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对孕妇也下得去鸟

  • 吾凰万岁,万万岁
  • 朕要雨露均沾
  • 2032字
  • 2018-09-06 19:53:01

这四起命案,虽然第四起在死者年龄、特征和死因上与前面三起有些有差异。但以宋秉川办案的经验来看,凶手的确是同一个人。

“凶手是具有目的性、计划性的在作案,之前挑选的三名死者,虽及不上于丽妍美貌无双,却也是个个肤白清秀。”

虽不是什么大富大贵、有权有势人家的千金,却也是小康家庭的明珠。

凶手筛选她们作为犯案的对象,必然与凶手的出身、性格有一定关联。

方才宋秉川说凶手轻功不错,还会武功,宋晚心里对这凶手莫名有些崇拜。以前看电视剧里打打杀杀,武林高手,甚是厉害。

她自打穿越以来,还没瞧见一个会武功的古人,还以为电视剧里都是编撰的。

没想到啊!还真有武功一说。

捕快们将尸身从坑里抬了出来,仵作正在勘验。

宋秉川则蹲在坑前摸索,卫司锦跟在他身边,约莫是想趁机偷师。

至于宋晚,她已起身,往于丽妍房中去。

听捕快们说,于丽妍的床上有大片的血迹,想来是因她有孕在身,凶手禽兽之行,愣是将她强到小产大出血,所以床单染红了大片。

宋晚绕过屏风走到床畔时,确实看见一大滩血迹。

想想那场景,她忍不住哆嗦。

这凶手可够变态的,对孕妇也下得去鸟!

瞧着这血量,昨夜战况应当很激烈。

不过宋晚记得,于丽妍身上那件月白色的长裙,虽然沾满了泥垢,但她却没瞧见上头有血迹。所以说,凶手在完事以后,还费了心思替于丽妍清洗,重新换上了衣裳。

这房间里瞧不出有什么挣扎的痕迹,可见于丽妍昨夜多半是失去了行动力和反抗的能力。

要么是被下了迷药,要么是晕了。

一直到被扔进泥坑里,用土掩埋上,空气越发稀薄,被憋醒过来了。

醒来之时,便是痛苦开始之时。

无论如何挣扎,周遭也只有泥土,呼吸越急促,空气越稀薄,她挣扎的力道越大……最终口鼻里渗入了泥土,甚至疯狂的想要抓挠,拼尽全力,却也只是艰难的挪动身体,怎么也逃不出黑暗和泥坑。

宋晚坐在床榻上,两手捂着脸撑在膝盖上。只是稍微想象一下于丽妍死前的场景,她都觉得后脊发凉,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凶手为何改变一贯的口味,挑选一个孕妇下手?

作案动机是什么?难道纯粹的变态而已?!

指尖轻敲着光洁的额头,宋晚徐徐挪开手,嗅着这屋内袅袅檀香,思绪飞转。

凶手既然在案发现场留下花束,证明凶手当是一个颇有情调,而且有些自命高雅的人;选择每月十五月圆之夜作案,只怕这十五之夜对凶手来说有非凡的意义。

在案发现场焚香沐浴,可见凶手是个爱干净、有条不紊的人。

可偏偏这样一个有洁癖的人,却碰了一个有孕在身,还是风尘出身的女子。

为何?

难道于丽妍对凶手而言,有什么特别之处?

凶手……认识于丽妍?!

眸中星光晕染,宋晚蓦然站起身,恰巧卫司锦从门外进来寻她。

“晚姑娘……”

宋晚急吼吼的向门口走去,路过卫司锦身边时,将他顺手一抓:“别再姑娘姑娘的叫了,咱们都认识这么久了,叫姑娘多见外啊!”

“啊?”卫司锦被她拽着出门去,脑子一时转不过弯来。

“叫晚晚吧,宋大人不就是这般叫的。”

以前宋秉川可不是这么称呼她的,虽不知他为何忽然改口,但宋晚觉得这称呼听着舒畅。总比卫司锦一口一声“晚姑娘”亲切些。

“可是……”

可是这样不妥啊!直呼闺名,太唐突了。

卫司锦还没说出口呢,宋晚已经撒开了他的手,朝不远处那波朱府的下人跑去。

至此,卫司锦才反应过来,他竟然不知觉间,被宋晚拽出了丽园。

宋秉川他们还在院中勘验现场,闲杂人等不得进入丽园,但下人们好奇,空闲的都围在丽园外。

看见一袭藕粉色裙衫的宋晚拎着裙摆拉着卫司锦从丽园跑出来,大家第一反应就是避开。

偏偏宋晚记得两名丫鬟的脸,之前朱青一案,她就遇上过她们两回,知晓她们是丽园里的丫鬟,是服侍于丽妍的人。

那两名丫鬟倒是认不得宋晚了,毕竟之前她都是一身男装打扮,瞧着就是个风流倜傥的小公子。

眼下却是个甜美可人的小娇娘!

所以当宋晚朝她们扑过去时,两名丫鬟第一反应就是避开。

“站住!”宋晚一喊,几乎所有人都顿住了脚。

有朱青身边服侍过的丫鬟,似是认出了她来,张了张嘴指着她,却愣是不敢招呼。

只因宋晚身后,一身青衫的卫司锦负手而来。

余光扫到还有几个想溜的下人,少年嗓音一沉:“谁敢走。”

世子爷金口一开,自是没人敢跑了。

一个个站在原地,等着宋晚发落。

“你们俩过来,我有话问你们。”宋晚朝那两名丫鬟勾了勾手指,便将其余人遣散了。

末了,她回眸朝面色严谨的卫司锦看了一眼,美目流光。方才他那一嗓子,倒是很霸气呐!

触及宋晚笑吟吟的眼神,少年别开脸,佯装随意的舔了舔唇。

再看向她时,宋晚已经回过头跟那两名丫鬟说话去了。

“你们是丽园的人吧?平日里负责丽夫人饮食起居的?”

两名丫鬟怯怯的互看一眼,方才点头:“回姑娘,是的。”

“哎呀放轻松嘛,都这么熟了,别怕别怕。”宋晚咧嘴,那两丫鬟却是满面狐疑。

她也不多解释,直接开门见山:“你们家丽夫人,自打从县衙回来以后,都有哪些人贴身照顾着?”

之前丽夫人最是宠爱吴先,可吴先眼下在县衙的大牢里,朱府自然会派遣别人来照顾于丽妍。

好巧不巧,恰是宋晚眼前这两名丫鬟。

宋晚笑意更深了:“那你们最后一次见到你们家夫人是在什么时候?”

“约莫是戌时三刻,奴婢们服侍夫人睡下后,便在后院另辟给奴婢们暂住的房间歇下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