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这是女儿孝敬您的
  • 吾凰万岁,万万岁
  • 朕要雨露均沾
  • 2069字
  • 2018-09-12 10:22:33

卑贱!

她将这两个字刻意咬得重一些。

宋晚轻皱了一下眉,面上笑意不改,杏目澄澈的望着那婀娜端庄的女人:“娘亲的意思,晚晚也是卑贱之人?”

“毕竟,晚晚便是他们养大的。”宋晚说着,怯生生的埋下脑袋,似有些伤心:“若是爹爹也觉得晚晚卑贱,那晚晚还是离开丞相府好了。”

她说着便转身往沁心园外走,韩姒见了,秀眉一蹙:“站住!你去哪儿?”

宋晚倒是听话,站住脚后,回眸委屈巴巴的看着那女人一眼:“自然是去问问爹爹,是否他也跟娘亲您一样,觉得晚晚卑贱。”

韩姒:“……”

这小丫头片子瞧着软软糯糯,似乎任人拿捏的样子,实际不然。

她小瞧她了,还以为真就只是个乡下丫头,怯懦好欺,没想到她这才刚回来,倒是很明确的知道自己的靠山是谁。

面色柔和了些,韩姒低下眉眼:“你爹在花厅招呼卫世子,你是懂事的孩子,还是不要去打扰你爹。你是丞相府的三小姐,千金之躯,往后可不能再诋毁自己了。”

诋毁自己?

啧啧,算了。

她这第一天回家,累了,也懒得跟韩姒周旋了。

矮身见了礼,宋晚便逐客了:“多谢娘亲指点,女儿有些乏了,想歇息了。”

韩姒扬眉,扶着老婆子手腕的手紧了紧,深深看了她一眼,才领着人转身离去。

偌大的沁心园里,顿时只剩下宋晚和几名伺候她饮食起居的丫鬟家丁。

其中宋晚最喜欢的,便是那个叫雅晴的丫头,因为二毛喜欢她。

一个能被二毛喜欢的丫头,想必不是什么坏丫头。

宋晚一觉睡醒,已经是傍晚时分。

雅晴进屋来服侍她洗漱,“小姐,方才宋管家来了一趟,说是半个时辰后,晚膳便准备好了,老爷请您过去用膳。”

丞相府并非每日三餐,都是齐聚一堂一起吃的。

平日里宋炳申公务繁忙,回家吃饭的次数少之又少,几房夫人都是在自己院落里开小灶的。

宋晚这沁心园里也有自己的厨房,今后大多数时候应该都是在自己的住处用膳。

今日是宋晚回府,宋炳申才难得召集一家子,在饭厅用膳。

说起来,宋晚睡觉前还扒着手指头算了一下丞相府的人口。

丞相府当家之主是当今丞相宋炳申,其次便是主母韩姒。韩姒膝下一子,宋秉川。

二夫人苏瑾柔虽然不在了,但却有一个儿子宋淅川,也就是宋晚那个尚未谋面的亲哥哥。

后面还有三夫人、四夫人和五夫人,听闻这三位夫人,一直无所出。

所以偌大丞相府,其实与宋晚同辈份的,便只有大哥宋秉川,和二哥宋淅川。

两儿一女,倒是比宋晚想象中要少了一些。

宋炳申颇受女帝陛下信赖,而宋晚的大哥宋秉川又是女帝陛下的亲信,是御史台的侍御史,还是西陵书院的夫子。

宋晚那位亲哥哥更是不得了。

当今国师啊,女帝陛下亲赐了府邸,早就搬出了丞相府,住在辉宏的国师府里。

不过逢年过节,他还是会回丞相府小住,是以沁心园对面的竹苑,便一直空置着,方便宋淅川回府暂住。

这么一看,眼下的丞相府当真是如日中天,难怪宋晚听说三天后宋炳申的五十大寿,京城里的名门望族都要来拜寿。

思忖间,雅晴已经领着宋晚进了饭厅。

沉香木质的大圆桌前,宋炳申为首,韩姒以及另外三位夫人,还有宋秉川都在。

宋晚进门时,宋炳申起身亲自迎她:“晚晚可休息好了?”

“谢谢爹爹关心,女儿休息好了。”她笑笑,眸光扫过紧挨着宋秉川坐着的卫司锦,见他正看着自己,宋晚俏皮的眨了眨眼。

那少年面色温和,嘴角浮起笑意,显然被她逗乐了。

宋炳申右侧是韩姒,左侧却刻意空出了一个位置,专门留给宋晚的。

他很是喜爱宋晚,约莫是因为府里只她一位千金的缘故,又或许是因为她太像苏瑾柔了。

桌上山珍海味,大半是宋晚没瞧见过的。

她其实不太喜欢山珍海味,甚至对海鲜还有些过敏。虽然现在这副身体不是过敏体质,但她内心里接受不了,便都避开了。

韩姒瞧见,嘴角笑意勾起:“这孩子,怎么还挑食呢。挑食可不好,难怪这么瘦弱。”

说着,还特别好心的给宋晚夹了鲍鱼。

宋晚抿嘴,实在不想吃。

脑袋一歪,她看向一直眉目慈蔼盯着自己的宋炳申,转手就将那鲍鱼给了他:“爹爹,这是女儿孝敬您的。”

她声音甜,嘴角的笑更甜,宋炳申听得满心欢喜,大掌摸了摸宋晚的发,“我家丫头真乖,小小年纪便晓得孝敬爹爹了。”

其实宋炳申心里有数,知道宋晚在山野长大,必定是吃不惯这鱼翅鲍鱼什么的,便转手亲自为她夹了一块红烧狮子头。

“你也多吃些,好长个。”

宋晚抿嘴笑,埋头吃得开心。

她虽然许久不曾与家人相处,但小时候的记忆却很深刻。

宋炳申和宋晚记忆中的父亲性情差不多,最是受不住自家闺女撒娇了。

不过宋晚听说,宋炳申对待宋秉川和宋淅川倒是颇为严格的。

“晚晚啊,三日后爹爹想借着寿宴,郑重的将你介绍给亲朋好友认识,你觉得如何?”

席间宋炳申一直在帮宋晚夹菜,以免韩姒有逮着机会,给他宝贝女儿夹了她不爱吃的。

他跟宋晚说话时,是商量的语气。

小心翼翼的,似乎是怕宋晚还没适应,一时半会接受不了他这个爹爹和偌大的丞相府。

“甚好。爹爹的寿宴,便都听爹爹的。”宋晚乖巧点头,宋炳申又是慈蔼的摸摸她的脑袋。

这顿饭,宋晚吃得很饱,也吃得很爽。

全程虽然她没跟卫司锦说上一句话,但有他在席间坐着,她心里安稳得很,心情颇为不错。

夜色漫漫,晚膳结束。

卫司锦便辞别了宋炳申,打马离开了丞相府。

眼下宋晚是丞相千金,她刚入京,刚回府,为了避免旁人口舌,大晚上的卫司锦也不便亲自去向她辞别,便书信一封交给了宋秉川,让他捎带给宋晚。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