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我听你的
  • 保卫媳妇
  • 纳兰内拉
  • 2211字
  • 2013-08-31 22:43:58

领着钱斌一行人进门的迎宾,经过短暂的错愕,也反应过来了。眼前这一幕,估计又是“三”字开头的战争。

三只船排成了三角形,也就开始三角形的恋爱。三者间的插足,三人间的情感纠缠。

只是不知道三个人当中,谁才是真正的小三,谁又打破了谁的醋坛子。一会谁又把谁送进了医院,谁又把谁带到了监狱……来吃饭的人当中,这种事虽然不多,但也不是没有。

迎宾看了看钱斌,觉得他虽然怒气勃发、面容扭曲,但看其衣着却是个高帅富的模样。她又看了看铁锹,觉得这屌丝穿的好像刚刚逃荒回来。她的心里,下意识的认为钱斌是云非遥的原配,不管对错的偷偷鄙视了铁锹一下。

还没有男朋友的迎宾,内心中还有些幽怨。怎么就没有男的为自己争风吃醋打破头呢?那个醉醺醺穿个蓝裙子的女人,长得……也就勉强过得去吧……但身材没有她好,胸部没有她大,个头比她还要矮一点呢……那两个男的,真没眼光……

她甚至觉得应该让逃荒回来的小子,领着醉酒女赶快走,把那个正要动手打人但衣服不错的家伙留下……要是那家伙能和自己聊聊感情经历,就更好了……

迎宾心里想着乱七八糟的事,但出于职业习惯,还是按下手中对讲机的按钮。因为钱斌正处于狂暴状态,而铁锹和云非遥却没什么特别,所以她对钱斌一行人道:“先生,你们的座位还没到,请跟我来。”

迎宾的话,体现了她的职业能力,想通过这样的方式把钱斌他们带走,不要激发更大的冲突。就算冲突,也不要在酒店内冲突,这样不会影响其他的客人。

迎宾说完了还伸手相请,但是效果却一点没有。不过,迎宾也不着急,只是略略的往旁边让了一步。她该做的已经做完了,剩下的就不是自己的事了。她现在需要做的,就是这些人要是真打起来,别伤到自己。

铁锹上午还在当服务生,大堂领班做的培训,除了给他改名也讲了一些服务工作中需要注意的事。其中一条,就是如何化解冲突的同时,也避免自己受到伤害。

他现在也体会到服务员平时工作的不易,所以想配合服务员退开。当然,他不知道迎宾心里想什么。如果知道的话,他一定说一句:“活该你没有男朋友。”

铁锹本着与人方便,也就于己方便的想法,准备退后。

而且,随钱斌一起来的人。虽然挡住了钱斌,但也有意无意的堵住了门口。这些人看向他的眼神,依旧咄咄逼人。不过,他们也不时看另外一个人,就是最先出手拦住钱斌的人,好像在看他是什么意思?

铁锹心中一动,也打量起最先拦住钱斌的人。首先入目的就是对方一头金发,第一眼看上去很张扬,但是再看却觉得很个性。而且,色泽还带着淡淡的金属质感。不知道是什么染发水弄的,反正很特别。

他的面容也绝对称得上帅气,还带有一点西方人的轮廓。就算不能帅得惊动党中央,也比青春偶像剧里的奶油小生,好看得多。

铁锹再看对方的衣着,上身穿着一件和自己颜色差不多的衬衫,但只是颜色差不多。对方的料子轻柔华贵,好像是真丝。扣子也是亮闪闪的锆钻,五彩生辉。穿在身上,怎么看怎么有型。

而他呢,上身穿的是十八块淘来的DTH(地摊货),连充二的资格都不够。衣服的料子应该是化学纤维,吃到肚子里能得癌的那种。至于扣子……不但是塑料,最顶上的那颗还不知道丢哪去了。穿在身上,怎么看怎么掉价。

对方的裤子和鞋……铁锹已经不打算往下看了。一件衬衫,人家穿出了金身菩萨的气质。他自己这件,就像哪个断壁残垣的小庙里,等着强拆的黄鼠狼大仙。

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不看了,太特么让人丧气了。

铁锹打量对方,对方也在打量着铁锹。

忽然,他冲着铁锹一笑,非常客气的道:“我叫蒋玉坤,你就是钱斌说的铁锹吧?”

蒋玉坤的笑容,就连铁锹都不得不承认,确实很有魅力,简直是阳光灿烂。

不过,这也更让他丧气了。

没人家有钱也就算了,连长相都这么大差距,太打击人了……

铁锹叹了口气,点了点头。他认为蒋玉坤这一笑,也算表现了善意,更想拉着云非遥往后退。这样不但有助于服务员化解冲突,也能在他们突然翻脸的时候,有反应的时间。

可是云非遥却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只是盯着钱斌,带着醉意的眼神满是恼怒,表情也是反感加厌恶。

“大小姐,你想什么呢?咱们能不能别顶着风硬扛,好汉不吃眼前亏……”铁锹心里在吐槽,人却低声劝道:“云非遥,我们先把门口让开,别耽误人家做生意。”

“凭什么我们让?他们怎么不退出去,让我们先走?”云非遥转过头,一脸的蛮横。她道:“小铁子,你不用怕钱斌。他要是敢打你,我就给他爸妈打电话。你就放心站在这,我保护你就行了。”

说着,她还要上前,大有堵枪眼的意思。

“我X啊!XXX啊!云非遥居然要保护我?我一个大男人用你保护吗?”铁锹心碎千千片,自尊伤透了。他勉强道:“谁让不一样?咱们就往后退两步,也不会少什么……”

他的话还没说完,云非遥就闹道:“不行!小铁子,你要是敢往后退,我就喊蓝色小……”

“够了!”铁锹一声沉喝,脾气终于上来了。他握着云非遥的手一用力,不管不顾拉着她就往后退。

“哎呀,好痛喔……”云非遥娇嗔一声,挣扎了两下没有挣开,就嘟着嘴乖乖的跟着铁锹往后退。

铁锹退了几步闪到一旁,刚刚站住脚步。

云非遥就态度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依偎在铁锹的怀中。她眼眸似睁似闭,柔声道:“现在我听你的,你不生气了吧?”

“这婆娘转变这么大,不会又要给我挖坑设套了吧?”铁锹只觉得一个脑袋两个大,颇有些哭笑不得。他现在有一种恍惚感,云非遥就是鹿鼎记当中的刁蛮公主,而自己就是韦小宝,正在遭受折磨……

铁锹扶着云非遥的肩头,尽量用严肃的语气道:“那啥……这样不好,你先站好……”

“嗯……”云非遥像小猫似的答应着,抬起头就在铁锹唇畔……轻轻一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