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被人一掌打死的
  • 吾凰万岁,万万岁
  • 朕要雨露均沾
  • 2071字
  • 2018-09-08 10:50:06

不得不说,西陵王朝保存足迹的办法很原始,毕竟没有先进技术。

被发现的那块足迹是在第二起案发现场不远的院落中,那几日下过雨,泥土较为湿润,所以留下了显而易见的脚印。

只有一块,毕竟宋秉川说过,凶手是轻功好手,在案发现场的室外活动,基本脚不沾地。

其实案发现场应该留了一些凶手的脚印的,不过时隔已久,现场早就清理了也不一定。

唯一保存完整的脚印,还是连带着一层泥土一起挖回来的,倒是真的很完整。

趁着卫司锦去找县太爷拿之前三起案件仵作记录的档案,宋晚仔细的研究了一下那块脚印。

从脚印判断,凶手身高在一米七到一米七五之间,体重大概50KG到60KG之间。的确如宋秉川所言,身材匀称。

宋晚还仔细研究了一下鞋印上的纹路,发现鞋跟有一枚小小的像是一朵花的印子。

卫司锦从县太爷那边回来时,就看见宋晚坐在储物间门外的台阶上,光着一只脚,正捧着自己一只绣鞋的鞋底打量。

她小脚生得白皙,指头莹润小巧,约莫是在思考,大拇指有条不紊的蠕动着,卫司锦瞧着甚是可爱。

“嗯哼——”他一手抵唇,轻咳了一声。

那边坐在台阶上研究鞋底的宋晚扬起小脸,清澈的眸光触及那侧身而立,身影被阳光拉得老长的少年。她缩了缩脚指头,把鞋子放在地上。

“少月兄,可否也让我瞧瞧你的鞋底?”

卫司锦愣然,最后自然是顺从宋晚。他坐在台阶上,宋晚蹲在跟前,抬着他一只脚,仔细端详他的鞋底。

不管是卫司锦的鞋底还是她自己的,纹路都很单一,才没有什么花印子。

“你说的那花印子也给我瞧瞧。”卫司锦似是想到了什么,宋晚不敢耽搁,领着他去观摩那采集回来的鞋印。

鞋印的纹路以及脚跟处的花印子,卫司锦确实有些印象,不过他暂且没有告诉宋晚,而是和宋晚一道去了县衙大牢。

吴先就被关在之前关押宋晚他二人那间牢房隔壁,微光从墙上的小窗泄入,能瞧见空气中浮动的尘埃。

地上铺了一层干草,某个角落里积了不少不知名的污垢,宋晚便是站在牢门外瞧着,都觉得有些反胃,真不知道自己当初是怎么熬过来的。

吴先还是如以往那般冷静清隽,看见宋晚和卫司锦时,他依旧靠坐在墙角,胳膊随意的搭在屈起的膝盖上,另一条腿舒适的伸直,手里捏着一根稻草,把弄着。

宋晚在牢门前蹲下,尽量让自己的视线和牢里坐着的吴先齐平:“嗨!吴小哥!”

她扬唇浅笑,杏目圆圆,很是甜美:“我们来看你了,还带了热包子。”

眸光将吴先上下一番打量,宋晚脸上的笑意浅了一些:“丽夫人遇害了,吴小哥可知晓?”

提及于丽妍,吴先总算有了点反应。听见宋晚的话,男人搭在膝盖上的那只胳膊颤了颤,原本平静的双眸起了波澜。

半晌后,吴先站起身,面色沉沉的走到牢门前,与宋晚和卫司锦槅门相望。

“你说什么?”他的声音略微暗哑,瞳仁紧缩后目光变得空洞,似是讶异,似是悲恸,又像是想麻痹自己。

只是一句话,宋晚便从他的语气里听出了他对于丽妍不一样的情感。

那是爱吧,小心翼翼,有些卑微的爱意。

“丽夫人没了。”宋晚面色严谨的重复了一遍,便直接说明来意了:“听闻丽夫人生前来见过你,所以宋大人让我和世子爷过来看看你。”

吴先的唇瓣抖了抖,被铁链烤着的双手蓦地握住了牢门的木栏,“不可能……不会的,你骗我!你一定是在骗我!”

旁边的卫司锦沉眸,“人已经死了,若是你真心为主,就告诉我们,丽夫人来探望你时,都说了些什么。”

吴先自然是真心为主,否则当初他也不会为于丽妍遮掩罪行,甚至想要替她背锅。

他说那日于丽妍只是来看看他,给狱卒们松了些银两,希望他们对吴先好一些。

可宋晚瞧见吴先那披散的长发从肩头滑落之际,他侧脸的五指印露了出来。可见在这大牢里,那些狱卒虽然收了于丽妍的银子,却并没有善待吴先。

时而训训话,打一顿,也不是没有的事情。

从县衙大牢离开后,已至午时。宋晚和卫司锦去街上吃了碗面,回衙门时,路过一条小巷,发现巷口围满了人。

两人过去探看,只听围观的百姓一个劲唏嘘。

“可怜呐,寒冬将至,还不知会有多少乞丐会落得他这般下场。”

“有什么可怜的?有手有脚也年轻,就不能找点活儿干,非得乞讨!”

“报官吧,好歹也得找人收尸啊。”

“……”

卫司锦拨开了人群,夹着宋晚挤到前面,才发现原来巷子里死了一个乞丐。

瞧着浑身破破烂烂,头发乱七八糟的,将脸都遮了去。

宋晚皱眉,心里也是一阵唏嘘。

这还没到寒冬时节,就有人被冻死了?卫司锦已经第一时间挥散了人群,并且让巡逻的捕快们处理尸体,将人好生安葬了。

宋晚站在边上,却见那少年在尸体跟前蹲下后,迟迟没动。

“怎么了?”心下难免好奇,宋晚迈步过去。

只见卫司锦正伸手在那名乞丐身上一阵摸索,神情十分凝重。

“好香啊!”宋晚蹲下身,吸了吸鼻子:“这乞丐身上真香,好像桂花的味道。”

正探查尸体的卫司锦一愣,侧目对上宋晚的双眸,眸光凛然:“这个人,不是被冻死的。”

原本瞧着尸体没有明显外伤伤痕,再加上听百姓们在那里谈论,宋晚和卫司锦都以为这乞丐是被冻死的。

可是卫司锦伸手捏住死者的下颌,用力一掐,一口暗红的淤血顺着死者的嘴唇淌下。

宋晚瞪大眼,“什么情况?他是被打死的?”

不对啊,瞧着也没有被打过的痕迹啊!

卫司锦却是利落的拨开了乞丐胸口的衣服,只见那人白皙的胸膛上,一个暗紫色的五指印。

仅仅一个指印……也就是说这乞丐是被人一掌打死的?!

宋晚不敢相信。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