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鬼啊
  • 吾凰万岁,万万岁
  • 朕要雨露均沾
  • 2141字
  • 2018-08-29 09:14:37

卫司锦几乎与她同时步出,甚至先一步出了声:“既然来了,何故又要离开?”

那嗓音低沉,不怒而威。

院中打算悄无声息离开的那人脚下一顿,身影僵愣,而后下意识的加快脚步想逃。谁知长廊那边却步出一行人来,正好拦住了他的去路。

“老、老爷……”被拦了去路,柳管家只得留在原地。

瞧着长廊过来的朱员外和一帮家丁,他神色慌张,却又很快平静下来。

方才在花厅中转悠了许久的,正是朱府的管家柳尽。

宋晚拾到的香囊,问了府中不少下人,都说见过,正是管家柳尽所有。

柳尽虽然没有佩戴在腰间,但却喜爱揣在怀中,几乎不离身,因为那是柳彩兰为他亲手做的,算是柳彩兰在这世上给他留下的念想。

香囊丢失,想必柳尽也不是第一次出来寻找。不过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会把香囊丢在案发现场。

“柳尽!是你杀了我儿?竟然是你?!”

朱员外一脸痛心的瞧着柳尽,显然还有些不敢相信。

扑通——

柳尽跪下,俯身摇头:“老爷,不是老奴啊!老奴没有杀害少爷,老奴没有啊!”

“那你的香囊为何会出现在案发现场?”宋晚启唇,眉头紧皱:“况且,还有人证证明,在朱少爷新婚当日,你确实来过这花厅,在这里与朱少爷碰过面。”

柳尽抬起脸来,目光笔直的朝宋晚看了一眼,便又老泪纵横的看向朱员外:“老奴……老奴当晚的确见过少爷,老奴……”

“不要再狡辩了!”朱员外怒吼一声,直跺脚:“柳尽啊柳尽!两年前的事情你是否还是没有放下?”

“我儿却是对不住你家彩兰,可我儿已经为此付出代价了!他都已经疯了,你怎的还要他的命呐?”

柳尽顿时无言,陷入沉默。

卫司锦款步绕道他跟前,眉目低垂,神色严谨的打量他,半晌才开口:“两年前,朱青疯癫那件事情,可与你有关?”

他低沉的嗓音触动了柳尽,老管家徐徐抬起头,脸上那惊慌褪去,替而代之的是冷笑。

那笑意刺骨,有些瘆人。

两年前朱青被带回朱府,没几日便疯了。这件事情卫司锦向朱员外了解过详情了,说是朱青院中闹鬼,朱青以及柳管家还有朱员外的大夫人,都曾亲眼见过柳彩兰的鬼魂。

大夫人便是因此病倒的,至今还缠绵病榻呢。

据病榻上的大夫人所说,当初她确实亲眼瞧见了柳彩兰的鬼魂。一身白衣飘飘,三千墨发披肩,脸色煞白,就矗立在朱青院中那凉亭中,时而是坐着的,时而靠着梁柱立着。

她不曾做过什么恶事,可是瘆人啊,愣是把朱夫人吓病了,朱少爷也给吓傻了。

不过闹鬼也就那几天时间,朱青疯了,那鬼再也没出现过了。

就大夫人的形容来看,卫司锦觉着见鬼一事是人为的。

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柳管家,因为当时只有他才有作案的动机。

“大人此话怎讲?难不成是老奴招了我女儿的鬼魂出来,特意吓傻了少爷?”

卫司锦侧身,目光瞥向花厅内,不作声。

气氛凝结,不少人的目光随着卫司锦那专注的视线往花厅里看过去。包括柳管家,还有朱员外和宋晚。

目光投入花厅内,大家皆是一惊,甚至有前来围观的丫鬟惊叫出声,“鬼啊!”

宋晚扬眉,眯着眼瞧着那花厅里,靠桌而坐的红衣男子,正是已故的朱青。

此时天色已完全暗沉,花厅里不知何时燃起了烛火。在烛火的映照下,朱青靠坐在圆桌旁,两手搭在大腿上,低垂着脑袋,一头墨发披散开,瞧着很诡异、骇人。

朱员外哽了哽,差点哭着扑过去。

还以为当真是朱青的鬼魂回来了。

可宋晚知道,那不是朱青的鬼魂,那是……朱青的尸体。

是卫司锦官府的人瞒着朱员外,悄悄将朱青的尸体搬到了这里,特意让大家看见了这一幕。

还跪在地上的柳管家,傻愣当场,半晌才摇头:“不、不可能……”

“是不可能,人怎么可能将鬼魂招出来。”卫司锦收回视线,重新看向柳尽:“柳管家,你当初招的不是你女儿的鬼魂。”

“不过是将你女儿的尸身从灵堂搬到了朱少爷的院中,做个摆设罢了。”

大夫人说,柳彩兰的鬼魂出现时,要么是倚着梁柱,要么是靠坐在什么地方,那是因为尸体不能行动,必须借着物体或外力才可以像人一样站立或是坐下。

换句话说,当初把朱青吓傻,把朱夫人吓病的根本不是什么柳彩兰的鬼魂,而是柳彩兰的尸体。

至于能挪动柳彩兰的尸体去吓唬别人,还不为人所知的,那就只有一个人了。

那边是柳彩兰的父亲,柳尽!

柳彩兰的灵堂,只他看着,就算尸体不在棺材里了,也不会有旁人发现的。谁没事回去瞻仰一具尸体啊,谁也不会想到这年头尸体会“走”啊。

“什么?”朱员外算是反应过来了,看看卫司锦又看看花厅内朱青的尸体。

随后朱员外恼了,却又不敢冲卫司锦发火,便只好跺着脚,让家丁们好生将朱青的尸体送回灵堂去。

明日!明日朱青的尸体必须下葬了,这好几日了,好在是深秋,天凉,再日日用香粉替他擦拭着尸身,尸体还保存完好,暂时没有腐臭。

眼下柳尽落网,朱员外心里也下定了决心,明日必定要将朱青葬了!

家丁们手忙脚乱时,柳尽站起身来,仰头大笑了几声:“是我没错!卫世子说的不错,的确是我借用彩兰的尸身去吓少爷和夫人。”

“那是他们活该!”

“我家彩兰和少爷自小青梅竹马,夫人却偏生瞧不起我家彩兰的出身,处处阻挠他们在一起。所以才会逼得我家彩兰和少爷私奔。”

这是他利用柳彩兰的尸体,吓病了朱夫人的原因。

“那朱青呢?他做错了何事?”

宋晚话落,柳尽眼中含泪,笑着望向她:“他?我当他是真心待我家丫头,想他能舍弃一切带着我家丫头离开,也算痴情。”

“我还替他们拖延了时间!可最终他们还是被找到了。我心中半喜半忧,喜的是又能见到我家丫头,忧的却是我家丫头终身幸福怕是要断送了。”

“可我万万没有想到……我见到的,却是我家丫头的尸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