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连环采花案
  • 吾凰万岁,万万岁
  • 朕要雨露均沾
  • 2158字
  • 2018-09-06 12:35:30

院中最大、年生最久的那株丹桂下,被凶手刨了一个土坑,于丽妍的尸体眼下就在坑里挺着。

今晨天色尚未敞亮,丽园的下人便开始打扫院落,发现这丹桂树下的土被人翻过,虽是铺平了,但猜想是埋了什么东西在地底下。

起初下人们倒是没在意,等到天色大亮了,丫鬟进入丽夫人房中,发现丽夫人不见了。

于丽妍是杀害朱青的要犯,但念在她身怀有孕,且肚子里是朱家唯一的子嗣。朱员外将她保了出来,按西陵王朝律例,于丽妍怀孕期间,特允回朱府安胎待产,等到孩子出生了再问斩。

宋晚听卫司锦科普时,还有些诧异。

这西陵王朝民风比历史上的唐朝还要开放!允许女子称帝,还罗列了这么人性化的律例,实在是难得至极。

这倒是让宋晚有些好奇是谁开辟出了这般奔放的朝代?

眼下自然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宋晚蹲在坑边,瞧着仵作跳进坑里检查尸体,耳边宋秉川和捕快的话,她也仔细听着。

“于丽妍是命犯,虽特允回府待产,但县令大人也不敢疏忽了,派属下们多家注意朱府。今日一早朱府的下人们说丽夫人不见了,找遍了整个朱府也不曾找到人。”

“最后属下们才听丽园的下人们说了这里土壤被人翻新过的事情。”

然后嘛,自然就是刨土,将丽夫人找到了。

不过找到的,便是丽夫人的尸体了。

坑中女人躺资怪异,五指半曲着,手背上青筋暴起,五官狰狞可怖,嘴巴圆睁双眼紧闭,口鼻、指甲里灌满了泥土。

她身上一件月牙白的长裙,发髻凌乱,但发间簪着一支檀木雕制的簪子。

宋晚蹲在坑边,依稀嗅到浓郁的桂花香,秋风一扫,花香吹淡,倒是十分好闻。

卫司锦就站在宋晚旁边,此刻自然也是极其认真打量着土坑里的女人。见仵作跨在死者腰际两侧,俯身勘验,他寻思着,不妨将尸体先从坑里抬出来。

正要开口,宋秉川过来了:“做些记号,将尸体抬出坑里,再行勘验。”

卫司锦合上嘴,伸手拍了拍宋晚的肩膀:“晚姑娘,退远一些吧。”

于丽妍的死状就是朱府那些男家丁瞧见,也觉得狰狞可怖,听闻丫鬟们当时瞧见,一个个都尖叫着跑走了。

可宋晚呢,非但不害怕,还凑在坑前一个劲盯着看。

经卫司锦提醒,宋晚才回过神来,起身随他后退了些,好让捕快们起尸。

“少月兄,这丽夫人,瞧着像是被活埋的。”

她方才观察过了,丽夫人身上并没有明显的外伤,她脸上曾被朱青挠的印子也已经结痂了,而且疤痕已经快瞧不见了。

浑身上下,也就衣裙下摆隐隐约约瞧见些血迹,虽她尸身瞧着狰狞,但细看其实她穿戴都是有人精心打理过的。

只不过被活埋时,因为呼吸困难,挣扎时,发髻和衣衫都弄乱了。

卫司锦点点头,“又是窒息而亡。”

宋晚捕捉到他话中的“又”字,不由想到他们说这是采花贼犯下的连环案件。

“不知前面三起案件,死者致死原因分别是什么?”

宋晚既然问了,卫司锦便将自己知晓的都说与她听。

采花杀人案第一起案件,是在三个月前,也就是五月十五那夜发生的,死者是凤阳县北街张记米铺家的女儿。

年十五,死在自己的闺房床上,被人玷污了清白,然后用被子闷死的。

当时死者床边放了一朵娇艳的牡丹花,案发现场还发现了凶手曾焚香沐浴的痕迹,凶手还特意清理过尸体,为死者修饰了妆容,细心打理过。

采花杀人案第二起案件,是在六月十五那夜发生的。

死者是凤阳县南街一家布庄周老板的女儿,也只有十五岁,死在自己闺房中。

同样是窒息而亡,但周家这姑娘是被勒死的,脖颈上有明显的勒痕。

房中桌上放着一支荷花,死状也很安详,和张记米铺家女儿的案件相同点甚多。所以才会引起县令大人重视,写了折子层层递上去。

没想到还没等到女帝陛下派遣钦差来专查此案,第三起案件就发生了。

七月十五那夜,凤阳县闹市孙家酒楼老板的女儿遇害。

十五岁,被玷污了身子,被溺死的,依然是安详躺在床上,尸体被仔细打理过。

这次案发现场留下的是一株葵花。

卫司锦赶到凤阳县时,第一时间去了三个案发现场,便是在第三个案发现场被巡逻的捕快给逮住了,当成嫌犯收押,遇上了宋晚。

昨夜是八月十五,于丽妍遇害。

同样是机械性死亡,闷死、勒死、溺死和活埋,四种不同的方法。而且五月牡丹,六月清荷,七月葵花,八月丹桂……

相同之处太多了,难怪会被定义为连环凶杀案。

但……于丽妍的案子,与之前三起也有些不同。

“少月兄,你方才说这采花贼害的都是清白姑娘。可于丽妍是个孕妇,而且今年也双十年华了,跟你说的前面三起案件死者不太一样啊。”

卫司锦也正琢磨着这一点,长眉蹙得紧紧的:“不错。就连杀人手法也比之前三起繁复许多。”

之前的闷死、溺死、勒死,都是比较简单利落的死法。

可活埋……

凶手得费时费力挖这个土坑,还要把死者搬到这坑里,再撅土掩埋。比起前面三种死法,这一种委实太麻烦了不是。

“会不会,这第四起并非是采花贼作案?而是有人模仿采花案,想鱼目混珠?”

宋晚摸着下巴,眯着的双眼,光华潋滟。

卫司锦瞳仁一缩,看向她时,眸中划过讶异,未料宋晚思绪这般活络。

刚想开口,却见一直盯着捕快们抬尸体的宋秉川回过身来:“不会。”

宋秉川的语气斩钉截铁,两手负在身后,看向宋晚和卫司锦的眼神很凝重:“凶手是个轻功好手,武功当也不弱。且前面三起案件虽然外泄了不少讯息,但凶手作案时焚香沐浴这一点,却是严格保密的。”

于丽妍身上一股子桂花香,但仔细闻,便能嗅到其间夹杂的檀香。

再高仿的凶杀案,其作案手法也会有疏漏的地方,毕竟每个人的作案风格是不一样的。

这四起命案,虽然第四起在死者年龄、特征和死因上与前面三起有些有差异,但以宋秉川办案的经验来看,凶手和前面三起案件的确是同一个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