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傻瓜一个
  • 保卫媳妇
  • 纳兰内拉
  • 2102字
  • 2014-11-10 17:53:41

蒋玉坤来到桌前坐下,问钱斌道:“那个女的叫什么?”

“啊?”钱斌正苦闷闷地低着头,一下子没反应过来。他道:“哪个女的?”

酒菜还没有上来,蒋玉坤就拿起茶壶给钱斌倒了一杯茶,道:“就是刚刚被那个屌丝,拉出门的女人。”

“什么,他们跑啦?”钱斌腾的一下站起身,向大门口看去。

“钱少,坐下……稍安勿躁……”蒋玉坤给自己也倒了杯茶,可是拿到鼻子下闻了闻,又略显嫌弃的放下了。

这种档次的茶叶,他连闻都不愿意闻。

坐在钱斌旁边的严寒,笑着站起身道:“钱少,着什么急啊?来来……一会酒菜就上来了,咱们先坐下说。”

他嘴里说得客气,双手却在钱斌肩头用力一按,又把钱斌给按在了座位上。

“坤哥,那个屌丝要是跑远,就找不着了……”钱斌又有些急赤白脸了。他不能不急,今天搞出那么大的动静,最后再让铁锹跑了。要是传出去,他以后在夜店也没脸混了。

“钱少,你来的时候没注意周围的交通吗?”严寒搂着钱斌看似亲热,实际上却压着钱斌不让起身。他道:“这里出了大门,就是横穿岭南的吉祥大道。往前走不远,还有一条小巷。要是从小巷穿过去,就是黄桦路中段。整条黄桦路有多长,你不会不知道吧?不管那个屌丝往哪边走,就算他长了八条腿,也得走上二十分钟,你急什么啊?”

钱斌急不可耐地问:“他们要是打车呢?”

严寒呵呵怪笑,不止他笑,其他的人也一阵哄笑。他道:“钱少,你怎么找来的?岭南市三分之二的出租车公司,都是坤哥家开的。剩下那三分之一,只能零零散散在城郊那几个破地方拉活。这里可是市区,那个屌丝要是打车,更是想跑都跑不了。”

钱斌一呆,想起了这一茬。他上午就给蒋玉坤打了电话,但到了下午三点,蒋玉坤才带着人姗姗来迟。

蒋玉坤来了之后,听他说了情况。只是让严寒给出租车公司打了个电话,不到半个小时就查出铁锹和云非遥来了岭南酒家。效率和准确度,堪比警察。

不,简直比警察还厉害。

钱斌不再坚持了,反正坚持也没用。他问严寒道:“那……那什么时候去追?”

严寒脸上笑得热情洋溢,嘴里却不出声。他心里骂道:“你就是白痴饭桶,什么时候去追,你不问蒋玉坤,问我有个屁用?我他妈说的能算吗?”

“钱少,我刚才问你,那个女的叫什么。”蒋玉坤说话的时候,正望着门外,看都没看钱斌一眼。他道:“你还没告诉我呢!”

“她叫……叫……”钱斌有些迟疑。

“嗯?”蒋玉坤轻轻的哼了一声,听起来没有丝毫烟火气。

可是,严寒搂着钱斌肩膀的手,却一下子变得更加用力。他皮笑肉不笑的道:“钱少,坤哥问你话呢。”

钱斌再不敢迟疑,急忙道:“她叫云非遥。”

“嗯,很好听的名字。”蒋玉坤淡淡的赞了一句。

钱斌感觉严寒搂着自己的胳膊又松了劲,暗中长吁了一口气。他忽然有些后悔,觉得找蒋玉坤来收拾铁锹这个屌丝,很可能得不偿失。

不过,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过,他心中对铁锹的恨意,重又占了上风。

“钱少,现在门口的人已经散得差不多了,你可以去追那个屌丝了。”蒋玉坤拿起茶杯示意,就像在祝福即将出征的战士。

钱斌一看,大门口围着的人已经被保安三三俩俩地劝开。大厅里其他吃饭的人,见没什么热闹可看了,也把注意力转回面前的美酒佳肴,不再关注他们。

蒋玉坤又把茶杯举高了一点,很有喜感的道:“钱少,祝你马到成功,旗开得胜。”

钱斌见听了这话,简直就像听十几个风骚浪女在床上婉转娇啼,夸他金枪不倒。他立刻雄纠纠气昂昂,煞气逼人地往外闯。

可是,他走了几步就觉得不对,又停了下来。因为,他发现除了自己蹭蹭往外走,其他人一个都没动。

“坤哥,你们这是……”钱斌的话没说完,但意思已经很明显了。就是,我找你们过来教训屌丝,怎么你们都坐在那,屁股都不抬一下?

严寒好像很鄙视的道:“钱少,你不会是怕了那个屌丝吧?”

“我怕他?一个瘪三屌丝,我操不死他!”钱斌虽然被激得七个不服,八个不忿,但头脑却很清醒。他道:“我是怕自己一个人,追不上他。各位兄弟跟我一起去,只要把那个屌丝抓住,到时我自己上,你们压场子喊好就行。”

严寒看自己的激将法没起作用,正要再说。蒋玉坤却挥手制止了他,道:“钱少,这里的兄弟,那个屌丝都见过。如果我们和你一起去,可能会引起他的注意。”

“那……那怎么办?”钱斌被蒙住了,他压根就没想过,铁锹见没见过他们和他们要去暴打铁锹这事,没什么必然联系。他只是以为蒋玉坤想让他一个人去和铁锹单挑,当时就慌了。

说实话,他对自己这副快被酒色掏空的花架子,能不能打得过铁锹,不是特别有信心。不然,他早就动手了,何必还要找蒋玉坤帮忙。

“别急,我还没说完呢。”蒋玉坤微笑道:“大门口有辆白色的MPV,那是我事先留下的人。你现在去找他们,一起去追那个屌丝吧。”

“坤哥,多谢了。等我收拾了那个屌丝,晚上我请客。”钱斌大喜,交代了一句场面话,急急的去装X了。

严寒看着钱斌的背影,不屑地撇了撇嘴。他实在想不通,蒋玉坤为什么要帮钱斌这种货色?这家伙,简直就是傻逼一个。他心里正在想这件事,忽然蒋玉坤冲他勾了勾手指,示意他附耳过来。

严寒赶紧把脑袋凑过去,蒋玉坤在他的耳边,低声道:“你马上打电话通知车里的兄弟,可以帮着钱斌找人,也可以围观,但不准动手。尤其是那个女的,咱们的人要是谁敢碰她一手指头,就自己把手剁了吧。”

严寒神色一凛,应了一声:“是。”

他赶紧起身离座,到一边打电话交代。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