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他只是不愿意为我勇敢
  • 吾凰万岁,万万岁
  • 朕要雨露均沾
  • 2097字
  • 2018-09-02 09:53:11

凶手这般,要么是担心事后清理麻烦;要么是因为力道不足,不足以将朱青的脑袋完全摁压到池中。

眼下看来,想来是后者。

丽夫人和吴先都被宋晚的举动惊愣,回神之际,丽夫人下意识的背过身去。

至于吴先,则伸手推了宋晚一把,力气很大,那张清隽的脸上,盛满怒气。

“大人!请您自重!”

男子一双眼直勾勾的盯着宋晚,那模样,摆明了掐死她的心都有。吴先护住护到了这般地步,着实在宋晚意料之外。

他摆明了想替丽夫人担了罪名。

“丽夫人,朱青少爷,是你杀的对吧。”

“我家夫人深居简出,与少爷无冤无仇,为何要杀害少爷?”吴先知晓,宋晚和卫司锦的注意力已经集中在了于丽妍身上。

此时,再说人是他杀的,宋晚他们也是不会相信的。

说起作案动机,那可是相当关键的环节。

于丽妍杀害朱青,为什么?

卫司锦拧着眉,思虑了片刻,“听闻丽夫人怀有身孕,兴许……”

“想要知道丽夫人的作案动机?简单。”宋晚截了他的话,回身笑吟吟的看向他,眨眨眼:“世子爷,咱们这就去醉春楼走一趟。”

丽夫人长于醉春楼,她嫁入朱府前的那些事情,没人会比醉春楼里的老鸨更了解。

丽夫人与朱青年岁相差无几,又郎才女貌,保不准他们只见有没有点风花雪月的故事。

只要去打听一番,肯定有人会知晓。

宋晚的话落,作势就牵起卫司锦的手要走。

脚下步子还没来得及迈开,丽夫人却开口了:“不必了!”

那袅娜女音添了几分无奈,在她心中,已然放弃挣扎了。

宋晚松开了卫司锦,回身看向吴先身后背对着他们的女子。

“夫人……”吴先皱眉,也回身看去,欲言又止。

丽夫人顿了顿,片刻后才回过头来,面向吴先和宋晚他们。

那带了伤痕的玉颜添了几分落寞,她勾了勾唇,深深的看了吴先一眼,随即视线移到了宋晚身上:“这位大人说的不错,朱青……却是妾身杀的。”

她神态从容,往前走了两步,朝宋晚和卫司锦福了福身子:“妾身愿意随你们回县衙受审,此事与吴先无关,还请大人不要牵连无辜。”

牵连无辜?看吴先这模样,怕是对于丽妍的所作所为尽数知晓。

甚至于丽妍有孕在身,后面伪造案发现场,清理朱青,多半都是吴先代劳的。

他绝不可能是无辜的。

宋晚和卫司锦都没开口答应,于丽妍眼下却像是被触动了心底那根弦,眼神略朦胧。

她十五岁时,便结识了朱青,且和凤阳县内许多女子一样,倾慕于他。

那时候朱青似有忧愁,隔三差五便会去醉春楼饮上一杯,次次都是她陪酒,一来二去便熟识了。

“像妾身这种风尘女子,本不该对任何人动情。”可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又哪里是她能控制的。

她倾慕朱青,便鼓足了勇气说与他听。

其实宋晚心里,对这位丽夫人,倒是颇为钦佩的。这泱泱古代,能如她这般直面自己心意,且勇敢求爱的女子,怕是少之又少。

凤阳县里爱慕朱青的姑娘不少,可于丽妍却是第一个大大方方告诉他,承认自己的感情。

按理说,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层纱。

于丽妍貌美如花,她追求朱青,应该很容易才是。

“妾身到底出身风尘,他心中顾虑太多,一直不曾给妾身一个确切的答案。直到……”女音略顿,语气突转凄凉:“直到妾身遇上朱员外,被朱员外相中,赎身纳入了朱府。”

一直到进入朱府的前一刻,于丽妍都还在期盼着朱青能站出来,跟他老子坦言他们之间的关系。

可她没有想到,朱青如此懦弱。

“懦弱?”宋晚扬眉,在丽夫人回忆过往时,她已然走到一株丹桂树下,此刻正抱臂靠在树干上。

听见于丽妍说朱青懦弱,宋晚不禁想到了朱青和柳彩兰私奔的那件事情。

一个胆敢带人家姑娘私奔的骚年,怎么就懦弱了?

显然,于丽妍也听出了她语气里的狐疑,嘴角一勾,自嘲的笑了:“当初,我确实以为是他懦弱,不敢与自己老子抢女人。”

这般懦弱的男人,权当她爱错了便是。

可是嫁入了朱府后,她得知了柳彩兰的存在,也不曾一次撞见朱青和柳彩兰私会。

原来她不过是替代品,之前柳彩兰顾忌身份不愿与朱青在一起,所以朱青才会去醉春楼买醉,结识了于丽妍。

后来朱青去醉春楼少了,于丽妍不知为何。

自她进了朱府,这才明白。

原来是柳彩兰抛开了一切顾虑,愿意和朱青在一起。

“他从来就不懦弱,他只是不愿意为我勇敢。”女音低浅,带着自嘲的笑意:“他为了柳彩兰,连私奔都敢……”

“所以你嫉妒柳彩兰,让人传了假消息给她,告诉她柳管家病重。”宋晚接话,结合之前柳管家说的那些,这一段她算是弄明白了。

于丽妍那么关注朱青,自然是第一时间知道了朱青和柳彩兰私奔的事情,说不定还派人跟着他们。

让人告诉柳彩兰柳管家病重,以柳彩兰的性子,必然是想要回朱府探望的。

可朱青的性子,于丽妍也摸了个七八分。

他有勇气带柳彩兰私奔,那是因为这在他看来,是美事,将来传出去,也只会是一桩美谈。旁人会夸赞他不嫌弃柳彩兰低贱的出身,愿意舍弃荣华富贵,也要跟柳彩兰做一对野鸳鸯。

可如果柳彩兰反口,要回朱府……朱青是万万不会答应的。

因为旁人会夸赞柳彩兰有孝心,说不定还会唾弃他的行为。朱青这人,好面子。

他怎么会允许柳彩兰回朱府,驳了他的面子。

两人发生争执是必定的,只是于丽妍没有想到朱青会怒不可遏到失手杀人的地步。

“柳彩兰死了,他被带回了府里。”

说到这里时,丽夫人眼中浮起了一丝喜色,她似乎沉浸在当时那窃喜中,“我以为我这个替代品能派上用场。”

可朱青回府后食欲不振,毫无生机,也不爱搭理人。

那时候于丽妍常去探望他,听朱青说柳尽去找了他,问起柳彩兰之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