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我不是乔小晚!
  • 吾凰万岁,万万岁
  • 朕要雨露均沾
  • 2033字
  • 2018-08-21 09:13:14

“少月兄,你们这儿可有兽医?”

当务之急,还是先把这小东西送兽医看看。宋晚平生最喜欢狗,否则当初也不至于为了大兜被人一枪爆头了。

见她皱着眉,一脸焦急。

卫司锦急忙道:“有的,跟我来。”

之前他去街上帮宋晚寻大夫时,有看见一家兽医店,生意冷清。眼下两人一狗离开了,老管家倒有些不知所措。

他还没见过这么随性的官爷,不是来查案吗?怎么说走就走了?

……

傍晚时分,小狗子醒了过来。

宋晚提在嗓子眼的一颗心,总算是落回了原位。

她的神情、反应,很真实,不像是装的。卫司锦瞧着,心里却是有些狐疑。

根据他对乔小晚的调查,这姑娘是凤阳县新凤村人士,被卖入朱府前,勤勤恳恳,心善人钝,是个胆子挺小的人。

平日里遇上事儿,也只会吧嗒吧嗒掉眼泪,心思不太活络。

可眼下……这个自称叫宋晚的姑娘,却是个七窍玲珑的妙人儿。这一前一后,简直判若两人。

卫司锦挠首,实在是想不明白,这是怎么个情况。

“以后切莫乱给它吃东西了,这回亏得只是蒙汗药。”兽医是个老头子,长得慈眉善目的。

宋晚连连点头,暗暗松了口气。

还好只是蒙汗药,若是砒霜,那这小东西可就没命了。

眉头轻皱,宋晚回眸看向卫司锦:“糕点里怎么会有蒙汗药的?”

这个问题,卫司锦也在想。

不管乔小晚还是宋晚,眼下他能断定,杀害朱员外之子朱青的凶手,一定不是她。

红绸勒颈,就算朱青痴痴傻傻,亦或者新婚之夜酩酊大醉。被人勒到窒息,案发现场却是一点挣扎的痕迹都没有,这是疑点一。

疑点二,根据朱府的丫鬟所述,当时大家赶到现场时,新郎朱青已没了气息,而新娘乔小晚却躺倒在婚床上,手里还捏着红绸两端。

乔小晚就是再笨拙,若当真杀了人,怕也不会这般乖觉的留在现场,等着朱府的人将她送去衙门才是。

再者,为何在新房内会有被下了蒙汗药的糕点?

方才他查看过,房中的糕点水果早就撤走了,被那小东西从喜案下叼出来的桂花糕,应当是新婚那天置办的。

以乔小晚在朱府的境遇和地位,是绝无可能有机会在桂花糕里动手脚的。

结合以上三点,卫司锦判断,是有人故意栽赃陷害。

两人一狗走出兽医馆时,卫司锦将自己的分析告诉了宋晚。

宋晚抱着狗,皱着眉,眸光不似平日那般澄澈明亮。

她没说话。

两人一路沉默,直到回到客栈。

回房之前,宋晚伸手拉住了卫司锦的衣袖:“少月兄,明日……可否去县衙找个仵作,我想让仵作验一下朱青的尸体。”

之前朱府的人认定乔小晚是凶手,连尸体都没有勘验,县令就直接给她定了罪。

眼下此案疑点甚多,宋晚认为还是应该按照刑侦步骤,一步一步的展开调查才是。

“除了验尸,还需再调查一下朱青生平,看看是否有人与他结仇。”

“另外,我想知道朱青为何疯癫?天生的,还是后天缘由。”

宋晚说这些时,面色凝重,语气冷沉,一双杏目眸光深浓,与平日里的她截然不同。

卫司锦听得愣了,宋晚说的这些,倒是和宋夫子教学时所言差不了多少。

“晚姑娘……你到底是何方神圣?”少年脱口而出,神情也严肃了不少。

宋晚这才从案情中抽出神思,抱着小金毛,目光闪烁的望了卫司锦一眼,她讪讪一笑:“怎么了?我……我就是我啊。”

“据小生所知,姑娘名唤乔小晚,可小生记得,姑娘曾介绍自己,说你叫宋晚。”

宋晚没有想到卫司锦会忽然提起这件事情来。

之前他一直没问,宋晚还以为自己糊弄过去了。

咬咬唇,她目光灼灼的盯着卫司锦。

半晌才一本正经的道:“好吧,既然你问了,那我便告诉你。”

“其实我不是乔小晚,我就叫宋晚。我也不是你们西陵王朝的人,我是来自另一个世界,一个你们所不知道的世界。”

“我是个写悬疑小说的,虽然以前没吃过猪肉,但也见过不少猪跑。”

“我还是个画家。”

她语速极快,自始至终绷着脸,一丝笑意都没有。

卫司锦听得呆愣当场,俊颜茫然,一看就是懵了。

话末,宋晚眨眨眼,伸出手指戳了戳他的脸,嫣然一笑:“我说的这些呢,你信也罢不信也罢。终归我是不想说的,但既然你问起了,我一时半会也想不出搪塞你的理由,便老实回答你好了。”

“该说的我都说了,今后切莫再问了。若你觉得我是骗子,等朱青一案结束,我们分道扬镳便是。”

宋晚话落,抱着小金毛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

进了屋,将门合上后。

她背靠在门上,抱着狗子,顺着房门徐徐滑坐在地上。

小金毛药效过了,眼下挣扎着从宋晚怀里跑走,在房间里四处乱嗅。宋晚也无暇顾及它,只是伸手按住自己那颗慌张狂跳的心脏,皱着眉,有些懊恼。

她方才是不是太冲动了点!怎么能跟卫司锦交底呢?!

都怪自己性急,当初不该报名字的。

眼下她该说的都说了,只能看卫司锦如何做想了。

倘若他信了自己,便是最好的;可若是不信,会不会将她当成什么妖魔鬼怪?

就在宋晚埋首膝间,心里懊恼之际,背后的门被敲响了。

“晚姑娘……”

门外响起卫司锦的声音,“对不起晚姑娘,是小生唐突了,你可是生气了?”

宋晚愣了愣,伸手拍了拍脸,她长长呼了一口气,不禁笑了。

她已经不知道该如何形容卫司锦这个人了,时而严谨聪慧,时而却又小白好欺。

“晚姑娘……”

“我没生气。我方才说的都是真的,我不是乔小晚!”

门外静默了一阵,卫司锦的声音再度响起:“小生认识的晚姑娘,只你一个。”

他只说了这么一句,没头没脑的,可宋晚心里却莫名觉得温暖。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