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你又救了我一次
  • 吾凰万岁,万万岁
  • 朕要雨露均沾
  • 2091字
  • 2018-10-07 11:28:30

“走开。”少年再度开口,语气已经极不耐烦。

宋晚愣了愣,这才醒悟过来,原来自己被讨厌了。好吧,她可能真的不太会安慰人。

晃了晃双腿,她伸长脖子,瞟了一眼被少年抱在怀里的二毛,嘟嘟嘴:“我走也可以,不过小哥哥,你可不可以把我的狗还给我啊?”

狗?

韩子玉抚摸小狗毛发的手一顿,终于抬起头,扭向宋晚:“你的狗?”

秋日的阳光鼎盛,斜落在少年那张英气逼人的脸上,叫宋晚面上的笑意立时消减,眸中戏谑也一并逝去。

她杏目圆睁,面色一白。

殷红的唇微启,连呼吸都紧了紧。

韩子玉很好看,人如其名,陌上人如玉。

可宋晚这般反应,却并非为了他那貌比潘安的盛世俊颜,而是因为……那张脸,与她记忆中韩旭少年时一模一样。

“韩旭……”宋晚的声音缥缈,连她自己都不敢相信,居然会在这里再见到这张熟悉的面孔。

是他吗?

难道,他也和自己一样,穿越过来了?

心口绞痛着,宋晚觉着自己连吸一口气都疼。眸光颤了颤,映着少年的俊容,她久久不能回神。

韩子玉见她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神色略有些悲痛,心情不由复杂起来。

刚想说什么,谁知余光却瞥见一道敦厚的黄影狂奔而来。

“大兜!”韩子玉一喜,下意识想起身去迎,却见那只身躯壮硕的大狗朝他旁边那少女扑了过去。

宋晚正出神,后背猛地一重,她被一股力道推出去,两手在空中胡乱一抓,却只抓到一团空气。

扑通——

宋晚落水,韩子玉只看见原本平静的湖面溅起水花。

他们本来就坐在木板搭建的延伸出去的码头边缘,这边距离岸边尚有一段距离,水可不浅。

宋晚不会游泳,猛灌了一口湖水,扑腾着伸长手臂想抓住什么东西。

恰巧韩子卿他们一帮人从凉亭那边散步过来,看见宋晚掉水,在水里扑腾的狼狈样子,她心里别提多开心。

跟着她的赵志桓等也是一阵哄笑。

“救、救命……”

宋晚呼救,可韩子卿那帮人却只作壁上观,根本没有出手援救的意思。

会水的不肯援救的,有心想救的,却不会水。

韩子玉愁眉一蹙,朝赵志桓他们看去:“你们谁会水的?”

“哥,你慌什么?这丫头不是乡下长大的嘛,怎么可能不会凫水,你可别被她骗了!”韩子卿嗔怪的看了韩子玉一眼,款步朝他走去。

韩子玉怀里的二毛似是察觉到宋晚有危险,不安的扭来扭曲,硬是挣开了少年的臂膀,扑进了湖里。

连带着方才将宋晚扑下水的大金毛也跟着跳下水去,韩子玉拧着眉。

瞧着水中没了力气挣扎的宋晚,他一咬牙,便打算下水去,没想被人抢先了。

……

卫司锦怎么也没想到,和宋晚重逢,居然会是在湖里。

溺水的人难免要挣扎,宋晚都快沉到湖底了,他费了好大的劲,才将人给拽起来。至于二毛,本就是流浪狗,自然是会凫水的。

另外那只大狗,倒是十分懂事的帮着卫司锦,将昏迷过去的宋晚托着上了岸。

将宋晚平放在地上,卫司锦先是将自己湿漉漉的外衫脱下罩在她身上,紧接着摁压她的胸腔,试图让她将湖水吐出来。

“晚晚!”少年嗓音暗哑,略有些颤抖。

旁边一行人瞧着,顿时没了笑声。

谁都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韩子玉的眉头紧紧拧着,只见卫司锦蓦然伸手捏住了宋晚的鼻子,另一手扶住她的下巴,俯身便要去亲她的嘴巴。

“不可!”少年阻止了卫司锦,“男女授受不亲,卫世子可不要趁机占这位姑娘的便宜。”

“让开!”卫司锦甩开他的手,目光清冷刺骨的扫过韩子玉,以及他身后韩子卿一帮人,声线低沉下去:“若是晚晚今日出了事,你们谁也别想好过!”

那骇人的神色将韩子卿一众人吓得面色煞白,就连韩子玉,也呆愣当场,只眼睁睁看着卫司锦俯身吻上宋晚的唇。

一边输气,一边摁压宋晚的胸腔,来来回回好半晌。

那少女才猛咳了两下,咳出一口积水,被呛醒过来。

“咳咳咳——”宋晚歪头,猛烈的咳嗽了好一阵,才将喝进去的一部分水吐了出来。

她活过来了,还以为又要死了呢。

无力的睁着眼,望着宽广蔚蓝的天空,浮云万里,阳光入目,她的视线终于有了焦距。

“晚晚?你感觉如何?”卫司锦的声音略有些颤抖,小心翼翼,分外紧张。

宋晚瞧见他那张湿漉漉的俊颜,便忍不住扯开唇角:“少月兄……你又救了我一次。”

“汪汪——”二毛在两人身边打转,见宋晚醒来,它迫不及待的过去舔她的脸。

宋晚被舔得有些痒,咯咯笑着,由卫司锦慢慢搀扶起身。

见她没事了,韩子玉也暗暗松了口气,转而看见想要靠过去的大兜,他赶紧伸手拽住它脖颈上的项圈,将大狗护在身后。

宋晚缓了口气,拢了拢身上卫司锦的外衫,抬眸朝韩子玉那边看去。

只听那少年身后的韩子卿阴阳怪气的道了一句:“真是奇了怪了,乡下长大的人居然不会凫水,也不知道是不是装的。”

“卫世子可要当心啊,可别着了狐媚子的道。”赵志桓附和。

两人这话,显然是想说宋晚方才落水都是装的,是勾引卫司锦的手段。

卫司锦瞪了他一眼,刚想说什么,却见宋晚挣开了他,徐徐朝韩子玉走去。

众人的注意力自然也集中在了宋晚身上。

她眼下却只看得到韩子玉,亦或者说是韩子玉身后护着的那条大金毛。

一人一狗,四目相对。

宋晚心中莫名酸涩,眸中雾气袅绕,可她偏强忍着,笑着走过去。

韩子玉当她是要算账,毕竟方才是大兜扑了她一下,才害得她落水的。

他极力维护,看向宋晚的目光冷冷沉沉:“方才的事虽然是它不对,不过它也是无心的。你若要算账,只管冲我来便是。”

男音坚定,摆明了要维护那条狗。

宋晚脚步一顿,瞧着浑身湿漉漉的大金毛,再也绷不住了,蹲下身两手搭在膝盖上,望着大金毛和韩子玉,直掉眼泪。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