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知道什么叫男人吗?
  • 吾凰万岁,万万岁
  • 朕要雨露均沾
  • 2057字
  • 2018-09-30 17:03:09

韩子磊也拱手相拜,抬眸时瞥了卫司锦身旁的宋晚一眼:“这位便是丞相府的三小姐吧,久仰大名。”

之前丞相大寿,韩子磊随其母在万佛寺祈福,未能参加寿宴,自然没见过宋晚的。

不过宋晚那日一画惊人,他倒是听妹妹韩子妃说起过这个丫头。

“这位是韩国公府的三公子,韩子磊。”卫司锦料定宋晚认不得人,便自觉的先替她做了介绍。

宋晚这才拱手,浅笑见礼:“幸会幸会。”

话音刚落,旁边边传来韩子卿的笑语声:“不过是有点作画的天分而已,就以为自己本事冲天了,居然还想考咱们西陵书院的刑侦科。”

那阴阳怪气的语气,听得宋晚脸上的笑意顿时就没了。

“喂乡下女,你可知刑侦科是学什么的?”赵志桓跟风,一如既往的配合韩子卿。

宋晚扬眉,正要开口,她身侧的卫司锦却已经冷声道:“你叫她什么?”

卫司锦说话间,已经迈步朝赵志桓走去。他一过去,赵志桓就想蔫儿了一般,畏畏缩缩的躲在韩子卿背后,不敢吭声了。

“宋晚乃是当今丞相的千金,国师大人的亲妹,更是苏院长的外孙女。你们对她出言不逊,可是拐着弯的想羞辱谁不成?”卫司锦倒是没动手,他不喜欢当着宋晚的面跟人动粗。

免得宋晚还以为他是个只知道用拳头解决问题的粗人。

卫司锦一句话点出了当朝最有权势的三个人,不说赵志桓了,就连韩子卿都收敛了不少,只冷哼一声,甩袖走人了。

韩子玉早就找了个僻静的位子坐下,等待了笔试开始。

挥散了看热闹的一帮人,卫司锦回眸摸了摸宋晚的脑袋瓜:“晚晚放心,有我在,不会让他们欺负你的。”

宋晚扬唇,反手就捏了一把他的俊脸:“就算你不在,也没人能欺负我去。”

卫司锦蓦然一愣,俊颜润红润红的。

旁侧的韩子磊瞧见他二人这般亲昵,不由咂嘴:“三小姐果真不凡,少月兄的脸也就你一人敢捏。”

若是换了旁人,想沾一沾卫司锦的衣袂怕是都难,更别说像捏脸这种肌肤之亲的行为了。

宋晚向来晓得卫司锦是个知礼守礼的人,以前她摸他一把,他都会跳开老远,而且别扭许久。可认识的时间越久,她发现卫司锦越发不在意这些了。

也不知他这般改变,到底是好还是不好。

“是吗?少月兄这般亲切,怎么就不敢了?”宋晚笑笑,捏了卫司锦左脸,还示范似的又捏了捏他的右脸,还蛊惑韩子磊一道捏。

韩子磊倒也是想试试,可手才将将伸出去呢,就被卫司锦一个眼神给瞪回去了。

他讪讪一笑:“也罢也罢,我一个大男人,去摸另一个男人的脸,确实有些下不去手。”

宋晚噗笑一声,掩唇。

还大男人呢,都是十三四岁的小骚年,知道什么叫男人吗?傻兮兮的。

卫司锦和韩子磊不明所以的瞧着她,宋晚这才尴尬的止了笑,清了清嗓子:“那什么,我去一下WC!”

但凡这种尴尬的时候,尿遁最管用了。

她拎着裙摆倒是跑出了考场,剩下韩子磊一头雾水的瞧着卫司锦:“少月兄……三小姐方才说的是什么?”

达不溜什么?

卫司锦扬眉,伸手摸了摸鼻梁,嘴角不易察觉的弯了弯:“出恭的意思。”

他与宋晚认识得越久,从她口中学到的东西也就越多,什么噎死、漏、爱拉乌呦,什么作死、酱紫、炸毛……

都是些他闻所未闻的新词汇,若非那些词语是从宋晚口中说出来的,他才不会花费时间去仔细琢磨,耐着性子追问学习。

宋晚这丫头,格外有趣。

……

跑出了考场,宋晚却并没有去上厕所,因为她根本就找不到茅厕在哪儿。

在考场后院晃荡了一会儿,她便坐在檐下的长廊里悠闲的嗑着瓜子。

这是她早上出门的时候揣在袖兜里的,眼下坐等笔试开始,正好用来打发时间。

远远的,宋晚瞧见后院右侧拐过来一群少年少女,瞧着衣着朴素,不像是达官显贵,想来是寻常百姓家的孩子,也是来参加笔试的。

原本倒也没什么稀奇的,可宋晚却注意到其中有一个与她年纪相仿的少女被几个年纪小好几岁的小屁孩追着。小屁孩们手里拿着石子儿,一颗颗往那少女身上砸,边砸还边笑。

至于那个少女,只敢一昧的低着脑袋闪躲避让。

后面跟着一群与她同龄的少年少女,也是哄笑看戏,丝毫没有上去阻止那些小屁孩的意思。

“林家有女初长成,克死娘来克死爹。不仁不孝不要脸,偷鸡摸狗真恶心。”小孩子们自编了童谣,满嘴喊唱着,却字字伤人,句句诛心。

那少女听着受着躲着,一路被追赶着从宋晚跟前的院子里跑过。

那瘦弱的身影,满脸的倔强委屈,让她一下子就想到了前世念书时的自己。

也曾这般受人欺辱,虽方法不同,时代不同,但心里受到的伤害却是一样的。

手里揣着的一把瓜子儿蓦然撒了出去,一颗颗砸在那些小屁孩身上、脸上。骂人的童谣停下了,那追赶着少女的一帮小屁孩也停下了。

就连被追赶的少女和不远处看戏的那帮少年少女,也都一道看向扶栏上坐着的宋晚。

只见她一身厚重棉衣,料子极好,打扮和长相也都不俗,便是与她同龄的那帮少年少女,一眼便瞧出她并非寻常百姓家的孩子。

一个个脸上顿时没了笑意,只瞧着宋晚拍了拍手里的瓜子灰,从扶栏上一跃而下。

双脚沾了地,宋晚随性的在衣摆上擦了擦手,回眸瞧了一眼那个被追了一路的小丫头:“你没事吧?”

林倾愣了愣,目光闪烁着挪开,脑袋低垂下去,根本不敢看宋晚。

她也不吭声,身体止不住的颤抖着,一看就是胆子小被吓得不轻。

那无助又害怕的模样触动了宋晚,水灵灵的眸子略深,她抿紧唇,面色冷然的看向另一侧的小屁孩们。

“谁教你们拿石子砸人的?又是谁教你们唱童谣骂人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