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可是喜欢上她了?
  • 吾凰万岁,万万岁
  • 朕要雨露均沾
  • 2080字
  • 2018-09-22 09:30:54

苏老爷子轻捋着银须,踱步到宋晚案前。

他老人家负手在背,伸长了脖子打量宋晚的作品,那双历经沧桑的眸沉了沉,笑意晕开。

“好了。”苏淮明的声音略沙哑,尽显沧桑:“你这丫头在这方面倒是天赋异禀,不错。”

苏老叫停,自然没人敢让宋晚继续,毕竟苏淮明可是连女帝陛下都要礼让三分的人。

老爷子语气里揣着满意和赞赏,叫不远处的韩子卿一阵咬牙切齿。

她远远瞧过去,宋晚案前的宣纸上的确能瞧见墨迹,虽她看不清画的具体内容,但是苏淮明夸赞了宋晚,那便说明宋晚画得真的不错。

“方才你说这幅也是你临摹的?”老爷子朝管家手中端着的那幅画瞄了一眼。

在等宋晚作画的时候,苏淮明听说了方才这宴会上发生的事情,也事先看过那幅假画了。

就拿假画的画工和宋晚方才展现的画工对比,苏淮明可不会相信那幅假画是她所作。

老爷子深眸明锐,宋晚低了低首:“那是前些日子所作,约莫这段时间……长进了些。”

希望能糊弄过去吧,不管怎么说先圆场。

“这怎么可能?你是什么出身我们大家都知道!一个乡野长大的丫头,能有这般功底?”韩子卿不知何时踱步过来,自然也瞥见了宋晚所作的那幅画。

乍一看,她是真的分辨不出宋晚所作的话和苏淮明的真迹有何不同。

谁能想到,宋晚居然画得这么好!

可就因为她画得这么好,韩子卿才更加觉得不对劲,宋晚一个乡野丫头……

“韩小姐的意思是,我家小妹当着所有人的面做了假?”一直端坐一旁,冷着妖孽的脸没吭声的宋淅川冷不丁启唇。

他嗓音暗哑魅惑,声线低迷透着危险的气息。

韩子卿浑身一僵,咬了咬唇,一时间不知该说什么好。

旁侧的宋秉川有些苦恼,一面是宋晚,一面是韩子卿。这一个是他同父异母的妹妹,一个是他的表妹……还真是不知帮谁才好。

索性,这一回,他便三缄其口,做一个旁观者好了。

宋淅川开口,底下议论声都没了。

男子把玩着酒杯,半晌才慵懒的掀起眼帘,朝宋晚瞧去:“不过是天分罢了,身为苏老的外孙女,有些作画的天分也不足为奇。”

是了,苏淮明乃是苏瑾柔的父亲,也就是宋炳申的岳父。

更是宋晚和宋淅川的外祖父,不过自从苏瑾柔去世后,苏淮明与丞相府的关系浅淡微妙,旁人也说不清他们是和还是不和。

但在宋淅川的记忆里,确实有些年生没见着他这位外祖父了。

以至于他连“外祖父”这三个字都叫不出口,索性他乃当今国师,而现如今的苏淮明只是一个辞去了官职在西陵书院担任院长的普通百姓。

他便是唤他一声“苏老”,也未尝不可。

宋淅川话落,端着酒杯轻抿一口,眉眼低垂下去,似是懒得再多看宋晚一眼。

虽然他的语气不算好,但画作这事儿倒是成功压了下去。

坐在卫国公身侧的卫司锦暗暗松了一口气,目光却还追随着宋晚,一直到她重新落座。

旁侧的卫闽品了口茶,余光扫了卫司锦一眼:“你小子,一直瞧着那丫头,可是喜欢上她了?”

知子莫若父。

卫司锦慌忙收回目光,低垂眼帘,两手捧着面前的茶盏一阵摩挲。

“锦儿,这丫头尚年幼,你……”

“父亲多虑了。”少年启唇,嗓音略低沉。

话落,他端起茶盏慢品,明显是不想再继续方才的话题。

卫闽虽是他的父亲,又是堂堂卫国公,可他心里清楚,每当卫司锦面色沉下来时,他便不是旁人眼中那个懵懂随和的少年。

寿宴得以继续下去,席间歌舞表演,甚是壮观,几乎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偏偏宋晚不爱看,反倒是盯着对面不远处的韩子卿一阵猛瞧。

那幅百岁松一直是雅晴拿着的,只寿宴正式开始前,有个丫鬟不小心撞了雅晴,盛着画作的木盒打翻了,画轴滚了出来。

宋晚揣测,便是在那个时候,她的百岁松被人掉了包。

今日是宋炳申的寿辰,宾朋满座的,宋晚自不会在这种场合揭穿韩子卿。虽说一定能讨个公道,可这样一来她扰了宋炳申的寿辰,恐怕会给他留下不好的印象。

因小失大,自然不可。

如今她才十二岁,还仰仗着老爹再多养她几年呢。

不过寿宴结束后,长辈们聚一团去花厅论事,那些达官显贵的夫人便由韩姒领着去府中闲逛。

至于那些个公子小姐,自然又跑去了后花园。

那些人几乎以韩子卿为首,宋晚遥遥看了他们一眼,目送赵志桓他们拥簇着韩子卿离开。

视线一瞥,便对上不远处正瞧着她的韩子玉。

即便知晓他是韩子卿的兄长,可就凭着那张和韩旭年少时一模一样的脸,以及他对大兜的照顾之情,宋晚对他生不起气来。

见那人一副有话要说的模样,宋晚先一步开口:“子玉兄,有话对我说?”

韩子玉拧起眉,半晌才冷声道:“大兜呢?”

“在我院中,子玉兄可要去看看?”

“你将它还我。”男音有些嘶哑,韩子玉的眉头皱得紧紧的。

大兜是他拾回来的,虽然相处的日子不算太长,可他甚是喜欢它。

它似是能听懂人话,比韩国公府里圈养的其他狗厉害多了。

宋晚心中,大兜曾是亲人。

如今异世重逢,她自然要和大兜继续生活下去:“抱歉,恕难从命。”

“你……”

“子玉兄想必也看出来了,只要有我在,它是不会跟你走的。”大兜可是她亲自调教的,握手、端坐、趴下、打滚甚至是装死等技能,它都会。

最重要的是大兜忠诚,他们相依为命过,宋晚还为了救它被人一枪爆了头。

大兜这辈子都会跟着她,谁也不能动摇宋晚在它心中的地位。

“这些日子多写子玉兄对它的照顾,以后若是有机会,小女子一定报答子玉兄。”该说的,宋晚都已经说完了。

眼下她急着去找韩子卿算账,便告别了韩子玉。

谁知刚从花厅出去,宋晚便瞧见了那花树下踱步等着她的卫司锦。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