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一月杀一人
  • 吾凰万岁,万万岁
  • 朕要雨露均沾
  • 1169字
  • 2018-09-07 09:32:33

戌时三刻,大概是晚上八点左右吧。

也就是说,从昨天晚上八点多起,就再没人见过于丽妍了。

丽园前院与后院相隔厅堂回廊,即便是前院里发生了什么,居住在后院的丫鬟也察觉不到。

“最近你们家夫人,可有什么异样吗?或者说,见过什么人?”

丫鬟相顾一眼,其中一人道:“便是前日去狱中探望了吴哥哥。”

吴先?

说起来,那男人对于丽妍倒是用情不浅,不知他若是知晓于丽妍死了,会是什么反应。

“哦对了,丽夫人还曾去看望过大夫人。”另一名丫鬟补充了一句。

宋晚这才想起来,朱府还有一位大夫人。

恰在此时,管家柳尽慌慌张张的从花厅那边跑过来,招呼着那些没走远的下人们,赶紧去翠苑。

翠苑是大夫人居住的地方,卫司锦细问之下,才得知原来是翠苑的大夫人病逝了。柳管家过来招呼下人们前去帮忙,接下来几日,朱府可是有的忙了。

“先是大少爷死了,接下来丽夫人和肚子里的孩子也没了,现在又是大夫人……”

“少月兄,你说这朱府是倒了几辈子的霉啊,丧事办不停了。”

宋晚咂咂嘴,轻叹了口气。

卫司锦点点头,沉默了片刻,方才看向她:“你方才在丽夫人房中,可有什么发现?”

“我寻思着,这凶手可能是丽夫人的认识的人。”

于丽妍曾是醉春楼的人,与她相识的男人可不少,其中有几个武功高强的,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

“哎呀脑子乱糟糟的。不管怎么说,我们先去前面三起案件受害人家里看看吧。”至于这里,有宋秉川在,宋晚估摸着不会遗落什么重要线索。

听卫司锦说,宋秉川是西岭书院刑侦科的夫子,也是御史台侍御史,是当今女帝陛下身边的亲信。

他经手过不少疑难杂案,所以女帝陛下才会派遣他来调查这次连环采花凶杀案。

卫司锦一心想进西岭书院刑侦科,便也是想在宋秉川等办案经验丰富的夫子手底下学习,将来成为像先帝一样断案如神的人。

两人走访了之前三起案件的案发地,宋晚发现这三起案件的案发地居然在一条直线上。

北街张记米铺,闹市孙家酒楼,以及南街周家布庄。三个点,都在一条直线上,而且三点之间相隔距离不算太远。

以周家布庄为中心点画圆,约莫便是凶手平日里的活动范围了。

前面三起案件的案发点在一条线上,可朱府却位于西街,与孙家酒楼垂直相对,显得非常突兀。

而宋晚和卫司锦走访后发现,前面三位受害者,生前都不是什么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大家闺秀。平日里,没事就会在自家的店里帮帮忙,卖米,卖布,算算账。

“凶手极有可能经常光顾这三个地方,借此慢慢了解三位受害者,再寻找机会下手。”

一月杀一人,完全有足够的时间去做准备。

宋晚一整天,脑袋都在高速运转,跟着卫司锦兜兜转转,也丝毫没觉得累。

明明查案的人是宋秉川,可卫司锦觉着,宋晚比宋秉川还卖力。

“晚、晚晚……”回去客栈的路上,少年没忍住:“你怎的比宋夫子还上心?可是对那丽夫人,动了恻隐之心?”

“怎么会?查案是不能带情绪的。”

否则会影响自身判断力。

她只是单纯的对查案感兴趣而已,“少月兄,你说的那个西岭书院,我能去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