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怎么就不喜欢我呢?
  • 吾凰万岁,万万岁
  • 朕要雨露均沾
  • 2052字
  • 2018-09-14 09:18:39

呸!

她心里啐了自己一口,肉麻兮兮的!

实际,这是她分析推断得出的结果。

眼前男子相貌非凡,一身清冷气质,瞧着身份就不简单。更何况半夜三更的,还能随意出入丞相府花园,在这湖心亭里弹琴。

是以,此人肯定是丞相府的人或者丞相府的贵客。

但今日她归府,一家子已经吃过团圆饭了,除了卫司锦,府上便再没其他的客人,所以宋晚断定,这个男人,肯定是丞相府自己人。

自己人她今日也见了个遍,独独跟前这位没见过。

看他鼻子嘴巴还有眉毛跟宋炳申有几分相似,所以宋晚断定,这人便是她那个连家宴都没有出席的亲哥哥。

显然,方才宋晚的话不仅恶心到了她自己,连带着宋淅川的脸色,也不是很好看。

轻哼一声,男子冷嘲:“血浓于水?心有灵犀?”

“你倒是生了一张巧嘴。”他音色清冷,似不想与宋晚多言,抱着琴便欲从她身侧绕过。

谁知宋晚展臂跨步,将他去路拦住:“大哥说二哥哥与我乃是同父同母的亲兄妹,可我怎觉着,二哥哥讨厌我?”

宋晚直白,宋淅川也不掩饰:“是不喜欢。”

他冷眸扫她一眼,抽手挥开宋晚,越过她。

却听小狗“汪汪”两声,定睛一看,只见不远处一条小狗崽仰着脑袋,冲他狂吠。

显然宋淅川对宋晚态度不好,二毛见了不开心,眼下凶起他来了。

二毛棒棒哒!

宋晚收手负在身后,好笑的看着前面站住脚不敢再往前的宋淅川。

看他背影僵直一动不动,宋晚忍不住跟上去:“二哥哥怎的不走了?是否忽然想明白,又喜欢上我这个亲妹妹了?”

不就是一只小狗拦路吗?难不成二毛样子太凶了,这位美人哥哥被吓到了?

近了,她偏头去瞧宋淅川那张俊美妖孽的脸,借着月华,她发现宋淅川面色惨白惨白的,额头似乎还冒出细密的汗。

噗嗤——

真的吓到了?!

“二哥哥,你该不会……怕狗吧!”宋晚极力忍住笑意,可她的话音却是出卖了她。

宋淅川抱着琴的手一紧,长眉拧起,愤愤的瞪她一眼:“谁许你在府中养狗的!”

那冷厉嗓音低吼,颇为抓狂。

宋晚心里乐呵,挑挑眉,绕到宋淅川前面,弯腰将二毛抱起。

回身,她爱怜的抚摸着二毛的脑袋,故意将二毛往宋淅川跟前凑:“爹爹同意了,二哥哥放心,我家二毛不会咬好人的。”

宋淅川:“……”

瞧着那抱着狗凑过来的小丫头片子,他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两步,拉开距离,目光紧迫的盯着她怀里那只狗,白皙的脸色恼得红润不已,添了几分妩媚。

握拳,宋淅川提了口气,身影一晃,鞋底在护栏上轻轻一点。

宋晚只看见那翩然青影“咻”的一下,从她眼前飞走,迎着月色追逐他的身影而去,最终看见宋淅川身姿轻盈的落在了湖岸边的草坪间。

哇!

传说中的轻功啊!

要不是抱着二毛,宋晚真想鼓鼓掌,真是太惊人了!

宋淅川回身,姿态悠然,眸光清冷的朝宋晚看了一眼,沉声道:“日后别再让我看见那畜生,否则便剁了它!”

咬牙切齿的警告完宋晚,那男子移步离去。

清雅身姿倒映在宋晚眸中,渐行渐远,她却痴迷的摇着脑袋,连声叹息。

这世上,怎么就有这般美貌的男子?可叫天下间的女子,如何是好啊!

“二毛,你说我这亲哥哥,怎么就不喜欢我呢?”

按理说,她和宋淅川当是这世上最亲近的人才是啊。

“一定是因为有代沟!”

宋淅川今年三十一岁了,比宋晚足足长了十九岁,这哪里是代沟,只简直就是隔了整个海峡!

所以,这便是他不喜欢自己的原因吧?

撇撇嘴,宋晚将二毛放下,遛着狗百无聊赖的回了自己的院子。

本来是想问问宋淅川,三日后宋炳申的寿辰,他准备送什么贺礼来的。可那人如此不待见她,想来问了也是白问。

隔日清晨,宋晚早早用过早膳,便带着雅晴和二毛出府了。

之前卫司锦给了她些银两,她打算去街上逛逛,看能不能买到划算又适合做寿礼的东西。

雅晴一再劝阻,说她是丞相府千金,出去若是遇上歹人,再丢了,回头宋炳申会拔了她的皮。

“那你去给我找件男装来!”

大姑娘上街太招摇,那她扮成少年不就好了。

“这……小姐,大夫人若是晓得了,怕是会生气的。”

“无妨无妨,我是为了爹爹寿辰做准备,娘亲想来也不是不明事理的人,肯定不会责怪的。”

雅晴是个单纯的丫头,心里再多顾虑,那也是为宋晚着想。

她那小嘴,哪有宋晚能言善辩,自然是被宋晚说服,乖乖给她翻找衣服去。

这沁心园原本是宋晚生母住的地方,有个衣柜里倒是存放了些旧衣服,还真让雅晴找到了一身合适的男装。宋晚着身,倒是刚刚好。

“雅晴啊,这衣服谁的?真合身!”

“想必是二夫人在世时为二公子制的新衣,大概那时候的二公子,身材与小姐您不差多少。”

存放了十几二十年的衣服,还能这么完好!宋晚实在由心佩服。

衣服是红色,许是存放的时间久了,颜色有些暗沉,上面的朱雀绣纹却是栩栩如生,看得出来做这身衣服的人费了不少功夫。

雅晴本以为宋晚穿上这暗红色的男装,会显得老沉。

不曾想宋晚肤白,又天生丽质,什么样式什么颜色,她都驾驭得了。

一身男装,再将青丝高束,她整个人瞧着英姿勃发的,很俊俏。

雅晴都看直眼了。

主仆二人,带上一条狗,从丞相府后门出去,径直往闹市去。

白日里,京城街头人头拥簇,街边叫卖的小贩一个接一个,热闹非凡。

宋晚手里拽着牵引绳,另一手拉着雅晴的手,在人群里穿梭,东看西瞧,看得眼花缭乱的。

这些街边小贩卖的东西,宋晚自然不能买来给宋炳申当贺礼。

不过她倒是买了些小玩意儿,还有胭脂水粉什么的,送给雅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