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楔子
  • 吾凰万岁,万万岁
  • 朕要雨露均沾
  • 3253字
  • 2018-08-14 19:50:06

圆月悬空,星辉暗淡,这八月十五,是阖家团圆的日子。

宋晚站在落地窗前远眺,对面楼里灯火通明,依稀能看见别人家里一家人正热热闹闹的吃着团圆饭。

现在八点半,正是饭点。

宋晚却早已吃完了晚饭,换了一身轻便的运动装。转身,她看了一眼客厅角落里正埋头猛吃着狗粮的大金毛,宋晚往玄关走去。

“大兜,快点!”她一边弯腰换鞋,一边催促着那条叫大兜的金毛。

“汪汪!”大兜吠了两声,埋头又吃了两大口香喷喷的狗粮,听见宋晚拿了钥匙“叮当”响,这才依依不舍的迈着粗壮的四条腿朝玄关跑去。

宋晚全副“武装”,准备出去夜跑。

她刚开门出去,大兜便到了鞋柜前,两只前脚往鞋柜上一搭,用嘴叼了鞋柜上牵引绳,麻溜的跟上宋晚。

出了房门,它还不忘回头,用两只前爪把门给拍上。

叮——

电梯门洞开,一人一狗进去。

宋晚垂眸昵了大兜一眼,唇角勾了勾。

她是一名画家兼职悬疑小说作者,今年25岁。

20岁入画圈,画了五年,如今已经声名远扬。

钱和名宋晚都不缺,可唯一不足的是,她没有亲人。

大兜还没断奶的时候,宋晚就把它抱回家养着。

时至今日,正好两年。

对于宋晚而言,大兜就是她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

一人一狗从电梯里出去后,便顺着小区里的小道往东门那边去。

东门出去就是海滩,晚上那边安静,宋晚喜欢沿着海边那条公路往前跑,跑一圈,再从小区西门回来。

她戴着耳机听着歌慢跑,大兜叼着牵引绳跟着。海风吹拂,风里仿佛有一股海盐的咸味儿,宋晚跑了很长一截,忽然注意到一直跟在她后面的大兜加快了速度,朝前面路边的芦苇丛里钻。

宋晚停下脚步,摘了耳机:“大兜,回来!”

她轻喝,若是往常,大兜肯定麻溜折回来。可这次它却一股脑往前冲,原本叼在嘴里的牵引绳也掉在地上,随着它一路跑,一路拖地而去。

宋晚见状,想也没想便追了上去。

追到芦苇丛那边,她发现大兜趴在那一人多高的芦苇丛里,吐着舌头呼哧呼哧直喘粗气。

宋晚在它身边蹲下,伸手摸摸它的狗头,声音略轻:“你干嘛呢?跑这么快。”

嘀咕着,她扭头顺着大兜的视线往前看。

目光穿过还算浓密的芦苇丛,宋晚看见沙滩上似乎有五六个人。

其中五个背对着她的方向,另外一个则正对着她这边。他们不知道在谈什么,但是宋晚借着今晚明亮的月色,逐渐辨识清楚正对着她的那男人的脸。

二十七八岁的年纪,身高一米八左右,面容俊朗,轮廓清晰,五官立体深刻。

她看清男人的长相后,落在大兜脑袋上的手蓦然握紧,一双莹润如玉的美眸圆睁,瞳仁紧缩着。

那个男人……

韩旭?!

那俊朗的五官与她记忆中的少年重叠在一起,宋晚另一手下意识的揪紧了胸口的衣襟,连呼吸都滞了滞。

韩旭,真的是韩旭,他从监狱里……出来了?!

满腹狐疑与震惊,搅乱了宋晚那颗平静的心。

她泪眼朦胧,视线里的男人,也越发模糊。

……

十岁以前,宋晚也是有家人的。

她有一双相亲相爱的父母,一家三口,阖家幸福。

可是十岁那年,偏偏发生了一场车祸,宋晚的父母在车祸中去世了,临终托孤,将她托付给了她的舅舅。

在舅舅家住了三年,舅舅半夜总会来敲她的房门。

进了她的屋子,便对她动手动脚。起初只是摸摸腿,摸摸脸,后来他越发过分,开始拿那张因常年抽烟而熏黄的臭嘴,亲她的脸颊。

宋晚觉得恶心,可是她不敢告诉任何人。舅舅说了,她要是敢告诉舅妈或是别人,他就把她送去孤儿院。

孤儿院……在宋晚大概四五岁,开始记事的时候,她就住在孤儿院里。

不知道亲生父母是谁,性格孤僻,在孤儿院里倍受欺负。还有一个院长,总喜欢让她还有其他孩子晚上去他房间里,将衣服脱掉,供他欣赏。不听话就挨打,皮质的鞭子,光着身子挨抽,很疼很疼。

那时的宋晚,什么也不懂,可现在她明白那是猥亵。

包括舅舅对她的所作所为,也是猥亵、侵犯。

六岁,她被爸妈领养接回家,开始新生活,逐渐忘却了孤儿院那段犹如地狱般的日子。

要她回孤儿院,宋晚坚决不肯。

所以就算舅舅越来越过分,宋晚也只能强忍着,内心越来越压抑。

学习一落千丈,性格越来越孤僻,不知何时,她在学校成了一个容易被无视的人。

那是她人生中又一段黑暗的岁月,可就在那时,韩旭出现了。

他是学校里出了名的刺儿头,比宋晚年长两岁,却因为总是触犯校规而留级,所以跟宋晚同班。

记得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宋晚端着自己的午饭坐在篮球场旁边的看台正要吃。却被韩旭一把抢了饭盒,反手递给她一盒外卖。

