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少月兄,你真可爱

  • 吾凰万岁,万万岁
  • 朕要雨露均沾
  • 2085字
  • 2018-09-23 10:23:12

“少月兄,你可是在等我?”宋晚已然将之前他亲吻自己的事情抛诸脑后了,眼下瞧见卫司锦,便屁颠颠的跑了过去。

方才在宴席间,卫司锦满目担忧的望着她,他心中关切,她都是感觉得到的。

白嫩纤细的手搭上他的胳膊,卫司锦身体僵了僵,就势被宋晚挽着手臂,与她一道往后花园的方向去。

想起方才在寿宴上的事情,他心中愧疚:“抱歉晚晚,寿宴上也没帮上你什么。”

当今四位国公,估摸着也就数卫国公最闲散,可以说只是有个世袭的官阶,并没有实权。不像韩国公、赵国公,甚至是纪国公,一个个在朝中还拉帮结派,手底下有那么一帮能干实事的人。

所以卫司锦知晓,自己虽然是个世子爷,实际也不过一个虚名而已。

方才那种场面,他若开口,必然会给宋晚添麻烦。

而且他也笃定,宋淅川不会袖手旁观。

“你帮我的可够多了,要我扳着手指头一一点给你听吗?”宋晚挽着他,姿态亲昵,心里没来由的安定。

索性这一路,没遇见旁人,卫司锦便由她去了,且心里还悄悄享受着宋晚这般依偎。直到将入后花园,卫司锦才抽出自己的手臂,腼腆的垂首,小声道:“如今晚晚你是丞相府的千金,切不可再与男子这般举止亲昵。”

“韩子卿有意针对你,今日你又在那么多人面前下了她的脸面,想来她已经记恨上你了。为了你的声誉着想,以后在旁人跟前,切莫这般豪放。”

宋晚愣了愣,顿时收回手:“是我唐突了。”

她就是心情好,一想到和大兜久别重逢,就控制不住。

卫司锦抿抿唇,半晌才低声道了一句:“以、以后私下里……晚晚尽可唐突。”

见他话落便一脸窘迫,宋晚忍不住轻笑出声,随即不轻不重的拍了拍卫司锦的肩膀:“少月兄,你真可爱。”

话落,她本想伸手捏捏卫司锦的脸颊的,但考虑到他方才的话,只好作罢,拎着裙摆,迈进了后花园里。

她得去找韩子卿,要回苏淮明的真迹。

卫司锦跟上她,两人在之前韩子卿他们呆过的凉亭找着了人。

远远的,韩子卿瞧着他们过来,便下意识的抬头朝赵志桓看了一眼。赵志桓下意识的往后挪了两步,右手不由揪住自己的衣摆,却是给了韩子卿一个尽管放心的眼神。

“韩子卿!”宋晚拎着裙摆迈入凉亭,也不客气,直呼其名后便开门见山:“百岁松的真迹,是否可以还给我了?”

她的语气强硬,原本正品着茶的韩子卿一顿,遂而抬首,略仓皇的瞧了她一眼,却也只是一刹,“三小姐这是什么意思?你方才当着姑父的面不是说那幅画是你自己临摹的吗?”

宋晚想着,大家都是聪明人,这事儿她私下里来找她,她若是将画还回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也便算了。可她没有想到,韩子卿这个丫头,说聪明倒也没多聪明,还想着死鸭子嘴硬。

她还急着回沁心园和大兜叙旧呢,本就不想在韩子卿这处耽搁太久。

视线一转,宋晚瞥了一眼站在人后的赵志桓。那小子一向是喜欢挨着韩子卿站的,可这会儿却像是顾忌什么似的,躲在那对双胞胎兄弟身后,不肯坦然的站出来。

“少月兄……”宋晚蓦然侧目,朝卫司锦瞧了一眼。

那少年便会意的迈步,往赵志桓走去。

“你干嘛?”赵志桓瞧着卫司锦,便下意识的往后退:“卫司锦,我可警告你啊,你要是敢动我,我、我就……”

话音未落,卫司锦一把抓住了赵志桓的手腕,力道之大,疼的那小子轻喊了一声。

韩子卿面色一变,下意识的回身过去:“少月哥哥……”

从之前宋晚落水,卫司锦将其救起后还替她度气开始,韩子卿就对卫司锦的所作所为感到不快了。卫司锦是卫国公的独子,虽然卫国公不比其他几位国公能耐,可胜就胜在卫司锦生的好看。

那精致的皮囊,早就勾去了韩子卿的魂儿,她爱慕卫司锦,虽然平日里掩藏得很好,可一看见卫司锦对宋晚如此上心,便免不得流露出来。

偏偏她娇柔的一声“少月哥哥”没惹来卫司锦半分怜惜,他甚至一点没犹豫,另一只手将赵志桓上上下下摸找一番,最后在赵志桓右边裤腿里摸到了宋晚想找的东西。

有纪国公家两位公子遮挡着,卫司锦一把撩起赵志桓的衣摆,扯下他的裤腰。那幅藏在他右边裤腿里的画轴便掉落在地上,赵志桓受了不小惊吓,可对着卫司锦那双泛着寒光的眸子,他却是大气儿不敢出。

在书院的时候,他可没少在卫司锦手底下吃亏,这人虽然权势不如他,可武功好,赵志桓打不过啊!

“给。”卫司锦捡起了画轴,让纪家两兄弟继续为赵志桓遮掩着,自己将画轴递给了宋晚。

宋晚接过,黑眸深深瞧了韩子卿一眼:“我的目的只是想拿回这幅画。至于你今日的所作所为,我心中记下一笔,改日有机会,再一道跟你清算。”

她眯了眯眼眸,视线从韩子卿身上拂过,又看了一眼正在拴着裤腰带的赵志桓。

方才散席的时候,她瞧见赵志桓和韩子卿一道离开,便觉得赵志桓走路的姿势有些别扭。既然真正的百岁松在韩子卿那儿,这短时间想必她也没办法将画处理掉。

韩姒自然不会让那幅真迹留在府里的,肯定望着韩子卿离开时一并带走。

而韩子卿自己坦坦荡荡的,瞧着画作不会在她身上,所以宋晚便想到了韩子卿的跟屁虫赵志桓。

今日一事,也算让韩子卿几人瞧出她并非是个好欺负的主。这回她权当自己大人不计小孩过,下回可就不会这么宽容了。

把玩着手里的画轴,宋晚连招呼也没打一声,便同卫司锦一道走出了凉亭。

不远处与宋淅川闲步廊中的苏淮明稍微抬眼,便瞥见了他们二人一道离去的背影。

宋淅川自然也瞧见了,“以那丫头的脾性,去了书院想必会给您折腾出不少事情来。您当真要让她进西岭书院的刑侦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