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你是哪家公子啊?
  • 吾凰万岁,万万岁
  • 朕要雨露均沾
  • 2069字
  • 2018-09-17 08:58:21

两日后,便是宋炳申五十寿辰。

寿宴正午时分开始,早膳过后,丞相府便陆陆续续来了许多达官显贵。宋炳申和韩姒忙着接待,不少世家公子、小姐难得聚在一起,此时正在丞相府后花园里谈笑风生。

宋晚本是在院子里拨弄花草,这两日宋淅川找来的那个教导她礼仪的嬷嬷很是严格,她累得很,难得放松一下。

谁知雅晴却跑来说二毛不见了。

若是平日里二毛不见了,宋晚倒也不在意,总归是在丞相府里那个旮旯玩耍。但今日是爹爹寿辰,府中闲来逛去的宾客不少,她担心二毛冲撞贵客,也担心客人伤害到二毛。

手里的小锄头一扔,手也没来得及洗,便拎着裙摆慌慌张张的跑出了沁心园。

她今日换了新衣,是前日宋管家差人送过来的,说是大公子为她准备的。

鹅黄色轻纱质地的裙衫,挽着一段飘带,雾鬓云鬟,瞧着俏丽水灵又活泼可爱。

宋晚脏兮兮的手往裙摆上一捏,顿时印上了脏兮兮的指印,她也没发觉。

从沁心园出去后,她便去了后花园。

之前她带二毛遛弯经常往后花园去,那地方二毛熟悉,肯定会去那儿。

穿过假山,宋晚瞥见前面不远处的凉亭里,聚集好几个少年少女。

其中便有一个是她见过的,韩子卿,韩姒的侄女。

“还是丞相大人府中的花园雅致,想必大夫人平日里没少费心思打理。”开口的是一个身穿牙色锦衣的少年,此刻正殷勤的冲韩子卿笑着,那张脸长得也算端正,粗眉大眼的,虎里虎气。

韩子卿靠坐在石桌前,一手端着茶浅浅品了一口,哼笑一声:“姑姑乃是丞相府主母,哪里犯得着亲自打理这后花园,蠢货!”

少年被笑话、辱骂,也全然不恼,还笑呵呵的给韩子卿斟茶。

凉亭中除了他二人,另外还有三人,两少年一少女。

年纪与宋晚也都差不了多少,那少女生得清秀,气质如兰,安静的坐在一旁,默默喝着茶不吱声。

另外那两名少年,瞧着模样很是相像,若非身上衣服颜色不一样,怕是真不好辨认,应该是一对双胞胎。

宋晚移步过去,正想问问他们可有看见她的二毛。

谁知韩子卿在看见她的一瞬,脸色就变了,从石桌前起身:“哟,这不是那山鸡变凤凰的三小姐吗?”

她声音响脆,凉亭里另外几人都听见了。

一个个全都看猴子似得,好奇的看着青石小道上站着的宋晚。

牙色锦衣的赵志桓自然听出了韩子卿话里的揶揄之意,也第一时间反应过来,韩子卿似乎不喜欢这位宋家三小姐。

虽说这三小姐生得十分好看,可听闻是在乡野长大的,想必没什么教养,自然比不上金枝玉叶的韩子卿。

赵志桓心思一转,便哄笑出声:“这便是那位乡下回来的丞相千金啊,瞧她裙摆上脏兮兮的,到底是乡下长大的。”

宋晚愣了愣,好半晌才反应过来自己被人嘲讽了。

垂下脑袋看了看自己的裙摆,显眼的指印,还真是挺脏的。

这可是大哥给她准备的新衣,一会儿还要见客人……这可怎么是好?

宋晚心里寻思着衣服的事情,赵志桓和韩子卿一来一往又讽刺了她几句,她竟也没听见。

“宋晚!”韩子卿恼了,宋晚低着脑袋一直不搭理她和赵志桓,这让她觉得颇没面子。

“啊?”宋晚回神,抬头茫然的瞧着那少女,抢先开口:“对了,你们可曾看见一只小狗?肉嘟嘟的,蛋黄色。”

如今的二毛,早就不是那个骨瘦嶙峋的二毛了。

韩子卿被她一问,心下更恼:“见过又如何没见过又如何?没看见我们正赏景,还不滚远一些,别在这里碍眼!”

宋晚扁扁嘴,想了想还是没开口。

她一大人,何必跟小孩子计较。

转身正要去别处寻二毛,却听那凉亭中一直未曾开过口的小姑娘细声细气的道:“方才我看见有只可爱的小狗往码头那边去了。”

宋晚回身,朝那小姑娘服了服身:“多谢。”

后花园里的码头,是专门停靠游船的地方。

这片人工湖甚广,夏季莲花盛开,来丞相府做客的人便可乘坐小叶扁舟去欣赏湖上风光。

宋晚知道那个地方,距离之前她遇见宋淅川的湖心亭并不远。

她一路寻过去,还真如那小姑娘所说,二毛就在码头处。

只不过,除了二毛,宋晚还瞧见一个少年。

一身墨黑锦衣,玉冠束发,背对着她坐在木板搭建的码头边沿,双腿应是悬空在湖面上。此刻他正微微垂着脑袋,伸手挠抓着二毛的腮帮子。

那小东西可舒爽了,眯着眼睛伸长脖子享受着,连宋晚靠近都没注意。

瞧着那少年背影颇为孤寂,宋晚走过去,学他那般,将双腿垂落在湖面上,坐在码头边沿处。

两人之间相隔一米左右,少年似有察觉,已然下意识的将二毛抱在怀中,却是依旧垂着脑袋逗弄它,丝毫没有去看宋晚的意思。

他就好像要与世隔绝一般,宁可逗弄狗,也不搭理人。

宋晚皱了皱眉,歪着脑袋想要看清那少年的脸,偏他脑袋埋的低,看不清。

“这位小哥哥……莫不是你也被韩子卿他们挤兑了?”宋晚轻声开口,声音软软的,自认很讨喜。

可那人不回话,也不抬头,似是没听见她说话一般。

性格这么古怪,难怪要被排挤。

宋晚心里碎碎念,却还是耐着性子,继续道:“其实一个人看看美景也不错,人多了吵闹。”

“你是哪家公子啊?”

“我叫宋晚,你叫什么?”

“你怎么不说话?难道是哑巴吗?”

“……”

女音不厌其烦,一个又一个问题。她倒是不嫌尴尬,可韩子玉觉着自己耳朵快起茧子了。

“很吵。”略微沙哑的男音,清冷如深秋的风。

少年应当是在变声期,声音不好听。

宋晚被他冷淡的语气冻结了片刻,咧嘴:“你会说话啊,是不是因为声音太难听所以才不爱说话?”

“没关系的,你们男孩子呢,都会经历变声期的。过了就好了,不要有心理压力。”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