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是否我便是你的人了?
  • 吾凰万岁,万万岁
  • 朕要雨露均沾
  • 2056字
  • 2018-08-17 14:31:42

宋秉川聚睛一看,见卫司锦一身囚衣立于脏乱恶臭的牢中,也是大惊:“卫世子?!你怎在此?”

跟在宋秉川背后的县令也懵了,衙役们也很方。

这是什么情况?

世子?!

这位宋大人是圣上亲派的钦差,专门来凤阳县调查最近几起连环采花凶杀案的,那可是带着陛下御赐腰牌前来的。

凤阳县乃至整个凤阳郡,都得礼让三分,全面配合他办案。

这牢里关押的不是今日才捉回来的采花贼吗?怎么变成世子了?!

“大、大人……这位难道是?”

宋秉川扫了一眼抹汗的县令,再看牢中的卫司锦,立时明白了什么:“还不把人放了,这位乃是卫国公府的世子爷,你们好大的胆子!”

趴在草堆上的宋晚一听,不由深吸一口气,眼冒精光。

看卫司锦的眼神像是看救世主一般,“少月兄,你身份如此尊崇,怎不早说?”

之前宋晚还揣测他自称被错抓是真是假,现在看来,必然是真的!

卫司锦必定会释放,要是他能捎上自己,那她宋晚的小命不就保住了吗!

这么一想,宋晚又道:“少月兄,你要走了吗?可否带我一道走啊,我也是冤枉的。”

“我年纪还小,还不想死……”

宋晚皱了皱鼻子,埋首“嘤嘤嘤”,哭得很是做作。

偏偏卫司锦见不得旁人哭,再加上她身上的伤很严重,他生了恻隐之心。

翌日,宋晚便如愿被人抬进了凤阳县中一等一的客栈里。

她臀上有伤,被安排在房间里,便想叫小二打些热水泡个澡。这身体已经馊了,一张脸脏兮兮的,容貌也瞧不清。

得洗澡!

谁知小二刚允下,正准备出门去打热水,一身白衫的卫司锦便推门进来了。

“不可。”少年启唇,“你身上有伤,不能沐浴,会加重伤情。”

宋晚觉得有道理,眸光一转,锁定他:“那就让小二打些热水,我擦擦身子。”

这一次卫司锦没有反对。

小二出去了,房间里顿时只剩下床上趴着的宋晚,以及屏风处立着的卫司锦。

“少月兄,此番谢谢你了。”

要不是卫司锦开口,她眼下还在那恶臭扑鼻的大牢里趴着呢。

卫司锦动了动唇,想告诉她,虽然她现在人是从牢里出来了,但她身上的罪名尚未洗脱,等伤好些了,能下地了,她身上的命案还是得细查。

可眼下看宋晚趴在床上,他便不忍开口。

站了好一会儿,直到小二打了桶热水回来,宋晚开口:“谢谢啊!”

“少月兄,你过来。”

卫司锦回神,只见宋晚正朝他勾手指。

那动作略显轻浮,可偏生他一点厌恶不起来,反倒是听话的步了过去。

待他走近,宋晚瞄了一眼水桶和手帕:“帮我擦一下身子可好?”

脚步骤然一顿,少年瞳仁骤缩,只觉浑身血液汇集到了头部,半晌疾步后退。

他脚步踉跄,宋晚举目看去,恰好看见卫司锦撞到屏风摔在地上。

那一副见鬼的仓皇模样,甚是滑稽,宋晚忍不住笑出声:“你跑什么?只是擦擦身体,没让你扒我裤子。”

“你且当我是个男人不就好了,无妨无妨。”

“你若是不肯帮我,那便去找你那位宋夫子,请他帮我如何?”

宋晚一番话落,卫司锦已然从地上爬起身,面色窘迫的站在原地。内心万般挣扎后,少年重新挪步走向她。

看他这样,宋晚便知他是妥协了。

自己把上衣一脱,只听得耳边“扑通”一声,她侧目看去。

只见卫司锦上榻时受惊绊了一下,扑倒在她床边,一手略伸,掌心措不及防的贴上了宋晚光洁滑嫩的后背。

触感如电击,两人皆是一愣,而后卫司锦抽手,身子后仰便滚下了床前的木榻。

宋晚扬眉,被他摸了背,却是一脸的无所谓。

反观卫司锦,坐在塌下,惊慌失色,抓着他那只手,一脸纠结苦恼。

宋晚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知礼守礼,羞涩腼腆的男生,不由起了逗弄之心。

朱唇轻勾,她笑得狡黠:“少月兄方才可是摸了我,咱们也算是有了肌肤之亲了?”

卫司锦抬眸瞪眼,薄唇紧抿着,接不上话,只是一脸的不安。

宋晚摸了摸下巴,笑意渐深:“既然你我已有肌肤之亲,那按照你们这儿的习俗,是否我便是你的人了?”

话音一落,她瞥见地上的卫司锦“噌”的站起身,面色涨红的瞧了她好一阵,行色匆忙的转身冲出门去。

嘭——

房门被重重带上,宋晚埋首枕间,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即便是在21世纪时,她也从未笑得如此开怀过。

这一次重生,约莫是老天爷眷顾她,给她一次轻松度日的机会。既然命是捡回来的,自然开心最要紧。

冷静后一想,宋晚又觉得自己不地道。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了卫司锦的痛苦之上。

那少年多半是生气了,他若一气之下不管自己了,那可真是得不偿失了。

思及此,宋晚隔着屏风朝门口喊了一声:“少月兄?少月兄……”

没反应,很安静,看来人是真走了。

她挣扎着要爬起身,房门却蓦然被推开。卫司锦去而复返,回来时步子矫健,转眼便站在了宋晚的床畔。

“咋、咋了?”宋晚抬眸仰望他,被少年身上那决然的气势惊到了。

卫司锦盯着她瞧了一阵,脑袋低垂下去,两手搅着衣带,半晌才吞吐道:“小、小生……小生会、会负责的。”

宋晚:“……”

还以为他生气了才冲出门去,没想到是去深思了。

瞧他这一本正经、信誓旦旦的模样,宋晚松了口气,继而又笑:“逗你的,非常时刻犯不着计较这些。”

卫司锦愣住,那神情很是怪异。

“方才是我不对,不该戏弄少月兄你。眼下你便出去吧,帮我找个大夫过来,处理伤口便好。”宋晚怕自己再逗弄调戏他,卫司锦真恼了。

现在她得抱紧他的大腿,不能再唐突了。

卫司锦木讷的点点头,转身出去后还宛若梦醒一般,懵懵懂懂的。

好一阵回了神,他才去街上请了一名女大夫回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