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不乖!
  • 吾凰万岁,万万岁
  • 朕要雨露均沾
  • 2021字
  • 2018-08-20 10:11:08

目光低垂,她瞥见鱼池外沿,石板堆砌的坛面,依稀有几根指印。

指印泥黄色,约莫是谁的手上沾了湿泥,然后在坛面留下了指印。印记早就干了,必定是在今日之前留下的,具体时间,宋晚也不得而知。

她轻撩衣摆蹲下身,伸出自己细长白皙的手和坛面上的指印比对了一下。

那指印粗厚一些,留下指印的那人,手应该比宋晚的要大一圈不止。

就是卫司锦的手,估摸着也没这么粗厚,所以宋晚断定这指印的原主,应该是一名成年男子,且身材较为魁梧亦或者肥胖。

大概是来这里洗手的时候留下的。

“汪汪——”小金毛一阵吠,拉回了宋晚的神思。

她垂眸一看,那小狗崽围着她打转,叫声颇为凄惨,感觉像嗷嗷待哺的小娃娃。

“饿啦?”想来是饿了。

宋晚伸手挠了挠后脑勺,正思忖着去何处给它弄些吃的,便看见两名丫鬟打扮的清秀女子从回廊那边过来。

弯腰将狗子抱起,宋晚小跑过去。

“两位小姐姐,请问你家少爷的新房怎么走啊?”眼下还是带着小金毛去找卫司锦好了,有他在,小金毛必然会有吃的。

那两名丫鬟相视一眼,瞧着眼前俊美无双的小公子,面颊嫣红。

其中一名垂首见了礼,施施然道:“公子顺着这长廊右拐便是了。”

这么近?!

宋晚心惊,面上却是笑盈盈的,道了谢便抱着小狗子走了。

听闻案发现场是新房,宋晚迈进院子时,便将小金毛放下了,“你就乖乖在这院子里等着,不能乱跑知道吗?”

“汪汪——”

小家伙摇头晃脑,也不知听没听懂。

宋晚伸手揉了揉它的小脑袋,站起身往屋里去。

届时,卫司锦正在新房内四处转悠。

他尚未见过此案的死者朱青,因为对方尸体已经入棺了,再过两日就会下葬。案发现场一直保存着原样,连之前朱青毙命的地方,都用石灰粉勾勒出人形来,保存得还算完好。

房间宽敞,分内室和外室。

入门便是桌椅,右边则是摆设的喜堂、贡品。左边是茶桌和椅子,红木地板,干净整洁。

内室里置放了画屏和浴桶,左侧是一排书架,右侧则是置物架,上面摆放了不少古董花瓶、玉蟾什么的,看着就价值不菲。

正面是一张檀香木制的大床,大红色的床帐上绣了鸳鸯,门窗上都还贴着喜字,瞧着就很喜庆。

朱青是靠坐在床前榻上死的,据下人描述,当时朱青脖子后仰搭在床边,整个人叉开腿瘫坐在木榻上,双手随意而自然的垂在两侧。而案发时,乔小晚就躺倒在床上,两条腿垂在床边,手里攥着一段红绸,红绸勒着朱青的脖颈。

“最初发现你家公子尸体的人是谁?”卫司锦手里攥着那一段红绸,两手拉扯,试了一下,红绸还算结实。

跟在他身后的是朱府的管家,叫柳尽,已年过半百。

眼下听卫司锦问起,老人家脑袋低了低:“回大人,是老奴发现的。”

宋晚下意识的多看了柳尽一眼,目光轻转,恰好与回身来的卫司锦对上。

那少年方才还严谨沉重的面色忽然一滞,“晚……你怎么过来了?”

宋晚是第一嫌疑人,应该回避的。

她心里也明白,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后脑勺:“不好意思啊,狗崽子饿了,我想给它弄点吃的。”

卫司锦暗暗吁了口气,还没开口,旁边的老管家便急忙道:“小公子稍等,老奴这就去给您拿吃的过来。”

宋晚正要道谢,却看见那条小金毛从喜案下面钻出来,小巧的一只,差点把老管家给绊倒。

好在老管家眼神儿还不差,动作连贯的从狗子上面跨了过去。

宋晚急忙小跑过去,在小金毛面前蹲下身,伸手拍了拍它的脑袋:“你怎么跑进来了,不是说了在院子里等着嘛!不乖!”

她嘟嘟囔囔着,伸手去挠小金毛的下巴,一块桂花糕从狗子嘴里掉出来。

桂花糕被啃了一口,缺了一块,掉在地上滚了几圈,那小金毛立马屁颠颠的跑过去,又舔又咬,非常激动。

它是真饿坏了,瞧见吃的就停不下来。

宋晚有点担心,毕竟糕点这种东西,小狗子吃了估计会消化不良。

可眼下,她又不忍心从狗嘴里抢食。

两手环住臂膀,她索性蹲在原地,笑盈盈的瞧着那只小金毛,时不时伸手拍拍它的小脑袋,温声道:“慢点慢点,没人跟你抢。”

立于她身后的卫司锦也是哭笑不得,那小狗却是可爱,可眼下蹲在地上的宋晚,似乎比那小东西还要可爱几分。

“劳烦老管家再去寻些吃的过来。”少年启唇,那珠落玉盘般好听的嗓音,拉回了宋晚的神思。

拍拍衣角上的灰尘,她站起身回眸冲卫司锦歉疚一笑:“少月兄,实在对不住,我这就带它去院子里。”

“无妨。”卫司锦抿唇,眉眼温柔道:“此处我已经瞧得差不多了,没什么有用的线索,你们呆在这里也没关系。”

朱青的案子是在三天前发生的,就算这房间里真的有什么线索,现在说不定都已经被破坏了。

与其在此处浪费时间,卫司锦思忖着,要不要找宋晚再好好的问问。

毕竟,宋晚也是当事人。

虽然她声称自己什么事情都不记得了,卫司锦心里却是半信半疑。

就在卫司锦思忖之际,宋晚惊呼了一声。

少年回神,目光望过去,只见宋晚又蹲下了,而方才还活泼至极,高高兴兴吃着糕点的小狗,眼下倒在地上,一点反应都没有。

宋晚已经伸手过去探呼吸了,惊呼之后,她神情严肃了不少。

瞧见那小金毛肚子还起起伏伏的,呼吸还算均匀,却是怎么摇晃也不见醒来。下意识的,宋晚伸手捡起了地上那剩下了小半块糕点。

卫司锦也察觉到了异样,当下便从怀中掏出一块洁白的手帕,好让宋晚将那小半块糕点包裹起来。

这糕点有问题,得找人验一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