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要回京了
  • 吾凰万岁,万万岁
  • 朕要雨露均沾
  • 2089字
  • 2018-09-09 12:03:19

吴先低吼一声,那咬牙切齿的模样,着实吓了宋晚一跳。

“太脏了……”男子喃喃着,那双原本有神的眼睛,此刻目光涣散,时而笑得像个疯子。

他那神情让宋晚感受到了深切的悲痛感,她的心脏揪紧,连眉头也在不自觉的情况下皱了起来。

“于丽妍她待你那么好,为何要杀她?”

“我不想杀她,可她不愿意跟我离开,也不愿意打掉肚子里的孽种!她还爱着朱青,她心里竟然还爱着那个男人……”吴先癫狂大笑,笑得眼泪都流了出来:“我所做的一切都只是为了跟她在一起,我想跟她在一起啊!”

吴先他,七岁就被卖入了朱府做奴才。

这辈子对他真心实意好的人,便只有于丽妍一个。

所以他想要跟于丽妍在一起,永远在一起。

吴先已经疯癫了,他的精神状态崩溃掉,也许是装疯卖傻,但审问的确进行不下去了。

索性他人已经伏法,宋秉川将案子结了,卷宗归档,准备明日便回京城复命。

可宋晚心里还有不少疑问,晚饭时,趁着宋秉川也在,她索性将自己心里的疑惑一股脑抛给他。

“宋大人,吴先为何要选十五月圆夜作案?”

宋秉川经手的案子不少,自然不会这样稀里糊涂的结案。既然他选择了结案,那卷宗上,必定会将整个案件详细陈述,所以他肯定知道宋晚和卫司锦所不知道的。

果然,那人斟了一杯酒,小酌了一口后便笑了:“晚晚可还记得病逝的大夫人?”

大夫人?

朱员外的正妻,朱青的生母。

宋晚点头:“记得。”

那位大夫人病逝那天,宋晚和卫司锦他们都在朱府呢。

“我差仵作验过大夫人的尸身,她并非是病死的,而是被慢性毒药毒死的。”宋秉川又小酌了一口,放下酒杯。

宋晚和卫司锦眼对眼,眸中皆是讶异之色。

宋秉川的意思是……大夫人的死,与吴先也有关系?

“这件秘闻还是从大夫人身边的婆子那里打听到的。吴先在十五岁那年,曾失身于大夫人。”

咳咳——

宋晚瞪大眼,卫司锦却是被茶水呛到了。

“吴先生辰便是五月十五,他十五岁那年生辰当夜……”宋秉川的话没说完,只是目光扫过卫司锦和宋晚,眉头皱了皱:“你们年纪尚轻,这种事情,还是不知道为好。”

卫司锦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可宋晚不答应啊!她正好奇呢,宋秉川话说到一半,吊着胃口,她今晚要是不把这件事情弄清楚,睡觉都睡不安稳。

“宋大人……好大人!你就告诉晚晚嘛……”宋晚伸手揪住他宽大的衣袖,左摇右摆。

那撒娇的娇俏模样,着实让宋秉川笑得合不拢嘴,更是拒绝不了:“好好好,告诉你告诉你。”

大手摸了摸宋晚的脑袋瓜,宋秉川下意识的朝卫司锦看了一眼,果然那少年也正盯着他,眼神颇为复杂,面色有些难看。

心下暗笑,宋秉川收回手,清了清嗓子:“坐好我再说。”

宋晚赶紧坐好,乖巧的模样甚是讨喜。

“吴先之所以选择十五月圆夜犯案,便是因为十五岁那年在大夫人处受了屈辱。”

难怪吴先说太脏了,原来是……

宋晚咂舌。

这朱府真乱啊!

还以为大夫人是什么好东西,没想到居然老牛吃嫩草。吴先那时候才十五岁啊!啧,这不是残害祖国的花朵嘛!

“可是宋大人,你也说了那是他十五岁时发生的事情。就算是报复,亦或者因为那件事情心理变态而作案,也不该相隔几年的时间吧。”

“爱上于丽妍之前,想必吴先没有想过报复。”

他只是默默的忍受屈辱,只会躲在阴暗的地方一遍又一遍的清洗自己的身体,厌恶被玷污的自己。直到遇上一位高僧,传授他共法口诀,他开始习武,打发时间,短暂的遗忘那些恶心的画面。

后来,他遇到了于丽妍。

随着长时间的相处,他爱上她。

与此同时,他那丑陋屈辱的过去,便成了吴先心里的一道坎,一道挡在他和于丽妍之间,迈不过去的坎。

他这人有心理洁癖的,觉得自己脏,配不上于丽妍。可他忘记了,于丽妍在进入朱府之前,不过是个烟花场所的风尘女子。

当然,也许他没有忘记,也许在吴先的心里,他爱上于丽妍的那一刻,就将她完全美化了,成为了一个不惹尘埃的天仙!

越是如此,吴先心中对自己就越是厌恶。

他又那么迫切的想要跟于丽妍在一起,直到有一天,他不知道从何处找到了洗涤自己的办法。

挑选三个处子之身的妙龄女子,以她们的处子之血,来洗涤满身污秽的自己。

焚香沐浴,也是其中一道仪式。

“所以,吴先才会说一切都是为了于丽妍。”宋晚喃喃,心里感慨万千。

吴先爱于丽妍,所以在撞见于丽妍杀害朱青时,他无条件的帮了她、维护她。

当然,对于大夫人的恨意,他心中丝毫没有消减。

所以在大夫人被吓得病倒后,便一直暗中在大夫人的药物里动手脚。

慢性毒药……他是不想让大夫人死得太痛快了。

“于丽妍死前去见过大夫人,约莫是知晓了大夫人和吴先的往事。”宋秉川当说的,都说完了。

他垂首给自己斟酒,不再言语。

宋晚却还沉浸在他说的那些话里,久久不能回神。

所以吴先和于丽妍大吵一架,其实跟大夫人也是有关系的。

这段关系还真复杂,可宋晚还是觉得吴先的做法太疯狂。他就是个心理疾病患者,因为十五岁那年的经历,给他自己留下心理阴影。

学武的那段时间虽然转移了注意力,可阴暗一直得不到宣泄,最终导致他心理发生了变化。

否则一个心理正常的人,怎么可能会想到用少女的处子之血,来洗涤自己。

“终归是结案了,最可怜的,便是那三名无辜的少女。这次回京,向陛下复命后,一定会请旨,让县令好生安抚那三名无辜受害者的家人。”宋秉川做事,向来有头有尾。

事已至此,采花案算是结案了。

宋晚心里的弦蓦然一松,有点迷茫。

“明日……大人与少月兄,可是要回京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