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偷梁换柱
  • 吾凰万岁,万万岁
  • 朕要雨露均沾
  • 2049字
  • 2018-09-08 12:02:59

“他的五脏六腑,被人震伤了,气血淤积体内,活活疼死的。”卫司锦沉声说着,神情异常严肃。

宋晚听得一愣一愣的,心中不禁对卫司锦燃起崇拜之意。

“少月兄,你还会看内伤啊?”

卫司锦愣然,面色缓和下来,恢复往日的柔和,内敛一笑:“略懂皮毛。”

他自不会炫耀自己会武功这事儿,也不清楚在宋晚心里,有多崇拜武林高手。

“这乞丐身上还挺白净的,这脸……你有没有觉得,他长得有点像一个人?”

命人将乞丐的尸体带回衙门,卫司锦站起身,含笑看向宋晚:“是否你也知道凶手是谁了。”

宋晚眨眨眼,原本还堵得心神意乱的她,眼下真是茅塞顿开。

跟着捕快们将乞丐的尸体带去了县衙,恰巧宋秉川也从布庄那边赶了回来,英气勃发,满面的喜色。

“宋大人!”

“宋夫子!”

卫司锦两人异口同声,宋秉川瞧见他们两人,嘴角的笑意便更难抑制了:“你们来的正好,见过吴先了吗?”

“夫子,我们已经查到凶手是谁了。”卫司锦语气肯定,“请您提审吴先。”

宋秉川是负责采花案的钦差,这案子必然是由他主审的。

开堂时,那位脑满肥肠的县令大人虽坐在主位上,但真正负责审理案件的却是他右侧坐在太师椅上的宋秉川。

宋晚和卫司锦站在宋秉川背后,只见衙役们将戴着手脚镣铐的吴先带上堂来。

“威——武——”

两排衙役声音宏亮,宋晚在一旁兴致勃勃。

吴先跪地,视线幽幽的扫过堂上的宋秉川三人:“朱青的案子已结,大人不是早已下了判决,不知今日又是唱的哪出?”

那男子即便是跪在堂下,也丝毫不显弱势,泰然自若。

心理素质真好!难怪能犯下那么多案子。

“吴先,于丽妍之死你可知道?”宋秉川开口,那温润好听的嗓音,带着些许压迫感。

吴先沉默,许久才扯着唇角笑笑:“难不成宋大人以为,是草民杀了丽夫人不成?”

“大人可别忘了,草民这些日子,一直被关押在县衙大牢里。”

宋秉川沉眸,起身步到堂下:“你身上,可不止这一条人命这么简单。”

“恕草民愚昧,听不明白大人所言。”

“五月十五那晚,你在何处?做何事?可有人能证明?”宋秉川自不会因为他装傻充楞,就被忽悠了去。

自顾自的带着节奏,直接开始盘问。

吴先眯了眯眼,嘴角延展开一丝笑意:“宋大人这是以为草民是采花案的凶手?”

“大人,草民这些日子可一直都在牢里。”男子再三提醒,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

要不是掌握了线索、证据,仅凭他一口咬定自己在于丽妍一案案发时在牢中这一点,宋秉川就决不能给他定罪。

人家有不在场证明。

宋秉川笑笑,朝门口的捕快睇了一眼,那捕快立时回身招了招手,便有人将宋晚他们发现的那具乞丐的尸体抬上来。

白布遮面,尸体就安放在吴先旁边。

那男子目不斜视的跪着,嘴角浅笑绵延,丝毫不为所动。

直到——

宋秉川亲自将那尸体上的白布掀开,将那刻意装扮过的乞丐,展露在众人面前。

堂上一阵抽气声,吴先面色一紧,下意识的朝身侧那具尸体看去。

只见担架上躺着的那人,身上穿着跟他一模一样的囚服,连乱七八糟的头发都十分相似,再就是那张脸……那张被清理干净的脸。

再经由宋晚之手,简易的化了个妆,那担架上躺着的人,可不就是堂下跪着的吴先嘛!

吴先拧眉,一直淡然的面色总算起了变化。

“认识这人吗?”宋秉川启唇,轻笑一声:“想来是认识,毕竟这人与你长得一般无二。”

吴先沉眸,目光收回,冷声道:“不认得。”

“这人是丽夫人带去替换你的,你不认得?”宋秉川划开手中的折扇,扇了两下,在吴先跟前蹲下身:“你一定好奇,这个人为何会在这里吧?”

一个无名乞丐,死在小巷子里,也不是什么怪事。

吴先自然没有想到天底下会有这么巧合的事情,被他灭口的乞丐的尸体,居然被被宋晚和卫司锦发现。

“知道他是怎么死的吗?”

“五脏六腑被内力震碎,活活疼死的。”

“吴先,你作恶多端,连上天都瞧不过去了。本官劝你最好识时务,不要耽误我们彼此的时间。”

宋秉川压低了声音,那语气极具威慑力,满堂寂静,衙役们屏住呼吸,大气儿都不敢出。

可吴先到底不是一般人,即便宋秉川施压,即便眼下情况对他而言很是不利,他也依旧沉得住气:“大人此话何意?草民实在听不明白。”

“那好,那本官便从于丽妍的案子开始,慢慢帮你回忆。”

哗啦——

折扇一收,整齐的合上了。

宋秉川抽身回到了堂上,轻撩衣摆,在太师椅坐下。

目光一侧,他看向宋晚和卫司锦。

次次办案,宋秉川也想给卫司锦和宋晚表现的机会,尤其是卫司锦。

这次采花案侦破,对他进入西陵书院刑侦科十分有利。

卫司锦也不含糊,拱手朝宋秉川拜了一拜,便步下堂,朝吴先走去。

“丽夫人被朱员外保释以后,一直记挂着你,择日便来探望了你,还顺带捎上一个与你六七分相似的人,要将你调换出来,送出凤阳县。”

朱青一案,即便吴先不是凶手,于丽妍也知晓,一旦他从大牢里出来,朱员外是断然不会放过他的。

所以才会想到偷梁换柱,把吴先带出来,送走。

可见于丽妍对吴先,也算是有情有义的,不枉费吴先之前对她百般维护。

而这名死去的乞丐,便是于丽妍为掉包准备的人。

总归吴先只是被判关押几个月,于丽妍给乞丐大笔银子安抚,几个月后乞丐从牢里出来,便再也不用过吃了上顿没下顿的乞讨日子了。

换了其他乞丐,也是不会拒绝的。

所以,从丽夫人去探望吴先的那日起,到于丽妍案发之时,其实牢中的人并不是真正的吴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