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小生卫司锦
  • 吾凰万岁,万万岁
  • 朕要雨露均沾
  • 2009字
  • 2018-08-14 19:49:04

好半晌,宋晚才艰难的爬起身,木讷的望着那腰胯横刀的粗犷男人。

她身上湿透了,有些凉意,下意识的抬手想抱住双臂,却觉得手腕很沉,还“哐当”一阵轻响。

垂眸一看,手上戴着铁镣铐,那双手细小有些脏,瞧着陌生。

没等她反应,跟前的男人将空了的木桶扬起推了推宋晚:“没死就给老子滚进去一点,在这门口瞎挡什么道!”

听这口音,是刚才踹她的男人。

宋晚被推到一边后,一直垂着脑袋盯着她那双手看。这手瞧着不像她的,亦或者不像成年人的手。

就在此时,旁边另一个男人侧身将门外一少年拉扯进来,“都是死囚,死前你们就做个伴儿得了!”

话落,两个男人退出去,用铁链将木栅门给拴上了。

铁链哐哐当当,宋晚复又抬头,含糊的目光落在门上,眼看那两男人扶着刀柄离开,徒留她和门口那背对着她的少年。

她懵了,这里不是地府吗?

那两个人不是阴兵吗?

脑袋里一团浆糊,想整理下思路,却又无从理起。

目光呆滞的落在跟前背对着她的少年身上,他一头齐腰的乌黑长发,身上穿着一件白面的圆领长袖衫,隐约可见背上印了一个黑色的“囚”字。

这装扮,有点像古装电视剧里被关押大牢的那些囚犯。

许是宋晚的目光太专注了,那背对她的少年蓦然回过头来。

四目相对,宋晚被那倾世俊容惊愣,凝着他半晌没能回神。

倒是那少年,同样戴着铁镣铐的手交握,朝她拱手作揖,算是见礼了。

宋晚呆了呆。

眼前的少年长眉如墨,一双丹凤眼低垂着,紧抿的薄唇色调苍白,白皙的俊颜沾了点泥灰,发丝还有些凌乱,却丝毫不影响他的颜值。

值了值了,能瞧见这么俊美的男孩子,宋晚觉得自己就算是真的死了,那也值了。

……

卫司锦被她炙热专注的目光盯得发怵,脑袋压得更低,两只手拘谨的握在一起,靠着牢门顺势坐下。

跟前这位姑娘,浑身湿漉漉的,小脸略脏,头发更是乱糟糟的,容貌瞧不清,但那双眼睛黝黑明亮,炯炯有神,纯净清澈。

他不敢多看,也不知该说什么。

宋晚也学他盘腿坐下,抱着肩膀抖了抖,往少年那里挪了挪:“欸,你们在拍戏吗?”

“还是说,你也死了?这里是地府?”

她也是混网文圈的,对于现状,自然也脑洞大开。但她想要弄清自己心里的想法到底真不真切,还得问问眼前这唯一一个能搭上话的少年。

卫司锦抬头,目光茫然的瞧着她:“拍……戏?”

“何为拍戏?”

那嗓音如珠落玉盘,字字利落,清脆悦耳。

宋晚的瞳仁缩了缩,抑制不住心中欢喜,又朝他挪了挪:“你捏我一把,看我疼是不疼。”

她说着,伸手就去捉少年的手,要他捏自己。

少年被她吓得站起身去,连连往旁边退了几步:“姑、姑娘,男女授受不亲……”

卫司锦觉着,这小姑娘大概是疯了,满嘴的胡话,瞧着怪可怜的。

见他如触电般弹起,宋晚差点笑出猪叫声。

原本的狐疑、不安和抑郁,一扫而空。

她直起身,两手搭在膝盖上,挺直了腰板一本正经的瞧着那少年,徐徐道:“敢问小哥哥,今夕何年?这又是何地?你是何人?”

卫司锦眨了眨丹凤眼,慢慢蹲下身,抱膝和她视线齐平:“西陵王朝147年,此处乃是西陵凤阳县,小、小生……卫司锦,字少月。”

“敢问……姑娘芳名?”

卫司锦,字少月。

宋晚蹙着眉,眼珠滴溜溜的转了一圈,勾唇:“你就叫我宋晚好了。”

她眼下确定了三件事情。

第一,她没死,借尸还魂穿越到这个叫西陵王朝的架空朝代来了;

第二,眼下她和这个叫卫司锦的小少年,是被关押在这大牢中的囚犯;

第三,她魂穿异世,却没有承袭这具身体原主的记忆。

这可如何是好?她甚至连这身体原主叫什么,因何罪入狱都不知道。总不能捡了条命重活一世,转眼就被送上断头台,咔嚓一刀,又去死吧!

大概是看宋晚神色正常了些,卫司锦提着的心徐徐落回原位,扶着牢门重新坐下。

沉默了一阵,宋晚再度开口:“小哥哥,你因何罪被抓进这里来的?”

被她一口一声“小哥哥”的叫着,卫司锦觉着浑身不自在,却又不好开口纠正,只得硬着头皮答话:“小生无罪,小生是被错抓的。”

哈?

宋晚一脸诧异,忍不住伸手摸了摸下巴:“那他们因何事错抓了你?”

说到这件事情,卫司锦就来气。

一张俊脸憋的通红,却是兀自埋下头,闷声不语。

他怎好意思跟一个将将见面的小姑娘坦白,说他是被那帮捕快错当成最近几起连环采花凶杀案的凶手给抓来的。

说了,怕是会下着人家姑娘。

最近凤阳县发生了几起连环采花杀人案,卫司锦得了消息便独身一人前来调查。若是破了这桩案子,开年后他便能入学西陵书院刑侦科了。

可谁知道抵达案发现场时,凶手没见着,还没来得及勘查,竟然被凤阳县县衙的官差给抓了来。

最气人的是,他的玉牌不知掉在何处了,连自己的身份都证明不了。

见他不肯说,宋晚也没有逼迫的意思。

两手重新搭在膝盖上,她站起身,在牢里转悠了两圈,两只小手往身后一背,笑吟吟的看向卫司锦:“你怎不问问我是何罪入狱的?”

卫司锦抬眸,薄唇动了动:“那姑娘你是……”

“我也不知道。”

卫司锦:“……”

宋晚咧嘴笑了,两排贝齿白如珍珠。

被她戏弄了的卫司锦复又埋下头去,手里捏了根稻草,把玩着不说话了。

宋晚还想逗弄他,却见方才离去的那两名官差又回来了。

哐哐当当的打开了牢门,那面色暗黄,身材魁梧的男人道:“乔小晚出来!大人要审你!”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