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会惯坏的
  • 吾凰万岁,万万岁
  • 朕要雨露均沾
  • 2096字
  • 2018-09-10 12:07:45

宋晚捏了捏自己的脸皮,咽了口唾沫,硬着头皮迅速的喊了一声:“哥!”

宋秉川畅怀大笑,笑得眉眼都弯了。

那一声“哥”颇为忸怩,但却别有风味,听得卫司锦心尖发麻,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

吃完了早饭,宋晚三人,捎上二毛,便向京城进发了。

阴雨绵延不绝,如斩不断的情丝一般,期期艾艾。

此去京城,山高路远。

宋晚可不敢再任性骑什么马儿了,宋秉川雇了马车,她和二毛便乘坐马车。宋秉川与卫司锦,则打马随行。

一路上宋晚购置了不少西陵王朝的书籍,有关于王朝历史起源的,也有一些诗集、话本,终归是一些帮助宋晚更了解这个朝代,迅速融入这个朝代的东西。

马车自比不上骑马脚程快,硬生生花了一月零三日的时间,他们才抵达了天子脚下。

一路上宋晚不知阅览了多少书籍,其中最为有趣的,便是那些民间仵作流传下来的关于办案的手抄。还有一本据说是先皇撰写的,书中内容,似乎讲的是办案过程中,侧写师的作用,以及一些查案的门道。

宋晚了解到,这位先皇开辟了西陵书院刑侦科,还大改了律法。据说先皇登基前,酷爱办案,为民伸冤。即便是登基后,也是明察秋毫,基本不曾错判过刑事案件。

总归就是个传奇,而且宋晚听着听着,总觉得这位先皇,有些亲切。

会不会……

算了算了,想那么多做什么。

宋晚甩了甩脑袋,身子随着马车摇晃而摇晃,她侧身靠着马车车壁,低头瞧了一眼脚边趴着呼呼大睡的二毛,正思忖着怎么给二毛改善下伙食,将它养得壮硕一些。

谁料旁侧的车帘被人从外面撩起,卫司锦那惊为天人的俊脸出现在宋晚的视线里。

“晚晚,我们到京城了。夫子说先找一家酒楼修整清洗一下,填饱了肚子,再回丞相府。”

宋晚眨眨眼,表示知道了。

“少月兄,你也随我们一道去丞相府吗?”

卫司锦是卫国公的儿子,国公府的世子爷。宋晚他们是从东城门入城的,丞相府坐落在北城门与皇城之间,而为国公府却坐落在南城门与皇城之间。

两座府邸分别在皇城南北,要是卫司锦随他们回了丞相府,再回国公府,实在是绕路。

可卫司锦怎么会怕绕路,他只是担心宋晚孤身一人来到京城,即将融入丞相府,会感到不适应。所以便想着,能多陪她一时,便是一时。

“我也许久未曾去拜访过丞相大人了,此番机会难得,自然是要一道去的。莫非,晚晚你不愿让我去?”

宋晚心里一喜,点头又摇头:“自然是盼着你去的!”

这一月在路上,她本来已经把自己的心态调整好了。可是如今就差临门一脚了,她又开始忐忑不安起来了。

卫司锦是她在这个世界遇上的第一个朋友,有他陪着去丞相府,宋晚心里自然安心许多。

见她欣喜,卫司锦嘴角的笑意也荡漾开去,“那你收整一下,马上要到酒楼了。”

宋晚连连点头,卫司锦放下了车帘,继续赶路。

走在前面的宋秉川悠然自得,走马观花一般,欣赏着京城街头热闹非凡的景象。

临近晌午,宋秉川才带着卫司锦他们在一家叫做“鼎盛”的酒楼落了脚。

宋秉川还特意帮宋晚安排了房间,给她置办了一身新衣裳。宋晚沐浴完便换上了,还特别耐心的为自己盘了一个比较简单的发髻。

衣裙的质地比她穿越以来穿过的都好,到底是天子脚下,绸缎衣料都比别处好。

宋晚今年十二岁,但身体发育的不错,胸前的小土丘稍微挤一挤,还是有些起伏的。一米五左右的身高,尚且还有长个的余地。

身材匀称,手指修长白皙,一张鹅蛋脸,配上一双圆溜溜的杏眼,瞧着娇俏可爱。宋秉川为她准备的是天青色的裙衫,着身灵秀动人,气质也出尘,甚是好看。

拎着裙摆蹦跳着下楼,一路遇上酒楼小二与客人,总也忍不住驻足多看她几眼。

宋晚垂着脑袋一门心思下楼梯,一直到了平地,她才抬眸四下一扫,扫到了临窗的宋秉川二人。

恰巧卫司锦和宋秉川也刚好瞧见她,只看见宋晚朝他们这边挥了挥白皙柔嫩的手,便拎着裙摆如花间蝶似得翩然穿梭而来。

宋秉川嘴角噙着满满的笑意,目光流转,忍不住去瞧卫司锦。

果然,那小子眼睛都看直了,端在手里的茶杯微微倾斜,茶水欲洒未洒,可谓是魂儿都被勾走了。

等宋晚入了座,卫司锦才堪堪回过神来,急忙正了正自己手里的茶杯,埋头就喝。

可那耳际可疑的红晕,还是没能逃过宋晚的眼睛:“少月兄,你热吗?耳朵怎么红了?”

“咳咳——”卫司锦别过脸掩唇轻咳,讪讪压低脑袋,不说话。

宋晚还想追问,旁边的宋秉川替他解了围:“晚晚,饭后便要回家了。我已经把寻到你的事情写信告诉了爹,他老人家欢喜得很,急切盼着你回去。”

要不是担心宋晚被吓到,估摸着宋炳申已经跑酒楼里亲自相迎来了。

幼年便丢失的女儿终于被找回来了,这种事情任凭哪位父亲遇上,都会狂喜不止,恨不得立马相认。

更何况谁都知晓,丞相当年最爱的便是二夫人苏瑾柔。

宋晚是他与苏瑾柔的女儿,心里自然更是欢喜一些。

“那我吃快一些。”宋晚抿唇,已经付诸行动,举起筷子风卷残云。

旁边卫司锦的凳子上蹲着的二毛见了,忍不住“汪汪”直叫唤,似是觉着宋晚只顾着自己吃,把它给忘了,正生气呢。

瞥了二毛一眼,宋晚吐舌摆脑袋:“不许吠,等我吃完再喂你。”

话音刚落,旁边的卫司锦已经夹了一块肉打算给二毛。

二毛欢喜极了,又叽叽歪歪叫了两声,似是在炫耀它有一个疼爱它的爹!

卫司锦将肉搁在长凳上,那小家伙便撅着屁股,尾巴一晃一晃的,埋着脑袋美滋滋的吃着。

屁股还冲着宋晚,扭来扭去,满满都是炫耀的意味。

宋晚撇嘴,没好气的看了卫司锦一眼:“你不能这么惯着它,会惯坏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