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侧写师
  • 吾凰万岁,万万岁
  • 朕要雨露均沾
  • 1155字
  • 2018-09-07 19:13:11

她只是单纯的对查案感兴趣而已,“少月兄,你说的那个西岭书院,我能去吗?”

“若是你想去,回京以后,我们可以一起去考。”

原来还要考核啊!

宋晚扁扁嘴,兴致大减:“再说吧。”

就这么绕过了卫司锦的问题,两个人一路闲聊回到客栈。

老板娘做了一桌好吃的,说是昨夜中秋宋晚他们也没在,今夜便补上。可宋秉川从衙门回来,已经深夜了,一桌子美酒佳肴都凉了。

“宋夫子,仵作那边怎么说?”饭后茶余,难免要聊一聊采花案。

宋晚也难得没急着回房休息,两手枕在桌上,腰杆挺得笔直,直勾勾的看着宋秉川,也跟卫司锦一样期盼着从他那里得到些线索。

见两人一脸求知欲,宋秉川笑了笑,说起案件时面色顿时凝重起来。

“如你们所知,于丽妍是被凶手活埋,窒息而亡。与此同时,她还因为流产大出血。”

也就是说,就算于丽妍没有窒息而亡,也会因为血流过多导致死亡。

“凶手虽然为她止血过,但效果不佳。”宋秉川轻叹了口气,一手搭在桌面上,指尖一下接一下的轻敲着桌面:“据我这段时间调查的结果来看,凶手男,年纪大概在十八岁到三十岁之间。长相清秀,武功尚可轻功极佳。”

“平日里出入米铺、布庄、酒楼这三个地方较为频繁,且可能善于伪装。”

“根据第二起案件现场留下的脚印判断,凶手应该身高七尺到八尺之间,身材应该比较匀称。”

宋秉川倒是不藏私,将自己近些日子来的分析全都说给宋晚和卫司锦听,末了还允许卫司锦和宋晚协助办案。

“明日你们便替我去县衙大牢走一趟。听闻于丽妍生前去牢中探望过吴先,兴许他能知晓些什么。”

宋秉川的安排正合宋晚心意,只是她有一点不明,“宋大人,你可揣摩出凶手为何要选在十五月圆夜作案?十五月圆夜可有什么特别之处?”

在宋晚看来,宋秉川就像21世纪的侧写师,根据所掌握的现况,去剖析凶手心理的那种人,继而得出凶手的侧写。

当然,西陵王朝想必还没有侧写师这样的定义,但宋晚自己心里有数便好。

宋晚提的这一点很关键,但至今为止,宋秉川也还没有弄明白,凶手为何非要挑选在十五月圆之夜作案。

“也许与凶手自身经历有关。”卫司锦冷不丁说了一句,引得宋晚和宋秉川将目光投向他。

“我只是猜测。”少年略窘迫,脑袋压低了些。

宋秉川笑笑:“无妨,大胆设想有时也不失为一种方法。只是要记住,切不可先入为主。”

不可先入为主,把设想的结论当真。

查案是个不断求真的过程,稍有差错,就可能造成冤假错案。

夜谈至宋晚接连打了几个哈欠,宋秉川才让他们上楼去休息。

回房之前,宋晚想起宋秉川之前谈到死者身高的问题。七尺八尺到底多高,她心里没底,还是拉着卫司锦问一问稳妥些。

“七尺便是我这般高。”少年抬头挺胸,站姿笔直,生怕宋晚瞧不真切。

卫司锦也不过十三岁的年纪,瞧着一米六左右。

这么说来一尺是按0。23米左右算的,也就是说凶手在一米六到一米八之间。

这个范围有些大,明日去县衙瞧瞧宋秉川说的那鞋印,她得把凶手的身高再精确一些。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