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这画我要了
  • 吾凰万岁,万万岁
  • 朕要雨露均沾
  • 2073字
  • 2018-09-15 09:26:52

一直到晌午时,宋晚才领着雅晴进了一家书画店。

店铺内客人不多,宋晚和雅晴牵着二毛进去的时候,掌柜的正招呼着两位姑娘,从穿着上看,那二人应当是主仆关系。

水蓝色裙衫的少女,瞧着与宋晚年纪相仿,身边跟着一位二十岁左右的丫鬟。

掌柜的正给她介绍一幅画,画的是百岁松,上面还题了一个“寿”字。

“韩小姐,您瞧瞧这幅百岁松,这可是苏老先生所作,当寿礼再合适不过了。”掌柜的笑脸相迎,牙齿整齐白净,眼神殷勤,十分热情。

韩子卿拧着秀丽的眉头,盯着那幅画左瞧右瞧却也是瞧不出有什么特别之处,不过一听是苏老先生所作,她倒是有些心动了。

“小姐,丞相大人不是最喜欢苏老先生的画作了吗?您要是把这幅画当做贺礼送给丞相大人,大人一定会很满意的。”身边的丫鬟鼓动她将画买下来。

可韩子卿心里又惦念着方才在对面那家玉器店里瞧见的那只玉枕,寻思着不如去探望姑姑时,让姑姑帮忙拿个主意。

她松开了画轴,抽手:“掌柜的,这画本小姐暂且不买,你替我留两日,我两日后若是不要你再卖给别人。”

女音清脆,语气却很霸道。

掌柜的一脸为难:“韩小姐,您有所不知。现在市面上流传的苏老先生的画作,那都是苏老先生年少时所作。现如今苏老先生的作品已经非常稀有了。”

“既然韩小姐您要小的留,小的自然也不好推辞。可是韩小姐,可否先交纳订金?这样小的也好跟其他客人们交代啊。”掌柜的话说得比较委婉,其实心里是不愿意留的。

两日啊,谁知这两日来会不会有更好的买主。更何况这位韩小姐,两日后还不一定会买。

这么一想,掌柜的心里更惆怅了。

韩子卿一听,眉头拧的更紧了,刚想说什么,却见旁边忽然伸出一只白净好看的手来。

“这画我要了。”宋晚伸出手,将那块刻有“瑾”字的玉佩压在了柜面上:“掌柜的,这画我要了。不过我今日身上银两没带够,你瞧瞧这块玉可以抵押不?”

宋晚想过了,要给宋炳申买寿礼,她肯定买不起。

但是这块玉佩价值不菲,一定可以换寿礼。

反正对于宋晚而言,这块玉佩似乎也没有什么意义。若说之前它的意义是帮她弄清自己的身世,现在她也回到丞相府了,留着似乎也没什么用处。

再说了,若她跟这块玉佩真的有缘,说不定将来还能再遇上。到时候有钱了,再买回来便是。

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来,不仅韩子卿蒙了一逼,连掌柜的都愣住了。

半晌反应过来,掌柜的端着那块玉看了好一阵,咧嘴点头:“可以可以。不过公子,您真要用这块玉换这画?这玉可比画要值钱多了。”

“那你找补些银两给我?”宋晚眨眨眼,倒是没有想到这掌柜的还挺实在。

听宋晚这么一说,掌柜面色略微尴尬,“这……”

宋晚也只是那么一说,“说笑罢了。”

“不过掌柜的,这玉佩你可否帮我留些日子,我若是有了钱,还想将它换回来。”

“这倒是可以的。”

他们一来一去,生意谈得融洽,旁边的韩子卿却是黑了脸。

玉手猛地往柜面上一拍,少女怒道:“掌柜的你这是什么意思?这画是我先瞧上的,眼下你要卖给他不成?!”

宋晚身边的雅晴终于仔细的瞧了那主仆二人一眼,不瞧还好,这一瞧,雅晴顿时变了脸色,张了张嘴咬到了舌头。

无奈,她只好悄悄拉拉宋晚的衣袖,压低声音:“小姐……咱们还是去别处瞧瞧吧。”

断然不能让自家小姐开罪了韩小姐,这可是位不好惹的主。

“为何?这百岁松正好适合给爹爹当贺礼,别处怕是瞧不到比这合适的了。”宋晚递了玉佩,便笑盈盈的对掌柜道:“麻烦您帮我包起来吧,送我爹的,可包得漂亮周正些。”

相比蛮横无理的韩子卿,掌柜的自然更喜欢宋晚这可爱又可亲的小公子。

连声应下,将画卷好,准备替她包好。

旁边的韩子卿哪能就这么让她把画买走了,又狠狠拍了拍柜面,她斜目瞧了一眼掌柜的正要收起来画卷,和那块玉。

“慢着!”一声厉喝,韩子卿冷笑一声:“掌柜的,你可别被人骗了。”

掌柜一愣,随即和宋晚一道,茫然的瞧着韩子卿:“韩小姐的意思是?”

“这玉佩本小姐见过,上次见时,玉佩还挂在国师大人的腰间。这玉佩背面刻有一个‘瑾’字,要么这玉佩是假的,要么便是这小子偷来的!”

“掌柜的,国师大人的东西,你也敢收?”

一听“国师”二字,掌柜的脸色都变了。

宋晚眯眼,终于肯仔细打量旁侧这位与她年纪相仿的姑娘了。

能接触到宋淅川?方才还说要送寿礼……这丫头当是丞相府的亲戚吧,而且关系匪浅的那种。

再看方才雅晴的反应,宋晚寻思着,这姑娘怕不是大夫人娘家的人。

“公子,您这玉……”掌柜的抖了抖手,将玉佩递还给宋晚,“韩小姐是韩国公的千金,又是丞相府大夫人的侄女,她的话自然是可信的。”

果然啊!还真是韩姒的亲戚。

宋晚勾勾唇,将掌柜的手推回去:“这玉是真是假,相信掌柜心里有数。至于这玉的来路,掌柜放心,玉佩是我自己的。”

“呵!你倒是胆大包天啊!当着本小姐的面,还敢宣称这玉佩是你自己的?”韩子卿夺过了玉佩,举在眼前仔细一瞧。

这一看,她才发现玉佩上的纹路不对,和宋淅川那块玉的图案不一样。

韩子卿没了声,宋晚却是笑了:“韩小姐,怕是您还不知道,这玉佩本是一对。”

“我这块呢,上面的图案是凰鸟,国师大人那块乃是凤鸟。”

“这不可能!”

“韩小姐是有些时日没去丞相府走走了吧,否则丞相大人新添了一位千金的事儿,您怎能不知道呢?”宋晚悠然从她手中拿回玉佩,又给了掌柜。

“麻烦掌柜的,替我将画包起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