韩旭将饭盒打开,坐在她身边,有些讶异。

因为她的饭盒里,只有白米饭和泡菜。

那男孩,面容俊朗,浓眉墨眼,生得甚是好看。坐在她身边时,身上裹着一层金黄色的阳光,连那放荡不羁的笑容,都像是有温度的,让宋晚觉得很暖和。

他介入她的生命,像疯狂执拗的野草,很快占据她的心田。

那段时间在学校的日子,是宋晚这辈子第二快乐的时光。

可老天爷似乎总喜欢跟她开玩笑。

韩旭去她家里串门时无意间得知了舅舅对她的所作所为。

在宋晚十四岁生日那天晚上,舅妈带着表弟回了娘家,而舅舅,那个恶魔……半夜摸进她的房间,将她压在床上……

挣扎、哭闹、嘶吼……对那个男人根本不管用。

宋晚以为,自己真的要彻彻底底的跌入深渊了。

是韩旭出现,救了她。

他把她从深渊中拉了起来,却让他自己陷入了泥沼。

十六岁的韩旭,杀了宋晚的舅舅。

自他在宋晚家中被警察带走后,宋晚就再也没有见过他了。

后来,宋晚还是被赶出舅舅家,从那时候起,她就凭借自己的双手,勤工俭学,独立生活。

以前的她,是绝对没有勇气去闯去拼,去向死而生。

是韩旭给了她勇气,是韩旭让她活到现在,活得这么辉煌。

十二年了,期间,她也打听过韩旭的消息。知道他被判了十五年,也去过监狱想要探监,但一直被拒之门外。

她以为韩旭是恨她,所以不想见她。

高考之后再去那监狱,却被告知韩旭已经转监狱了。

自此,他们失了所有联系。

约莫是韩旭的表现好,所以他被提前释放了。可现如今他出现在这里,跟那些人在一起,是在做什么?

宋晚从回忆中抽身出来,扯着衣袖抹去了模糊视线的泪。轻轻吸了口气,她聚精会神的盯着沙滩那边。

韩旭似乎是一个人,与对面五个人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忽然就打起来了。

那场面惊得宋晚伸手捂住嘴。

好在韩旭身手不错,很快放倒了四人。但剩下的那人,却从衣服内袋里掏出了一把手枪。

“大兜!”

宋晚惊得站起身,她脚边的大兜已经朝着那执枪的男人狂奔过去。

砰——

枪声震天,韩旭被人扑倒在地。不远处执枪的男人被一跃而起的大兜咬住了手腕,一枪打偏了。

宋晚趁机抓住韩旭的手腕,踉跄起身:“走!”

大兜还在跟那人纠缠,凶猛如它,愣是将那男人扑倒在地。

宋晚拉着韩旭跑出一截,才转头冲大兜喊了一声,那家伙机灵的松了口,掉头朝宋晚他们那边跑。

瞧着那狂奔而来的大狗子,宋晚心里血液沸腾。目光不经意轻抬,她瞥见之前被韩旭撂倒的一个男人摇摇晃晃的举起一只手,黑漆漆的枪口对准她的大兜。

砰砰——

宋晚已然松开了男人的手腕朝大兜扑过去,一枪穿入她眉心,那一刹那,她没有感觉到丝毫的疼意,只依稀听见洪亮有力的狗吠声,还有韩旭醒神后急切的声音。

“宋晚!宋晚!?”

宋晚——

男音越来越遥远,宋晚感觉自己身体万分沉重,深陷黑暗之中。

不管怎么说,她也算是报答了韩旭当年的恩情,她就再也……再也不欠他了。

心里有些酸涩,宋晚有点担心大兜。

她死了,大兜怎么办?韩旭会收养它吗?

好累,好疼……

哗啦——

一桶凉水浇在宋晚身上,她一个激灵,身体颤了颤,紧闭的双眼慢慢掀开一条缝,入目的光甚是刺眼,宋晚下意识又将眼帘合上。

“装什么死!赶紧起来!”一道地方口音很重的男音在她头顶炸开,随即宋晚感觉自己后腰被人踹了一脚,骨头刺疼。

再次睁眼,她适当的偏了偏头,避开了那刺眼的阳光。

眼前是干枯的稻草,她身下压着一张长满霉菌的草席,视线往前挪一点,瞥见一双直筒黑布长靴,样式有点复古。

顺着那双穿着长靴的脚往上看,宋晚看见一个身穿黑面红边长袍的男人,那衣服胸口端端正正的绣了一个“捕”字。男人长发戴着同色高帽,腰跨横刀,双脚呈八字形站立,一手搭在刀柄上,一手自然垂直,那姿态很是威武霸气。

脑子又一瞬当机,宋晚迟缓的眨了眨眼,闭上再睁开。

眼前的场景没变,还是那个一脸不耐烦,面色暗黄的古装男人。

什么情况?!

她不是在海边沙滩挨了枪子儿吗?难道人死了以后,真的会到地府,眼前这人是阴兵?!

好半晌,宋晚才艰难的爬起身,木讷的望着那腰胯横刀的粗犷男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