧?”刀疤笑着说道。

“刀哥,看你说的,怎么说,我们也是同生共死过的,就算来给你拜个年也不会过份吧。”苏婷笑着说道。

“哈。。。。。。。我刀疤虽然名声在外,玉树临风,不过应该没那么大的面子让二位专门来看我吧?对了,钱玉山现在怎么样了?”刀疤说道,心里却想道:“龙爷这棵大树都倒了,钱玉山应该不会好到哪里去。”

果然,只听苏婷叹了口气说道:“现在的文玩市场是什么样子你也知道的,钱爷早就收山了,人也到海外去了,手下的人散的散,走的走。”

刀疤听完,心里竟然一阵的舒坦,本来自己对钱玉山印象就不好,一听钱玉山也跑路了,当然开心了。

“那两位怎么突然跑到这里来了,不会又是要重操旧业吧?要知道现在和以往不同了,不要说盗个墓,就算你在地上捡个宝贝,都得上交。再者说了,这要是下斗被抓了的话,后果可是很严重的。”刀疤说道,精神看起来比刚才好多了。

“刀哥,这可不象你的为人啊?以前不是一样的严打,你不一样上刀山下油锅,不也一样风光无限,怎么现在胆子越来越小了?看来我们是高看你了。”苏婷讽道。

刀疤低着头,抬起眼皮,看着苏婷,心想:“这还真的是有买卖了。”

刀疤重新抬起头来,眯着眼睛,笑道:“说得也是,我毕竟是个人吧,七情六欲是有的,害怕也是人之常情,看来二位此来是另有其事,不妨说说吧。”

苏婷见刀疤满面通红,又不停地打秋风,知道此时谈事情并不恰当,于是拿出了一张卡片,放在桌上说道:“刀哥,看来你喝得不少,我想事情还是改天再谈,如果你愿意的话,明天到酒店里来找我,让我做个东请你吃个饭。”

说完站了起来,招呼余大海走了。

“不是,这个。。。。。。”刀疤想要站起来,不料脚上一软,又瘫坐在沙发上。

看着二人走出门口,刀疤索性躺了下来,瞟了一眼桌上写着电话号码的卡片,也不伸手去拿,不一会儿呼呼地睡了起来。

第二天早上,太阳都升起老高了,刀疤才从沙发上爬起来,一手按住头,好像还是有些疼痛,看来昨天确实喝得不少。

刀疤伸手倒了一杯水,却看到桌上的卡片,这才想起昨天的事情。

拿起卡片,看了看上面的号码,刀疤踌躇了许久,方才走向了座机,拨通了上面的号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