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像个团子似得
  • 吾凰万岁,万万岁
  • 朕要雨露均沾
  • 2094字
  • 2018-09-25 10:59:39

天色渐渐暗沉下来,来丞相府贺寿的宾客一一散去了。原本宋晚是想留苏淮明在丞相府住一晚的,可苏淮明拒绝了,由宋淅川亲自送他老人家离开。

苏淮明前脚刚走,管家就来了。

来给宋晚送东西,什么珍珠玛瑙,玉镯发钗,还有一些上等的锦缎,最重要的是有银票。

“三小姐,这些东西是老爷早朝时,女帝陛下赏的。老爷特命老奴给三小姐送一些过来,老爷还说,三小姐日后若是缺什么,尽管与老奴说。”

宋晚想,可能是她白日里在寿宴上卖可怜扎了宋炳申的心,让他老人家以为她日子过得真的凄苦。

心里隐约想笑,她面上却沉住了气:“多谢老管家特地来跑这一趟,爹爹他现在何处?可是休息了?”

不管怎么说,宋炳申待她是极好的,既然如此,自己当然也要把苏淮明的真迹给他送过去,本就是给他买的寿礼。

宋晚捧上木盒,便随老管家去了宋炳申的书房。

“小姐,老奴就送您到这儿了。”老管家体贴的帮她推开了书房的门,宋晚便自己进去了。

屋内,宋炳申正俯首在案,似乎在写字。

听见门声,男人才抬起头:“是晚晚啊,怎么过来了?”

搁下手中的狼毫,宋炳申起身:“让管家给你送过去的东西还喜欢吗?要是还有什么想要的,尽管跟爹爹讲。”

他老人家越是这么说,宋晚心里就越是愧疚:“爹,女儿是来跟您认错的。”

宋炳申是当今丞相,能当丞相,自然不是平庸之辈。

宋晚今日在寿宴上说那幅假画是出自她的手笔,可与她后来现场绘制的那半幅画风却是截然不同。宋炳申当然知道,那幅假画不是她画的。

“事情都过去了,爹知道,你是个好孩子。”他权当是宋晚真的看走了眼,毕竟子卿那丫头话说的不错,宋晚的确是乡下长大的。

分辨不清画作真假,也情有可原。

宋晚哭笑不得,未曾想过自己在宋炳申眼中竟也是个无用的,不过宋炳申这意思,大概是想说就算她啥也不懂,他这个当爹的也不嫌弃。

将手中的木盒放下,宋晚揭了盖子:“爹爹误会了,实则是店家送错了,之前那幅是旁人临摹的。这不,老板已经托人将真的送过来了。”

宋炳申一听,眼睛顿时有神了。

小心翼翼的将画卷展开一看,好一阵分析,才终于点头笑了:“不错不错,这的确是夫子的真迹,瞧着这上面的题字,这字迹就是夫子的。”

成年人了,捧着苏淮明的真迹却笑得像个孩子一样,满眼的真诚。

宋晚瞧着,嘴角也忍不住上扬:“爹爹,女儿过来除了感谢您对女儿的疼爱和送画,还有一件事想跟爹爹商量。”

“女儿想去西陵书院念书。”

“去,自然是要去的。你娘亲在世时就说过,即便是女儿家,也需得多念书。”

“女儿的意思是,想进西陵书院的刑侦科。”

话音一落,宋炳申脸上的笑意凝固了。

将画作收好,他的视线落回宋晚身上:“刑侦科可并非寻常人可进的,且刑侦科学习的内容……”

“外公他老人家都答应了,爹……您一定会支持女儿的吧。”

她明白宋炳申的心思,就好像21世纪时,许多父母不希望自己家女儿当法医一样,整天接触尸体、命案,连对象都不好找。

宋晚一句话,便把住了宋炳申的命门。苏淮明都同意了,他这个做女婿的,怎么敢不同意。

本来苏瑾柔去世后,老爷子就与他疏远了,如今百般讨好都不得办法,自然不可能拂了老人家的意思。

叹了口气,宋炳申点头:“那你便去吧,不过晚晚,西陵书院天字班并非那么好进的,能不能进还需得看你自己的本事,切莫想着谁能帮到你。”

这话意有所指,大概是怕宋晚去找宋秉川开后门。

可宋炳申又哪里会知道,她手里已经有了“尚方宝剑”,这西陵书院的天字班,她是去定了的。

……

年末,春节将至。

凉京大雪纷飞,丞相府的屋檐上爬满了积雪,大兜和二毛在白净的雪地里追逐撒欢,描了一地的“梅花”。

今日是西陵书院刑侦科笔试的日子,笔试安排在京郊的武安学堂。

宋晚裹着厚重的棉衣,一张小脸红彤彤的出了丞相府的门,便乘着马车往学堂赶。

刚到学堂门口,宋晚便瞧见门前矗立着一道修长笔挺的身影。

“少月兄!”她欢喜的跳下马车,朝门口的卫司锦过去。

那少年一听嗓音,便急急忙忙抬起头,恰好看见宋晚像个团子似得,圆滚滚的“滚”向他这边。

纤薄的唇角一掀,他伸手去接她:“听宋夫子说你也要参加笔试,我便过来了。”

卫司锦因为协助破案,已经获得了参加考核的资格,自然不需要来参加笔试的。不过他听说宋晚要来,所以早早便过来了。

捂着宋晚冷凉的手,他轻柔的搓了搓:“其实笔试你不必来的,叫宋夫子知会一声便是。”

到底,采花贼的案子,宋晚也有份。

“来瞧瞧,我心里好奇。”考试什么的,宋晚还是比较喜欢的。

以前她没什么朋友,闲来无事,只能看书,学习成绩好,考试便没什么压力,自然不会讨厌。

卫司锦本是不打算笔试的,纸上谈兵,他向来不喜欢。

不过宋晚要考,他也跟着来凑个热闹。

刚进入学堂置办的考场,便瞧见一堆的熟人。

比起宋炳申大寿那日,韩子卿的队伍似乎又庞大了不少。

当朝四位国公,纪国公家的双胞胎儿子,纪无法和纪无天,宋晚是见过的。

赵国公家的赵志桓,宋晚也是见过的,听说那小子对韩子卿有意,一直穷追不舍的。

韩子玉就不提了,韩国公府的世子。

另外还有一位,宋晚是见过的。

便是韩国公家的四小姐韩子妃,那日她寻二毛,给她指路的便是那个丫头。瞧着是个心善的,不像是和韩子卿一路的人。

“少月兄,今日怎么连你也来了。”说话的是一名身穿湖蓝色锦衣的小公子,说话时嘴角轻扬,酒窝隐现,很是可爱。

卫司锦朝他拜了拜:“子磊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