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是不是被人下降头了?
  • 吾凰万岁,万万岁
  • 朕要雨露均沾
  • 2072字
  • 2018-09-05 10:14:36

宋晚愣了愣,看看卫司锦又看看宋秉川,最终还是将玉佩掏了出来。

旁侧宋秉川已然放下了手中的竹筷,伸手来接。

方才就听卫司锦说了玉佩的事情,通体莹白,如有流光,摸着温凉舒适,质感很是不错。

光凭手感便可判断,这是块好玉。

“听世子说,乔远夫妇并非你亲生父母?”宋秉川嘴角勾着浅淡宜人的笑,声音也温润好听。

原本还云淡风轻的语气,却在触及玉佩的那一刹,凝重起来:“这玉佩,是你的?”

宋晚漫不经意的瞧那玉佩一眼,点头:“据说和我身世有关。”

她给自己倒了杯茶,正打算喝上一口,手腕却蓦然被宋秉川抓住:“别动!”

宋晚愣住,听话的没动。

至于宋秉川,则瞪大了眼,仔仔细细的左右打量着她。

以往宋晚都穿的男装,他只觉得俊美,倒也没多在意;现如今她换回了女装,这脸蛋,瞧着是越发眼熟了。

像!实在是太像了!

另一侧的卫司锦安然吃着早餐,视线有意无意的瞟了一眼宋秉川落在宋晚腕上的那只手。

“夫子,怎么了?”他开口,打破了静谧气氛。

宋晚也回过神来,有些懵的瞧着宋秉川,抽了抽自己的手:“宋大人,您认得这玉佩?”

宋秉川这才察觉到自己的失态,松开她,将玉佩翻了个面,指腹摩挲着上面那个“瑾”字。

他的神情很严肃,浓眉轻蹙着,反复观摩那玉佩,许久才将玉佩归还宋晚:“认得。”

“这玉佩乃是一对,你这块纹路乃是凤凰中的凰鸟,另一块则是凤鸟。”

一对?!

宋晚再次震惊,难不成还是什么定亲信物不成?

“这另一块玉佩的主人,不仅我认识,世子爷也是认得的。”

卫司锦抬眼,对上宋秉川的视线时,眼中流露讶异:“不知夫子说的是?”

“便是……”

“宋大人!宋大人……”

宋秉川的话音被一道急促而洪亮的男音打断。

几乎下意识的,宋秉川三人的视线都往声源处看去。只见窗外,一名捕快火急火燎的冲着客栈奔来,从窗前绕过,打正门进来。

“宋大人……不、不好了!”捕快歇了口气,咽下唾沫:“那采花贼又作案了!”

捕快是从县衙赶过来的,不用想也知道是县令大人派来通报宋秉川的。

宋秉川是女帝陛下亲派的钦差,专程来凤阳县调查连环采花杀人案件。就连卫司锦一开始来凤阳县的初衷,也是为了采花案而来。

现如今宋晚的案子已经侦破,而采花案尚未破案,卫司锦自然也是要投身进去。

与采花案一比,宋晚那块玉佩便次要许多。

“晚晚,玉佩你且先收好,等这一阵忙完了,我定会为你解疑。”宋秉川一听那采花贼又犯下了案子,神色一慌,早饭也顾不上吃了,起身就走。

宋晚木讷的点了点头,将玉佩揣好。

看见卫司锦跟着起身,她也不吃了。

什么身世,自是没有查案重要的。采花杀人案啊!还是连环案件,这就是放在21世纪,那也是大案子,她得跟着去看看!

风风火火的从客栈赶到作案现场,宋晚瞥见那熟悉的高门大宅,还有“朱府”那块牌匾,她忍不住扯了扯身侧卫司锦的衣袖。

“欸欸欸少月兄,你说这朱府,是不是被人下降头了?”

怎么三天两头就死人啊。

朱青的案子才刚结,这就又出事了?

“这回死的是谁啊?”宋晚端着手肘,摸着下巴,语气漫不经心。

宋秉川和那捕快健步如飞,到底人都是成年男子,腿长一些,她委实跟不上。而卫司锦为了将就她,也跟着慢下步子来。捕快与宋秉川说了案情,他们二人也不得而知。

卫司锦虽然不知,但有一点,他可以肯定:“死的必然是清白女子。”

噗嗤——

宋晚笑了:“不是女子,难不成这采花贼还能是个断袖不成?”

少年微囧,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话有歧义:“……这采花贼之前已经犯过三起案子,死者都是妙龄女子,且在此之前都是清白之身。”

宋晚了然,脑袋忽然一偏:“你们是如何将之前三起案件定义为同一人所为的?”

“自然是根据案发现场的情况和作案手法以及其他案件共同点,细心比对。”

“宋夫子说了,人的习惯是很难改变的。但凡是凶手出现过的案发现场,必然会留下与凶手有关的痕迹、线索。只要我们足够细心、耐心,就一定能找到!”

这番理论,宋晚是赞同的,“没错,福尔摩斯说过,世界上没有完美的犯罪!”

卫司锦愣了愣,“福尔摩斯?”

宋晚掩唇,瞧他一脸茫然的模样,忍俊不禁:“你不认识。”

插科打诨着,从朱府的后门进了院子。

跟着宋秉川和那捕快越往前,宋晚和卫司锦面色越严肃。

一直到看见宋秉川和捕快进了丽园,宋晚和卫司锦心中几乎同时“咯噔”一下。

丽园?!

这回案发地的丽园?难道死的是……

宋晚加快了脚步,拎着裙摆,几乎是小跑着冲进了丽园,卫司锦紧随其后。

按理说,于丽妍现在应该是在县衙大牢里才是。她到底是杀害朱青的凶手……

但……她肚子里有朱员外的骨肉。

如今朱青已经不在了,于丽妍肚子里的孩子,就是朱家唯一的子嗣。难不成为了延续香火,朱员外贿赂了县令?

不对吧!宋秉川这个钦差还没走呢,那糊涂县令就是再贪财,也不敢在宋秉川眼皮子底下,枉顾西陵王朝的律例吧!

揣着满腹狐疑,宋晚和卫司锦凑近了丽园后院围成圈的人堆。

宋秉川一到,便让县衙的人疏散围观人群,以免破坏了案发现场。

半盏茶的功夫,整个丽园里便只剩下宋晚、卫司锦,还有宋秉川和县衙几名捕快和仵作。

死的真是于丽妍,柳管家已经扶着伤心欲绝的朱员外回去休息了。

丽园的院子里种植了不少丹桂树,听闻于丽妍很是喜欢丹桂,而秋季又是桂花飘香的好时候。

院中最大、年生最久的那株丹桂下,被凶手刨了一个土坑,于丽妍的尸体眼下就在坑里挺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