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美人二哥哥
  • 吾凰万岁,万万岁
  • 朕要雨露均沾
  • 2111字
  • 2018-09-14 19:09:00

宋秉川住在兰苑,与宋晚住的沁心园一个在丞相府北边一个在南边。

给宋晚送书信过去,顺道在她那里喝了杯茶水。

三天后是宋炳申的寿辰,宋秉川善意的提醒了宋晚一声,别忘了给宋炳申准备寿礼。

“礼物不必太贵重,重在一份心意。”许是担心宋晚手里没银钱,还特意把自己一部分积蓄给了她。

宋晚瞧着小盒子里的银票和一些碎银子,心里没来由的一暖。

按理说,宋秉川这个同父异母的哥哥,不该对自己这么好才是啊。看看韩姒,再看看宋秉川,宋晚真要怀疑这人是不是韩姒亲生的。

钱她不能收,虽然很想收下。

将小木盒推还到宋秉川面前,宋晚舔舔嘴唇:“谢谢大哥,不过这银子我也用不着。府里吃穿不愁,我拿这些钱也没什么用。”

“至于爹爹的寿礼,谢谢大哥提醒,我会用心挑选的。”

宋秉川还想说什么,对上宋晚那坚定的眼神后,便全都吞回肚子里去了。

宋晚这丫头可没有面上瞧着那么乖巧听话,反之她其实是一个很有主见,有时候非常执拗的丫头。宋秉川拗不过她,只好作罢了。

送走了宋秉川,宋晚才拆开了卫司锦写给她的信。

卫司锦回卫国公府了,说是这几日恐怕要忙些杂事,估摸着得宋炳申五十寿辰,方能再见到宋晚。

还叮嘱了宋晚小心些丞相夫人,凡事警醒些,若是有人欺负了她,随时可以去为国公府找他。

另外还叨叨了一下二毛,让宋晚照顾好它,平日里不必太严苛。

通篇看完,宋晚忍不住想笑。

卫司锦的字很好看,倒是与他本人那容易害羞的性子不是很相符。

夜深了,沁心园里的下人都被宋晚遣退休息去了。

只有雅晴,在院子里逗弄着二毛,时不时的朝正厅里的宋晚瞧一眼。

“小姐,夜色渐深,您可是要歇息了?”看见宋晚从屋子里出来,雅晴站起身,脚边的二毛已经屁颠屁颠的朝宋晚跑过去了。

院子里灯火较暗,不过这几日月色不错。眼下也就九点多不到十点的样子,宋晚自然睡不着的,想出去走走。

将雅晴打发去休息,宋晚便带着二毛出了院门。

路上遇见巡逻的护卫队,问了一下去后花园的路。

宋晚睡不着,一来是因为身处一个陌生环境,心里忐忑;二来是想着三日后宋炳申的寿辰。

她初来乍到的,手里也没什么银钱,送什么给宋炳申比较好呢?

“二毛,你说我送什么礼物比较好?不能太贵,我没钱;但也不可太寒酸。”宋晚遛着二毛拐进了后花园里。

刚进院子,她便听到铮铮琴声,曲调悠扬,却透着一股子清冷孤独。

这大晚上的,谁在花园里弹琴啊?莫不是哪位夫人?

宋晚心下好奇,脚步下意识的寻着琴声而去,一路穿过回廊,绕过假山,看见一片湖。

清冷月光吹落在湖面上,波光粼粼,颇为耀眼。而琴声便是从湖心中央那凉亭里传出来的,宋晚环顾四周,寻到了通往湖心亭的长廊,拎着裙摆便小跑过去。

琴音越近,宋晚脚步也逐渐放缓。

她立于月华之下,美目盈盈朝凉亭内看去。

只见一道瘦削的背影坐落在凉亭之中,那是一名男子,墨发三千轻束起,玉带风下肆意扬。

仅仅只是一个背影,便叫宋晚站住脚,看得移不开眼。

那琴声起伏婉转,铮铮悦耳,仿佛弹琴的人,弹拨的是她的心弦,触动颇深。

她才站了片刻,那琴音戛然而止。

随即宋晚看见那凉亭中的男子站起身来,约莫一米八左右,长身玉立,衣袍翻飞,徐徐回身朝宋晚这边看过来。

月色悄然落在那人身上,宋晚瞧见他动了,长腿迈动,怀中抱着一把古琴,徐徐走出凉亭来。

那男子是谁?宋秉川?

在宋晚的印象里,这丞相府里身高一米八左右的男人,似乎只有宋秉川和宋炳申,可看那瘦削的体型,似乎不是宋秉川更不是宋炳申。

那会是谁?

就在宋晚暗暗揣测之际,凉亭中的男子已经行至她三步远处,与她面面相对。

借着月华,宋晚瞧清那张脸。

撩心勾人的桃花眼,眼尾微翘,眼波一转,便将妩媚不显山不露水的展露出来。

精致白皙的皮肤,浓淡相宜的长眉,以及那峭立刀削的鼻……老天爷是有多偏爱这个人,才会给他这样一张盛世美颜!

纤薄绯色的唇轻抿着,眉心那一点朱砂痣,更添妖冶感,让宋晚实在挪不开眼。

她看呆了,眼前的人是男是女,她竟然有些分辨不清了。

“看够了?”男音凉薄略有些严厉:“信不信,将你那黑溜溜的眼珠子挖出来?”

嗓音如和风润雨,本该很舒适的,眼下却让宋晚瑟缩了一下,后脊一阵发凉。

她眸光轻颤,急忙别开眼,不敢再直勾勾的盯着他。

可是余光还是忍不住,轻轻扫过男子那张倾世容颜。

好美啊!这么美,当然是男人啦!

宋晚想笑,却碍于跟前这人周身散发的寒意,生生将笑意憋了回去。

她清了清嗓子,拱手朝那美貌的男子见礼:“小妹宋晚,见过二哥哥。夜深难寐,来花园闲逛,不想扰了二哥哥抚琴的兴致,还望二哥哥不要生小妹的气。”

被她一口唤作“二哥哥”的男子,眼下微微蹙着长眉,那双勾人的桃花眼半眯,晦暗不明的眸光落在宋晚身上。

片刻后,男子绯唇轻启:“你见过我?”

宋晚,他晓得。

今日接回府里的三小姐,传闻,是他那个刚出生不久就失散的亲生妹妹。

宋晚直起腰,仰头笑盈盈的瞧着他:“不曾见过。”

若是见过,像宋淅川这般惊艳人心的妖孽男子,宋晚又如何会记不得。

“那你又如何知道,我是你二哥哥?”宋淅川抿唇,语气略有些不快。

宋晚扁扁嘴,心道这亲哥哥脾性倒是不如那同父异母的宋秉川,感觉不是很好相处,浑身的刺,没有亲切感。

可即便心里对这个亲哥哥不满意,宋晚脸上还是笑盈盈的:“大概……是血浓于水的关系,小妹与二哥哥心有灵犀一点通。”

呸!

她心里啐了自己一口,肉麻兮兮的!

实际,这是她分析推断得出的结果。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