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少月兄,你真好

  • 吾凰万岁,万万岁
  • 朕要雨露均沾
  • 2034字
  • 2018-08-24 09:35:53

心里闷闷的,她脸上的笑意敛去,情不自禁的撇了撇嘴角:“不就多吃了你两口饭吗?小气。”

卫司锦:“……”

他不是这个意思啊……

“晚姑娘要是愿意留下,吃多少饭都没关系!”思绪一转,他反应过来。方才还纠结的俊颜,瞬时一片喜色。

宋晚“扑哧”笑出声,腰身直起,她拎着衣摆顺着楼梯蹦跳到少年面前,两手一张,便一把抱住了双手没空的卫司锦。

“傻不拉叽的。虽然我的嫌疑洗清了,但这案子还没结呢。”

“你瞧着我是那么不仗义的人吗?就算要走,那也得等朱青的案子结了才走啊!”

话落,她还豪迈的拍了拍卫司锦的后背,“少月兄,你真好。”

宋晚从小到大遇见过不少人,卫司锦是除了韩旭之外,对她最好的人。

约莫是有些感触,所以宋晚这次抱着他许久都没有松开。而卫司锦则两手拎着东西,直挺挺的立在那里,一张俊颜由白到红,那红霞,在两颊徐徐晕开。

宋晚的怀抱很温暖,如此近距离的接触,他能嗅到她清淡的发香,那香味沁人心脾,让人心智迷离。

以至于他一直没有挣扎,就那么安静的享受着。

宋秉川从楼下上来时,恰巧看见这一幕。

“嗯哼——”男子以手抵唇,清了清嗓子,惊扰了那转角处的楼梯上的两人。

宋晚瞥见宋秉川,挥手招呼:“宋大人,您回来啦!”

话落,她自然而然的松开了卫司锦,大方得体,好像刚才抱了卫司锦的人不是她似的。

卫司锦埋下头,红晕蔓延到了耳根,他甚至不敢回头去看宋秉川,便急匆匆道:“我先把东西拿上去。”

说完人就跑了,一溜烟跑得比兔子还快。

只留下宋晚和宋秉川面面相觑,前者茫然,后者勾着唇笑得意味深长。

“听县令大人说,乔姑娘的罪名已经洗清了。”男子一手轻撩着衣摆,徐徐迈上台阶,与宋晚一道上楼。

经过这两天相处,宋晚发现,这位宋夫子,虽然有时候不怒而威很严厉的样子,但本质其实是个温润如玉的暖男,跟他相处会有一种如沐清风的舒适感觉。

他总是将事情考虑得非常周全,也很懂得照顾别人的感受,感觉是个可以依赖的好人。

卫司锦能得他教诲,将来一定大有所成。

“对亏了世子爷,小女子才能洗刷冤屈。”在宋秉川面前,宋晚还是比较恭谨的。

约莫是大家都姓宋的原因,她觉得他比较亲切。

宋秉川笑笑,倒也不吝啬,夸奖了卫司锦两句:“少月的确比许多同龄人优秀,此番若是查明了朱青一案,他便能拿到西陵书院刑侦科的入学令。将来必成大器,成为一名造福百姓,明镜高悬的好官。”

西陵书院刑侦科?

宋晚略惊。

这西陵王朝的教学制度这么先进吗?书院分专业的?

心里狐疑,但宋晚没有多问。这些与她没什么干系,问多了怕宋秉川起疑心。

这男人可没有卫司锦好糊弄,而且宋晚对他还没有到可以交心的地步。

晚饭过后,宋晚顺着客栈的楼道,爬到了屋顶上。

古代不仅空气清新,连夜空也比21世纪要黑得深浓些,衬得繁星更明耀。宋晚发现这边不少房子的设计都是这样,一条楼梯,直上屋顶,而且不少人家屋顶上是露天的楼台。

夜风拂面,宋晚两手枕着后脑勺,身子往后一躺,便靠在绿瓦上看星星。

这屋顶寻常人不会来,怕把房顶踩塌了。不过宋晚这小身板,完全不用担心,即便是两个她,这屋顶也能承受得住。

仰躺着,翘着二郎腿,吹着夜风赏着星空,嘴里还哼着小曲儿。

宋晚心中,可谓是前所未有的宁静,很自在,很轻松。

一直到卫司锦上来,静谧方才打破。

“晚姑娘,你也没睡?”少年略有些惊讶,却很快镇定自若的,在宋晚旁边的位置坐下。

两人并排,宋晚坐起身,伸了个懒腰:“你怎么来了?睡不着?”

卫司锦垂眸,面色低沉的点了点头。

两只手圈着膝盖,他秀气得像个姑娘,静静举目不知望着哪处。

宋晚侧目看他一眼,忍不住伸手捏他的脸:“你是在想朱青的案子,会不会是柳管家所为,我猜的对吗?”

少年眼波一颤,侧目一脸错愕的看着宋晚,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觉得好神奇,宋晚就好像他肚子里的蛔虫似的,居然连他脑子里在想什么,她都知道!

看他呆若木鸡的样子,宋晚也晓得自己猜对了。

手松开,她身子后仰,两手支撑着身体的重量,双腿伸直交叠在一起,一双小巧的脚左右晃荡:“其实我也怀疑柳管家。”

“柳彩兰是他的女儿,唯一的女儿死了,和她私奔的朱青却回来了。当爹的心里一定很难受,估计恨不得朱青跟他闺女一起走了吧。”

“而且今天问起这件事时,他还刻意表明,他是从小看着朱青长大的,视他如亲生儿子。”

宋晚顿了顿,脑袋微微一偏,努努嘴:“我怎么想都觉得他这话说得别扭,感觉像是心虚,欲盖弥彰。”

她所言,与卫司锦心中所想,其实相差无几。

但有一点。

“柳彩兰是两年前死的,若是柳管家真的怀恨在心,为何要等到今时今日才动手?”

“朱青当初被带回朱府后,为何没过多久就疯了?”

这是卫司锦心中的疑点。

宋晚舔舔唇,伸手摸了摸下巴:“我听朱府的丫鬟说起过,说是当时朱青院子里闹鬼,后来他就疯了。”

“那晚姑娘相信鬼神一说吗?”话题忽然一转,直接跳过了案子。

宋晚侧目,对上少年专注而满怀期待的双眼。

她哑然失笑:“说不准,以前我是不信的。”

作为一个21世纪三好女青年,受过九年义务教育,坚定相信科学的宋晚,自然是不会相信鬼神一说的。

不过自打她穿越,借尸还魂后,她便开始动摇的。

不曾亲眼见过鬼神,她暂且就保持中立好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