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因为脏啊
  • 吾凰万岁,万万岁
  • 朕要雨露均沾
  • 2021字
  • 2018-09-09 09:32:50

“原本丽夫人这么做,不过是想报答你的恩情。可她没有想到,因此却害她自己和她肚子里的孩子丢了性命。”

吴先自然不会独自离开凤阳县,他必定想要于丽妍随他一起离开,毕竟他对于丽妍的感情与常人不一样。至于他对她情从何起,卫司锦不得而知。

“案发那天晚上,你应该跟丽夫人发生过争执吧,她打了你一巴掌。”卫司锦徐徐说着,目光瞥过吴先脸上已经不太清晰的巴掌印。

牢里没有哪个狱卒的手指印有那么纤细,而且宋晚他们也盘问过狱卒们,虽然是有狱卒对吴先用过刑,那也是受朱员外的蛊惑悄悄用刑,可不敢明目张胆的留在脸上甚至是一眼就能看见的地方。

所以吴先脸上那个巴掌印,并非是狱卒们打的,而是于丽妍打的。

“丽夫人探望你那日,不少人都知道,有一名捕快亲自送她进了丽园。”那捕快,便是吴先乔装的。

众所周知,于丽妍是命犯,县衙派了捕快看着,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所以没有人会想到穿着捕快衣服的那个人,其实是吴先。

必然是吴先想要于丽妍随他一起走,但于丽妍为了腹中的孩子,不肯离开。所以最后激怒了吴先,害死了自己。

“丽夫人死的时候很痛苦,你还没见过她的尸体吧。”卫司锦的声音放轻了一些,有些低沉:“你既是爱她的,为何又用那么残忍的手法杀死她?”

难道,这便是所谓的爱越深恨更切?

吴先勾唇,他目光如冰,淬着寒意。

不知道在想什么,但面容瞧着阴鸷,与平日里的他截然不同。

许久,男子开口:“说了这么多,不过是你们的臆测罢了,可有什么证据?”

“我们在周家布庄那起案件的案发现场,发现了一枚鞋印。”

“鞋印?莫非世子爷想单凭一枚鞋印,就把连环采花案的罪名强扣在草民的头上?”

不过一枚鞋印而已,能说明什么?

“吴先,你平日里可是常去布庄采买?”卫司锦的话音一转,拧着眉,显然比不得宋秉川那般应付自如。

宋晚实在是瞧不过去了,拎着裙摆步过去:“据我们调查,你隔三差五就会去一次布庄、米店和酒楼,偏偏这三个地方,又是前面三起命案的案发地,你且说说,这天底下哪有这么巧合的事情?”

宋晚插嘴,主位上的县令,以及门外围观的百姓们不由看向她。除了朱府几个接触过乔小晚的人认出她来,旁人心里直犯嘀咕,还以为是跟着世子爷的哪位千金小姐。

就连宋秉川都没干涉她说话,县令自然也不敢说什么。

况且,宋晚一开口,一句废话都没有,语气甚是逼人。

吴先瞧她一眼,杨扬眉:“日常采买罢了。”

“那你同周家布庄老板的女儿周彩蝶,私下里可有交集?”

“没有。”

“哦?”宋晚冷笑,绕着吴先一圈,最后在他身后蹲下,目光垂落在男人那双鞋底上:“你这双鞋,是丽夫人为你亲手做的吧?”

即便是换了囚服,但吴先脚上这双靴子,却是从朱府穿过去的。

“以丽夫人对你的好,平日里一定没少给你做东西。”什么香囊、鞋啊、手帕之类的,肯定不少。

听到宋晚这么说,吴先显然有些不安,却又摸不准她到底想说什么。索性他便三缄其口,等着宋晚的后话。

“不知道你是否晓得,丽夫人酷爱丹桂,且她尚在醉春楼时,亲手所做的物件,都喜欢留下属于自己的标记。”

咯噔——

吴先心里狠狠一颤,下意识的想要站起身。谁知他刚有动作,旁边的卫司锦已经俯身,一只手如烙铁一般,重重的搭在了他的肩膀上,将吴先硬生生的压制住。

宋晚则接着道:“你这双鞋的鞋底,后脚跟的位置,都刻有小巧的花印子。巧合的是,我们在布庄现场采集的那枚鞋印,后脚跟处也有这样一朵小小的丹桂花形状的纹路。”

“你方才说,私下里与周彩蝶没有交集,那为何你的鞋印会出现在周彩蝶闺房外的院子里?”

宋晚一气呵成,愣是将吴先问得哑口无言。

这还没完。

“这只是其一。”

“其二,你身上有一股淡淡的丹桂花和檀香交融的味道,这几日你若当真一直都在牢里,又为何会沾染上桂花香和檀香的味道?”

“其三,便是这个与你七八分相似的乞丐。后背居然有用刑过的伤痕,你说一个乞讨为生的人,又没犯过事儿,怎么背上会留下牢中刑具造成的伤痕?”

便是这三点,将吴先的罪名坐实了。

于丽妍让乞丐扮成捕快去将牢中的吴先换出来,后来吴先杀了于丽妍,为了制造自己不在场的证明,洗脱自己的嫌疑,他又趁着夜深人静扮作捕快回到了大牢里。

案发当晚,狱卒们说有个人给他们送了些酒,那天晚上他们酩酊大醉。便是那个时候,吴先将牢里替换他的那名乞丐带走,杀人灭口,然后再回到了牢里,假装什么事情都没发生,假装自己从未离开过大牢半步。

罪名坐实,吴先深知自己已经没办法再狡辩。

身体蓦然松软下来,卫司锦落在他肩上的手也撤开了。

宋晚绕到了他跟前,语气缓和了些:“说吧,为什么杀人?”

若是说杀于丽妍,是因为于丽妍不愿意与他离开凤阳县,这动机还算说得过去。可是前面三名受害者呢?无冤无仇的,为何要先奸后杀?

“你是天生心理变态,杀人使你觉得兴奋?还是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宋晚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平和一些,但她打量吴先的眼神,却十分凝重。

吴先抬头,看了她一眼,扯起唇角:“为什么?这世上哪有那么多为什么?”

“十五月圆夜,对你而言,到底有什么意义?”这是至今为止,宋晚都没弄明白的事情。

她想不通,为什么吴先非要选在十五月圆夜下手。

“因为脏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