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吻手礼
  • 吾凰万岁,万万岁
  • 朕要雨露均沾
  • 2038字
  • 2018-09-02 11:29:32

店小二被问及,只稍加思索便笑吟吟点头:“晓得晓得,于丽妍嘛!那可是个大美人儿啊!”

大美人?

宋晚眯眼:“这位丽夫人什么来头?”

“醉春楼的头牌啊!三年前朱员外替她赎身,不顾朱家大夫人反对,愣是八抬大轿给娶回了朱家。”

“听说,丽夫人已有身孕。眼下朱家大少爷一死,大夫人膝下再无子嗣,她自己更是缠绵病榻。怕是这正房的位置,迟早要被丽夫人夺了。”

店小二也是八卦性子,话匣子一打开,便说个不停。

宋晚听得津津有味,旁边的卫司锦一直聋拉着脑袋,什么也没听进去。

晚饭结束,宋秉川说要去县衙一趟,出门了。

宋晚和卫司锦一前一后的上楼,她正回味着白日里在凉亭那边瞧见了丽夫人的丽影。

“少月兄,你说杀死朱青的会不会是这个丽夫人啊?”

朱府总共也就两位夫人,大夫人是正房,丽夫人是妾室。正房的儿子没了,恰巧这丽夫人怀孕了……宋晚怎么想都觉得这太过巧合了,会不会是丽夫人为了腹中孩子所以杀了朱青?

这样将来朱府的财产不都归她腹中孩子所有了?

好吧,她承认自己小说看多了也写多了,总忍不住乱YY。

不过……卫司锦那小子,怎么不吭声啊?

走在前面的宋晚忽然顿住脚,她回身,恰好与迎面而来的卫司锦撞上。

宋晚被撞得后退了两步,捂着额头蹲下身去:“啊嘶——”

卫司锦也好不到哪里去,被她的额头撞到了下巴,感觉磕破了舌头,嘴里一股锈铁味儿。

方才他脑子里一直在回荡着宋晚揪着店小二衣袖的那一幕,挥之不去,以至于根本没有注意到前面的宋晚忽然停下来还回头了。

眼下这一撞,他收回神思,看见宋晚捂着额头蹲着,心下一慌,急忙上前两步。

“对、对不起啊晚姑娘……”都怪他,六神无主的。

宋晚一面揉着额头一面打量卫司锦那红彤彤的下巴:“你疼不疼?都红了。”

说话间,她探手去摸少年的下巴。

虽说她这具身体只有十二三岁,可她宋晚到底是二十五岁的人了,自然要懂得关爱青少年才是。她一副慈爱的眼神,卫司锦看得一愣,而后急忙避开她伸过来的手,站起身去。

“我没事,一点也……不疼。”

宋晚揉着额头站起身,言归正传:“你今晚怎么心不在焉的?在想什么,走路都不专心?”

“我刚才跟你说话你也没听见?”

卫司锦咬咬唇,摇头:“对、对不起。”

宋晚嘟嘟嘴,伸手去捏他的脸,却被卫司锦再度避开了。

一脸两次回避,宋晚就是再迟钝,也该瞧出来卫司锦的不对劲:“你……”

卫司锦显然也看穿了宋晚的心思,抿唇吸了口气,他的目光忽然沉淀下来:“晚姑娘,男女授受不亲。”

“这就授受不亲了?”宋晚眨眨眼,瞧着少年那羞红的面颊,她嘴角的笑意略邪魅:“在我们那个世界,吻手礼都是很正常的。你们古人,就是麻烦,摸一下就授受不亲了。”

卫司锦:“……”

摸、摸一下……说得轻巧,他长这么大,除了爹娘,还没人捏过他的脸摸过他呢。

“何、何为吻手礼?”卫司锦歪头,一双凤眼波光粼粼,满满的纯真。

宋晚咧嘴,笑意更深:“真想知道?”

“宋夫子说不知为不知,不知可问,晚姑娘但说无妨。”

“好啊,那你把手伸过来。”

卫司锦狐疑的看了她一眼,犹豫了一下,还是乖乖的伸出右手,递到她面前。

宋晚瞧着那细白纤长的手,忍不住咂嘴:“啧,你一个男孩子,手这么好看,叫我怎么活啊。”

说话间,她已经伸出自己的手,轻柔的捏住了卫司锦的指尖,微微俯首,柔软的唇轻轻的贴上他的手背。

啵——

亲吻了一下,她松开他,抬脸得意笑:“这便是吻手礼了,是一种比较奔放的交际礼仪。”

至于卫司锦,早已呆若木鸡,整个人笔挺的立着,俊颜僵硬,面容失色,看上去像一尊雕塑,连呼吸都屏去了。

直到宋晚松开了他的手,退开去,卫司锦才堪堪回神。

“怎么样?你……”

宋晚话还没说完,便见那少年转身跑下楼去,速度极快,转眼就没影儿了。

她嘴角抽了抽,面色狐疑:“又害羞了?”

“面皮可真薄。”

耸耸肩,宋晚回了房间。

至于卫司锦,他跑下楼一路出了客栈,在长街上晃悠了许久,一直到宋秉川从县衙回来,两个人才一道回了客栈。

翌日清晨,宋晚早早起了。

在21世纪时她就是个很自律的人,前阵子尚且不太适应这柔弱的小身板,总睡过头。

今日她起了个大早,外头天还没彻底明亮,灰蒙蒙的。宋晚洗漱完换了男装,便下楼了。

楼下卫司锦一个人坐在桌前吃饭,宋秉川怕是又去县衙了,他手上那桩采花案,似乎比朱青的案子还要棘手些。

宋晚在卫司锦对面坐下,蓦然抬首,却见对面的少年面色蜡白,两个黑眼圈尤其明显,而且眼睛里还泛着血丝,一看就是昨天晚上熬夜了,没睡好。

“早安!”宋晚笑着打招呼。

对面的卫司锦提起了些精神,点头:“晚姑娘,早安。”

宋晚一边舀粥,一边说起朱青的案子:“之前仵作不是说朱青并非勒死的而是淹死的吗?这么说来,新房并不是第一案发现场。”

“我们继续在伪造的案发现场调查,想必也找不到什么线索。”

说起了正事,卫司锦的神色肃然了些:“只是不知,这第一案发现场在何处。”

宋晚捧着粥碗,眯着眼思索了片刻,脑中灵光一闪:“我知道!”

“嗯?”少年诧异,“何处?”

“花厅!是花厅里的小鱼池!”宋晚猛地放下粥碗,双眸发亮,宛若散着绿油油的光。

卫司锦见她兴奋异常,向来是没什么心思吃早饭了。

果然,宋晚拍案起身:“走!我们现在就去朱府。第一案发现场,肯定能找到线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